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周景王十二年,楚靈王既滅陳蔡,又遷許、胡、沈、道、房、申六小國於荊山之地,百姓
流離,道路嗟怨。)
(靈王自謂天下可唾手而得,日夜宴息於章華之臺,欲遣使至周,求其九鼎,以為楚國之鎮
。)
鄭 丹:今齊晉尚強,吳越未服,周雖畏楚,恐諸侯有後言也。
靈 王:(憤然曰)寡人幾忘之。前會申之時,赦徐子之罪,同於伐吳,徐旋附吳,不為盡力。今寡
人先伐徐,次及吳,自江以東,皆為楚屬,則天下已定其半矣。
(乃使薳罷同蔡洧奉世子祿居守,大閱車馬,東行狩於州來,次於潁水之尾。)
(使司馬督率車三百乘伐徐,圍其城。)
(靈王大軍屯於乾谿,以為聲援。)
(時周景王之十五年,楚靈王之十一年也。)


2**時間: 地點: 
(冬月,值大雪,積深三尺有餘。)
靈 王:(問左右)向有秦國所獻『復陶裘』,『翠羽被』,可取來服之。
(左右將裘被呈上。)
(靈王服裘加被,頭帶皮冠,足穿豹舄,執紫絲鞭,出帳前看雪。)
(有右尹鄭丹來見,靈王去冠被,舍鞭,與之立而語。)
靈 王:寒甚!
鄭 丹:(對曰)王重裘豹舄,身居虎帳,猶且苦寒,況軍士單褐露踝,頂兜穿甲,執兵於風雪之中
,其苦何如?王何不返駕國都,召回伐徐之師;俟來春天氣和暖,再圖征進,豈不兩便?
靈 王:卿言甚善!然吾自用兵以來,所向必克,司馬旦晚必有捷音矣。
鄭 丹:(對曰)徐與陳蔡不同。陳蔡近楚,久在宇下,而徐在楚東北三千餘里,又附吳為重。王貪
伐徐之功,使三軍久頓於外,受勞凍之苦,萬一國有內變,軍士離心,竊為王危之。
靈 王:穿封戍在陳,棄疾在蔡,伍舉與太子居守,是三楚也。寡人又何慮哉?
(言未畢,左史倚相趨過王前,靈王指謂鄭丹曰)
此博物之士也。凡《三墳》、《五典》、《八索》、《九邱》,無不通曉,子革其善視之。
鄭 丹:(對曰)王之言過矣。昔周穆王乘八駿之馬,周行天下,祭公謀父作《祈招》之詩,以諫止
王心,穆王聞諫返國,得免於禍。臣曾以此詩問倚相,相不知也。本朝之事,尚然不知,安
能及遠乎?
靈 王:《祈招》之詩如何?能為寡人誦之否?
鄭 丹:(對曰)臣能誦之。詩曰:『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形民之
力,而無醉飽之心。』
靈 王:此詩何解?
鄭 丹:(對曰)愔愔者,安和之貌。言祈父所掌甲兵,享安和之福,用能昭我王之德音,比於玉之
堅,金之重。所以然者,由我王能恤民力,適可而止,去其醉飽過盈之心故也。
(靈王知其諷己,默然無言。)
卿且退,容寡人思之。
(是夜,靈王意欲班師。)
諜 報:(忽報)司馬督屢敗徐師,遂圍徐。
靈 王:徐可滅也。
(遂留乾谿。)
(自冬踰春,日逐射獵為樂,方役百姓築臺建宮,不思返國。)


3**時間: 地點: 
(時蔡大夫歸生之子朝吳,臣事蔡公棄疾,日夜謀復蔡國,與其宰觀從商議。)
觀 從:楚王黷兵遠出,久而不返,內虛外怨,此天亡之日也。失此機會,蔡不可復封矣。
朝 吳:欲復蔡,計將安出?
觀 從:逆虔之立,三公子心皆不服,獨力不及耳。誠假以蔡公子之命,召子干子晳,如此恁般,…
…楚可得也。得楚,則逆虔之巢穴已毀,不死何為?及嗣王之世,蔡必復矣。
(朝吳從其謀,使觀從假傳蔡公之命,召子干於晉,召子晳於鄭,言)
朝 吳:蔡公願以陳蔡之師,納二公子於楚,以拒逆虔。
(子干子晳大喜,齊至蔡郊,來會棄疾。)


4**時間: 地點: 
(觀從先歸報朝吳。)
朝 吳:(朝吳出郊謂二公子曰)蔡公實未有命,然可劫而取也。
(子干子晳有懼色。)
朝王佚遊不返,國虛無備,而蔡洧念殺父之仇,以有事為幸。鬥成然為郊尹,與蔡公相善,
蔡公舉事,必為內應。穿封戍雖封於陳,其意不親附王,若蔡公召之,必來。以陳蔡之眾,
襲空虛之楚,如探囊取物,公子勿慮不成也。
(這幾句話,說透利害,子干子晳方纔放心)
子 干:願終聽教。
(朝吳以家眾導子干子晳襲入蔡城。)


5**時間: 地點: 
(蔡公方朝餐,猝見二公子到,出自意外,大驚,欲起避。)
(朝吳隨至,直前執蔡公之袂曰)
朝 吳:事已至此,公將何往?
(子干子晳抱蔡公大哭,言)
子 干:逆虔無道,弒兄殺姪,又放逐我等,我二人此來,欲借汝兵力,報兄之仇,事成,當以王位
屬子。
棄 疾:(倉皇無計)且請從容商議。
朝 吳:二公子餒矣,有餐且共食。
(子干子晳食訖,朝吳使速行。)
子 干:(遂宣言於眾曰)蔡公實召二公子,同舉大事,已盟於郊,遣二公子先行入楚矣。
棄 疾:(止之曰)勿誣我!
朝 吳:郊外坎牲載書,豈無有見之者?公勿諱,但速速成軍,共取富貴,乃為上策。
朝 吳:(乃復號於市曰)楚王無道,滅我蔡國,今蔡公許復封我,汝等皆蔡百姓,豈忍宗祀淪亡?
可共隨蔡公趕上二公子,一同入楚。


6**時間: 地點: 
(蔡人聞呼,一時俱集,各執器械,集於蔡公之門。)
朝 吳:人心已齊,公宜急撫而用之,不然有變!
棄 疾:汝迫我上虎背耶?計將安出?
朝 吳:二公子尚在郊,宜急與之合,悉起蔡眾。吾往說陳公,帥師從公。
(棄疾從之。)
(子干子晳率其眾與蔡公合。)


7**時間: 地點: 
(朝吳作書密致蔡洧,使為內應。)
(蔡公以家臣須務牟為先鋒,史猈副之,使觀從為嚮導,率精甲先行。)
(恰好陳夏齧亦起陳眾來到。)
夏 齧:穿封戍已死,吾以大義曉諭陳人,特來助義。
(蔡公大喜,使朝吳率蔡人為右軍,夏齧率陳人為左軍)
蔡 公:掩襲之事,不可遲也!
(乃星夜望郢都進發。)


8**時間: 地點: 
(蔡洧聞蔡公兵到,先遣心腹出城送款。)
(鬥成然迎蔡公於郊外。)
(令尹薳罷方欲斂兵設守。)
(蔡洧開門以納蔡師,須務牟先入,呼曰)
須務牟:蔡公攻殺楚王於乾谿,大軍已臨城矣!
(國人惡靈王無道,皆願蔡公為王,無肯拒敵者。)
(薳罷欲奉世子祿出奔,須務牟兵已圍王宮,薳罷不能入,回家自刎而死。)
(蔡公大兵隨後俱到,攻入王宮,遇世子祿及公子罷敵,皆殺之。)
(蔡公掃除王宮,欲奉子干為王;子干辭。)
蔡 公:長幼不可廢也。
(子干乃即位,以子晳為令尹,蔡公為司馬。)
朝 吳:(私謂蔡公曰)公首倡義舉,奈何以王位讓人耶?
蔡 公:靈王猶在乾谿,國未定也,且越二兄而自立,人將議我。
(朝吳已會其意,乃獻謀曰)
朝 吳:王卒暴露已久,必然思歸,若遣人以利害招之,必然奔潰。大軍繼之,王可擒也。
(蔡公以為然。)
(乃使觀從往乾谿,告其眾曰)
觀 從:蔡公已入楚,殺王二子,奉子干為王矣。今新王有令:『先歸者復其田里,後歸者劓之,有
相從者,罪及三族,或以飲食餽獻,罪亦如之。』
(軍士聞之,一時散其大半。)


9**時間: 地點: 
(靈王尚醉臥於乾谿之臺,鄭丹慌忙入報。)
(靈王聞二子被殺,自床上投身於地,放聲大哭。)
鄭 丹:軍心已離,王宜速返!
靈 王:(拭淚言曰)人之愛其子,亦如寡人否?
鄭 丹:鳥獸猶知愛子,何況人也?
靈 王:(嘆曰)寡人殺人子多矣!人殺吾子,何足怪!
(少頃,哨馬報)
哨 馬:新王遣蔡公為大將,同鬥成然率陳蔡二國之兵,殺奔乾谿來了。
靈 王:(大怒曰)寡人待成然不薄,安敢叛吾?寧一戰而死,不可束手就縛!
(遂拔寨都起,自夏口從漢水而上,至於襄州,欲以襲郢。)


10**時間: 地點: 
(士卒一路奔逃,靈王自拔劍殺數人,猶不能止,比到訾梁,從者纔百人耳。)
靈 王:事不濟矣!
(乃解其冠服,懸於岸柳之上。)
鄭 丹:王且至近郊,以察國人之向背何如?
靈 王:國人皆叛,何待察乎?
鄭 丹:若不然,出奔他國,乞師以自救亦可。
靈 王:諸侯誰愛我者?吾聞大福不再,徒自取辱。
(鄭丹見不從其計,恐自已獲罪,即與倚相私奔歸楚。)
(靈王不見了鄭丹,手足無措,徘徊於釐澤之間,從人盡散,祇剩單身。)
(腹中饑餒,欲往鄉村覓食,又不識路徑。)
(村人也有曉得是楚王的,因聞逃散的軍士傳說,新王法令甚嚴,那個不怕,各遠遠閃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