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孟嘗君自秦逃歸,道經於趙,平原君趙勝,出迎於三十里外,極其恭敬。)
(趙人素聞人傳說孟嘗之名,未見其貌,至是,爭出觀之。)
(孟嘗君身材短小,不踰中人。)
觀 者:(笑曰)始吾慕孟嘗君,以為天人,必魁然有異。今觀之,但渺小丈夫耳!
(和而笑者復數人。)
(是夜,凡笑孟嘗君者皆失頭。)
(平原君心知孟嘗門客所為,不敢問也。)


2**時間: 地點: 
(齊湣王既遣孟嘗君往秦,如失左右手,恐其遂為秦用,深以為憂。)
(乃聞其逃歸,大喜,仍用為相國,賓客歸者益眾。)
(乃置為客舍三等:上等曰「代舍」,中等曰「幸舍」,下等曰「傳舍」。)
(代舍者,言其人可以自代也;上客居之,食肉乘輿。)
(幸舍者,言其人可任用也;中客居之,但食肉不乘輿。)
(傳舍者,脫粟之飯,免其飢餒;出入聽其自便,下客居之。)
(前番雞鳴狗盜及偽券有功之人,皆列於代舍。)
(所收薛邑俸人,不足以給賓客,乃出錢行債於薛,歲收利息,以助日用。)


3**時間: 地點: 
(一日,有一漢子,狀貌修偉,衣敝褐,躡草屨,自言姓馮,名驩,齊人,求見孟嘗君。)
孟嘗君:(揖之與坐)先生下辱,有以教文乎?
馮 驩:無也。竊聞君好士,不擇貴賤,故不揣以貧身自歸耳。
(孟嘗君命置傳舍。)


4**時間: 地點: 
(十餘日,孟嘗君問於傳舍長曰)
孟嘗君:新來客何所事?
舍 長:馮先生貧甚,身無別物,止存一劍;又無劍囊,以蒯緱繫之於腰間,食畢,輙彈其劍而歌曰
:『長鋏歸來兮,食無魚!』
孟嘗君:是嫌吾食儉也。


5**時間: 地點: 
(乃遷之於幸舍,食魚肉。)
代舍長:(仍使幸舍長候其舉動)五日後,來告我。


6**時間: 地點: 
(居五日,幸舍長報曰)
代舍長:馮先生彈劍而歌如故,但其辭不同矣。曰:『長鋏歸來兮,出無車!』
孟嘗君:(驚曰)彼欲為我上客乎?其人必有異也。
(又遷之代舍。)
(復使代舍長伺其歌否。)


7**時間: 地點: 
(驩乘車日出夜歸,又歌曰)
馮 驩:長鋏歸來兮,無以為家!
(代舍長詣孟嘗君言之。)
孟嘗君:(蹙額曰)客何無饜之甚乎?
(更使伺之,驩不復歌矣。)


8**時間: 地點: 
(居一年有餘,主家者來告孟嘗君)
主 事:錢穀只勾一月之需。
(孟嘗君查貸券,民間所負甚多,乃問左右曰)
孟嘗君:客中誰能為我收債於薛者?
代舍長:(進曰)馮先生不聞他長,然其人似忠實可任。向者自請為上客,君其試之。
(孟嘗君請馮驩與言收債之事。)


9**時間: 地點: 
(馮驩一諾無辭,遂乘車至薛,坐於公府。)
(薛民萬戶,多有貸者,聞薛公使上客來徵息,時輸納甚眾,計之得息錢十萬。)
(馮驩將錢多市牛酒,預出示)
馮 驩:凡負孟嘗君息錢者,勿論能償不能償,來日悉會府中驗券。
(百姓聞有牛酒之犒,皆如期而來。)
(馮驩一一勞以酒食,勸使酣飽。)
(因而旁觀,審其中貧富之狀,盡得其實。)
(食畢,乃出券與合之,度其力饒,雖一時不能,後可相償者,與為要約,載於券上;其貧
不能償者,皆羅拜哀乞寬期。)
(馮驩命左右取火,將貧券一笥,悉投火中燒之,謂眾人曰)
馮 驩:孟嘗君所以貸錢於民者,恐爾民無錢以為生計,非為利也。然君之食客數千,俸食不足,故
不得已而徵息以奉賓客。今有力者更為期約,無力者焚券蠲免。君之施德於爾薛人,可謂厚
矣。
百 姓:(百姓皆叩頭歡呼曰)孟嘗君真吾父母也!


10**時間: 地點: 
(早有人將焚券事報知孟嘗君。)
(孟嘗君大怒,使人催召驩,驩空手來見,孟嘗君假意問曰)
孟嘗君:客勞苦,收債畢乎?
馮 驩:不但為君收債,且為君收德!
(孟嘗君色變,讓之曰)
孟嘗君:文食客三千人,俸食不足,故貸錢於薛,冀收餘息,以助公費。聞客得息錢,多具牛酒,與
眾樂飲,復焚券之半,猶曰『收德』,不知所收何德也?
馮 驩:(對曰)君請息怒,容備陳之。負債者多,不具牛酒為歡,眾疑,不肯齊赴,無以驗其力之
饒乏。力饒者與為期約。其乏者雖嚴責之,亦不能償;久而息多,則逃亡耳。區區之薛,君
之世封,其民乃君所與共安危者也。今焚無用之券,以明君之輕財而愛民。仁義之名,流於
無窮,此臣所謂為君收德者矣。
(孟嘗君迫於客費,心中殊不以為然,然已焚券,無可奈何,勉為放顏,揖而謝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