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齊莊公遂以宗女姜氏為媵,遣大夫析歸父送之於晉。)
(多用溫車,載欒盈及其宗族,欲送至曲沃。)
(州綽邢蒯請從。)
(莊公恐其歸晉,乃使殖綽郭最代之,囑曰)
齊莊公:事欒將軍,猶事寡人也。
(行過曲沃,盈等遂易服入城。)


2**時間: 地點: 
(欒盈夜叩大夫胥午之門,午驚異,啟門而出,見欒盈,大驚曰)
胥 午:小恩主安得到此?
欒 盈:願得密室言之。
(午乃迎盈入於深室之中。)
(盈執胥午之手,欲言不言,不覺淚下。)
胥 午:小恩主有事,且共商議,不須悲泣。
欒 盈:吾為范趙諸大夫所陷,宗祀不守。今齊侯憐其非罪,致我於此,齊兵且踵至矣。子若能興曲
沃之甲,相與襲絳,齊兵攻其外,我等攻其內,絳可入也。然後取諸家之仇我者而甘心焉,
因奉晉侯以和於齊。欒氏復興,在此一舉!
胥 午:晉勢方強,范、趙、智、荀諸家又睦,恐不能僥倖,徒以自賊,奈何?
欒 盈:吾有力士督戎一人,可當一軍;且殖綽郭最,齊國之雄;欒樂欒魴,強力善射;晉雖強,不
足懼也。昔我佐魏絳於下軍,其孫舒每有請託,我無不周旋,彼感吾意,每思圖報,若更得
魏氏為內助,此事可八九矣。萬一舉事不成,雖死無恨!
胥 午:俟來日探人心何如,乃可行也。
(盈等遂藏於深室。)


3**時間: 地點: 
(至次日,胥午託言夢共太子,祭於其祠,以餕餘饗其官屬,伏欒盈於壁後。)
(三觴樂作,胥午命止之)
胥 午:共太子之冤,吾等忍聞樂乎?
(眾皆嗟嘆。)
胥 午:臣子,一例也。今欒氏世有大功,同朝譖而逐之,亦何異共太子乎?
眾皆曰:此事通國皆不平,不知孺子猶能返國否?
胥 午:假如孺子今日在此,汝等何以處之?
眾皆曰:若得孺子為主,願為盡力,雖死無悔!
(坐中多有泣下者。)
胥 午:諸君勿悲,欒孺子見在此。
(欒盈從屏後趨出,向眾人便拜,眾人俱拜。)
欒 盈:若得重到絳州城中,死亦瞑目!
(眾人俱踴躍願從。)
(是日暢飲而散。)


4**時間: 地點: 
(次日,欒盈寫密信一封,託曲沃賈人,送至絳州魏舒處。)
(舒亦以范趙所行太過,得此密信,即寫回書,言)
魏 舒:某裹甲以待,只等曲沃兵到,即便相迎。
(欒盈大喜。)
(胥午搜括曲沃之甲,共二百二十乘,欒盈率之。)
(欒之族人能戰者皆從,老弱俱留曲沃。)
(督戎為先鋒,殖綽欒樂在右,郭最欒魴在左,黃昏起行,來襲絳都。)
(自曲沃至絳,止隔六十餘里,一夜便到。)


5**時間: 地點: 
(壞郭而入,直抵南門,絳人猶然不知,正是「疾雷不及掩耳」,剛剛掩上城門,守禦一無
所設,不消一個時辰,被督戎攻破,招引欒兵入城,如入無人之境。)
(時范匄在家,朝饔方徹,忽然樂王鮒喘吁而至,報言)
樂王鮒:欒氏已入南門。
(范匄大驚,急呼其子范鞅斂甲拒敵。)
樂王鮒:事急矣!奉主公走固宮,猶可堅守。
(固宮者,晉文公為呂郤焚宮之難,乃於公宮之東隅,別築此宮,以備不測,廣寬十里有餘
,內有宮室臺觀,積粟甚多,輪選國中壯甲三千人守之,外掘溝塹,牆高數仞,極其堅固,
故曰固宮。)
(范匄憂國中有內應。)
樂王鮒:(鮒曰)諸大夫皆欒怨家,可慮惟魏氏耳。若速以君命召之,猶可得也。
(范匄以為然。)
(乃使范鞅以君命召魏舒,一面催促僕人駕車。)
樂王鮒:(樂王鮒又曰)事不可知,宜晦其跡。
(時平公有外家之喪,范匄與樂王鮒,俱衷甲加墨縗,以絰蒙其首,詐為婦人,直入宮中,
奏知平公,即御公以入於固宮。)


6**時間: 地點: 
(魏舒家在城北隅,范鞅乘軺車疾驅而往,但見車徒已列門外,舒戎裝在車,南向將往迎欒
盈矣。)
(范鞅下車,急趨而進曰)
范 鞅:欒氏為逆,主公已在固宮,鞅之父與諸大臣,皆聚於君所,使鞅來迎吾子。
(魏舒未及答語,范鞅踴身一跳,早已登車,右手把劍,左手牽魏舒之帶,唬得魏舒不敢做
聲。)
范 鞅:(范鞅喝令)速行!
樂王鮒:(輿人請問)何往?
范 鞅:(范鞅厲聲曰)東行往固宮!(於是車徒轉向東行,逕到固宮。)


7**時間: 地點: 
(范匄雖遣其子范鞅往迎魏舒,未知逆順如何,心中委決不下。)
(親自登城而望,見一簇車徒,自西北方疾驅而至,其子與魏舒同在一車之上,喜曰)
范 匄:欒氏孤矣!
(即開宮門納之。)
(魏舒與范匄相見,兀自顏色不定。)
范 匄:(匄執其手曰)外人不諒,頗言將軍有私於欒氏,匄固知將軍之不然也。若能共滅欒氏者,
當以曲沃相勞。
(舒此時已落范氏牢籠之內,只得唯唯惟命,遂同謁平公,共商議應敵之計。)
(須臾,趙武、荀吳、智朔、韓無忌、韓起、祁午、羊舌赤、羊舌肹、張孟趯諸臣,陸續而
至,皆帶有車徒,軍勢益盛。)
(固宮止有前後兩門,俱有重關。)
(范匄使趙荀兩家之軍,協守南關二重,韓無忌兄弟,協守北關二重,祁午諸人,周圍巡儆
。)
(匄與鞅父子,不離平公左右。)


8**時間: 地點: 
(欒盈已入絳城,不見魏舒來迎,心內懷疑。)
(乃屯於市口,使人哨探,回報)
使 人:晉侯已往固宮,百官皆從,魏氏亦去矣。
欒 盈:(大怒曰)舒欺我,若相見,當手刃之!
欒 盈:(即撫督戎之背曰)用心往攻固宮,富貴與子共也!
督 戎:戎願分兵一半,獨攻南關,恩主率諸將攻北關,且看誰人先入?
(此時殖綽郭最,雖則與盈同事,然州綽邢蒯卻是欒盈帶往齊國去的,齊侯作興了他,綽最
每受其奚落,俗語云:「怪樹怪丫叉」,綽最與州邢二將有些心病,原原本本,未免遷怒到
欒盈身上。)
(況欒盈口口聲聲只誇督戎之勇,並無俯仰綽最之意,綽最怎肯把熱氣去呵他冷面,也有坐
觀成敗的意思,不肯十分出力。)
(欒盈所靠,只是督戎一人。)


9**時間: 地點: 
(當下督戎手提雙戟,乘車逕往固宮,要取南關。)
(在關外閱看形勢,一馳一驟,威風凜凜,殺氣騰騰,分明似一位黑煞神下降。)
(晉軍素聞其勇名,見之無不膽落。)
(趙武嘖嘖嘆羨不已。)
(武部下有兩員驍將,叫做解雍解肅,兄弟二人,皆使長槍,軍中有名。)
(聞主將嘆羨,心中不服曰)
解 雍:督戎雖勇,非有三頭六臂,某弟兄不揣,欲引一枝兵下關,定要活捉那廝獻功!
趙 武:汝須仔細,不可輕敵。
解 雍:(二將裝束齊整,飛車出關,隔塹大叫)來將是督將軍否?可惜你如此英勇,卻跟隨叛臣。
早早歸順,猶可反禍為福。


10**時間: 地點: 
(督戎聞叫大怒,喝教軍士填塹而渡。)
(軍士方負土運石,督戎性急,將雙戟按地,儘力一躍,早跳過塹北。)
(二解倒吃了一驚,挺槍來戰督戎。)
(督戎舞戟相迎,全無懼怯。)
(解雍的駕馬,早被督戎一戟打去,折了背脊,車不能動。)
(連解肅的駕馬,嘶鳴起來,也不行走。)
(二解欺他單身,跳下車來步戰。)
(督戎兩枝大戟,一左一右,使得呼呼的響。)
(解肅一槍刺來,督戎一戟拉去;戟勢去重,磅的一聲,那枝槍磖為兩段。)
(解肅撇了槍桿便走。)
(解雍也著了忙,手中遲慢,被督戎一戟刺倒。)
(便去追趕解肅。)
(解肅善走,逕奔北關,縋城而上。)
(督戎趕不著,退轉來要結果解雍,已被軍將救入關去了。)
(督戎氣忿忿的,獨自挺戟而立)
督 戎:有本事的,多著幾個出來,一總廝殺,省得費了工夫!
(關上無人敢應。)
(督戎守了一會,仍回本營,吩咐軍士,打點明日攻關。)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