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數十年前 地點:五台山 
    (五台山上,一座石碑,上書'茅山勝地'。
    (有幾個遊客,被兩個壯漢所阻。)
壯漢甲:回去!回去!
遊 客:我們是來遊山的。
壯漢甲:前面多的是山!這裡不能遊!
遊 客:(理直氣壯)為什麼?難道是你家的?
壯漢乙:(和氣地說)山頂是太乙混元老祖的道場,老祖正在練功,要一百零八個男女祭旗。目前
    還差幾個,你真想去嗎?
    (遊客聽了,乖乖地返身而去。)
    
    
2**時間:接上 地點:茅山道觀 
    (十數名道人,三人一列,逡巡在道觀中。
    (每到一轉角處,即有一名道人駐守。)
    
    
3**時間:接上 地點:丹室 
    (混元老祖在入定煉功,朱洪在側伺候。
    (朱洪斜眼望著桌上一部天書和老祖護身之寶。)
混 元:朱洪,我這六六大法,厲害狠毒,無與倫比。由於幾位法力高強的弟子心術不正,而我在
    入定期間,無力自衛,所以只挑了你來護法。
朱 洪:(抱拳行禮)師父放心,弟子忠心耿耿,絕不辜負師父信任!
混 元:此法六六相生,深合先天造化,陰陽兩極迭為消長,共用陰魂三十六個。只因需戕害許多
    厚根男女,已太狠毒,上干天相﹔二則煉起來稍一時辰不准,設備不全,不但白費心力,
    還要身敗名裂。
朱 洪:師父已經名震天下,還要練這大法作什?
混 元:峨嵋派欺人太甚,為師不得不開始祭煉。我入定後,你立將太乙五煙羅放起,任何人不許
    近前。
    (朱洪拱手應諾。
    (老祖入定後,鼻中垂下兩條玉筋。
    (半晌,朱洪一再試著走室內走動。
    (老祖一動也不動。
    (朱洪見事不宜遲,盜了天書和太乙五煙羅,震破屋頂,化為黑煙逃去。)
    
    
4**時間:多年後 地點:四門山
    (朱洪逃出後,與其面首逃到這四門山,潛藏在地底洞中,修煉妖法。
    (朱洪與一妖婦走向洞口。)
妖 婦:死人!我隨你鬼混了五十多年,還要熬多久?
朱 洪:要煉成大法,五十年算什麼?起碼已經煉了個六六真元葫蘆。
妖 婦:好說!三十六個有根基的童男童女的陰魂,又須分五陽十二生肖,十二個為主,二十四個
    為賓。
朱 洪:別忘了!少男、少女限定十二歲,中男、中女限定是二十四歲,長男、長女限定是三十六
    歲。
妖 婦:還要照年齡日月時辰分出長男、中男、少男,長女、中女、少女。
朱 洪:豈止?既要生肖對,又要年齡符,還要與祭煉的日時相生,差一點便不行。
妖 婦:祭煉的日子還要與這主要的十二個的生辰八字相合,這又上哪裡找去?
朱 洪:所以每年只能煉一次,共用三雙男女,一正兩副。
妖 婦:混元老祖死了,五台派也解散了,我們整天躲在這鬼地洞裡,別說法術煉不煉得成,我快
    被逼瘋了!
朱 洪:事到如今,不煉會被陰魔反噬!好在現在陰陽反轉,要在露天之下搭台祭煉,此後只要妥
    於防範,不要被人撞破就好。
妖 婦:上次餘下兩個男童,你打算怎樣?
朱 洪:要合大衍五十之數,多殺不宜,我想留下他們做徒弟。
妖 婦:不是還差一個童女嗎?
朱 洪:我正打算出山去找,你先準備法壇,我一會就回。
    
    
5**時間:少後 地點:街上
    (朱洪裝扮成算命先生,尋找要用的童女,沿戶詢問。
    (朱洪由一家出來。
    (朱洪又走到另一家。)
    
    
6**時間:稍後 地點:官道
    (在官道上,一輛扶樞回籍的官眷車上,坐著一雙粉裝玉琢的童男女。
    (朱洪便上前去,對車旁行走的一位老家人毛遂自薦。)
朱 洪:老相公請了,請教是回籍去?
老家人:小的姓章,因為主人病故在任上,正待扶樞回籍。
朱 洪:在下神算子,(指著那童男女)因見這一雙男女有難,我願替他們算命,想法禳災。
旁 白:(車中官眷)那就麻煩先生了,章乾,停車休息一會吧。
    (朱洪看看那兩個小孩的根骨,不由心中大喜。)
朱 洪:在下是算子平四柱,他們八字為何?
旁 白:(官眷)在這裡,請先生過目。
    (一隻手由車窗伸出,遞出一張字條。
    (朱洪接過,掐指一算,正合所需。)
朱 洪:(大驚狀)這兩個小孩主於今晚就有災禍,只有給我帶走,出家可以解免。
旁 白:(官眷)豈有此理?(大喝)章乾!不要理他!我們走吧!
老家人:你這是妖言惑眾,再囉唆就把你送官治罪。
朱 洪:(冷笑一聲)哼!狗官治不了鬼罪!我就是妖言又如何?
    (朱洪一揮手,刮起一陣陰風,天昏地暗。)
    
    
7**時間:稍後 地點:山洞
    (朱洪將這兩個小孩盜到山中洞內,這兩個孩子一落地就向外逃。
    (朱洪揮手一招,兩個孩子被迫走回。
    (朱洪將洞封閉,對那兩道童道)
朱 洪:好好看住他們,再逃就綁起來!
    (朱洪走向後洞。)
于 建:(悄悄向二人說)我叫于建,他叫楊成志,我們都是好人家子弟,被迫在此。
章南姑:我叫章南姑,他是我弟弟虎兒。
于 建:據我所知,師父要用你們祭煉法寶。
章南姑:(大急)你們能不能發發善心,放我們回去。
于 建:我們一點本領都沒有,如何能救你們呢?你兄弟還有一年可活,你卻今晚就完了。
    (南姑聞言低頭想了一想道)
章南姑:既然如此,也是命中註定,由他去吧。你知不知道,你師父有什麼最厲害的法寶。
于 建:我師父有面小幡,一經他念誦咒語,展動起來,立刻便有一層厚的黑霧將法台遮蓋。
章南姑:可知幡在哪裡?
于 建:這幡原本藏在地下石洞師母那裡,因為今晚就要行法,現在已請出來,供在那邊桌上。
    (南姑順著于建手指處一看,果然那旁供桌上面豎著一面白綾子做的不到二尺長的小幡。
    (幡上紅紅綠綠畫著許多符篆。
    (她便往那桌子挨近,一個冷不防搶上去,將幡拿在手裡,便撕扯起來。
    (于、楊二道童見狀,嚇得面無人色,上來就搶。
    (偏偏那幡竟非常結實,怎麼撕扯也難損壞,三人在地下扭作一團。
    (虎兒同仇敵愾,見姊姊和兩個道童在地上打滾,拼命去撕那幡,便也上來相助。
    (于建、楊成志二道童和章氏姊弟正撕扯作一團,扭結不開。
    (忽然一陣陰風過處,耳旁一聲大喝道)
朱 洪:膽大業障!難道還想逃麼?
    (四人抬頭,見是妖道領了那八個童男女進來,俱都大吃一驚。
    (朱洪見四人在地上扭結打滾,還疑為章氏姊弟又想逃走,被于建、楊成志兩道童攔阻爭
    (打起來。
    (及至一聲斷喝過處,于建、楊成志二道童放了章氏姊弟站起。
    (才看見女孩兩手抱緊他心愛的法寶,幡的一頭正夾在女孩胯下。
    (朱洪上前將幡奪過,擎在手中。
    (正值時辰快到,知道這幡多年祭煉,決非一兩個孩童所能撕扯,並未在意。)
朱 洪:(對二道童罵道)笨蛋!連兩個小鬼都管不住!你們看守石洞,不准外出。
    
    
8**時間:接上 地點:洞外 
    (朱洪擒了南姑,將虎兒用法術鎖禁在石柱上,引了那八個童男女出洞往台前走去。
    (八人俱被邪術迷了本性,如醉如癡地隨在朱洪身後。
    (到了法台,朱洪將九個童男女捆綁在台前柏木樁上。
    (上臺先焚了鎮壇符篆,將適才小幡展動,念誦咒語。
    (朱洪見念咒後毫無動靜。
    (這才覺出他最心愛的黑神幡已失了效用,不由又驚又怒。
    (連忙仔細查看,才看出幡頭上沾了兩三點淡紅顏色。)
朱 洪:糟了!
妖 婦:怎麼了?
朱 洪:方才這女孩撕這幡時,曾將幡夾在胯下,定是被那女子天癸所汙。
妖 婦:那怎麼辦?
朱 洪:現在幡已毀損,無法升起濃霧,如有正教人士經過,遠遠一見就知。
妖 婦:那就改天吧!
朱 洪:今天正日正時,怎能改天?時辰已到,如果不立即動手煉祭,就要前功盡棄。
妖 婦:你不是不知道,這大法煉起來要好幾個時辰,失了掩護危險非常。
朱 洪:那有什麼辦法?妳護法時就小心些吧!
妖 婦:既然如此,你就把太乙五煙羅交給我,否則憑我的這點本領,保不了險。
朱 洪:(冷笑)你怕我不知道?你跟我這多年,就想打這太乙五煙羅的主意!不要做夢!
    (妖婦賭氣,轉頭自去。)
    
    
9**時間:稍前白天 地點:雲空 
    (紫玲盤坐雲端,四週彌塵幡的精光簇擁,向前飛去。
    (紫玲神色憂慮,心事重重。
    (因司徒平事,總覺多年苦修同自己一向心願,不甘就此捨棄。
    (只好冒險神遊東海,去見母親真靈。)
    
    
10**時間:稍後 地點:洞府 
    (寶相夫人的真靈業已煉得形神堅定,見女兒到來,又驚又喜。)
寶 相:來意已知,你等只是名義夫婦,且將歸入峨嵋門下,同道多助,我兒勿憂。
秦紫玲:女兒怕受情孽干擾,有誤仙業。
寶 相:如果前緣註定,又怎生脫逃得了?
秦紫玲:修為在己,女兒自信無礙,所慮的是寒萼妹子,她一點機心都沒有。
寶 相:不必過慮,她大不了再轉塵劫,倒也無須固執。
秦紫玲:再轉塵劫,恐怕天仙無望。
寶 相:能為地仙,何嘗不是正果?天仙必須去盡三尸,並非人人皆能,我兒退一步著想便是。
    (紫玲見有母親作主,憂慮略解,便道)
秦紫玲:母親保重,兒洞中尚有客人,先回去了。
    (紫玲知不能久待,叩別回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