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黃昏(秋末冬初) 地點:棲雲洞口〔第三回〕
    (周淳同李寧走出洞外,後面跟著英瓊和燕兒〔背著包袱〕,一會,周淳停步,向李寧、
    (英瓊抱拳,燕兒走到周淳身邊,向李寧和英瓊抱拳。)
旁 白:(旁白者)第一集說到周淳原和李寧隱居在棲雲洞,不料毛太前來尋仇,要他前往成都決
    鬥,周淳和趙燕兒便辭別李寧父女。
    (周淳和燕兒往小徑奔來。)
旁 白:(旁白者)兩人先要到燕兒家向趙母辭行,再同往黃山尋求餐霞大師相助。
    
    
2**時間:晚上 地點:峨嵋山
    (峨嵋山全景〔夜間山中動物叫聲〕。)
    
    
3**時間:黎明 地點:楠枰
    (周淳與趙燕兒疾步走過楠枰,從左出鏡。)
    
    
4**時間:稍後 地點:伏虎寺
    (周淳與趙燕兒從右入鏡,匆匆走過伏虎寺,從左出鏡。)
    
    
5**時間:稍後 地點:山腳小路
    (周淳與趙燕兒從右入鏡,疾步走在小路上,一會,一聲鶴唳響徹雲霄。)
趙燕兒:(望天空尋覓白鶴)老師你看,那白鶴又來了。
周 淳:(也抬頭望了望天)哪隻白鶴,你幾時見著了?
趙燕兒:(邊說邊轉頭往後上方尋找)前天我上山尋您時,就見過牠。(望著周淳)後來又看到一
    個道人躺在地上,這麼冷的天,身上只穿著一件破爛的單衣,(笑)旁邊倒放著一個紅色
    大葫蘆,看來是裝酒用的。我看他可憐,還給了他幾文錢。
周 淳:真是小孩子家,我問你白鶴,你卻說起道人來了!
趙燕兒:我還沒說完呢!那隻鶴倒像是那個道人養的,只要見到白鶴,(張望)道人一定就在附近
    。
    (兩人邊說邊往前走,燕兒不斷的東張西望,一會兒,燕兒興奮地對周淳指指老樹,醉道
    (人正側躺在樹下酣睡。
    (周淳心中一動,忙走到道人身邊蹲下,輕輕喚兩聲,)
周 淳:道爺,您醒醒!
    (醉道人動也不動,一會,周淳輕輕推他兩下,醉道人翻身正躺,益發鼾聲如雷。
    (周淳仔細打量醉道人,只見他面目骯髒,指甲縫中堆滿塵垢,一雙手臂卻瑩白如玉。
    (周淳抬頭看看天色,想了想,從包袱內拿出〔半新的〕一襲湖縐棉袍,輕輕蓋在道人身
    (上。
    (周淳又輕推了醉道人兩下,他仍是不醒,周淳輕輕起身。)
    
    
6**時間:稍後 地點:小徑
    (周淳師徒施展陸地飛行功,從小徑往烏鴉嘴走去。)
    
    
7**時間:黃昏 地點:市街
    (周淳和趙燕兒走在市街上,周淳邊走邊對燕兒說,)
周 淳:天色不早了,乾脆我們到(指指知味樓)那新開的知味樓吃完了飯再走吧!
    (燕兒面有難色,囁嚅地說,)
燕 兒:老師﹍
周 淳:我知道,這兒離你家不過幾里,咱們趕緊吃了好上路(兩人加快腳步,往知味樓走去)。
    
    
8**時間:接上 地點:知味樓〔第四回〕
    (酒保從左入鏡,後面跟著周淳師徒,三人走進知味樓,逕往〔座上食客甚多,〕雅座走
    (去。
    (兩人走進雅座坐下,酒保邊抹著桌子邊殷勤地問,)
酒 保:兩位客倌,吃點什麼?(燕兒好奇地望著門外。)
周 淳:我們趕路,吃得飽的就行!
酒 保:(打躬)行!行!我立刻就給您張羅去!(疾步走向廚房。)
    (周淳低頭沈思﹔燕兒卻突然站起來,吃驚地,)
趙燕兒:老師,(指著〔外間牆上的〕紅葫蘆)你看!
    (周淳一看,面露驚疑,他走到門口,看看紅葫蘆,又環顧外間的食客,接著回身坐下。
    (周淳越想越覺稀奇,對著門口大聲喚,)
周 淳:伙計!
    (一會,酒保端著茶盤,急忙走進來,)
酒 保:(打躬)客倌,(把茶盤放在桌上,給周淳和燕兒倒茶)小的特別交待了廚房,飯菜立刻
    就給您送上。
周 淳:我是想問你,你們(指紅葫蘆)櫃上那個紅葫蘆,用來裝酒甚是合用,你們是哪裡買的?
酒 保:這個葫蘆不是我們店裡的,(拿起茶盤,作手勢請周淳喝茶)幾天前來了位窮道爺,穿得
    十分襤褸,身上就揹著這個葫蘆。(周淳和趙燕兒互望了一眼,)他酒量很大,每天到我
    們店裡,一喝起碼十斤,不醉不止,一醉就睡,睡醒了又喝,臨走還要帶這一大葫蘆酒去
    ,(笑)起初我們還擔心他是賣打的呢!誰知他並不短少分文,算算每天總可賣他個五六
    十斤頂上的大麴酒呢!
周 淳:(搜尋外間)那位道爺在休息嗎?可否引我們去見他一見?
酒 保:說來也怪,他那葫蘆向來是不離身的。今早他在我們這裡喝完酒,臨走卻說未帶錢來,要
    把這葫蘆作押頭,並且還說不到兩個時辰,就有人來替他還帳。客倌雖喜歡這個葫蘆,本
    店卻不能代賣,也不知道在哪裡買。
周 淳:(立刻)這位道爺共欠你們多少酒錢,回頭一齊算在我們的帳上,如何?
酒 保:(面露疑慮,望葫蘆一眼)這位道爺是我們店裡的老主顧,他也不會欠錢的,客倌不用費
    心吧!
    (燕兒正要說話,周淳向他使個眼色,微笑對酒保說,)
周 淳:你不要多疑,這位道爺原是我們的朋友,給他會酒帳是應該的。這葫蘆仍交你們保存,不
    見他本人,不要給旁人拿去了。耽擱了半天,你快上菜吧!
酒 保:(連連打躬)行!行!這就來。(忙走到門口,又回頭說)那位道爺可真神了,果然有人
    替他會帳呢!
    
    
9**時間:稍後 地點:趙宅前
    (周淳師徒向趙家行來。
    (趙母正在門首張望。
    (燕兒一見母親,便直往她懷中撲去。
    (周淳望著燕兒,暗暗點頭。
    (趙母推開燕兒,對他說,)
趙 母:多大的人了,還這樣!快招呼周先生進去!
    (周淳走進門去,燕兒扶著趙母跟著進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客廳(趙宅)
    (〔他家三間土房,倒也收拾得乾淨。〕
    (周淳環顧客廳,堂前一架織布機,上面繃著織而未成的布,橫頭上擱著一件湖縐棉袍
    (,還有一大包東西,好似包的銀子。
    (周淳微訝地盯著棉袍,趙燕兒一眼看到棉袍,訝異地對周淳說,)
趙燕兒:老師,這不是您送給那窮道爺的棉袍麼?(望著趙母)怎麼會到這裡來了?
趙 母:周先生請坐下,等我慢慢的說。
    (燕兒扶著趙母坐下,周淳這才坐下。)
趙 母:方才來了一位道爺,說是周先生同燕兒在路上有點耽擱,身上帶了許多銀子很覺累贅,托
    他先給帶來。老身知道周先生武藝超群,就是燕兒也頗有一點蠻力,怎會這點東西都嫌累
    贅?便不肯代收。那道爺又用周先生的棉袍作證,這是老身親手所做的,所以認得。儘管
    勉強收下,到底有些懷疑。聽那道爺說,先生一會就來,所以便到門口等著。
    (周淳起身,將銀包打開一看,拿起紙條,看看銀子〔約有三百餘兩,〕,便閱讀紙條,
    (只見紙條上寫著「醉道人贈節婦孝子」。)
趙 母:那道人還叫先生快去成都的一個什麼碧﹍碧筠庵,說有個姓毛的,和燕兒的師父都在那邊
    。又說如果先生要拜師父,要找位姓白的,叩十個頭準成。老身實在沒聽懂,到底是小兒
    拜師?還是先生要拜師?
周 淳:(慨然)自從輕雲得遇仙師,我也起了求仙的念頭。只是自己年歲已大,機緣難再。這位
    道爺既然如此說,顯然自己誠心祈求有了回應。(興奮的)這一來,連燕兒都有了不世良
    緣。
趙 母:(大異)難道說這位道爺竟是個神仙麼?
周 淳:正是,他在我們面前顯示了好些個神跡。這種仙緣實在難得,我想帶燕兒到成都拜師去,
    這包銀子是道爺留給您的,只不知您是否捨得?(將紙條遞給燕兒,燕兒看紙條,面露笑
    (容。)
趙 母:(慨然)寒家雖只燕兒這一點骨血,但是不遇先生,我母子早已凍餓而死。況且他能得仙
    師垂青,一人得道,九祖升天,老身豈有不願之理?
    (燕兒歡喜的望著母親。)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