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白公勝自歸楚國,每念鄭人殺父之仇,思以報之。)
(白公勝乃託言備吳,使心腹家臣石乞,築城練兵,盛為戰具。)
白公勝:(使人請於子西曰)鄭人肆毒於先太子,令尹所知也。父仇不報,無以為人,令尹倘哀先太
子之無辜,發一旅以聲鄭罪,勝願為前驅,死無所恨!
(子西許之。)
(尚未出師,晉趙鞅以兵伐鄭,鄭請救於楚。)


2**時間: 地點: 
(子西帥師救鄭,晉兵乃退,子西與鄭定盟班師。)
(召其宗人白善於澧陽。)
白 善:從子而亂其國,則不忠於君;背子而發其私,則不仁於族。
(遂棄祿,築圃灌園終其身。)
白公勝:(怒曰)不伐鄭而救鄭,令尹欺我甚矣!當先殺令尹,然後伐鄭。
(即召石乞)令尹與司馬各用五百人,足以當之否?
石 乞:未足也。市南有勇士熊宜僚者,若得此人,可當五百人之用。
(白公乃同石乞造於市南,見熊宜僚。)
熊宜僚:(大驚曰)王孫貴人,奈何屈身至此?
白公勝:某有事,欲與子謀之。
(遂告以殺子西之事。)
熊宜僚:(搖首曰)令尹有功於國,而無仇於僚,僚不敢奉命。
(白公怒,拔劍指其喉曰)
白公勝:不從,先殺汝!
(宜僚面不改色,從容對曰)
熊宜僚:殺一宜僚,如去螻蟻,何以怒為?
(白公乃投劍於地,嘆曰)
白公勝:子真勇士,吾聊試子耳!
(即以車載回,禮為上賓,飲食必共,出入必俱。)
(宜僚感其恩,遂以身許白公。)


3**時間: 地點: 
(及吳王夫差會黃池時,楚國畏吳之強,戒飭邊人,使修儆備。)
(白公勝託言吳兵將謀襲楚,乃反以兵襲吳邊境,頗有所掠。)
(遂張大其功,只說)
白公勝:大敗吳師,得其鎧仗兵器若干,欲親至楚庭獻捷,以張國威。
(子西不知其計,許之。)
(白公悉出自己甲兵,裝作鹵獲百餘乘,親率壯士千人,押解入朝獻功。)
(惠王登殿受捷,子西子期侍立於旁。)
(白公勝參見已畢,惠王見階下立著兩籌好漢,全身披掛)
惠 王:是何人?
白公勝:(答曰)此乃臣部下將士石乞熊宜僚,伐吳有功者。
(遂以手招二人。)
(二人舉步,方欲升階,子期喝曰)
子 期:吾王御殿,邊臣只許在下叩頭,不得升階!
(石乞熊宜僚那肯聽從,大踏步登階。)
(子期使侍衛阻之。)
(熊宜僚用手一拉,侍衛東倒西歪,二人逕入殿中。)
(石乞拔劍來砍子西,熊宜僚拔劍來砍子期。)
白公勝:(大喝)眾人何不齊上!
(壯士千人,齊執兵器,蜂擁而登。)
(白公幫住惠王,不許轉動。)
(石乞生縛子西,百官皆驚散。)
(子期素有勇力,遂拔殿戟,與宜僚交戰。)
(宜僚棄劍,前奪子期之戟。)
(子期拾劍,以劈宜僚,中其左肩。)
(宜僚亦刺中子期之腹。)
(二人兀自相持不捨,攪做一團,死於殿庭。)
子 西:(謂勝曰)汝餬口吳邦,我念骨肉之親,召汝還國,封為公爵,何負於汝而反耶?
白公勝:(曰)鄭殺吾父,汝與鄭講和,汝即鄭也。吾為父報仇,豈顧私恩哉?
子 西:(嘆曰)悔不聽沈諸梁之言也!
(白公勝手劍斬子西之頭,陳其屍於朝。)
石 乞:不弒王,事終不濟。
白公勝:(曰)孺子者何罪?廢之可也。


4**時間: 地點: 
(乃拘惠王於高府,欲立王子啟為王。)
(啟固辭,遂殺之。)
(石乞又勸勝自立。)
白公勝:(勝曰)縣公尚眾,當悉召之。
(乃屯兵於太廟。)
(大夫管修率家甲往攻白公,戰三日,修眾敗被殺。)
(圉公陽乘間使人掘高府之牆為小穴,夜潛入,負惠王以出,匿於昭夫人之宮。)


5**時間: 地點: 
(葉公沈諸梁聞變,悉起葉眾,星夜至楚。)
(及郊,百姓遮道迎之。)
(見葉公未曾甲冑,訝曰)
百姓甲:公胡不冑?國人望公之來,如赤子之望父母,萬一盜賊之矢,傷害於公,民何望焉?
(葉公乃披掛戴冑而進。)


6**時間: 地點: 
(將近都城,又遇一群百姓,前來迎接,見葉公戴冑,又訝曰)
百姓乙:公胡冑?國人望公之來,如凶年之望穀米,若得見公之面,猶死而得生也,雖老稚,誰不為
公致死力者!奈何掩蔽其面,使人懷疑,無所用力乎?
(葉公乃解冑而進。)
(葉公知民心附己,乃建大旆於車。)
(箴尹固因白公之召,欲率私屬入城,既見大旗上「葉」字,遂從葉公守城。)


7**時間: 地點: 
(兵民望見葉公來到,大開城門,以納其眾。)
(葉公率國人攻白公勝於太廟。)
(石乞兵敗,扶勝登車,逃往龍山。)
(欲適他國,未定。)


8**時間: 地點: 
(葉公引兵追至,勝自縊而死,石乞埋屍於山後。)
(葉公兵至,生擒石乞)
葉 公:白公何在?
石 乞:已自盡矣!
葉 公:屍在何處?
(石乞堅不肯言。)
(葉公命取鼎鑊,揚火沸湯,置於乞前,謂曰)
葉 公:再不言,當烹汝!
石 乞:(自解其衣)事成貴為上卿,事不成則就烹,此乃理之當然也。吾豈肯賣死骨以自免乎?
(遂跳入鑊中,須臾糜爛。)
(勝屍竟不知所在。)
(石乞雖所從不正,亦好漢也!葉公迎惠王復位。)


9**時間: 地點: 
(時陳國乘楚亂,以兵侵楚。)
(葉公請於惠王,帥師伐陳,滅之。)
(以子西之子寧嗣為令尹,子期之子寬嗣為司馬,自己告老歸葉。)
(自此楚國危而復安。)
(──此周敬王四十二年事也。)


10**時間: 地點: 
(是年,越王句踐探聽得吳王自越兵退後,荒於酒色,不理朝政,況連歲凶荒,民心愁怨,
乃復悉起境內士卒,大舉伐吳。)
(方出郊,於路上見一大鼃,目睜腹漲,似有怒氣,句踐肅然,憑軾而起。)
左 右:君何敬?
句 踐:吾見怒鼃如欲鬥之士,是以敬之。
左 右:(軍中皆曰)吾王敬及怒鼃,吾等受數年教訓,豈反不如鼃乎?
(於是交相勸勉,以必死為志。)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