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11集26場先前 地點:空中生門 
    (樂三官將五鬼天王尚和陽的五鬼白骨鎖心錘騙到手中,仍恐尚和陽看破,不敢現於詞色
    (。)
    (及至辭別尚和陽與毒龍尊者,向谷口死門飛去。)
樂三官:(自言自語)這白骨鎖心錘乃是尚和陽數十年苦煉之寶,看連日形勢,就只一個怪叫花凌
    渾,已是破青螺而有餘,何況聽說峨嵋方面還來了不少的能人。師文恭何等厲害,尚且身
    遭慘死,不如帶了此寶,尋一個無人注目的深山岩穴之中隱藏起來。尚和陽立志和峨嵋尋
    仇,早晚必死在敵人手內,那時我再出山不晚。
    (樂三官想到這裡,非常高興。
    (轉眼到了死門,並不往下降落。
    (正待往東方飛去,猛覺腳底被一種力量吸住。)
    
    
2**時間:白天 地點:青螺谷口外
    (樂三官低頭一看,正是青螺谷口外面,有一人朝上面招手,自己便身不由主地下落。
    (先還仗著白骨鎖心錘在手,倘若那人為難,還可借他試試錘的厲害。
    (及至落地一看,那人正是日前晶球上現身的那個怪叫花凌渾,不由大吃一驚。
    (才一見面,那花子齜牙一笑,)
凌 渾:今天青螺山這麼熱鬧,死門不來,道爺往哪裡去?何不與我這花子談談,解個悶兒?
樂三官:(假裝歡容,躬身答道)貧道本是應青螺友人之招,來此閒遊,誰知兩派又自殘殺,實非
    修道人本分,不願參加這場死劫,告辭回山,打此經過。道友相招,不知有何見教?
    (凌渾聞言,笑道)
凌 渾:俗語說得好,乖賊遇見狠賊,各取所需。可惜道爺只得了鬼娃娃一件死人骨頭,就這樣送
    我,於心難安。這麼辦吧!道爺反正暫時拿它無用,不如借我用上幾天,再行奉還如何?
    (〔第三十六回 敗群魔 莽漢盜天書    守幻陣 秀才平妖氛〕
    (樂三官心下雖然著忙,仍假裝敷衍道)
樂三官:道友敢是要借這柄白骨錘麼?貧道將此錘借給道友,原本無關緊要,怎奈此寶乃尚天王之
    物,怎能慷他人之慨?久聞道友神通廣大,要此寶何用?休得取笑,告辭了。
    (樂三官知怪叫花難惹,自己騙寶逃走未免情虛,所以強忍怒氣,只圖敷衍脫身了事。
    (誰知言還未了,被凌渾劈面啐了一口,口中罵道)
凌 渾:賊妖道,給臉不要臉!想溜?
    (說罷,伸手就是個大嘴巴。
    (樂三官驟不及防,被凌渾一下打得半邊臉腫起,太陽穴直冒金星。
    (樂三官大怒,將手一拍腰間,先飛起一道青光直取凌渾。)
樂三官:看劍!
凌 渾:(哈哈大笑)我徒弟在山頂上受了多少天寒風冷雪之苦,我正愁少時沒有酬勞,竟有送上
    門的買賣。
    (說罷,手伸處將那道青光接住,在手上只一搓,成了一團,放在口邊一吸,便吸入腹內
    (。
凌 渾:(張開兩手說道)這是青冥吧?霜角呢?快都使出來吧。
樂三官:(氣急敗壞)好!我跟你拼了!
    (口中念念有詞,將白骨鎖心錘一擺,立刻錘上起了紅雲綠火。
    (腥風中五個骷髏張開大口撩牙,直朝凌渾飛去。)
凌 渾:(張口大喊)哎呀!鬼來了!鬼來了!
    (回身往谷內就跑。
    (樂三官不捨那口飛劍,一手掐訣指揮白骨錘,隨後便追,口中高叫道)
樂三官:賊叫花子,你快將飛劍還我,我便饒你不死!
    
    
3**時間:接上 地點:谷口 
    (樂三官剛剛追進谷口,忽見前面凌渾跑沒了影子。
    (正四外觀察,頭上突被人打了一掌,立時心中一陣迷糊,耳中只聽尚和陽的聲音罵道)
旁 白:(尚和陽)你竟敢將我的法寶騙走,今日不要你的狗命,我尚和陽誓不為人!
    (樂三官抬頭一看,尚和陽手中執定魔火金幢,發出百丈紅雲,從後追來。
    (樂三官嚇得心驚膽裂,幾次想借遁駕風逃去,不知怎地法術竟失了靈驗。
    (知道尚和陽意狠心毒,被他追上,便死無葬身之地,只得亡命一般往前飛跑。
    (跑出去約有十餘里地,聽得追聲漸遠,正在慶倖,猛聽前面又是一聲斷喝。
    (抬頭一看,尚和陽又在前面現身追來。
    (樂三官嚇了一大跳,慌不迭地往回路就跑。
    (剛剛跑到谷口,尚和陽又現身出來攔住。
    (似這樣來回來去,跑了有幾十次。
    (末後一次,樂三官看見前面岩上有一個大洞。
    (回看後面,尚和陽沒有追來。
    (這時他已力盡精疲,再也支持不住,提起精神,用盡平生之力,想從下面縱進洞去躲避
    (。)
    (身才縱起,便見凌渾站在那塊山石上面。
    (自己想退回已收不住腳,恰巧鑽在他的胯下,被他騎住。
    (樂三官還想掙扎時,被凌渾兩腿一夾,眼前一黑,便暈死過去。
    (醒來又被人捆住,扣緊咽喉。
    (飛劍業已失去,枉自會一身妖法,也是無法施展。
    (只能暗中提神運氣,苟延殘喘。
    (一面運用元功,想去掙斷身上的捆綁。
    (似這樣支持了好一會。)
    
    
4**時間:接11集37場 地點:山石前
    (魏青用兩手卡緊樂三官咽喉,眼看將敵人卡得兩眼珠努出,紅得似要冒火。
    (樂三官頭上青筋直迸,魏青只是弄不死他,又不敢鬆手。
    (更恐怕遇見敵人同黨走來碰見,便不好辦。
    (心中一著急,奮起神威大吼一聲,正打算運用鷹爪力重手法,將全身之力聚在十個手指
    (頭上,將敵人活活卡死。
    (忽然眼前一晃,凌渾現身出來。
    (魏青一高興,口中忙喊師父,忙跳起身來向凌渾跑去。
    (樂三官正等這種機會,更不怠慢。
    (他雙腳在山石上用力一墊,一個魚躍龍門式,從山石上面倒著身挺縱下去。
    (樂三官站穩後,本還想用法術報仇。
    (一眼看見站在魏青一起的正是那怪叫花凌渾,手上拿著自己從尚和陽手中騙來的白骨鎖
    (心錘。
    (尚和陽不見,那錘卻到了怪叫花手中。
    (揣想尚和陽不是被凌渾趕跑,便是遭了毒手,自己如何能行,嚇得回身就想遁去。
    (魏青見道人逃走,一把未抓住,惟恐凌渾又隱形遁去。
    (顧不得再追道人,連忙過去跪在地下行禮,兩手緊抓住凌渾衣服不放。)
凌 渾:你捉的人呢?
魏 青:跑了。
凌 渾:沒出息的東西!牛鼻子跑了,你還不去追!
魏 青:我去追時,你老人家又要跑了。我不去。
凌 渾:凡是我收的徒弟,都得給我立點功勞。你不將牛鼻子捉住,我也不能收你。
魏 青:他會妖法,適才是趁他睡著才下的手。如今他又跑遠了,叫我如何追法?
凌 渾:牛鼻子叫樂三官,我捉到他還有用處。我既看中了他,決跑不了,你看!
    (魏青回頭一看,那道人又如飛地跑了回來,神情十分狼狽,好似有人在後面追他一樣。
    (魏青仍不放開凌渾,還是緊抓凌渾衣服不肯上前。)
凌 渾:你再不去將他捉來,我叫鬼骨頭咬你。
    (說罷,將手中白骨錘朝魏青一晃,錘上那五個骷髏頭便都離錘飛起,張開大口,伸出獠
    (牙要咬。)
魏 青:(忙說)師父休要著惱,快收鬼,我自去捉那道人去。
    (這時樂三官已從魏青身旁跑過,魏青只得從後追上。)
    
    
5**時間:接上 地點:谷內
    (樂三官原本是駕風遁去,身子起在半空,便覺有重力牽引,墜了下來。
    (樂三官正要覓路逃出山去,忽然胸中一陣迷糊,抬頭一看,五鬼天王尚和陽又在前面追
    (來。
    (樂三官慌不迭地回身就跑,耳聽後面追趕甚急,連頭也不敢回,一味亡命般往前逃走。
    (樂三官逃了一陣,聽得後面追聲已近,回身喊)
樂三官:天王息怒,容我一言。凌渾那廝蠻橫,將天王的鎚奪去了!
    
    
6**時間:接上 地點:山石前
    (樂三官回頭一看,後面追來是適才用手差點將自己掐死的那個黑大漢。
    (大漢後面,凌渾並沒有跟來,樂三官略微放心。
    (想到這裡,伸手去拔身後寶劍時,寶劍業已失落。
    (再一看那大漢,業已追到面前,手中拿的一口寶劍正是自己之物,不由又驚又怒。
    (樂三官先讓過魏青手中劍,暗運真氣朝著對面一吸。
    (那口劍被樂三官運用五行真氣一吸,果然脫手飛回。
    (樂三官連忙伸手接住,知道敵人並無多大本領。
    (越想越有氣,一面舉劍便刺,左手掐訣,口中念咒,滿想用法術制魏青的死命。
    (魏青見寶劍忽然脫手,飛向道人手內,便知不妙。
    (道人口中念念有詞,頃刻之間狂風大作,飛砂揚塵。
    (升斗大小的石塊滿空飛舞,劈面朝魏青打來。
    (魏青自知不敵,連忙回身就跑,口中直喊)
魏 青:師父,你老人家快來!我將牛鼻子引回來了。
    (樂三官在後面追趕,聽大漢又在口喊師父,恐凌渾埋伏在旁,先還不敢窮追。
    (及至立定腳往前看了看,大漢喊了幾聲,凌渾並未出來。
    (樂三官又動了報仇之心,試探著仍往前留神追趕。
    (魏青一面跑,一面喊,見凌渾不露面,猜他又隱形遁去。
    (眼看跑到適才凌渾現身之所,仍不見凌渾影子。
    (後面敵人卻越追越近,身上已被石頭打了好幾下。
    (正在心中著急埋怨,忽見石凹中露出一隻泥腳。
    (低頭一看,正是凌渾抱著那柄鎖心錘,睡得甚是香甜,鼾聲大作。
    (錘上面五個骷髏看見魏青,又都在那裡張嘴伸牙,像要咬他的神氣。
    (魏青顧不得害怕,喊了兩聲,不見凌渾醒來,道人業已追近。
    (一著急,抓住凌渾兩條瘦若枯骨的泥腿往外一拉,將凌渾拖了出來,見凌渾仍是不醒。
    (正要使勁推揉,那錘上五個骷髏忽然憑空離錘飛起,嚇得魏青叫一聲)
魏 青:媽呀!
    (連忙躲避時,那五個骷髏在綠火紅光圍繞之中上下翻滾,直朝樂三官飛去。
    (這時樂三官追離魏青不過丈許遠近,忽見魏青一低身,從山石底下將凌渾拉出,正在驚
    (疑。
    (忽見白骨鎖心錘上五鬼飛來。
    (樂三官大喜,想用尚和陽所傳收錘口訣將錘收回,和寶劍一樣失而復得。
    (口訣未念完,那五個骷髏業已飛到。
    (樂三官只聞見一陣血腥味,立刻頭腦昏眩,暈倒在地。
    (魏青眼看那五個骷髏飛近樂三官身旁,正要張口去咬,猛聽身後凌渾大喝道)
凌 渾:王長子快些領了夥伴回來!這牛鼻子我還留他有用處呢!
    (說罷,那五個骷髏一齊飛回。
    (凌渾已從地上站起,迎上前去,將身上破衣服脫下,露出一身白肉。
    (那五個骷髏竟上前圍住凌渾,張開大口咬住凌渾不放。
    (魏青一見不好,也不暇計及危險,縱身上前,想伸手去將咬住凌渾前胸的一個骷髏抓下
    (。
    (魏青還未等手近那骷髏,鼻中忽然聞見血腥,一陣頭暈,倒在地下。)
    
    
7**時間:接上 地點:山石前
    (近身處隱隱一陣雷聲過處,凌渾喝道)
凌 渾:王長子,你遭劫三十六年,平白代人作惡。現在我來救你,還不及早醒悟回頭麼?
    (說罷,傳來一種嗚咽之聲。
    (魏青醒來一看,凌渾坐在身旁山石上面,兩手捧定一個骷髏,業已煙消火滅。
    (隱隱聽得那骷髏口中發出嗚咽之聲,魏青好生不解。
    (再看樂三官,卻倒臥在前面地上。
    (魏青想起那口寶劍,連忙過去從樂三官手中取來。
    (因那根蛟筋絲絛已被樂三官逃走時震斷,恐怕自己身上腰帶捆他不住,少時醒來又要被
    (他逃走,正想用劍將他殺死。
    (忽見凌渾將手一揚,像長蛇般飛過一條彩索,落到身旁。
    (一看,正是適才捆樂三官的那根蛟筋絲絛,仍是好好地並沒有斷。)
魏 青:師父,這是剛才那根嗎?
凌 渾:管他那根!還不快將他綁起?
    (魏青只得將劍入匣,將樂三官拗頸折足,餛飩般捆了個結實,背到凌渾面前。)
魏 青:師父,這妖道如何處置?
    (凌渾也不去理會魏青,只顧朝手上捧定的一個骷髏口中喃喃不絕。
    (又從身上取了一粒丸藥,塞在那骷髏口中)
凌 渾:王長子,你總算同我有緣,該你絕處逢生。現在我已給你解了魔法禁制,服了靈丹。少時
    我便帶你到軀殼前去,快照我的話先去辦吧。
    (說罷,將手中骷髏往空中一拋,喊一聲)起!
    (手揚處一道金光,擁著那骷髏直升高空,往前面飛去,轉眼沒入雲中不見。
    (魏青背著樂三官站在凌渾旁邊,正看得出神,忽見凌渾站起身來,往空中望了一望)
淩 渾:魔崽子來了,我還有用他之處,此時無須見他,姑且容他多活幾年。
    (說罷,口誦真言,將手往四外畫了幾畫。
    (一朵紅雲,疾如奔馬從前面飛來,到了二人立處不遠降下。
    (一落地,便現出一個紅臉幼童,頸下掛著一串骷髏念珠同兩掛紙錢,手中持定一個金幢
    (。
    (周身俱有煙火紅雲圍繞,東張西望,好似要尋找什麼似的。
    (凌渾離那幼童甚近,也好似不曾看見。
    (魏青幾次想問,都被凌渾阻住。
    (那紅臉幼童到處尋找了一陣,忽見暴怒起來,將腳一頓。
    (化成一朵紅雲,破空便起,如火箭一般直往東南方飛去。
    (接著便聽遠處又起了一種轟轟隆隆之聲,從地底下隱隱傳來。
    (魏青仍以為是魔陣上發動的聲音,沒有在意。)
魏 青:現在可以殺他了吧!
凌 渾:時候晚了,你到魔崽子巢裡去等我吧。
    (說罷,從魏青背上搶過樂三官,背著就往前跑。)
魏 青:(忙喊)師父,我怕鬼,帶我一同去!
    (凌渾已跑得沒有一點影兒。)
    
    
8**時間:接上 地點:高處 
    (魏青無法,停了腳步,跑到高處一看。
    (除了谷口這一面清靜,餘下那三方面都是紅煙綠霧,一片彌漫,昏暗暗地看不出什麼景
    (象。
    (這時地底下傳出來的風雷水火之聲一陣比一陣緊急。
    (魏青又不知魔宮在什麼所在,只得順著入谷大道,施展輕身功夫往前走去。)
    
    
9**時間:稍後 地點:谷地 
    (不多一會,猛聽一個大霹靂過處,天崩地裂一聲大震,水火風雷全都停息。
    (遠遠聽得山石爆裂的炸音混成一片,有好幾道黃光綠光從空中飛過。
    (魏青心中正在著急,忽然一陣風響,一道白光墜地。
    (現出一人,披散著頭髮,亂蓬蓬地好似多日不曾梳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破舊不堪。
    (魏青連忙停步按劍,那人己首先發言道)
俞允中:你是陸地金龍魏兄麼?小弟俞允中,奉了師父凌真人之命,拿了師父柬帖符篆,來此會合
    魏兄。事完之後同去魔窟,等師父駕到,再作計較。
    (魏青一聽來人是俞允中,心中大喜,連忙上前相見。)
魏 青:你是俞允中麼?師父跑到哪裡去了?
俞允中:師父在除魔呀,難道你不知道?
魏 青:(更糊塗了)那你是怎麼來的?
    
    
10**時間:接七集56場 地點:山峰
    (俞允中在青螺前面一座小峰上面代蠻僧作替身,煉那天魔解體大法。
    (雪峰高寒,幸有蠻僧給的白信還陽丹服在肚內,倒還能夠支持。)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