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9集54場 地點:洞口 
    (西方野魔一聽,他是南派魔教中的祖師綠袍老祖,大吃一驚。
    (西方野魔一路盤算,為難了好一會,才行答道,)
雅各達:想不到道友便是綠袍老祖,適才多有失敬。以道友這麼大法力,尚且受制于令高徒。
綠 袍:如今得遇道友,便無礙了。
雅各達:不瞞道友說,以前我曾煉有幾件厲害法寶,生平倒也未遇見幾個敵手。不想今日遇見幾個
    無名小輩,鬧得身敗名裂,法寶盡失,怕敵令徒不過。
綠 袍:道友既能遁上這個山峰,便能救我。只問你有無誠心,如真打算救我出險,並非難事。剛
    才我說的話,並非故意恫嚇,道友可試著離去,看是如何?
雅各達:如果道友看我果真能力所及,決不推諉。不過我還要試一試令徒的法力,如能隨便脫身,
    豈不省事?
    (說罷,便要借遁走去。)
綠 袍:道友且慢,你如真要試驗我那惡徒法力,千萬須要小心。那旁現有樹林,何不用法術推動
    以為替身,省得自己涉險?
    (西方野魔見綠袍老祖說得如此慎重,驚弓之鳥,倒也不敢大意。
    (西方野魔拔起一根小樹,口中念念有詞,喝一聲)
雅各達:起!
    (那樹便似有人在後推動,直往潭上飛去。
    (眼看要飛出峰外,忽聽下面一陣怪叫,接著天昏地暗,峰後壁上飛起數十條白龍,張牙
    (舞爪,從陰雲中飛向峰前。
    (一霎時烈火飛揚,洪水高湧,山搖地轉,立足不定。
    (眼看那數十條白龍快要飛到峰上,猛聽一聲慘叫,一團綠陰陰的東西從石柱旁邊飛起,
    (與那數十條白龍才一照面,一會工夫,水火狂飆全都消滅,天氣依舊清明。
    (再看那株樹,業已不見絲毫蹤影。
    (綠袍老祖半截身軀斜倚在洞旁石壁上,和死去了一般。
    (綠袍老祖身軀轉動,不一會,微微呻吟了一下,活醒轉來。)
綠 袍:道友大概也知道這個業障的厲害了吧,若非道友用替身試探,我又將元神飛出抵擋,且難
    討公道呢。
雅各達:(含愧答道)道友本領仍是高強,何以還是不能脫身,須要借助他人呢?
綠 袍:道友只知業障法術厲害,卻不知他防備更是周密。他防我遁去,除用法術法寶封鎖外,還
    在我身上傷口處同前後心插上八根九子母元陽針,一根母針卻用法術鎮在這平頂石柱之下
    。
雅各達:既知在彼,取出不難。
綠 袍:因為我身有子針,動那母針不得,只好在此度日如年般苦挨。只須有人代我將母針取出毀
    掉,八根子針便失了效用。我再將元神護著道友,就可一同逃出羅網了。
雅各達:我願為道友效勞,那母針如何取法?
綠 袍:要取那針不難,並非我以小人之心度你,只因我自己得意徒弟尚且對我如此,道友尚是初
    會,莫要我情急亂投醫,又中了別人圈套。如真願救我,你我均須對天盟誓,彼此都省了
    許多防範之心。道友以為如何?
雅各達:(略一沉吟)我實真心相救,道友既然多疑如此,我若心存叵測,死於亂箭之下。
    (綠袍老祖聞言大喜,也盟誓說)
綠 袍:我如恩將仇報,仍死在第二惡徒之手。
    
    
2**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旁 白:(綠袍口說,化為影像)先用禪杖先將石柱打倒,柱底下便現出一面大幡。
    幡上面畫有符籙,符籙下面埋著一根一寸九分長的鐵針。
    (果見那針精光閃閃,)
    將那針輕輕拔起,將針尖對著我,口誦咒語。
    直到將針收到後,我再傳你破針之法,才可取那八根子針。
    
    
3**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西方野魔一碰那針,針便粘在手上,發出綠陰陰的火光,燙得手痛欲裂,丟又丟不掉。
    (〔第三十回 紫郢化長虹 師道人殞身白眉針  晶球凝幻影 怪叫花影震青螺魔〕)
綠 袍:(冷冷地說道)你還不將針尖對著我念咒,要等火將你燒死麼?
    (西方野魔疼得也不暇尋思,忙將針對著綠袍老祖一指。
    (果然才一念誦,火便停止。
    (那咒語頗長,稍一停念,針上又發出火光。
    (雅各達不敢怠慢,一口氣將咒念完。
    (綠袍老祖舞著一條細長鳥爪似的臂膀,也在那裡念念有詞,臉上神氣也帶著苦痛。
    (等咒念完,從綠袍老祖身上飛出八道細長黃煙,自己手上的針也發出一溜綠火脫手飛去
    (。
    (綠火與那八道細長黃煙碰個正著。
    (忽然一陣奇腥過去,登時煙消火滅。)
綠 袍:(獰笑道)九子母元陽針一破,就是業障回來,我也不愁不能脫身了。
    (說罷,朝天揮舞著一條長臂,又是一陣怪笑,好似快樂極了的神氣。)
雅各達:(忿忿說)照你這一說,那針已被你破了,你先前為何不說實話?
    (綠袍老祖聞言,帶著不屑神氣答道)
綠 袍:不錯,我已將針破了。實對你說,這針非常厲害,我雖早知破針之法,無奈此針子母不能
    相見,子針在我身上,我若親取母針,便要與針同歸於盡。
雅各達:為何不告訴我取針之法?
綠 袍:適才見你舉棋不定,我如將真正取針之法傳了你,此寶不滅,早晚必為我害。所以我只教
    你取母針,使母針與子針相撞,自然同時消滅,無須再煩你去毀掉它了。
雅各達:(勉強笑答)道友實是多疑,我並無別意。如今你我該離開此地了吧?
綠 袍:業障今明日必回,我須要教他難受難受再走。
    (說罷,對著洞中念了一會兒咒語,揮著長臂,對西方野魔道)
綠 袍:快將我抱起,別的不用管。
    
    
4**時間:接上 地點:峰下 
    (西方野魔無奈,剛將綠袍半截身軀抱起,便見一團綠光將自己包圍。
    (立刻身子如騰雲駕霧一般下了高峰,綠光中只聽得風聲呼呼,水火白龍一齊擁來。
    (那團綠光上下翻滾了好一會,才得落地。
    (猛聽濤聲震耳,回望山崖上,數十道細瀑不知去向。
    (反掛起一片數十丈長、八九丈寬的大瀑布,如玉龍妖嬌,從天半飛落下來。)
綠 袍:業障的法術法寶俱已被我破去,他素性急暴,比我還甚,回來知我逃走,不知如何忿恨害
    怕。可惜我暫時不能報仇,總有一天將他生生嚼碎,連骨渣子也咽了下去,才可消恨呢!
    (說罷,張著血盆大口,露出一口白森森的怪牙,將牙錯得山響。
    (西方野魔由恨生怕,索性人情做到底,便問)
雅各達:道友是否要回山去?
綠 袍:我原本是打算回山,先尋找一個有根基的替身。不過我落得這般光景,皆因毒龍尊者而起
    。業障說他現在紅鬼谷招聚各派能人,準備端陽與峨嵋派一決雌雄。他煉有一種接骨金丹
    ,於我大是有用。
雅各達:我不想見毒龍。
綠 袍:同我一起前去尋他,借這五月端午機會,只要擒著兩個峨嵋門下有根基之人,連你也能將
    殘廢變成完人,豈不是好?
雅各達:我們同師學道,本領雖不如他,但是仗有魔火、金盂,生平少遇敵手。不料這次栽在幾個
    不知名的少年女子,失寶傷身。如今失意,前去求人,未免難堪。
    (綠袍老祖獰笑一聲,說道)
綠 袍:我素來說到做到,念你幫了我一次忙,才給你說一條明路,怎麼不知好歹?
雅各達:毒龍尊者雖是我師兄,平素感情不睦,此去必遭他輕視。
綠 袍:實對你說,適才你代我取針之時,我看出你有許多可疑之處。在我未察明以前,你須一步
    也不能離開。我既說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如若不然,教你知我的厲害!
    (西方野魔便強作笑容,對綠袍老祖道)
雅各達:既然道友要去,我一定奉陪就是。
綠 袍:這有什麼可慮之處?想當初我和他在西靈峰鬥法,本準備拼個死活存亡。不料白眉和尚帶
    著兩個扁毛畜生想於中取利,被我二人看破,白眉和尚才行退去。
雅各達:他說白眉是他打敗的。
綠 袍:哼!要論本領,他如何是我的敵手?上次慈雲寺他不該取巧,自己不敢前去,卻教我去上
    這大當。我正要尋他算帳,你隨我去,他敢說個不字,日後我自會要他好看。
    (西方野魔聽他如此說法,便也無有話說。
    (綠袍老祖剛叫西方野魔將他半截殘軀抱起動身,忽聽呼呼風響,塵沙大起。)
綠 袍:業障來了,還不快將我抱起快走!
    (西方野魔見綠袍老祖面帶驚慌,也著了忙。
    (剛將綠袍老祖抱起,東南角上一片烏雲黑霧,帶起滾滾狂風,投向那座山峰上面。
    (事在緊急,綠袍老祖忙伸出那一隻鳥爪般長臂,口中念念有詞,朝地上一畫,連自己帶
    (西方野魔俱都隱去。
    (西方野魔見綠袍老祖忽又不走,反而用法術隱了身形,暗自驚心。
    (一面暗中準備脫身之策,靜悄悄朝前看去。
    (那小峰上已落下一個斷了一隻臂膊的瘦長人,打扮得不僧不道,赤著雙腳,手上拿著一
    (把小刀,閃閃發出暗紅光亮。
    (遠遠看過去,面貌猙獰,生得十分兇惡。
    (那瘦長人落地便知有異,再一眼看到細瀑不流,石柱折斷,愈加忿怒。
    (仰天長嘯了一聲,聲如梟嗥,震動林樾,極為淒厲難聽。
    (隨又跑到綠袍老祖藏身的洞口,剛要往前探頭,忽從洞內飛起兩三道藍晶晶的飛絲。
    (那瘦長人又怪嘯了一聲,化成一溜綠火,疾如電閃般避到旁邊。
    (從身上取出一樣東西,才一出手,發出五顏六色的火花,飛上去將那幾道藍絲圍住。
    (等到火花被瘦長人收回,藍絲已失了蹤跡。
    (那藍絲出來得比箭還疾,瘦長人驟不及防,臉上好似著了一下。
    (藍絲破去後,那瘦長人又暴跳了一陣,飛起空中,四外尋找蹤跡。
    (不一會,跳到這面坡來,用鼻一路聞嗅,一路找尋。
    (這人是一隻眼,身軀長得瘦長,長臉上瘦骨嶙峋,形如骷髏,白灰灰地通沒絲毫血色。
    (左臂業已斷去,衣衫只有一隻袖子,露出半截又細又長又瘦的手臂,手上拿著一把三尖
    (兩刃小刀和一面小幡。
    (渾身煙霧籠罩,口中不住地喃喃念咒,不時用刀往四處亂刺山石樹木,著上便是一溜紅
    (火。
    (西方野魔抱著綠袍老祖,見來人漸走漸近。
    (看敵人舉動,估量已知道綠袍老祖用的是隱身之法,心中一驚。
    (略一轉動,覺著臂上奇痛徹骨,原來是綠袍老祖鳥爪般的手將他捏了一下。
    (強忍痛楚,再看綠袍老祖臉上,仍若無事一般。
    (同時又看敵人業已走到身旁,手上的刀正要往自己頭上刺到。
    (忽然山峰上面起了一種怪聲,那瘦長人聽了,張開大口,把牙一錯,帶著滿臉怒容。
    (猛一回頭,駕起煙霧,往山峰便縱。
    (身子還未落在峰上,忽從洞內飛起一團綠影,破空而去。
    (那瘦長人大叫一聲,隨後便追。
    (眼看瘦長人追著那團綠影,飛向東南方雲天之中,轉眼不見。)
    (猛聽綠袍老祖喊一聲)
綠 袍:快走!
    (身子已被一團綠光圍繞,直往谷外飛去。)
    
    
5**時間:稍後 地點:紅鬼谷 
    (約有個把時辰,二人到了喜馬拉雅山紅鬼谷外落下。)
綠 袍:前面不遠,便是紅鬼谷。適才若非我見機,先下了埋伏和替身,那業障嗅覺最靈,差點沒
    被他看破。他雖未死,已被我用碧血針刺瞎一目,總算先出一口惡氣了。我們先歇一會,
    等我吃頓點心再走進去,省得見面不好意思,我已好幾個月沒吃東西了。
雅各達:我師兄那裡有的是牛羊酒食,我們既去投他,還是不要造次為好。
綠 袍:(冷笑道)我豈不知這裡來往的人大半是他的門人朋友?一則我這幾月沒動葷,要開一開
    齋﹔二則也是特意讓他知道知道,打此經過的要是孤身,我還不下手呢。
雅各達:要是動起手來,我已經法力全失了。
綠 袍:他若知趣的,得信出來將我接了進去,好好替我設法便罷﹔不然,我索性大嚼一頓,再回
    山煉寶報仇,誰還怕他不成?
雅各達:道友神通廣大,法力無邊。適才辛辰子來時,你我俱在暗處,正好趁他不防,下手將他除
    去,為何反用替身將他引走?難道像他這種忘恩叛教之徒還要姑息麼?
綠 袍:你哪知我教下法力厲害?他一落地,見寶幡法術被人破去,以為我已逃走。偏又聞到我的
    氣味尋蹤而至,他拿的那一把妖魔化血刀,乃是紅髮老祖鎮山之寶。
雅各達:紅髮的化血刀?
綠 袍:我要回山煉寶,將他擒到後,細細磨折他個幾十年,才將他身體靈魂化成灰煙。
雅各達:那為什麼又放他逃走呢?
綠 袍:他逃得了嗎?我將洞中昔日準備萬一之用的替身催動,將他引走。他必認為我逃回山去,
    我門下弟子還多,各人都煉有厲害之寶,他決不敢輕去涉險。
雅各達:我們進去吧!
    (忽然東方一朵紅雲如飛而至,眨眨眼入谷內去了。)
綠 袍:毒龍真是機靈鬼,竟將我多年不見的老朋友東方魔鬼祖師五鬼天王請來。若能得他幫忙,
    不難尋李靜虛賊道報仇了。
    (言還未了,又聽一陣破空聲音,雲中飛來兩道黃光,到了谷口落下。
    (西方野魔還未看清來人面目,忽聽綠袍老祖一聲怪笑,一陣陰風起處,綠煙黑霧中現出
    (一隻丈許方圓的大手,直往來人身後抓去。
    (一聲慘叫下,適才那朵紅雲較前還疾,從谷內又飛了出來,厲聲說道)
尚和陽:手下留人,尚和陽來也!
    (說罷,紅雲落地,現出一個十一二歲的童子,一張紅臉圓如滿月,濃眉立目,大鼻闊口
    (。
    (童子穿一件紅短衫,赤著一雙紅腳,頸上掛著兩串紙錢同一串骷髏骨念珠。
    (他一手執著一面金幢,一手執著一個五老錘,錘頭是五個骷髏攢在一起做成,連錘柄約
    (有四尺,滿身俱是紅雲煙霧圍繞。
    (先前黃光中現出的人,原是女魔鳩盤婆的門下弟子金姝、銀姝。銀姝已被綠袍老祖大手
    (抓到,未及張口去咬,被尚和陽奪了去。
    (西方野魔認出來人是五鬼天王尚和陽,知他的厲害,連忙起身為禮。)
雅各達:尚兄久違了!
    (尚和陽一見綠袍老祖,便厲聲說道)
尚和陽:你這老不死的殘廢!哪裡不好尋人享用,卻跑在朋友門口作怪,傷的又是我們的後輩。我
    若來遲一步,日後見了鳩盤婆怎好意思?快些隨我到裡面去,不少你的吃喝。還要在此作
    怪,莫怨我手下無情了。
綠 袍:(哈哈笑道)好一個不識羞的小紅賊!我尋你多年,打聽不出你的下落,以為你已被優曇
    老乞婆害了,不想你還在人世。
尚和陽:好說!老乞婆能奈我何?
綠 袍:我哪裡是有心在此吃人,只為谷內毒龍存心賺我,差點在慈雲寺吃李靜虛賊道喪了性命。
尚和陽:殘廢鬼!自己本領不濟,也能怪人?
綠 袍:他既知我上半截身軀飛去,就該尋找我的下落,用他煉就的接骨丹與我尋一替身,使我仍
    還本來,才是對朋友的道理。因他置之不理,害我只剩半截身軀,還受了惡徒辛辰子許多
    活罪。今日特意來尋他算帳,打算先在他家門口掃掃他的臉皮,就便吃一頓點心,看他對
    我怎生發付?
    (金姝、銀姝二人俱認得五鬼天王尚和陽是師父好友,他在此便不妨事。
    (於是走了過來,等尚和陽和綠袍老祖談完話,二人過來。)
金 姝:(向尚和陽行個大禮說)謝謝師叔救命之恩,家師因接了尊者請柬,特命弟子等先來聽命
    。以為到了尊者仙府,還愁有人欺負不成?自不小心,險些送了一條小命。可見我師徒道
    行淺薄,不堪任使,再留此地,早晚也是丟人現眼。
尚和陽:這是綠鬼不對,不要放在心上。
金 姝:求師伯轉致毒龍尊者,代弟子師徒告罪。弟子等回山,如不洗卻今朝恥辱,不便前去拜見
    。
    (綠袍老祖聽她二人言語尖刻,心中大怒,不問青紅皂白,又將元神化成大手抓去。
    (金姝、銀姝早已防備,不似適才疏神,未容他抓到,搶著把話說完,雙雙將腳一頓,一
    (道黃煙過處,蹤跡不見。)
尚和陽:(哈哈大笑道)果然強將手下無弱兵,綠賊早晚留神鳩盤婆尋你算帳吧。
    (綠袍老祖二次未將人抓著,再自樹了一個強敵,又聽尚和陽如此說法,心中好生忿怒。
    (只因尚有求人之處,不得不強忍心頭,勉強說道)
綠 袍:我縱橫二三百年,從不怕與哪個作對。鳩盤老乞婆恨我,又奈我何?
    (尚和陽也不去理他。
    (他和西方野魔早先原也交好,見他也斷了一隻臂膀,扶著綠袍老祖半截身軀,十分狼狽
    (。)
尚和陽:你怎地如此狼狽?
雅各達:我在途中遇到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峨嵋後輩,不小心受到暗算,法寶損失淨盡。後來又遇到
    老祖,打算找我師兄求救。
尚和陽:(大怒道)這些乳毛未乾的無知小輩,竟敢如此猖狂!早晚教他們知我的厲害!
    (便約二人駕遁光往谷內走去。)
    
    
6**時間:接上 地點:洞口 
    (紅鬼谷中山石土地一片通紅。
    (入內二十餘里,只見前面黃霧紅塵中隱隱現出一座洞府。
    (三人停在洞口。)
雅各達:我師兄此次約請的都是什麼能人?
尚和陽:毒龍尊者鑒於上次成都鬥法人多並不頂用,所以這次並未約請多人,除我外,只約了萬妙
    仙姑和鳩盤婆。如果這次到青螺山去的是些無名小輩,我們還無須出頭。不過因聽傳說,
    峨嵋掌教也要前來,不得不作一準備罷了。
    (言還未了,忽然一道黃煙在地下冒起,煙散處現出一個蠻僧打扮的人)
毒 龍:嘉客到此,為何還不請進荒谷敘談,卻在此地閒話?難道怪我主人不早出迎麼?
    (來人身材高大,聲如洪鐘,正是滇西派掌教毒龍尊者。
    (綠袍老祖一見是他,不由心頭火起,罵一聲)
綠 袍:你這孽龍害得我好苦!
    (張開大手,便要抓去。
    (尚和陽見二人見面便要衝突,忙伸左手,舉起白骨錘迎風一晃。
    (白骨錘發出一團愁煙慘霧,鬼哭啾啾,一齊變活,各伸大口,露出滿嘴白牙,往外直噴
    (黑煙。)
尚和陽:(攔住綠袍老祖罵道)你這綠賊生來就是這麼小氣,不問親疏黑白,一味賣弄你那點玄虛
    。既知峨嵋厲害,當初就不該去﹔去吃了虧,不怪自己本領不濟,卻來怪人,虧你不羞,
    還好意思!
綠 袍:怪誰?我見到他就是一肚子氣!
尚和陽:我等應該聯成一氣,互相幫忙,圖報昔日之仇。你二人的傷處,自有我和毒龍道友覓有根
    基的替身,與你們接骨還原。再若不聽我言,像適才對待鳩盤門下那般任性妄為,休怨我
    尚和陽不講情面了!
    (綠袍老祖不過來一個下馬威,並非成心拼命﹔二則尚和陽雖然出言專橫,自己正有利用
    (他之處,他所說之言也未嘗不合自己心意,樂得借此收場。)
綠 袍:(便對尚和陽答道)紅賊你倒說得對,會做人情。我並非自己吃了仇人的虧埋怨朋友,他
    不該事後知我元神遁走不聞不問,累我多日受惡徒寒風烈火毒針之苦。既是你二人都肯幫
    我接骨還原,只要他今日說得出理來,我就饒他。
    (毒龍尊者見綠袍老祖發怒動手,自己一來用人之際,又是地主,只一味避讓,並未還手
    (。
    (一聞此言,哈哈笑道)
毒 龍:道友你太錯怪我了。去年慈雲寺不瞞你說,我實是因為法寶尚未煉成。萬沒料到素來不管
    閒事的李靜虛賊道會同道友為難。慢說我聞得道友元神遁走,決不會置之不理,我為此事
    ,還托人去陷空老祖那裡求來萬年續斷接骨生肌靈玉膏。
尚和陽:這事我可以作證。
毒 龍:我知令徒辛辰子從前因犯過錯,曾被你嚼吃了一條臂膀,後來你看出他對你忠心勤苦,將
    你本領道法傾囊相授,成了你門下第一個厲害人物。你既不來,想是被他救回山去,已想
    法將身體還原。
尚和陽:(對綠袍)誰叫你平日剛愎自用?
毒 龍:我再命門人到寶山探望,他們異口同聲說,不但你未回山,辛辰子雖然常去,並未提及你
    還在人世。我得了此信,才知事有變故,正準備過了端陽,親自去尋辛辰子追問,不想你
    今日到此,怎麼就埋怨我忘情寡意呢?
    (綠袍老祖正要答言,西方野魔已上前先與毒龍尊者見禮。)
雅各達:(抱拳)師兄請了。
毒 龍:(對雅各達道)你怎麼這樣狼狽?
雅各達:(對綠袍老祖道)先前我聽道友說,便知事有差池,我師兄決不如此薄情云云。
毒 龍:(對綠袍老祖道)道友血食已慣,既然數月未知肉味,不如我們同進谷去,先請飽餐一頓
    ,再作長談吧。
    (毒龍尊者為表示歉意,親自抱了綠袍老祖在前引路。)
    
    
7**時間:接上 地點:谷中 
    (洞門前立著四個身材高大的持戈魔士,見四人走近,一齊俯伏為禮。
    (耳聽一陣金鐘響處,洞內走出一排十二個妙齡赤身魔女,各持舞羽法器,俯伏迎了出來
    (。
    (那洞原是晶玉結成,又加毒龍尊者用法術極力經營點綴,到處金珞瓔花,珠光寶氣。
    (襯著四外晶瑩洞壁,宛然身入琉璃世界。)
雅各達:(心中暗暗慚愧,自語)自己與毒龍尊者同師學道,只為一時負氣,一意孤行。別了多年
    再行相見,不想毒龍尊者半途又得了天魔真傳,道力精進,居然作了滇西魔教之祖。自己
    反落成一個殘廢,向他乞憐。這般享受,生平從未遭遇過一天。反不如當初與他合同組教
    ,何至今日?
    (正在愧悔,心中難受。
    (綠袍老祖見著左右侍立的這些妖童魔女,早不禁笑開血盆大嘴,饞涎欲滴。)
毒 龍:(對左右)急速安排酒果牲畜,要最新鮮的。
    (侍立的人領命,急急去了。)
    
    
8**時間:接上 地點:洞府內 
    (眾人進府,有數位賓客來迎,並已擺好酒宴,抬上活生生幾隻活牛羊來。
    (毒龍尊者將手一指,那些牛羊便四足站在地下,和釘住似地不能轉動。
    (入席坐定後,綠袍老祖更不客氣,兩眼覷准了一隻肥大的滇西牛。
    (身子倚在錦墩上面,把一隻鳥爪般的大手伸出去兩丈多遠,直向牛腹抓去。
    (將心肝五臟取出,回手送至嘴邊,張開血盆大口一陣咀嚼,咽了下去。
    (隨侍的人連忙用玉盤在牛腹下面接了滿滿一盤子血,捧上與他飲用。
    (似這樣一口氣吃了兩隻肥牛、一隻黃羊的心臟,才在錦墩上昏昏睡去。
    (毒龍尊者、尚和陽、西方野魔三人,早有侍者在牛羊的脊背上將皮劃開,往兩面一扯,
    (露出紅肉。
    (再用刀在牛羊身上去割片下來,放在玉盤中,又將牛羊的血兌了酒獻上。)
雅各達:(呵呵大笑道)異日擒到我們的對頭,須要教他們死時也和這些牛羊一樣,才能消除我們
    胸中一口惡氣呢!
毒 龍:這些峨嵋新收的一些小狗男女真真可惡。
雅各達:我初遇見的兩個年青賤婢,騎著一隻大雕。內中一個年紀才十三四歲的,佩著一柄寶劍,
    一發出手,便似長虹般一道紫光。我那轉輪盂,也不知收過多少能人的飛劍法寶,竟被她
    那道劍光穿破。
毒 龍:真是紫色劍光麼?
雅各達:後來兩個小賤婢更是厲害,竟能飛進魔火陣中將人救出。那只扁毛畜生也是非同小可,本
    領稍差的人,決難制服收為坐騎。
毒 龍:你哪裡知道?近年來各派都想光大門戶,廣收門徒,以峨嵋派物色去的人為最多。
雅各達:峨嵋派的人大半我都知道,並不覺怎麼出奇。豈有他們新收的門人,會有這麼大本領之理
    ?
毒 龍:據俞德說,峨嵋門下很有幾個青出於藍的少年男女門人。連曉月禪師、陰陽叟二人那樣高
    深道法,竟都奈何他們不得,可想而知。
尚和陽:沒有聽見說起過有騎雕的女子,我看未必是峨嵋門下。
毒 龍:那就是他們請來青螺的黨羽,我看這回我們想暫時先不露面,還未必能行呢。
尚和陽:若論各派中能用飛禽做坐騎的,寶相那只獨角神鷲,只近年在小昆侖有人見過一次。白眉
    和尚坐下兩隻神雕,五十年前白眉和尚帶著牠們去峨嵋參拜寶光,入山后便連那兩隻神雕
    俱都不知去向。現時只剩下峨嵋派髯仙李元化有一隻仙鶴,極樂童子李靜虛新近收服了一
    隻金翅大鵬。
    (正說之間,一道光華如神龍妖嬌,從洞外飛入。)
毒 龍:(連忙起身道)俞德回來說仙姑早就動身,如何今日才到?
    (許飛娘現身出來)
許飛娘:我走在路上,遇見前昆侖派女劍仙陰素棠,爭鬥了一場,倒成了好相識。她自脫離了昆侖
    派,不甚得意,想約她與我們聯合一氣,便隨她回山住了些日,所以來遲了一步。
    (尚和陽與西方野魔見來人正是萬妙仙姑許飛娘,互相見完了禮。
    (綠袍老祖喝醉了牛羊血,也醒過來。
    (萬妙仙姑未料到他雖然剩了半截身子,還沒有死,知他性情乖戾,連忙恭敬為禮。
    (大家正落座談話,忽見俞德從外面進來,朝在座諸人拜見之後)
俞 德:弟子奉命到青海孔雀河畔請師文恭師叔,他說有許多不便,不願來見師父。只允到青螺暫
    住,候至端陽幫完了忙,就回雲南去。
    
    
9**時間:稍早 地點:各處
    (眾人紛紛落坐,俞德站立著說)
旁 白:(俞德之言化為動作)今日中午,弟子隨師師叔出去到雪山頂上遊玩。
    弟子偶然說起小長白山玄冰谷的雪魂珠被女殃神鄧八姑得去,西方師叔曾去索取,一去不
    歸。
    師師叔聞言,便叫弟子領去與那鄧八姑見上一面。
    弟子提起各位師長一一到來。
    
    
10**時間:接上 地點:雪山頂
    (師文恭與俞德在雪山頂上)
師文恭:(不屑狀)什麼?還有尚和陽?他居然也來了?
俞 德:怎麼?師叔和他有過節?
師文恭:哼!笑話?他算什麼字號?誰和他有過節?
俞 德:聽尚師叔說雪魂珠出世了。
師文恭:雪魂珠?不是那個埋藏在千載玄冰下的雪魂珠?
俞 德:正是,聽說一位女殃神鄧八姑得到的。
師文恭:在哪裡?
俞 德:在小長白山的玄冰谷中,那鄧八姑為了此珠,已經走火入魔,身子不能動彈。
師文恭:(想了想)如果她走火入魔,我倒是有法可救,這樣吧!你帶我去那玄冰谷,我先救了她
    ,再向她要那雪魂珠作為報酬。
俞 德:駕遁光去不需半盞茶時。
師文恭:左右無事,我想看一看雪山風景,慢慢走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