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元月15夜 地點:玉清觀 
    (朱文被曉月禪師的十二都天神煞所傷,雖然服了元元大師的九轉奪命神丹,依舊昏迷不
    (醒。
    (最關心的是金蟬,陪在朱文臥榻前眼淚汪汪,巴望二老和苦行頭陀快些回來施治。
    (待慈雲寺諸邪平伏,二老、苦行頭陀同眾劍仙一齊回轉。
    (朱梅從身旁取出幾塊丹藥,分一半給追雲叟,請他去醫治頑石大師,自己便向朱文走來
    (。
    (金蟬姊弟一見朱梅,急忙上前招呼。)
齊靈雲:師叔來得正好。
朱 梅:(交一粒丹藥給靈雲)快取一碗清水,將這丹藥化開。
    (然後用剪刀將朱文衣袖剪破,只見她左臂紫黑,腫有二寸許高下。
    (當中有一個米粒大的傷口,已經潰爛,在流黃水。)
朱 梅:好險!如非她根行深厚,又服過元元大師的神丹,此命休矣!
    (又取了一粒丹藥,塞在朱文的傷口上,對靈雲道,)
朱 梅:用調好的丹藥將她左臂連胸敷遍。
    (問靈雲道)那十二都天神煞,好不歹毒。此次雖然得保性命,恐怕好了,左臂也不能使
    用,並且于修道練劍上大有妨礙。
    (金蟬聽了,怕朱文要成殘廢,緊張異常。)
朱 梅:令我好奇的是,連我同諸位根行深厚的道友,都只看見一片陰雲綠火同一些火龍。何以金
    蟬能看得那樣清楚,會把朱文從九死一生之下搶了回來?
齊靈雲:在九華山時,芝仙曾經舐過蟬弟雙目,自後就能透視重霧。
    (朱梅一聽,哈哈大笑道)
朱 梅:這般說來,朱文有救了。不但朱文,連頑石大師也有了救。
    (金蟬聽朱文有了救星,憂喜交加,心頭不住怦怦跳動。
    (金蟬不敢輕易動問,只睜著一雙秀目,眼巴巴望著朱梅。
    (一班小弟兄見到金蟬那副呆樣,當著師父前輩,要笑又不敢笑。
    (頑石大師雖然救轉,但左臂業已斬斷,骨骼連皮只有兩三分,周身黑紫,傷處痛如刀割
    (。
    (白谷逸聽朱梅一提,說道)
白谷逸:若有桂花山福仙潭裏的千年何首烏同烏風草就好了。
朱 梅:你們記得福仙潭那個大老妖紅花婆的幾個臭條件嗎?
    (眾仙知道的並不多,無不搖頭,朱梅便說。)
朱 梅:紅花姥姥修真於桂花山福仙潭,(所言化為影像)原是個洞天福地,盛產仙草靈藥,但卻
    霸著不放。長眉真人見她不肯公之於世,有失濟人利物之旨,曾經親身到桂花山尋她理論
    。紅花姥姥事先得訊,便在山前山後設下奇門陣法,但俱被長眉真人一一破去。最後同長
    眉真人鬥劍,也都失敗。
    
    
2**時間:白日(數百年前) 地點:桂花山 
    (紅花姥姥頹廢地坐在地上,長眉真人站在她面前說)
長 眉:怎麼樣?我如要破你法術,只是舉手之勞。
紅花姥:那你為何不破?
長 眉:當年你為情失意,憤而發下誓言,把持住了仙潭。
紅花姥:潭裏的幾個妖物,噴出許多妖雲毒霧,將潭口封鎖,與我無關。
長 眉:你利用妖物,自作自受,現今要破,也應由你自行撤去。
紅花姥:天生異寶靈物,原留待夙根深厚的有緣人來享用。如果任人予取予攜,早晚就要絕種。
長 眉:說得不錯,何謂有緣人呢?
紅花姥:只要來人心誠意正,是一對三世童身,生具夙根的童男女,經我同意之後,就進得去。
長 眉:(點頭)合情合理。
紅花姥:不過烏風草生長在霧眼之中,隨霧隱現,更有神鱷、毒石護持。來人如果不是生就一雙慧
    眼,能看徹九幽,且劍術通元,我也是愛莫能助。
長 眉:(笑道)所言屬實,二百年後,我教下自有人步行上山,前來尋你。你不要同他們為難就
    是了。
    
    
3**時間:接1 地點:同1
    (朱梅續道,)
白谷逸:你說得不錯,後來紅花姥姥得了一部道書,只苦於昔日誓言,不能早日飛升。
朱 梅:金蟬能透視重霧,且與朱文俱是三世童身,正好又是二百年後。
白谷逸:(喜道)既如此,事不宜遲,由我將頑石大師帶往衡山調養,等候金蟬將靈藥取回,再行
    敷用。
朱 梅:長眉真人說過,要步行上山以表誠意。金蟬到底年幼,就由靈雲護送他同朱文前往雲南桂
    花山,去見紅花姥姥,求取靈藥便了。
    
    
4**時間:清晨 地點:同上 
    (眾人議定之後,天已微明,便為風火道人吳元智舉行火葬。
    (靈雲姊弟因朱文身受重傷,又不便御劍飛行,只得雇用車轎前去。
    (玉清大師取來應用行李川資。
    (靈雲改作男子裝扮。
    (朱文坐進轎中,金蟬隨後相陪,三人別了眾人上路。)
    
    
5**時間:少後 地點:野外 
    (靈雲等三人行至野外。)
齊金蟬:這樣走法,每天不過百十里路。若是御劍飛行,早就到了。
齊靈雲:你忘了?師祖說過,要步行上山。
齊金蟬:你看文姐這樣痛苦,不如改乘川馬快些。
齊靈雲:文妹仗著靈丹護體,這樣還好,騎馬更受不了。
    
    
6**時間:四五日後 地點:小村莊
    (眾人到了山腳一個小村,前途峰巒重重,萬山綿亙。)
轎 夫:前面已是莽蒼山,無路可通了。
齊靈雲:來時已經說明,只要送到地頭,我們會多給銀錢。
轎 夫:大小姐行行好,山中慣出豺虎鬼怪,縱然多給銀錢,也買不回命來。
齊金蟬:朱師叔說過,到了莽蒼山,便要步行。
轎 夫:我們只能送到這裡了。
    (靈雲知道他們說的是實話,只得取下包裹,打發他們回去。
    (先在山腳下一個小村中歇了歇腳,商量上路。)
    
    
7**時間:之後 地點:村中
    (金蟬偶見一人坐著滑竿走過,突然異想天開。
    (他向靈雲要了一把散碎銀子,走去與那人略事商量,將那副滑竿買下。
    (他兩手舉著滑竿,拿到朱文面前。
    (村中居民看著這三個青年男女,一個個長得和仙人一般,來到這荒山腳下,已是奇怪。
    (又見金蟬小小年紀,把那一副滑竿如同撚燈草一般,毫不在意地舉在手中,更是驚異。
    (有那多事的人,便問他三人的來蹤去跡。)
村 民:客官從哪裡來?要去哪裡?
齊金蟬:住在城裏,要往這山中去打獵。
    (那地方民情敦厚,又見他們三人各佩長劍,倒也不疑什麼。)
村 民:山中豺虎妖怪甚多,你們年紀輕輕的人不要造次。
    (靈雲看見來人越聚越多,恐朱文不耐煩瑣。
    (又見金蟬買了那一副滑竿來,便問)
齊靈雲:蟬弟,買來這個有何用處?
齊金蟬:你不要管,先帶著它上了山再說,我自有用它之處。
    (靈雲還待要問,金蟬一面催著上路,一面手舉那副滑竿,獨個兒邁步自跑上山去。
    (靈雲當著許多人,無法多說,只得將朱文半扶半抱地帶進山去。)
    
    
8**時間:之後 地點:山中 
    (靈雲攙扶著朱文,在山內走了二里多地,回看後面無人,叫聲)
齊靈雲:蟬弟!
    (金蟬業已趕了回來,放下手中的滑竿)
齊金蟬:我適才跑到高處一望,山路倒還平坦。用這副滑竿,我和姊姊一人抬一頭,將朱姊姊抬到
    桂花山。
    (朱文一路上已覺著靈雲姊弟受累不淺,如今又要屈她姊弟作挑夫抬她上路,不好意思。
    ()
朱 文:這樣不好,我還能走。
齊靈雲:(笑道)文妹,莫辜負你那小兄弟的好意吧。我正為路遠日長發悶,這樣倒好玩些。
    (靈雲不由分說,硬將朱文安放在網兜之中,招呼一聲,與金蟬二人抬了便走。
    (朱文早已支持不住,被靈雲在網兜中用力一放,休想再撐起身來。
    (朱文便也不再客氣,安安穩穩躺在網中,仰望著頭上青天,一任靈雲姊弟往前抬走。
    (靈雲怕她冒風,又給她蓋了一床被,只露頭在外。)
    
    
9**時間:之後 地點:山中
    (二人施展好多年不用的輕身本領,走到日落,差不多走了五六百里。
    (朱文見她姊弟抬了一天,好生過意不去。)
朱 文:走了五六百里了,找一個地方,大家安歇一宵,明早再走吧。
齊金蟬:乘著月色,晚上又涼,正好趕路。
朱 文:(嗔道)你不累,我累,充什麼英雄?
    (靈雲姊弟拗她不過,見四外俱是森林,瞑嵐四合,黛色參天,便打算在樹林中露宿一宵
    (。
    (朱文下來舒展筋骨,由靈雲攙扶著走進林去。
    (金蟬找了些枯枝來,生了一堆營火。)
    
    
10**時間:夜晚 地點:林中
    (靈雲尋了一株大可數抱的古樹下面,將網兜中被褥取來鋪好。
    (靈雲取乾糧與朱文食用。)
齊靈雲:(對金蟬說)拿水具去取一些山水來。
    (金蟬走後,朱文便對靈雲道)
朱 文:姊姊如此恩待,叫妹子怎生補報呢?
    (靈雲聞言,只把一雙秀目含笑望著朱文,也不答話。)
齊靈雲:(停了一會才道)做姊姊的,是應該疼妹妹的呀。
    (朱文見靈雲一往情深的神氣,不知想到一些什麼,忽然頰上湧起兩朵紅雲,低頭不語。
    (這時已是金烏西匿,明月東升,樹影被月光照在地下,時散時聚。
    (靈雲對著當前情景,看見朱文弱質娉婷,眉峰時時顰蹙,知她痛楚。
    (又憐又愛,便湊近前去,將她攬在懷中,溫言撫慰。
    (朱文身上忽寒忽熱,酸痛不止,在這春風和暖的月明之夜,自然地真情流露。
    (便把身子緊貼靈雲懷中,宛如依人小鳥,益發動人愛憐。
    (忽然一陣微風吹過,林鳥驚飛。
    (靈雲抬頭往四外一看,滿天清光,樹影在地。
    (有一群不知名的鳥兒,在月光底下閃著如銀的翅膀,一收一合地往東北方飛去。
    (靈雲見別無動靜,用手摸了摸朱文額角,覺得炙手火熱,怕她著風,隨手把包裹拉過。
    (正要再取一件夾被給她連頭蒙上,恰好金蟬取水回來。
    (靈雲先遞給朱文喝了,自己也喝了兩口,覺著山泉甜美。
    (忽覺眼前漆黑,伸手不辨五指,便知事有差池。
    (靈雲一手將朱文抱定,忙喊金蟬道)
齊靈雲:怎麼一會工夫,什麼都看不見了?
齊金蟬:是啊!我的眼力好得很,怎麼也只看出你們兩個人?莫不是異派中人的妖法暗算吧?
齊靈雲:這事不妙,黑暗中又放不得飛劍。你既看得見我們,索性過來連成一氣,先用神鮫網護著
    身體再說吧。
    (金蟬聞言,連忙挨將過來,打算與她二人擠在一起。)
朱 文:(忙道)姊姊休得驚慌,我身旁現有師父贈我的寶鏡。我手腳無力,姊姊替我取出來,破
    這妖法吧。
    (靈雲把烏雲神鮫網取出,放起護著三人身體,這才伸手到朱文懷中去取寶鏡。
    (金蟬剛要挨近她二人坐下,忽然一個立腳不住,滾到她二人身上。)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