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齊相國慶封,既專國政,益荒淫自縱。)
(一日,飲於盧蒲嫳之家,盧蒲嫳使其妻出而獻酒,封見而悅之,遂與之通。)
(因以國政交付於其子慶舍,遷其妻妾財幣於盧蒲嫳之家,封與嫳妻同宿,嫳亦與封之妻妾
相通,兩不禁忌。)
(有時兩家妻小,合做一處,飲酒歡謔,醉後囉唣,左右皆掩口,封與嫳不以為意。)
(嫳請召其兄盧蒲癸於魯,慶封從之。)
(癸既歸齊,封使事其子慶舍。)
(舍膂力兼人,癸亦有勇,善諛,故慶舍愛之,以其女慶姜妻癸,翁婿相稱,寵信彌篤。)
(癸一心只要報莊公之仇,無同心者,乃因射獵,極口誇王何之勇。)
(慶舍使召之。王何歸齊,慶舍亦愛之。)
(自崔慶造亂之後,恐人暗算,每出入,必使親近壯士執戈,先後防衛,遂以為例。)
(慶舍因寵信盧蒲癸王何,即用二人執戈,餘人不敢近前。)


2**時間: 地點: 
(景公性愛食雞跖,一食數千,公卿家效之,皆以雞為食中之上品。)
(雞價騰貴,御廚以舊額不能供應,往慶氏請益。)
(盧蒲嫳欲揚慶氏之短,勸慶舍勿益,謂御廚曰)
盧蒲嫳:供膳任爾,何必雞也?
(御廚乃以鶩代之。)
(僕輩疑鶩非膳品,又竊食其肉。)
(大夫高蠆字子尾,欒灶字子雅,侍食於景公。)
(見食品無雞,但鶩骨耳,大怒曰)
高 蠆:慶氏為政,刻減公膳,而慢我至此!
(不食而出。)
(高蠆欲往責慶封,欒灶勸止之。)


3**時間: 地點: 
(早有人告知慶封,慶封謂盧蒲嫳曰)
慶 封:子尾子雅怒我矣!將若之何?
盧蒲嫳:怒則殺之,何懼焉!
(盧蒲嫳告其兄癸。)
王 何:(與癸謀曰)高欒二家,與慶氏有隙,可借助也。


4**時間: 地點: 
(何乃夜見高蠆,詭言慶氏謀功高欒二家。)
高 蠆:(大怒曰)慶封實與崔杼同弒莊公。今崔氏已滅,惟慶氏在,吾等當為先君報仇。
王 何:此何之志也!大夫謀其外,何與盧蒲氏謀其內,事蔑不濟矣。
(高蠆陰與欒灶商議,伺間而發。)
(陳無宇、鮑國、晏嬰等,無不知之,但惡慶氏之專橫,莫肯言者。)


5**時間: 地點: 
(盧蒲癸與王何卜功慶氏,卜者獻繇詞曰:
    虎離穴,彪見血。)
盧蒲癸:(以龜兆問於慶舍曰)有欲攻仇家者,卜得其兆,請問吉凶?
慶 舍:(視兆曰)必克。虎與彪,父子也;離而見血,何不克焉?所仇者何人?
盧蒲癸:鄉里之平人耳。
(慶舍更不疑惑。)


6**時間: 地點: 
(秋八月,慶封率其族人慶嗣慶遺,往東萊田獵,亦使陳無宇同往。)
(遂從慶封出獵。)
(去訖,盧蒲癸喜曰)
盧蒲癸:卜人所謂『虎離穴』者,此其驗矣。
(將乘嘗祭舉事。)
(陳須無知之,恐其子與於慶封之難,詐稱其妻有病,使人召無宇歸家。)
(無宇求慶封卜之,暗中禱告,卻通陳慶氏吉凶。)
慶 封:此乃『滅身』之卦。下克其上,卑克其尊,恐老夫人之病,未得痊也。
(無宇捧龜,涕泣不止,慶封憐之,乃遣歸。)
慶 嗣:(見無宇登車)何往?
陳無宇:母病不得不歸。
(言畢而馳。)
慶 嗣:(謂慶封)無宇言母病,殆詐也。國中恐有他變,夫子當速歸!
慶 封:吾兒在彼何慮?


7**時間: 地點: 
(無宇既濟河,乃發梁鑿舟,以絕慶封之歸路,封不知也。)
(時八月初旬將盡矣。)
(盧蒲癸部署家甲,匆匆有戰鬥之色,其妻慶姜謂癸曰)
慶 姜:子有事而不謀於我,必不捷矣!
盧蒲癸:(笑曰)汝婦人也,安能為我謀哉?
慶 姜:子不聞有智婦人勝於男子乎?武王有亂臣十人,邑姜與焉。何為不可謀也?
盧蒲癸:昔鄭大夫雍糾,以鄭君之密謀,洩於其妻雍姬,卒致身死君逐,為世大戒。吾甚懼之!
慶 姜:婦人以夫為天,夫唱則婦隨之,況重以君命乎?雍姬惑於母言,以害其夫,此閨閫之蝥賊,
何足道哉?
盧蒲癸:假如汝居雍姬之地,當若何?
慶 姜:能謀則共之,即不能,亦不敢洩。
盧蒲癸:今齊侯苦慶氏之專,與欒高二大夫謀逐汝族,吾是以備之。汝勿洩也。
慶 姜:相國方出獵,時可乘矣。
盧蒲癸:欲俟嘗祭之日。
慶 姜:夫子剛愎自任,耽於酒色,怠於公事,無以激之,或不出,奈何?妾請往止其行,彼之出乃
決矣。
盧蒲癸:吾以性命託子,子勿效雍姬也。
慶 姜:(慶姜往告慶舍曰)聞子雅子尾將以嘗祭之隙,行不利於夫子,夫子不可出也!
慶 舍:(慶舍怒曰)二子者,譬如禽獸,吾寢處之!誰敢為難?即有之,吾亦何懼!
(慶姜歸報盧蒲癸,預作準備。)


8**時間: 地點: 
(齊景公行嘗祭於太廟,諸大夫皆從,慶舍蒞事,慶繩主獻爵,慶氏以家甲環守廟宮。)
(盧蒲癸王何執寢戈,立於慶舍之左右,寸步不離。)
(陳鮑二家,有圉人善為優戲,故意使在魚里街上搬演。)
(慶氏有馬,驚而逸走,軍士逐而得之,乃盡縶其馬,解甲釋兵,共往觀優。)
(欒、高、陳、鮑四族家丁,俱集於廟門之外,盧蒲癸託言小便,出外約會停當,密圍太廟
。)
(癸復入,立於慶舍之後,倒持其戟,以示高蠆。)
(蠆會意,使從人以闥擊門扉三聲,甲士蜂擁而入。)
(慶舍驚起,尚未離坐,盧蒲癸從背後刺之,刃入於脅;王何以戈擊其左肩,肩折。)
慶 舍:(目視王何曰)為亂者乃汝曹乎?
(以右手取俎壺投王何,何立死。)
(盧蒲癸呼甲士先擒慶繩殺之。)
(慶舍傷重,負痛不能忍,隻手抱廟柱搖撼之,廟脊俱為震動,大叫一聲而絕。)
(景公見光景利害,大驚欲走避。)
晏 嬰:(密奏曰)群臣為君故,欲誅慶氏以安社稷,無他慮也。
(景公方纔心定,脫了祭服,登車,入於內宮。)
(盧蒲癸為首,同四姓之甲,盡滅慶氏之黨。)
(各姓分守城門,以拒慶封,防守嚴密,水洩不通。)


9**時間: 地點: 
(慶封田獵而回,至於中途,遇慶舍逃出家丁,前來告亂。)
(慶封聞其子被殺,大怒,遂還攻西門。)
(城中守禦嚴緊,不能攻克,卒徒漸漸逃散。)
(慶封懼,遂出奔魯國。)
(齊景公使人讓魯,不當收留作叛之臣。)


10**時間: 地點: 
(魯人將執慶封以畀齊人,慶封聞而懼,復奔吳國。)
(吳王夷昧,以朱方居之,厚其祿入,視齊加富,使伺察楚國動靜。)
(魯大夫子服何聞之,謂叔孫豹)
魯大夫:慶封又富於吳,殆天福淫人乎?
叔孫豹:『善人富,謂之賞;淫人富,謂之殃。』慶氏之殃至矣,又何福焉。
(慶封既奔,於是高蠆欒肹為政,乃宣崔慶之罪於國中,陳慶舍之屍於朝以殉。)
(求崔杼之柩不得,懸賞購之:有能知柩處來獻者,賜以崔氏之拱璧。)
(崔之圉人貪其璧,遂出首。)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