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智罃定分軍之令,方欲伐鄭。)
傳 報:(廷臣傳報)宋國有文書到來。
(悼公取覽,乃是楚鄭二國相比,屢屢興兵,侵掠宋境,以偪陽為東道,以此告急。)
荀 偃:楚得陳鄭而復侵宋,意在與晉爭伯也。偪陽為楚伐宋之道,若興師先向偪陽,可一鼓而下。
前彭城之圍,宋向戍有功,因封之以為附庸,使斷楚道,亦一策也。
智 罃:偪陽雖小,其城甚固,若圍而不下,必為諸侯所笑。
士 匄:鼓城之役,我方伐鄭,楚則侵宋以救之。虎牢之役,我方平鄭,楚又侵宋以報之。今欲得鄭
,非先為固宋之謀不可。偃言是也。
荀 罃:二子能料偪陽必可滅乎?
荀 偃:都在小將二人身上。如若不能成功,甘當軍令!
晉悼公:伯游倡之,伯瑕助之,何憂事不濟乎?
(乃發第一軍往攻偪陽,魯、曹、邾三國皆以兵從。)


2**時間: 地點: 
(魯將孟孫蔑率其部將叔梁紇、秦堇父、狄虒彌等攻北門,只見懸門不閉,堇父同虒彌恃勇
先進,叔梁紇繼之。)
(忽聞城上豁喇一聲,將懸門當著叔梁紇頭頂上放將下來。)
(紇即投戈於地,舉雙手把懸門輕輕托起。)
(後軍就鳴金起來。)
(堇父虒彌二將,恐後隊有變,急忙回身。)
(城內鼓角大振,妘斑引著大隊人車,尾後追逐。)
(望見一大漢,手托懸門,以出軍將。)
(妘斑大駭,且自停車觀望。)
(叔梁紇待晉軍退盡,大叫道)
叔梁紇:魯國有名上將叔梁紇在此!有人要出城的,趁我不曾放手,快些出去!
(城中無人敢應。)
(妘斑彎弓搭箭,方欲射之。)
(叔梁紇把雙手一掀,就勢撒開,那懸門便落了閘口。)


3**時間: 地點: 
(紇回至本營,謂堇父虒彌曰)
叔梁紇:二位將軍之命,懸於我之兩腕也。
堇 父:若非鳴金,吾等已殺入偪陽城,成其大功矣。
虒 彌:只看明日,我要獨攻偪陽,顯得魯人本事。


4**時間: 地點: 
(至次日,孟孫蔑整隊向城上搦戰,每百人為一隊。)
虒 彌:我不要人幫助,只單身自當一隊足矣。
(乃取大車輪一個,以堅甲蒙之,緊緊束縛,左手執以為櫓;右握大戟,跳躍如飛。)
(偪陽城上,有人望見魯將施逞勇力,乃懸布於城下。)
軍 士:我引汝登城,誰人敢登,方見真勇。
秦堇父:(言猶未已,魯軍隊中一將出應曰)有何不敢!
(即以手牽布,左右更換,須臾盤至城堞。)
(偪陽人以刀割斷其布,堇父從半空中蹋將下來。)
(偪陽城高數仞,若是別人,這一跌,蹤然不死,也是重傷。)
(堇父全然不覺。)
軍 士:(城上布又垂下)再敢登麼?
堇 父:(又應曰)有何不敢!
(堇父手借布力,騰身復上。)
(又被偪陽人斷布撲地,又一大跌。)
(纔爬起來,城上布又垂下。)
軍 士:還敢不敢?
堇 父:(聲愈厲)不敢不算好漢!
(挽布如前。)
(偪陽人看見堇父再墜再登,全無畏懼,倒著了忙。)
(急割布時,已被堇父撈著一人,望城下一摔,跌個半熟。)
(堇父亦隨布墜下,反向城上叫道)
堇 父:你還敢懸布否?
軍 士:(城上應曰)已知將軍神勇,不敢復懸矣。
(堇父遂取斷布三截,遍示諸隊,眾人無不吐舌。)
孟孫蔑:(嘆曰)詩云:『有力如虎。』此三將足當之矣!
(妘斑見魯將兇猛,一個賽一個,遂不敢出戰,吩咐軍民竭力固守。)
(各軍自夏四月丙寅日圍起,至五月庚寅,凡二十四日,攻者已倦,應者有餘。)
(忽然天降大雨,平地水深三尺,軍中驚恐不安。)
(荀偃士匄慮水患生變,同至中軍來稟智罃,欲求班師。)


5**時間: 地點: 
(荀偃士匄二將,慮軍心有變,同至中軍來稟智罃)
荀 偃:本意謂城小易克。今圍久不下,天降大雨,又時當夏令,水潦將發。泡水在西,薛水在東,
漷水在東北,三水皆與泗水相通。萬一連雨不止,三水橫溢,恐班師不便。不如暫歸,以俟
再舉。
(智罃大怒,取所憑之几,向二將擲之,罵曰)
智 罃:老夫可曾說來,『城小而固,未易下也。』豎子自任可滅,在晉侯面前,一力承當。牽帥老
夫,至於此地!攻圍許久,不見尺寸之效,偶然天雨,便欲班師。來由得你,去由不得你!
今限汝七日之內,定要攻下偪陽。若還無功,照軍令狀斬首!速去!勿再來見!
(二將嚇得面如土色,喏喏連聲而退。)
智 偃:(智偃謂本部軍將曰)元帥立下嚴限,七日若不能破城,必取吾等之首。今我亦與爾等立限
,六日不能破城,先斬汝等,然後自剄,以申軍法。
(眾將皆面面相覷。)
士 匄:軍中無戲言!吾二人當親冒矢石,晝夜攻之,有進無退。
(約會魯、曹、邾三國,一齊并力。)


6**時間: 地點: 
(時水勢稍退,偃匄乘轈車,身先士卒,城上矢石如雨,全然不避。)
(自庚寅日攻起,至甲午日,城中矢石俱盡。)
(荀偃附堞先登,士匄繼之,各國軍將,亦乘勢蟻附而上。)
(妘斑巷戰而死。)
(智罃入城,偪陽君率群臣迎降於馬首。)
(智罃盡收其族,留於中軍。)
(計攻城至城破之日,纔五日耳。)


7**時間: 地點: 
(是冬,第二軍伐鄭,屯於牛首,復添虎牢之戍。)
(適鄭人尉止作亂,殺公子騑、公子發、公孫輒於西宮之朝。)
(騑之子公孫夏字子西,發之子公孫僑字子產,各帥家甲攻賊,賊敗走北宮。)
(公孫蠆亦率眾來助,遂盡誅尉止之黨,立公子嘉為上卿。)
欒 黶:(請曰)鄭方有亂,必不能戰,急攻之可拔也。
智 罃:乘亂不義。
(命緩其攻。)
(公子嘉使人行成,智罃許之。)
(比及楚公子貞來救鄭,則晉師已盡退矣。)
(鄭復與楚盟。)
(傳稱晉悼公三駕服楚。此乃「三駕」之一。)
(周靈王九年事也。)


8**時間: 地點: 
(明年夏,晉悼公以鄭人未服,復以第三軍伐鄭。)
(宋向戍之兵,先至東門,衛上卿孫林父帥師同郳人屯於北鄙,晉新軍元帥趙武等,營於西
郊之外,荀罃帥大軍自北林而西,揚兵於鄭之南門,約會各路軍馬,同日圍鄭。)
(鄭君臣大懼,又遣使行成。)
(荀罃又許之,乃退師於宋地。)
(鄭簡公親至毫城之北,大犒諸軍,與荀罃等歃血為盟,晉宋各軍方散。)
(此乃「三駕」之二。)


9**時間: 地點: 
(楚共王大怒,使公子貞往秦借兵,約共伐鄭。)
(時秦景公之妹,嫁為楚王夫人,兩國有姻好。)
(乃使大將嬴詹帥車三百乘助戰。)
(共王親帥大軍,望滎陽進發)
楚共王:此番不滅鄭,誓不班師!


10**時間: 地點: 
(鄭簡公自毫城北盟晉而歸,逆知楚軍旦暮必至,大集群臣計議。)
諸大夫:(皆曰)方今晉勢強盛,楚不如也。但晉兵來甚緩,去甚速,兩國未嘗見個雌雄,所以交爭
不息。若晉肯致死於我,楚力不逮,必將避之,從此可專事於晉矣。
舍 之:(獻策曰)欲晉致死於我,莫如怒之。欲激晉之怒,莫如伐宋。宋與晉最睦,我朝伐宋,晉
夕伐我。晉能驟來,楚必不能,我乃得有詞於楚也。
諸大夫:(皆曰)此計甚善!
(正計議間,諜人探得楚國借兵於秦的消息來報。)
舍 之:(喜曰)此天使我事晉也!
(眾人不解其意。)
舍 之:秦楚交伐,鄭必重困。乘其未入境,當往迎之,因導之使同伐宋國。一則免楚之患,二則激
晉之來,豈非一舉兩得?
(鄭簡公從其謀,即命公孫舍之乘單車星夜南馳。)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