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楚囊瓦大怒,興師伐蔡,圍其城。)
公孫姓:(進曰)晉不足恃矣。不如東行求救於吳。子胥伯嚭諸臣,與楚有大仇,必能出力。
(蔡侯從之。)


2**時間: 地點: 
(即令公孫姓約會唐侯,共投吳國借兵,以其次子公子乾為質。)
伍 員:(引見闔閭曰)唐蔡以傷心之怨,願為先驅。夫救蔡顯名,破楚厚利。王欲入郢,此機不可
失也。
(闔閭乃受蔡侯之質,許以出兵,先遣公孫姓歸報。)
(闔閭正欲調兵,近臣報道)
近 臣:今有軍師孫武自江口歸,有事求見。
(闔閭召入,問其來意。)
孫 武:楚所以難攻者,以屬國眾多,未易直達其境也。今晉侯一呼,而十八國群集,內中陳、許、
頓、胡皆素附於楚,亦棄而從晉,人心怨楚,不獨唐蔡,此楚勢孤之時矣。
(闔閭大悅。)
(使被離專毅輔太子波居守。)
(拜孫武為大將,伍員伯嚭副之,親弟公子夫概為先鋒,公子山專督糧餉。)
(悉起吳兵六萬,號為十萬,從水路渡淮,直抵蔡國。)


3**時間: 地點: 
(囊瓦見吳兵勢大,解圍而走,又恐吳兵追趕,直渡漢水,方纔屯紮,連打急報至郢都告急
。)
(蔡侯迎接吳王,泣訴楚君臣之惡。)
(未幾唐侯亦到。)
(二君願為左右翼,相從滅楚。)
(臨行,孫武忽傳令軍士登陸,將戰艦盡留於淮水之曲。)
伍 員:(私問)為何舍舟?
孫 武:舟行水逆而遲,使楚得徐為備,不可破矣。
(員服其言。)
(大軍自江北陸路走章山,直趨漢陽。)
(楚軍屯於漢水之南,吳兵屯於漢水之北。)
(囊瓦日夜愁吳軍濟漢,聞其留舟於淮水,心中稍安。)


4**時間: 地點: 
(楚昭王聞吳兵大舉,自召諸臣問計。)
公子申:子常非大將之才,速令左司馬沈尹戍領兵前往,勿使吳人渡漢。彼遠來無繼,必不能久。
(昭王從其言。)
(使沈尹戍率兵一萬五千,同令尹協力拒守。)
(沈尹戍來至漢陽,囊瓦迎入大寨。)
沈尹戍:(問曰)吳兵從何而來,如此之速?
囊 瓦:棄舟於淮汭,從陸路自豫章至此。
沈尹戍:(連笑數聲曰)人言孫武用兵如神,以此觀之,真兒戲耳!
囊 瓦:何謂也?
沈尹戍:吳人慣習舟楫,利於水戰,今乃舍舟從陸,但取便捷,萬一失利,更無歸路,吾所以笑之。
囊 瓦:彼兵見屯漢北,何計可破?
沈尹戍:吾分兵五千與子,子沿漢列營,將船隻盡拘集於南岸,再令輕舟,旦夕往來於江之上下,使
吳軍不得掠舟而渡。我率一軍從新息抄出淮汭,盡焚其舟,再將漢東隘道用木石磊斷。然後
令尹引兵渡漢江,攻其大寨,我從後而擊之。彼水陸路絕,首尾受敵,吳君臣之命,皆喪於
吾手矣。
囊 瓦:(大喜曰)司馬高見,吾不及也。
(於是沈尹戍留大將武城黑統軍五千,相助囊瓦,自引一萬人望新息進發。)


5**時間: 地點: 
(沈尹戍去後,吳楚夾漢水而軍,相持數日。)
(武城黑欲獻媚於令尹,進言曰)
武城黑:吳人舍舟從陸,違其所長,且又不識地理,司馬已策其必敗矣。今相持數日,不能渡江,其
心已怠,宜速擊之。
史 皇:(亦曰)楚人愛令尹者少,愛司馬者多,若司馬引兵焚吳舟,塞隘道,則破吳之功,彼為第
一也。令尹官高名重,屢次失利,今又以第一之功,讓於司馬,何以立於百僚之上?司馬且
代子為政矣。不如從武城將軍之計,渡江決一勝負為上。
(囊瓦惑其言,遂傳令三軍,俱渡漢水,至小別山列成陣勢。)


6**時間: 地點: 
(史皇出兵挑戰,孫武使先鋒夫概迎之。)
(夫概選勇士三百人,俱用堅木為大棒,一遇楚兵,沒頭沒腦亂打將去。)
(楚兵從未見此軍形,措手不迭,被吳兵亂打一陣,史皇大敗而走。)


7**時間: 地點: 
囊 瓦:子令我渡江,今纔交兵便敗,何面目來見我?
史 皇:戰不斬將,攻不擒王,非兵家大勇。今吳王大寨札在大別山之下,不如今夜出其不意,往劫
之,以建大功。
(囊瓦從之。)
(遂挑選精兵萬人,披掛銜枚,從間道殺出大別山後。)
(諸軍得令,依計而行。)


8**時間: 地點: 
(卻說孫武聞夫概初戰得勝,眾皆相賀。)
孫 武:囊瓦乃斗筲之輩,貪功僥倖,令史皇小挫,未有虧損,今夜必來掩襲大寨,不可不備。
(乃令夫概專毅各引本部,伏於大別山之左右,但聽哨角為號,方許殺出。)
(使唐蔡二君,分兩路接應。)
(又令伍員引兵五千,抄出小別山,反劫囊瓦之寨,卻使伯嚭接應。)
(孫武又使公子山,保護吳王,移屯於漢陰山,以避沖突。)
(大寨虛設旌旗,留老弱數百守之。)


9**時間: 地點: 
(當時三鼓,囊瓦果引精兵,密從山後抄出。)
(見大寨中寂然無備,發聲喊,殺入軍中,不見吳王,疑有埋伏,慌忙殺出。)
(忽聽得哨角齊鳴,專毅夫概兩軍,左右突出夾攻,囊瓦且戰且走,三停兵士,折了一停。

(纔得走脫,又聞礮聲大震,右有蔡侯,左有唐侯,兩下截住。)
唐 侯:(大叫)還我肅霜馬,免汝一死!
蔡 侯:(又叫)還我裘佩,饒汝一命!
(囊瓦又羞又惱,又慌又怕。)
(正在危急,卻得武城黑引兵來,大殺一陣,救出囊瓦。)


10**時間: 地點: 
(約行數里,一起守寨小軍來報)
報 子:本營已被吳將伍員所劫,史將軍大敗,不知下落。
(囊瓦心膽俱裂,引著敗兵,連夜奔馳,直到柏舉,方纔駐足。)
(良久,史皇亦引殘兵來到,餘兵漸集,復立營寨。)
囊 瓦:孫武用兵,果有機變!不如棄寨逃歸,請兵復戰。
史 皇:令尹率大兵拒吳,若棄寨而歸,吳兵一渡漢江,長驅入郢,令尹之罪何逃?不如盡力一戰,
便死於陣上,也留個香名於後!
(囊瓦正在躊躇,忽報)
報 子:楚王又遣一軍來接應。
(囊瓦出寨迎接,乃大將薳射也。)
薳 射:主上聞吳兵勢大,恐令尹不能取勝,特遣小將帶軍一萬,前來聽命。
(因問從前交戰之事。)
(囊瓦備細詳述了一遍,面有慚色。)
若從沈司馬之言,何至如此。今日之計,惟有深溝高壘,勿與吳戰,等待司馬兵到,然後合
擊。
囊 瓦:某因輕兵劫寨,所以反被其劫。若兩陣相當,楚兵豈遽弱於吳哉!今將軍初到,乘此銳氣,
宜決一死敵。
(薳射不從。)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