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清) 地點:張府庭院
    (晴天下,張德、素娥坐在庭院,開心地看著張一飛跑來跑去。
    (小狗被張一飛驚醒,坐在地方。
    (張一飛累了坐下來,素娥拿出布巾,替張一飛抹汗。
    (張德摸了摸茶壺,提起茶壺倒茶杯進杯內,然後拿起茶杯,捧給張一飛。
    (張一飛接下茶杯。)
張 德:一郎,慢慢喝。
    (張一飛喝著,小狗起身,不斷吠。
    (張德看了看小狗。
    (張一飛咳了一聲,吐出水。
    (素娥輕輕拍一拍張一飛背後。
    (張德四周探望,見一隻貓在牆壁行走。
    (小狗對著貓吠。
    (貓的毛髮即豎起。
    (張德站起來,貓急忙離去,小狗還是吠。
    (張德看了看小狗,把右手伸出去,拍一拍。
    (小狗停止吠,坐下來,靜不作聲。
    (張德、素娥、張一飛進去張德房。)
    
    
2**時間:白日 地點:布莊
    (工人甲、工人乙正招呼買布的顧客,見「去才入門」字帖。
    (路人甲來到布莊門口,見「錦繡布莊」牌匾。)
路人甲:(匆忙走過來,呼喊)義和團!義和團巡視市集!
    (買布的顧客紛紛離開。
    (街上的人紛紛離開,街上一片寂靜。
    (工人甲、工人乙提著板門關門。
    (李誠走出來。)
李 誠:發生啥事?
工人甲:義和團的人巡視市集!
    (李誠幫忙工人甲提板門,關好門。
    (李誠從門縫看見二個洋人經過,然後四個白衣人經過。)
    
    
3**時間:白日 地點:市集
    (市集熱鬧非常,人來人往。
    (如意與見喜兩人正前往市集。)
見 喜:聽聞大梁來了一些白衣人。
如 意:白衣人?你道義和團?
見 喜:我也不清楚。
如 意:莫直呼白衣人,尊稱義和團,(低聲說)不然會惹來殺身之禍。(見喜連忙點頭)聽聞他
    們是專對抗洋鬼子的火槍的義團,甚得皇上器重。
見 喜:血肉之軀何以對抗火槍?
如 意:義和團有神功護體!
見 喜:(質疑)真有此事?
如 意:(搖頭)這倒未曾見過,只知他們恃寵而驕,大小官員也得讓他們三分。
    (如意與見喜走到蔬果檔,低頭拿起蔬菜。
    (如意與見喜聽到一些嘈雜聲,便放下蔬菜,抬起頭向前探望。
    (三隻雞急忙飛過來,走在一邊。
    (如意與見喜見「義和團」的旗竿。)
如 意:是義和團!
路人甲:(匆忙走過來,呼喊)義和團巡視市集!
    (阿嬸聽見,立刻提起蔬果擔架。
    (如意拉著見喜,站在一旁。
    (有七個人前往市集,一個領頭手拿寫著「義和團」的旗竿,二個洋人尾隨,四個白衣人
    (跟上。
    (眾人見到旗竿,心慌意亂,四處逃離市集。
    (七個人走過,如意與見喜低下頭。
    (如意與見喜見偷看七個人離開,鬆了一口氣。)
如 意:義和團到市集幹麼?為何有兩個洋人尾隨?
見 喜:(不滿)似有皇功護體,作威作福吧!
如 意:罷了!咱倆管不了,還是盡早離開此地吧!(見喜點頭,如意見菜籃空空)咱倆快分頭買
    菜,不然又要挨罵了。
    
    
4**時間:下午 地點:張府大廳
    (如意與見喜低頭、急速走進大廳。
    (張翠雲坐在廳中,見如意與見喜進來,便特意咳了一聲。
    (如意與見喜抬起頭,來到張翠雲面前。)
張翠雲:(面帶怒色)你們當張府是何地方?容丫環自出自進?現時是何時辰,你們竟如此無分寸
    ?
如 意:奴婢不敢。只因義和團的人路經市集,(張翠雲看了看見喜)才耽誤時辰。
見 喜:如意所說句句屬實。真的嚇得雞飛狗跳!咱倆才耽誤準備晚膳的菜餚。
    (張翠雲見李誠步入大廳。)
張翠雲:你們還不快進去準備,姑爺回來了,是時候用膳。
    (如意與見喜離去。
    (李誠來到張翠雲旁坐下。)
李 誠:小錯難免,翠雲何須為了區區小事,而動肝火?
張翠雲:此非小事!夫君在外辛勞,豈可耽誤用膳時辰?
李 誠:俗語說和氣生財,翠雲用心良苦,為夫豈會不知?
    (張德與素娥從內堂步入大廳。
    (張翠雲與李誠即走前迎接。)
張翠雲:(表情關心)老爹,今見身體如何?
李 誠:(對張德)岳父要好好調養身體。
素 娥:(對張翠雲)我會小心看顧老爺。
張翠雲:(對素娥)有勞二娘。
李 誠:我已向寶福堂訂購了千年人蔘,後天送到。
張翠雲:夫君曾學過醫術,有夫君選取人蔘,此蔘定是上品。
李 誠:(對張翠雲)翠雲誇獎,為夫只是略懂醫理,(對素娥)不過根據本草記載,人蔘確是補
    身強體的良藥,(對張德)況且岳父心臟不好,清燉人蔘可助老爹調養好身子。
張 德:(微笑)我得佳婿孝女,不服人蔘,也會老當益壯。
張翠雲:(對素娥)是了,怎生不見一飛小弟?
素 娥:在房裡歇息。
    (張一飛從前門跑進來。)
素 娥:飛兒!小心!
    (張一飛來到張德面前。)
張一飛:(拉著張德衣袖)爹!抱抱!
張翠雲:一飛又鬧彆扭!
張 德:(開心的笑)一郎乖,爹抱!(張德抱起張一飛)一郎有不適嗎?
    (張一飛搖頭。
    (素娥拿出布巾,為張一飛抹去頭上的汗水。
    (如意與見喜捧著菜餚出來。
    (張翠雲、李誠、張德、素娥、張一飛在大廳中用膳,有說有笑,氣氛和諧。)
    
    
5**時間:晚上 地點:李誠房
    (李誠於桌上書寫賬簿,然後關上賬簿,見「錦繡布莊賬簿」字眼。
    (張翠雲入房,把房門關上,來到李誠旁坐下。)
張翠雲:今日布莊生意何如?
李 誠:(李誠放下筆)有義和團巡視,生意當然不好,(笑笑)不過翠雲請放心,咱倆還有進帳
    。
張翠雲:(憂心)別太過份,始終是我爹。
李 誠:(生氣)咱是髻髮夫妻、同枕多年,翠雲豈會不信為夫?
張翠雲:夫君,翠雲並無此意。
李 誠:俗語有云,爹親、娘親不及銀兩親。
張翠雲:話雖如此,但也不應過份。
李 誠:翠雲細想,我入贅張家,已是張家一份子。可惜咱五年來一無所出,而二娘卻有張一飛一
    子。(張翠雲難過)銀兩便是咱的護身符,有如親子。
張翠雲:(點頭)夫君言之有理,一卻依從夫君之意。(挨著李誠的手臂)所謂出嫁從夫,翠雲既
    為人婦,並無他求,只望夫君真心待翠雲,於願足矣。
李 誠:我做一切,都是為咱的將來。我可當天立誓。(張翠雲阻止)翠雲請放心,我必好好奉養
    岳父至老。
    (李誠、張翠雲聽到狗吠聲。)
張翠雲:(驚)不知是否有賊入屋?
李 誠:我去看看。
    (狗吠聲停下。
    (李誠走去打開窗口,向外四處張望。)
張翠雲:(緊張)有什麼嗎?
李 誠:(搖頭)沒什麼異樣。
張翠雲:(笑笑)看來是咱家的小黃狗思春。
李 誠:果真如此?(曖昧的笑笑)打擾了咱倆。翠雲,咱早點睡吧。
    (李誠走過去陪張翠雲到牀上。
    (李誠走去吹熄桌上的蠟燭。)
    
    
6**時間:早上 地點:張府庭院
    (張一飛在泥地上用樹枝玩弄在地上爬行的螞蟻。
    (素娥坐在石凳上做錦繡,突然聽到咳嗽聲,素娥向門口一望,見到張德。
    (素娥起身,走到門口,然後扶著張德坐在石凳上。
    (素娥坐在另一張石凳上。)
素 娥:老爺身體不適,何不多加休息、調養身子?
張 德:(嘆氣)我垂垂老矣,時日無多,剩下的﹍﹍(長嘆了一口氣)
素 娥:老爺,莫要想錯了,素娥明早到觀音廟行香,求觀音娘娘大慈大悲保佑老爺平安大吉。
張 德:人生自古誰無死?我唯一放不下,(對素娥)便是夫人與一郎。只怕死落黃泉,無人照料
    你們。
素 娥:(嘆氣)素娥本是青樓女子,處身煙花之地,終日受人凌辱,幸得老爺仗義替素娥贖身,
    不然﹍﹍(眼有淚光)
張 德:(摸了摸素娥的手)此本非夫人所願,若非賣身葬父,夫人豈會淪落青樓?
素 娥:(點頭)老爺請放心,素娥定會好好照料飛兒。
張 德:夫人為人正直無機心,可知世事險,人心更險?夫人需事事小心。
素 娥:老爺,此話何解?
張 德:(站起來)近年來,我大清國,陷入內憂外患的困局,所謂當局者迷,真神假鬼無處不在
    。
素 娥:素娥不知國家大事,只望可陪伴老爺左右,於願足矣。
    (張德從衣內取出一枝紫金釵,把紫金釵交給素娥。)
張 德:為夫多年來,不曾贈送一物予夫人,實是有愧。(素娥看了看張德)還有緊用時也可拿去
    典當。(素娥點頭,接下紫金釵。)
素 娥:老爺有否心事?
    (張一飛在地上玩弄螞蟻,螞蟻咬到左手姆指。
張一飛:(大聲喊)哎呀!
    (張一飛跑到張德面前。
張一飛:爹,好痛呀!(伸出左手姆指)
張 德:讓爹看看。
    (張德見姆指紅腫。
    (張德看看地上的螞蟻,再看著張一飛,)
張 德:一郎定是在地上玩弄螞蟻吧?
    (張一飛嘟起嘴,不開心的樣子。)
素 娥:飛兒!
張 德:(對素娥,摸一摸張一飛的頭)素娥,你帶一郎去塗藥。
    (素娥帶著張一飛離開。
    (張德坐在石登上,看著地上的螞蟻,若有所思的樣子。)
    
    
7**時間:傍晚 地點:張府大廳
    (張翠雲、李誠、張德、素娥、張一飛在大廳中用膳,如意與見喜站在一旁。)
張一飛:如意!添飯。
張翠雲:一飛的胃口真好!
張 德:(生氣)一郎!爹不是教你做一個手心向下的人嗎?
李 誠:一飛,自己去添飯!
張一飛:大姐可以叫如意添飯,為何一郎不可?
張 德:(生氣)爹要一郎養成掌心向下的態度去助人,而不是攤開手苛求恩惠。
    (張一飛哭著走進去。)
素 娥:(站起來)老爺!飛兒的手被螞蟻咬傷了。(走進去)
    (張翠雲與李誠面面相覷。
    (張德繼續吃飯。)
    
    
8**時間:晚上 地點:李誠房
張翠雲:夫君,可知老爹近來發生啥事?一見到一飛就罵?
李 誠:翠雲是不是想多了?孩子不教、不罵、不會大。岳父都是為一飛好。
張翠雲:怎會?(想一想)翠雲去問老爹,不是一清二楚?
    
    
9**時間:晚上 地點:書房
    (張翠雲敲門,神色凝重的步入書房。
    (張德正在桌上書寫。)
張翠雲:爹?
張 德:翠雲?
張翠雲:老爹近來是否有何不妥,可對女兒直言。
張 德:(嘆氣)爹年事已老,看來時日不多。
張翠雲:(擔心)爹,別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張德把遺囑放入信封,封好,便交給張翠雲。)
張 德:翠雲,此是爹的遺囑,你要好好保存。
張翠雲:(搖頭)爹莫要想了。
張 德:(加重語氣)你聽爹的話,便是了。
    (張翠雲拿著信封離開。
    (張德皺著眉頭,看著書桌上的舊帳簿。)
    
    
10**時間:同上 地點:李誠房
    (李誠坐在牀上,看到張翠雲臉帶愁容,手裡緊緊拿著信封。)
李 誠:翠雲!翠雲!
張翠雲:(聽到呼喊,驚醒)夫君?
李 誠:(走過去)翠雲何以心事重重?莫非岳父﹍﹍
張翠雲:(猶疑)咱倆既成夫妻,自是不能隱瞞。(張翠雲把信封交給李誠。)此是老爹的遺囑,
    翠雲也不知內容如何。
    (李誠緊張地把信封拆開,然後取出遺囑,信封掉落地上。
    (李誠打開遺囑,細聲讀出。)
李 誠:張一非我子也,家財盡與我婿。外人不得爭占。
張翠雲:(驚訝)小弟不是老爹的兒子?
    (李誠從地上拾起信封,然後把遺囑放入信封。)
李 誠:(開心)翠雲倒是忘了,咱們的二娘的娘家在怡紅院,自是青樓女子,當養個便宜兒子罷
    了。
張翠雲:老爹從何得知?我要問個明白。
    (張翠雲動身離開,李誠捉住張翠雲的手。)
李 誠:翠雲,咱家是有頭有面的大戶人家,別把事情鬧大,岳父自會處理。
張翠雲:但是﹍﹍
李 誠:但是什麼?傳了出去,岳父的臉往哪兒擱?(笑)這不是更好嗎?有此遺囑為證,張家家
    產外人一概不得爭占,也是咱倆的保障。翠雲,此時不宜另生事端。
    (李誠笑著摟抱張翠雲。
    (張翠雲緊緊摟抱李誠。)
張翠雲:夫君倒說得對。既得遺囑,夫君要好好的料理布莊,說到尾那也是祖業。
李 誠:既已是囊中之物,(微笑)又何必在囊中斂財?以前的事情是時候讓之結束。
張翠雲:但咱們應如何與二娘相處?
李 誠:未免尷尬,咱倆若無其事,不要追問。
張翠雲:(點頭)明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