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呂不韋同著王孫異人,辭了秦王,逕至咸陽。)
(先有人報知太子安國君。)
安國君:(謂華陽夫人曰)吾兒至矣!
(夫人並坐中堂以待之。)
不 韋:(謂異人曰)華陽夫人乃楚女,殿下既為之子,須用楚服入見,以表依戀之意。
(異人從之。)


2**時間: 地點: 
(當下改換衣裝,來至東宮,先拜安國君,次拜夫人。)
異 人:(泣涕而言曰)不肖男久隔親顏,不能侍養,望二親恕兒不孝之罪!
(夫人見異人頭頂南冠,足穿豹舄,短袍革帶,駭而問曰)
越夫人:兒在邯鄲,安得效楚人裝束?
異 人:(拜稟曰)不孝男日夜思想慈母,故特製楚服,以表憶念。
越夫人:(大喜曰)妾,楚人也,當自子之!
安國君:吾兒可改名曰子楚。
(異人拜謝。)
安國君:(問子楚)何以得歸?
(子楚將趙王先欲加害,乃賴得呂不韋破家行賄之事,細述一遍。)
安國君:(即召不韋勞之曰)非先生,險失我賢孝之兒矣。今將東宮俸田二百頃,及第宅一所,黃金
五十鎰,權作安歇之資。待父王回國,加官贈秩。
(不韋謝恩而出。)
(子楚就在華陽夫人宮中居住。)


3**時間: 地點: 
(公孫乾直至天明酒醒,左右來報)
左 右:秦王孫一家不知去向!
(使人去問呂不韋,回報)
使 人:不韋亦不在矣。
公孫乾:(大驚曰)不韋言三日內起身,安得夜半即行乎?


4**時間: 地點: 
(隨往南門詰問。)
守 將:不韋家屬出城已久,此乃奉大夫之命也。
公孫乾:可有王孫異人否?
守 將:但見呂氏父子,及僕從數人,並無王孫在內。
公孫乾:(跌足嘆曰)僕從之內,必有王孫,吾乃墮賈人之計矣!
(乃上表趙王,言--臣乾監押不謹,致質子異人逃去,臣罪無所辭!)
(遂伏劍自刎而亡。)
(秦王自王孫逃回秦國,攻趙益急。)


5**時間: 地點: 
(趙君再遣使求魏進兵。)
新垣衍:(客將軍新垣衍獻策曰)秦所以急圍趙者有故。前此與齊湣王爭強為帝,已而復歸帝不稱,
今湣王已死,齊益弱,惟秦獨雄,而未正帝號,其心不慊,今日用兵侵伐不休,其意欲求為
帝耳。誠令趙發使尊秦為帝,秦必喜而罷兵,是以虛名而免實禍也。
(魏王本心憚於救趙,深以其謀為然。)


6**時間: 地點: 
(即遣新垣衍隨使者至邯鄲,以此言奏知趙王。)
(趙王與群臣議其可否。)
(眾議紛紛未決,平原君方寸已亂,亦漫無主裁。)
(時有齊人魯仲連者,年十二歲時,曾屈辯士田巴,時人號為「千里駒」。)
田 巴:此飛兔也,豈止千里駒而已!
(及年長,不屑仕宦,專好遠遊,為人排難解紛。)


7**時間: 地點: 
(魯仲連其時適在趙國圍城之中,聞魏使請尊秦為帝,勃然不悅,乃求見平原君曰)
魯仲連:路人言君將謀帝秦,有之乎?
平原君:勝乃傷弓之鳥,魄已奪矣,何敢言事。此魏王使將軍新垣衍來趙言之耳!
魯仲連:君乃天下賢公子,乃委命於梁客耶?今新垣衍將軍何在?吾當為君責而歸之!
(平原君因言於新垣衍。)
(衍雖素聞魯仲連先生之名,然知其舌辯,恐亂其議,辭不願見。)
(平原君強之,遂邀魯仲連俱至公館,與衍相見。)


8**時間: 地點: 
(衍舉眼觀看仲連,神清骨爽,飄飄乎有神仙之度,不覺肅然起敬,謂曰)
新垣衍:吾觀先生之玉貌,非有求於平原君者也,奈何久居此圍城之中,而不去耶?
魯仲連:連無求於平原君,竊有請於將軍也。
新垣衍:先生何請乎?
魯仲連:請助趙而勿帝秦。
新垣衍:先生何以助趙?
魯仲連:吾將使魏與燕助之,若齊楚固已助之矣。
新垣衍:燕則吾不知,若魏,則吾乃大梁人也,先生又烏能使吾助趙乎?
魯仲連:魏未睹秦稱帝之害也。若睹其害,則助趙必矣!
新垣衍:秦稱帝,其害如何?
魯仲連:秦乃棄禮義而上首功之國也。恃強挾詐,屠戮生靈,彼並為諸侯,而猶若此,倘肆然稱帝,
益濟其虐。連寧蹈東海而死,不忍為之民也!而魏乃甘為之下乎?
新垣衍:魏豈甘為之下哉?譬如僕者,十人而從一人,寧智力不若主人哉?誠畏之耳!
魯仲連:魏自視若僕耶?吾將使秦王烹醢魏王矣!
新垣衍:(咈然曰)先生又惡能使秦王烹醢魏王乎?
魯仲連:昔者九侯、鄂侯、文王,紂之三公也。九侯有女而美,獻之於紂。女不好淫,觸怒紂,紂殺
女而醢九侯。鄂侯諫之,并烹鄂侯。文王聞之竊嘆,紂復拘之於羑里,幾不免於死。豈三公
之智力不如紂耶?天子之行於諸侯,固如是也。秦肆然稱帝,必責魏入朝。一旦行九侯鄂侯
之誅,誰能禁之?
(新垣衍沉思未答,仲連又曰。)
不特如此。秦肆然稱帝,又必將變易諸侯之大臣,奪其所憎,而樹其所愛。又將使其子女讒
妾為諸侯之室,魏王安能晏然而已乎?即將軍又何以保其爵祿乎?
(新垣衍乃蹶然而起,再拜謝曰)
新垣衍:先生真天下士也!衍請出復吾君,不敢再言帝秦矣。


9**時間: 地點: 
(秦王聞魏使者來議帝秦事,甚喜,緩其攻以待之。)
(及聞帝議不成,魏使已去,嘆曰)
秦 王:此圍城中有人,不可輕視!
(乃退屯於汾水,戒王齕用心準備。)


10**時間: 地點: 
(新垣衍去後,平原君又使人至鄴下求救於晉鄙,鄙以王命為辭。)
平原君:(乃為書讓信陵君無忌曰)勝所以自附為婚姻者,以公子高義,能急人之困耳!今邯鄲旦暮
降秦,而魏救不前,豈勝平生所以相託之意乎?令姊憂城破,日夜悲泣。公子縱不念勝,獨
不念姊耶?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