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越大夫文種,蒙吳王夫差許其行成,回報越王,言)
文 種:吳王已班師矣。遣大夫王孫雄隨臣到此,催促起程,太宰屯兵江上,專候我王過江。
(越王句踐不覺雙眼流淚。)
五月之期迫矣!王宜速歸,料理國事,不必為無益之悲。
(越王乃收淚。)


2**時間: 地點: 
(回至越都,見市井如故,丁壯蕭然,甚有慙色。)
(留王孫雄於館驛,收拾庫藏寶物,裝成車輛,又括國中女子三百三十人,以三百人送吳王
,三十人送太宰,時尚未有行動之日,王孫雄連連催促。)
句 踐:(泣謂群臣曰)孤承先人餘緒,兢兢業業,不敢怠荒。今夫椒一敗,遂至國亡家破,千里而
作俘囚,此行有去日,無歸日矣!
(群臣莫不揮涕。)
文 種:(進曰)昔者湯囚於夏臺,文王繫於羑里,一舉而成王;齊桓公奔莒,晉文公奔翟,一舉而
成伯。夫艱苦之境,天之所以開王伯也。王善承天意,自有興期,何必過傷,以自損其志乎

(句踐於是即日祭祀宗廟,王孫雄先行一日,句踐與夫人隨後進發,群臣皆送至浙江之上。



3**時間: 地點: 
(范蠡具舟於固陵,迎接越王,臨水祖道。)
(文種舉觴王前,祝曰:)
文 種:皇天祐助,前沉後揚;禍為德根,憂為福堂。威人者滅,服從者昌;王雖淹滯,其後無殃。
君臣生離,感動上皇;眾夫哀悲,莫不感傷!臣請薦脯,行酒二觴。
(句踐仰天嘆息,舉杯垂涕,默無所言。)
范 蠡:(進曰)臣聞『居不幽者志不廣;形不愁者思不遠。』古之聖賢,皆遇困厄之難,蒙不赦之
恥,豈獨君王哉?
句 踐:昔堯任舜禹而天下治,雖有洪水,不為人害。寡人今將去越入吳,以國屬諸大夫,大夫何以
慰寡人之望乎?
范 蠡:(謂同列曰)吾聞『主憂臣辱,主辱臣死。』今主上有去國之憂,臣吳之辱,以吾浙東之士
,豈無一二豪傑,與主上分憂辱者乎?
諸大夫:(齊聲曰)誰非臣子?惟王所命!
句 踐:諸大夫不棄寡人,願各言爾志:誰可從難?誰可守國?
文 種:四境之內,百姓之事,蠡不如臣;與君周旋,臨機應變,臣不如蠡。
范 蠡:文種自處已審,主公以國事委之,可使耕戰足備,百姓親睦。至於輔危主,忍垢辱,往而必
反,與君復仇者,臣不敢辭。
(於是諸大夫以次自述。)
苦 成:發君之令,明君之德,統煩理劇,使民知分,臣之事也。
曳 庸:通使諸侯,解紛釋疑,出不辱命,入不被尤,臣之事也。
皓 進:君非臣諫,舉過決疑,直心不撓,不阿親戚,臣之事也。
諸稽郢:望敵設陣,飛矢揚兵,貪進不退,流血滂滂,臣之事也。
皋 如:躬親撫民,弔死存疾,食不二味,蓄陳儲新,臣之事也。
計 倪:侯天察地,紀歷陰陽,福見知吉,妖出知凶,臣之事也。
句 踐:孤雖入於北國,為吳窮虜,諸大夫懷德抱術,各顯所長,以保社稷,孤何憂焉!
(乃留眾大夫守國,獨與范蠡偕行,君臣別於江口,無不流涕。)
句 踐:(仰天嘆曰)死者,人之所畏,若孤之聞死,胸中絕無怵惕。
(遂登船逕去。)
(送者皆哭拜於江岸下,越王終不返顧。)


4**時間: 地點: 
(越王既入吳界,先遣范蠡見太宰伯嚭於吳山,復以金帛女子獻之。)
伯 嚭:文大夫何以不至?
范 蠡:為吾主守國,不得偕來也。
(嚭遂隨范蠡來見越王,越王深謝其覆庇之德。)
(嚭一力擔承,許以返國,越王之心稍安。)


5**時間: 地點: 
(伯嚭引軍押送越王,至於吳下,引入見吳王。)
(句踐肉袒伏於階下,夫人亦隨之。)
(范蠡將寶物女子,開單呈獻於下。)
句 踐:(再拜稽首曰)東海役臣句踐,不自量力,得罪邊境。大王赦其深辜,使執箕帚,誠蒙厚恩
,得保須臾之命,不勝感戴!句踐謹叩首頓首。
夫 差:寡人若念先君之仇,子今日無生理!
句 踐:(復叩首曰)臣實當死,惟大王憐之!
(時子胥在旁,目若熛火,聲如雷霆,乃進曰)
子 胥:夫飛鳥在青雲之上,尚欲彎弓而射之,況近集于庭廡乎?句踐為人機險,今為釜中之魚,命
制庖人,故諂詞令色,以求免刑誅。一旦稍得志,如放虎於山,縱鯨於海,不復可制矣!
夫 差:孤聞誅降殺服,禍及三世。孤非愛越而不誅,恐見咎於天耳!
伯 嚭:子胥明於一時之計,不知安國之道。吾王誠仁者之言也!
(子胥見吳王信伯嚭之佞言,不用其諫,憤憤而退。)


6**時間: 地點: 
(夫差受越貢獻之物,使王孫雄於闔閭墓側,築一石室,將句踐夫婦貶入其中,去其衣冠,
蓬首垢衣,執養馬之事。)
(伯嚭私饋食物,僅不至於飢餓。)


7**時間: 地點: 
(吳王每駕車出遊,句踐執馬箠步行車前,吳人皆指曰)
吳 王:此越王也!
(句踐低首而已。)
(句踐在石室二月,范蠡朝夕侍側,寸步不離。)


8**時間: 地點: 
(忽一日,夫差召句踐入見,句踐跪伏於前,范蠡立於後。)
夫 差:(謂范蠡曰)寡人聞『哲婦不嫁破亡之家,名賢不官滅絕之國。』今句踐無道,國已將亡,
子君臣並為奴僕,羈囚一室,豈不鄙乎?寡人欲赦子之罪,子能改過自新,棄越歸吳,寡人
必當重用。去憂患而取富貴,子意何如?
(時越王伏地流涕,惟恐范蠡之從吳也。)
范 蠡:(稽首而對曰)臣聞『亡國之臣,不敢語政;敗軍之將,不敢語勇。』臣在越不忠為信,不
能輔越王為善,致得罪於大王,幸大王不即加誅,得君臣相保,入備掃除,出給趨走,臣願
足矣。尚敢望富貴哉?
夫 差:子既不移其志,可仍歸石室。
范 蠡:(曰)謹如君命。
(夫差起,入宮中。)


9**時間: 地點: 
(句踐與范蠡趨入石室。)
(越王服犢鼻,著樵頭,斫剉養馬。)
(夫人衣無緣之裳,施左關之襦,汲水除糞灑掃。)
(范蠡拾薪炊爨,面目枯槁。)
(夫差時使人窺之,見其君臣力作,絕無幾微怨恨之色,終夜亦無愁嘆之聲,以此謂其無志
思鄉,置之度外。)


10**時間: 地點: 
(一日,夫差登姑蘇臺,望見越王及夫人端坐於馬糞之旁,范蠡操箠而立於左,君臣之禮存
,夫婦之儀具。)
夫 差:(顧謂太宰嚭曰)彼越王不過小國之君,范蠡不過一介之士,雖在窮厄之地,不失君臣之禮
,寡人心甚敬之。
伯 嚭:(對曰)不惟可敬,亦可憐也。
夫 差:誠如太宰之言,寡人目不忍見。倘彼悔過自新,亦可赦乎?
伯 嚭:(對曰)臣聞『無德不復。』大王以聖王之心,哀孤窮之士,加恩於越,越豈無厚報?願大
王決意。
夫 差:可命太史擇吉日,赦越王歸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