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龐煖欲乘敗燕之威,「合從」列國,為并力圖秦之計。)
(除齊附秦外,韓、魏、楚、燕,各出銳師,多者四五萬,少亦二三萬,共推春申君黃歇為
上將。)
黃 歇:(集諸將)伐秦之師屢出,皆以函谷關為事,秦人設守甚嚴,未能得志。即我兵亦素知仰攻
之難,咸有畏縮之心。若取道蒲坂,由華州而西,逕襲渭南,因窺潼關,《兵法》所謂『出
其不意』也。
諸 將:然。
(遂分兵五路,俱出蒲關,望驪山一路進發,直攻渭南,不克,圍之。)


2**時間: 地點: 
(秦丞相呂不韋使將軍蒙驁、王翦、桓齮、李信、內史騰,各將兵五萬人,五枝軍兵,分應
五國。)
(不韋自為大將,兼統其軍,離潼關五十里分為五屯,如列星之狀。)
王 翦:(言於不韋曰)以五國悉銳,攻一城而不克,其無能可知矣。三晉近秦,習與秦戰,而楚在
南方,其來獨遠,且自張儀亡後,三十餘年不相攻伐,誠選五營之銳,合以攻楚,楚必不支
,楚之一軍破,餘四軍將望風而潰矣。
(不韋以為然。)
(於是使五屯設壘建幟如常,暗地各抽精兵一萬,約以四鼓齊起,往襲楚寨。)
(時李信以糧草稽遲,欲斬督糧牙將甘回,眾將告求得免,但鞭背百餘。)


3**時間: 地點: 
(甘回挾恨,夜奔楚軍,以王翦之計告之。)
(春申君大驚,欲馳報各營,恐其不及,遂即時傳令,拔寨俱起,夜馳五十餘里,方敢緩緩
而行。)
(比及秦兵到時,楚寨已撤矣。)
王 翦:楚兵先遁,必有洩吾謀者。計雖不成,然兵已至此,不可空回。
(遂往襲趙寨。)
(壁壘堅固,攻不能入。)


4**時間: 地點: 
(龐煖仗劍立於軍門,有敢擅動者即斬。)
(秦兵亂了一夜,至天明,燕、韓、魏俱合兵來救,蒙驁等方纔收兵。)
(龐煖怪楚兵不至,使人探之,知其先撤,嘆曰)
龐 煖:『合從』之事,今後休矣!
(諸將皆請班師,於是韓魏之兵,先回本國。)
(龐煖怒齊獨附秦,挾燕兵伐之,取饒安一城而返。)


5**時間: 地點: 
(春申君奔回郢城,四國各遣人來問曰)
遣 人:楚為從長,奈何不告而先回,敢請其故?
(考烈王責讓黃歇,歇慚懼不容。)
(時有魏人朱英,客於春申君之門,知楚方畏秦,乃說春申君曰)
朱 英:人皆以楚強國,及君而弱,英獨謂不然。先君之時,秦去楚甚遠,西隔巴蜀,南隔兩周,而
韓魏又眈眈乎擬其後,是以三十年無秦患。此非楚之強,其勢然也。今兩周已并於秦,而秦
方修怨於魏,魏旦暮亡,則陳許為通道,恐秦楚之爭,從此方始,君之責讓,正未已也。何
不勸楚王東徙壽春,去秦較遠,絕長淮以自固。可以少安。
(黃歇然其謀,言於考烈王,乃擇日遷都。)
(按楚先都郢,後遷於鄀,復遷於陳,今又遷於壽春,凡四遷矣。)


6**時間: 地點: 
(考烈王在位已久,尚無子息,黃歇遍求婦人宜子者以進,終不孕。)
(有趙人李園,亦在春申君門下,為舍人。)
(有妹李嫣色美,欲進於楚王,恐久後以無子失寵,心下躊躇)
李 園:必須將妹先獻春申君,待其有娠,然後進於楚王,幸而生子,異日得立為楚王,乃吾甥也。
(又想)吾若自獻其妹,不見貴重。還須施一小計,要春申君自來求我。
(於是給五日假歸家,故意過期,直待第十日方至。)
(黃歇怪其來遲。)
李 園:臣有女弟名嫣,頗有姿色,齊王聞之,遣使來求。臣與其使者飲酒數日,是以失期。
黃 歇:(遂問曰)已受其聘否?
李 園:(園對曰)方且議之,聘尚未至也。
黃 歇:能使我一見乎?
李 園:(園曰)臣在君之門下,即吾女弟,誰非君妾婢之流,敢不如命。
(乃盛飾其妹,送至春申君府中。)


7**時間: 地點: 
(黃歇一見大喜,是夜即賜李園白璧二雙,黃金三百鎰,留其妹侍寢。)
(未三月,即便懷孕。)
李 園:(私謂其妹嫣曰)為妾與為夫人孰貴?
李 嫣:(笑曰)妾安得比夫人?
李 園:(又曰)然則為夫人與為王后孰貴?
李 嫣:(又笑曰)王后貴盛!
李 園:汝在春申君府中,不過一寵妾耳!今楚王無子,幸汝有娠,倘進於楚王,他日生子為王,汝
為太后,豈不勝於為妾乎?
(遂教以說詞,使於枕席之間,如此這般)……春申君必然聽從。
(李嫣一一領記。)


8**時間: 地點: 
(夜間侍寢之際,遂進言於黃歇)
李 嫣:楚王之貴幸君,雖兄弟不如也。今君相楚二十餘年,而王未有子,千秋百歲後,將更立兄弟
。兄弟於君無恩,必將各立其所親幸之人,君安得長有寵乎?
(黃歇聞言,沉思未答。)
(嫣又曰)妾所慮不止於此也。君貴,用事久,多失禮於王之兄弟,兄弟誠立,禍且及身,
豈特江東封邑不可保而已哉?
黃 歇:(愕然曰)卿言是也,吾慮不及此!今當奈何?
李 嫣:妾有一計,不惟免禍,而且多福。但妾負愧,難於自吐,又恐君不我聽,是以妾未敢言。
黃 歇:卿為我畫策,何為不聽?
李 嫣:妾今自覺有孕矣,他人莫知也。幸妾侍君未久,誠以君之重,而進妾於楚王,王必幸妾。妾
賴天佑生男,異日必為嫡嗣,則是君之子為王也。楚國盡可得,孰與身臨不測之罪乎?
(黃歇如夢初覺,如醉初醒,喜曰)
黃 歇:『天下有智婦人,勝於男子』。卿之謂矣。


9**時間: 地點: 
(次日,即召李園告之以意,密將李嫣出居別舍。)
黃 歇:(入言於楚王曰)臣所聞李園妹名嫣者有色,相者皆以為宜子,當貴,齊王方遣人求之,王
不可不先也。
(楚王即命內侍宣取李嫣入宮。)
(嫣善媚,楚王大寵愛之。)
(及產期,雙生二男,長曰捍,次曰猶。)
(楚王喜不可言,遂立李嫣為王后,長子捍為太子。)
(李園為國舅,貴幸用事,與春申君相並。)


10**時間: 地點: 
(園為人多詐術,外奉春申君益謹,而中實忌之。)
(乃考烈王二十五年,病久不愈,李園想起其妹懷娠之事,惟春申君知之,他日太子為王,
不便相處,不如殺之,以滅其口。)
(乃使人各處訪求勇力之士,收置門下,厚其衣食,以結其心。)
朱 英:(聞而疑之)李園多蓄死士,必為春申君故也。
(乃入見春申君曰)天下有無妄之福,有無妄之禍,又有無妄之人,君知之乎?
黃 歇:何謂『無妄之福』?
朱 英:君相楚二十餘年矣。名為相國,與楚王無二。今楚王病久不愈,一旦宮車晏駕,少主嗣位,
而君輔之,如伊尹周公,俟王之年長,而反其政;若天與人歸,遂南面即真。此所謂『無妄
之福』也。
黃 歇:何謂『無妄之禍』?
朱 英:李園,王之舅也,而君位在其上,外雖柔順,內實不甘。且同盜相妒,勢所必至也。聞其陰
蓄死士,為日已久,何所用之?楚王一薨,李園必先入據權,而殺君以滅口。此所謂『無妄
之禍』也。
黃 歇:何謂『無妄之人』?
朱 英:李園以妹故,宮中聲息,朝夕相通,而君宅於城外,動輒後時。誠以郎中令相處,某得領袖
諸郎,李園先入,臣為君殺之。此所謂『無妄之人』也。
黃 歇:(掀髯大笑曰)李園弱人耳,又事我素謹,安有此事?足下得無過慮乎?
朱 英:君今日不用吾言,悔之晚矣。
黃 歇:足下且退,容吾察之。如有用足下之處,即來相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