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孫臏行至魏國,即寓於龐涓府中。)
(臏謝涓舉薦之恩,涓有德色。)
(臏又述鬼谷先生改賓為臏之事,涓驚曰)
龐 涓:臏非佳語,何以改易?
孫 臏:先生之命,不敢違也!
(次日,同入朝中,謁見惠王,惠王降階迎接,其禮甚恭。)
孫 臏:(再拜奏曰)臣乃村野匹夫,過蒙大王聘禮,不勝慚愧!
惠 王:墨子盛稱先生獨得孫武祕傳。寡人望先生之來,如渴思飲,今蒙降重,大慰平生!
(遂問龐涓曰)寡人欲封孫先生為副軍師之職,與卿同掌兵權,卿意如何?
龐 涓:臣與孫臏,同窗結義,臏乃臣之兄也,豈可以兄為副?不若權拜客卿,候有功績,臣當讓爵
,甘居其下。
(惠王准奏,即拜臏為客卿,賜第一區,亞於龐涓。)


2**時間: 地點: 
(自此孫龐頻相往來。)
(龐涓想道--孫子既有秘授,未見吐露,必須用意探之。
(遂設席請酒,酒中因談及兵機。)
(孫子對答如流。)
(及孫子問及龐涓數節,涓不知所出,乃佯問曰。)
龐 涓:此非孫武子《兵法》所載乎?
孫 臏:(全不疑慮)然也。
龐 涓:愚弟昔日亦蒙先生傳授,自不用心,遂至遺忘。今日借觀,不敢忘報。
孫 臏:此書經先生注解詳明,與原本不同,先生止付看三日,便即取去,亦無錄本。
龐 涓:吾兄還記得否?
孫 臏:依稀尚存記憶。
(涓心中巴不得便求傳授,只是一時難以驟逼。)


3**時間: 地點: 
(過數日,惠王欲試孫臏之能,乃閱武於教場,使孫龐二人,各演陣法。)
(龐涓布的陣法,孫臏一見,即能分說此為某陣,用某法破之。)
(孫臏排成一陣,龐涓茫然不識,私問於孫臏。)
孫 臏:此即『顛倒八門陣』也。
龐 涓:有變乎?
孫 臏:攻之則變為『長蛇陣』矣。
(龐涓探了孫臏說話,先報惠王)
龐 涓:孫子所布,乃『顛倒八門陣』,可變『長蛇』。
(已而,惠王問於孫臏,所對相同。)
(惠王以龐涓之才,不弱於孫臏,心中愈喜。)


4**時間: 地點: 
(只有龐涓回府,思想--孫子之才,大勝於吾,若不除之,異日必為欺壓。
(心生一計,於相會中間,私叩孫子曰。)
龐 涓:吾兄宗族俱在齊邦,今兄已仕魏國,何不遣人迎至此間,同享富貴?
孫 臏:(垂淚言曰)子雖與吾同學,未悉吾家門之事也。吾四歲喪母,九歲喪父,育於叔父孫喬身
畔。叔父仕於齊康公為大夫。及田太公遷康公於海上,盡逐其故臣,多所誅戮,吾宗族離散
,叔與從兄孫平孫卓,挈吾避難奔周,因遇荒歲,復將吾傭於周北門之外,父子不知所往。
吾後來年長,聞鄰人言鬼谷先生道高,而心慕之,是以單身往學。又復數年,家鄉杳無音信
,豈有宗族可問哉!
龐 涓:(復問曰)然則兄長亦還憶故鄉墳墓否?
孫 臏:人非草木,能忘本原?先生於吾臨行,亦言:『功名終在故土。』今已作魏臣,此話不須提
起矣。
(龐涓探了口氣,佯應曰)
龐 涓:兄長之言甚當,大丈夫隨地立功,何必故鄉也?
(約過半年,孫臏所言,都已忘懷了。)


5**時間: 地點: 
(一日,朝罷方回,忽有漢子似山東人語音,問人曰)
丁 乙:此位是孫客卿否?
(臏隨喚入府,叩其來歷。)
小子姓丁名乙,臨淄人氏,在周客販,令兄有書託某送到鬼谷,聞貴人已得仕魏邦,迂路來
此。
(說罷,將書呈上。)
(孫臏接書在手,拆而觀之,略云:
    愚兄平卓字達賢弟賓北覽:吾自家門不幸,宗族蕩散,不覺已三年矣。)
(向在宋國為人耕牧,汝叔一病即世,異鄉零落,苦不可言。)
(今幸吾王盡釋前嫌,招還故里,正欲奉迎吾弟,重立家門。)
(聞吾弟就學鬼谷,良玉受琢,定成偉器。)
(茲因某客之便,作書報聞。)
(幸早為歸計,兄弟復得相見!)
(孫臏得書,認以為真,不覺大哭。)
丁 乙:承賢兄吩咐,勸貴人早早還鄉,骨肉相聚。
孫 臏:吾已仕於魏,此事不可造次。
(乃款待丁乙酒飯,付以回書。)
(前面亦敘思鄉之語,後云--弟已仕魏,未可便歸,俟稍有建立,然後徐為首邱之計。
(送丁乙黃金一錠為路費。)
(丁乙接了回書,當下辭去。)


6**時間: 地點: 
(誰知來人不是什麼丁乙,乃是龐涓手下心腹徐甲也。)
(龐涓套出孫臏來歷姓名,遂偽作孫平孫卓手書,教徐甲假稱齊商丁乙,投見孫子。)
(孫子兄弟自少分別,連手跡都不分明,遂認以為真了。)
(龐涓誆得回書,遂仿其筆跡,改後數句云--弟今身仕魏國,心懸故土,不日當圖歸計。
倘齊王不棄微長,自當盡力。
(於是入朝私見惠王,屏去左右,將偽書呈上,言)
龐 涓:孫臏果有背魏向齊之心,近日私通齊使,取有回書,臣遣人邀截於郊外,搜得在此。
惠 王:(看畢曰)孫臏心懸故土,豈以寡人未能重用,不盡其才耶?
龐 涓:(對曰)臏祖孫武子為吳王大將,後來仍舊歸齊。父母之邦,誰能忘情?大王雖重用臏,臏
心已戀齊,必不能為魏盡力。且臏才不下於臣,若齊用為將,必然與魏爭雄,此大王異日之
患也。不如殺之。
惠 王:孫臏應召而來,今罪狀未明,遽然殺之,恐天下議寡人之輕士也。
龐 涓:(對曰)大王之言甚善。臣當勸諭孫臏,倘肯留魏國,大王重加官爵,若其不然,大王發到
微臣處議罪,微臣自有區處。


7**時間: 地點: 
(龐涓辭了惠王,往見孫子)
龐 涓:聞兄已得千金家報,有之乎?
孫 臏:(應曰)果然。
(因備述書中要他還鄉之意。)
龐 涓:弟兄久別思歸,人之至情,兄長何不於魏王前暫給一二月之假,歸省墳墓,然後再來?
孫 臏:恐主公見疑,不允所請。
龐 涓:兄試請之,弟當從旁力贊。
孫 臏:全仗賢弟玉成。


8**時間: 地點: 
(是夜,龐涓又入見惠工)
龐 涓:臣奉大王之命,往諭孫臏,臏意必不願留,且有怨望之語。若目下有表章請假,主公便發其
私通齊使之罪。
(惠王點頭。)


9**時間: 地點: 
(次日,孫臏果然進上一通表章,乞假月餘,還齊省墓。)
(惠王見表大怒,批表尾云)
惠 王:孫臏私通齊使,今又告歸,顯有背魏之心,有負寡人委任之意。可削其官秩,發軍師府問罪

(軍政司奉旨,將孫臏拿到軍師府來見龐涓,涓一見佯驚曰)
龐 涓:兄長何為至此!
軍政司:孫臏私通齊使,著予處死。
(龐涓領旨訖,問臏曰)
龐 涓:吾兄受此奇冤,愚弟當於王前力保。


10**時間: 地點: 
(言罷,命輿人駕車,來見惠王)
龐 涓:孫臏雖有私通齊使之罪,然罪不至死。以臣愚見,不若刖而黥之,使為廢人,終身不能退歸
故土。既全其命,又無後患,豈不兩全?微臣不敢自專,特來請旨!
惠 王:卿處分最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