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七集47場 地點:金鞭崖
    (煙中神鶚趙心源同黃玄極、鐵蓑道人,到青城山金鞭崖來訪。
    (長人紀登在觀中接見一眾舊友新知,俱都非常投契。)
紀 登:你們的事我曾聽師父說過,現在離端陽尚有多日,到時我會護送你們到青螺赴會。
陶 鈞:師父會不會出面呢?
紀 登:我想沒有問題,你們且留下來,等師父回來,我也會幫你們叩求的。
    (心源聞言,甚為欣喜。)
鐵 蓑:既然如此,我還要去看兩處好友,青螺再見吧!
    (心源等便在金鞭崖觀中住下。)
    
    
2**時間:四月 地點:同上 
    (矮叟朱梅忽然回山,心源拜見之後,跪求朱梅相助。)
趙心源:請恕弟子們無能,這西川八魔仗著毒龍尊者,尚請師伯出手相助。
    (紀登、陶鈞二人也幫他跪求。)
朱 梅:怪叫花凌道友無心中得了一部天書,二次出世,想借這次滇西之便,廣收門徒,另創宗派
    。他生性特別,夫妻二人一向獨斷獨行,我們去了反招他不快。
趙心源:凌真人收徒,未必能解弟子之危。
朱 梅:放心,爾等此去決無危難,到了青螺凌道友就會出現。
趙心源:可是弟子不識凌真人,如何求助?
朱 梅:你師明年便要圓寂飛升,你將歸入峨嵋門下。群魔又公然聲稱與峨嵋為仇,要將峨嵋門下
    一網打盡。礙著凌道友,長一輩的都不便前往,但小輩門人皆已奉命支援,幫手極多。
趙心源:恕弟子無知,峨嵋門下都無交往。
朱 梅:都是年輕人,一回生二回熟,怕什麼?為日業已無多,著紀登送爾等前去便了。
    (心源等見矮叟朱梅如此說法,大放寬心。)
    
    
3**時間:次日 地點:打箭爐
    (紀登奉命送三人至打箭爐,便即別去。)
趙心源:離端陽還有十天,到青螺不消三日,時日頗為充足。
黃玄極:據朱師伯說,峨嵋弟子會來此支援,我等最好步行,以便結納。
趙心源:所說甚是,但此去雪山崇峻,四無人煙,我們且先為準備糧食。
黃玄極:我已能辟穀,你們自行準備吧。
    (各人遂分頭備辦乾糧應用之物。)
    
    
4**時間:次日 地點:山道
    (眾人循入滇朝山的復道,往青螺進發。
    (眾人說說笑笑,彷彿郊遊一般。
    (趙心源隨時留心身邊狀況,但一切如常。
    (眾人雖是步行,幾人腳程本快,不消三日,已離青螺不遠。)
    
    
5**時間:白天 地點:路口 
    (行至一條官道與小路交岔口處,大家見風景甚好,坐在路旁歇息。
    (遇見結伴朝山的香侶,陶鈞上前向一個老者探問赴青螺的路程。)
陶 鈞:請問赴青螺朝山該走哪條路?
    (那老者一聽問的是去青螺路程,面帶驚恐,朝陶鈞上下打量了幾眼。)
老 者:朝山為何不去滇山朝拜,卻往青螺則甚?
陶 鈞:是幼年時家中尊人許下的心願,不能不往。
老 者:按理我們出門人不該多嘴,我看尊客行止不似歹人,才敢直言奉告,如今青螺且去不得呢
    。
陶 鈞:光天化日之下,我們去禮佛,有什麼去不得的?
老 者:數十年前,青螺原是善地。不料僧人遭劫,去了八個魔王,將總寺拆了,修起一所魔宮。
    手下許多魔神,專一四處搶掠少男婦女、金銀財帛。入滇行商同朝山的人,往往成群結隊
    ,不知去向。
陶 鈞:(故作驚訝)真的?這樣嚴重?
老 者:尊客年輕,不知行路不易,還是不去,改同我們一起行到滇西朝佛,不是一樣?如不去滇
    西,向前行二百餘里,過了雪山便是番嘴子,那裡有清遠寺的下院。
陶 鈞:清遠寺?
老 者:有二位被魔王趕出的僧人,聽說還在那裡,盡可到那裡去了完心願,急速回家。青螺山離
    那裡還有百餘里,千萬去不得。
    
    
6**時間:稍後 地點:雪山 
    (前望雪山綿亙,眾人取出帶的乾糧、酒脯飽食一頓,仍往前路進發。
    (走不多遠,便上雪山,山徑險纖,雪光耀目,雖在四五月天氣,積雪仍是未消。
    (忽聽有破空的聲音,及至近前落下。
    (鐵蓑道人現身,立對眾人道)
鐵 蓑:不必再作步行,同駕劍光先到番嘴子,見機行事。
    (眾剛剛飛出去不多遠,猛覺身子直往下墜,好似被什麼重力吸住一般,大吃一驚。)
    
    
7**時間:接上 地點:山坡 
    (山坡下有一人朝上招手,落下來一看。
    (認出是怪叫花窮神凌渾,眾人大喜,分別上前行禮。
    (凌渾身邊還有一個壯漢,看來精神抖擻,但不像是個道術之士。)
凌 渾:他是魏青,交給你們了。
魏 青:(叫道)師父,你說過要把我帶在身邊的。
凌 渾:可是你什麼本事都沒有,身體比我還重,我帶著不方便。
魏 青:(心有不服)我只是不會飛劍,但力氣可大得很。
凌 渾:(笑道)好的,我給你物色一把最重的寶劍可好?
魏 青:(一臉正經道)最重的寶劍不過十斤,我能掄一百斤的石擔!
凌 渾:好!好!我找把重百斤的寶劍與你!
魏 青:師父愛說笑!重百斤的寶劍哪能飛起來?
凌 渾:(對眾人道)你們先往清遠寺投宿,可以與他們一同對抗八魔。我安排了一位門徒在彼,
    暫時不要提起,到時,我再派人來與你們一同赴會。
    (眾人領命,凌渾倏地不見。)
    
    
8**時間:稍後 地點:番嘴子 
    (鐵蓑道人、心源、玄極、陶鈞、魏青一行五人,來到番嘴子,從一棵大樹後走出。
    (這是一個荒涼村鎮,幾十所土屋茅簷,東倒西歪,牆垣破壞。
    (路旁有間大廟,門前樹蔭下排列著兩行石凳。
    (眾人近前一看,果然是清遠寺,門上還有大明萬曆年間欽賜敕建的匾額。
    (廟門緊閉,隱隱聞得梵唄之聲,陶鈞作為進香投宿的客人上前叩門。
    (陶鈞把環打了好幾下,才走出一個中年喇嘛來,上下打量了陶鈞幾眼,問陶鈞來意。)
喇 嘛:幹麼?
陶 鈞:我們想投宿一天,明天就走。
    (那喇嘛獰笑一聲,正要開口。
    (一眼看見鐵蓑道人同心源、玄極、魏青等裝束異樣,英風滿臉。
    (知道不是平常香客,立刻改了和顏悅色的容貌)
喇 嘛:大老爺、二老爺正率全廟僧人做午齋,各位請先到禪堂內落座。
    (心源見那喇嘛相貌兇惡,目光閃爍不定,對人又是前倨後恭,便朝鐵蓑道人使了個眼色
    (。
    (鐵蓑道人點了點頭,眾人也都驚覺。)
    
    
9**時間:接上 地點:禪房
    (大家到了禪堂落座,那喇嘛便即走去。
    (眾人東張西望,堂中簡陋無比。
    (知客僧同了先前出去的喇嘛進來,小喇嘛獻上乳茶。
    (大家見那乳茶灰暗暗的,有一股子腥膻之氣,俱都未用。
    (知客僧生得身材高大,一臉橫肉。)
知 客:(問訊)各位到此何為?
陶 鈞:我們要朝佛進香,想投宿一天,明天就走。
知 客:我們佛門弟子戒打誑語。諸位居士行藏,小僧已看透一半。真人面前莫說假話,諸位居士
    何以始終說是朝佛進香的呢?
    (魏青性子最急,見知客僧再三盤問,早已不耐,聞言搶先說道)
魏 青:你這和尚好無道理!你開的是廟,我們來的是客。我們投宿,住一天有一天的香資,你管
    我們是真拜佛假拜佛則甚?
    (哪知客僧聞言,也不作惱,反笑說道)
知 客:因有人到青螺拜山,我們奉命在此迎候。諸位雖口稱是進香朝佛的客人,但是一無香火袋
    ,又不攜帶行李。我看諸位趁早說了實話,如是魔主請來的賓友,省得我們招待失禮。
魏 青:(厲聲道)依你說來,如果我們不是八魔崽子的狐群狗黨,是來尋他晦氣的,你們又當如
    何?
知 客:(獰笑一聲道)如果來的不是魔主的好友,是他仇敵時,那我們就要無禮了!
    (魏青未等知客僧把話說完,早已縱身上前,心源一把未拉住。
    (魏青跳到知客僧面前,剛把手伸出去,那知客僧只把身形一扭,避開魏青手掌,一點指
    (之間,魏青業已被他點中了穴,倒在就地。
    (知客僧正要口發狂言,陶鈞見魏青一照面便被人點倒,手揚處劍光飛起。
    (知客僧見來人精通劍術,轉身往外逃走,忽從外面飛進一朵紅蓮,將陶鈞劍光托住。
    (這時,心源已經過去將魏青救醒轉來。)
旁 白:(喀音沙在外面喝道)你們是好的出來,與佛爺見個高下!
    (說罷,那朵紅蓮便即飛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院中 
    (陶鈞首先指揮劍光追縱出去,眾人也都隨後到了院中。
    (院中站了好幾十個喇嘛,為首一人生得又矮又胖,適才那朵紅蓮便是他所放。)
喀音沙:你們是哪裡來的?無故到本廟中擾鬧!快快說出來歷,免得做無名之鬼!
趙心源:妖僧休要猖狂!我便是端陽到青螺魔宮赴會的趙心源,你有什麼本領,只管使將出來。
    (這矮胖蠻僧是清遠寺二方丈喀音沙布,一聽來人是端陽赴會的趙心源,不由大吃一驚。
    (正在沉思之際,他放起的那朵紅蓮已便被陶鈞劍光往下一壓,立刻如煙消霧散。
    (鐵蓑道人等因喇嘛雖多,並無人上前助戰,也都袖手旁觀。
    (忽然一陣天昏地暗,陰風四起。
    (一團烈火從殿後飛出,火光中現出無數夜叉、猛獸、毒龍、長蛇,妖嬌飛舞而來。)
鐵 蓑:(忙喊)陶鈞快收劍!
    (鐵蓑將手一張,一道白光如長虹般飛起,與那團火光鬥在一起。
    (那些毒蛇、猛獸、夜叉挨著鐵蓑道人劍光,便即消滅。
    (只那團火光兀自不減,兩下鬥了一陣,不分勝負。)
旁 白:(梵拿加大喝)諸位且慢動手,我有話說。
    (鐵蓑道人先收住劍光護住眾人,觀察動靜。
    (那團火光倏地往下一落,火光滅處,現出一個身材長大的黃衣蠻僧,合掌當胸說道)
梵拿加:諸位檀越如不猜疑,且請到小僧房中,有機密事相告。
    (鐵蓑道人知道應了凌渾之言,答道)
鐵 蓑:我等原未與貴廟為難,既然大和尚不願結仇,有何猜疑之有?
    (這時那個矮胖蠻僧也走了過來,隨同請眾人進至方丈室內落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