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楚莊王大集群臣,計議卻晉之事。)
公子側:(進曰)楚所善無如齊,而事晉之堅,無過於宋。若我興師伐宋,晉方救宋不暇,敢與我爭
鄭乎?
楚莊王:子策雖善,然未有隙也。自先君敗宋於泓,傷其君股,宋能忍之。及厥貉之會,宋君親受服
役。其後昭公見弒,子鮑嗣立,今十八年矣,伐之當奉何名?
嬰 齊:(對曰)是不難。齊君屢次來聘,尚未一答。今宜遣使報聘於齊,竟自過宋,令勿假道,且
以探之。若彼不較,是懼我也,君之會盟,必不拒矣。如以無禮之故,辱我使臣,我借此為
辭,何患無名哉?
楚莊王:何人可使?
嬰 齊:(對曰)申無畏曾從厥貉之會,此人可使也。
(莊王乃命無畏如齊修聘。)
無 畏:(奏曰)聘齊必經宋國,須有假道文書送驗,方可過關。
楚莊王:汝畏阻絕使臣耶?
無 畏:向者厥貉之會,諸君田於孟諸,宋君違令,臣執其僕而戮之,宋恨臣必深;此行若無假道文
書,必然殺臣。
楚莊王:文書上與汝改名曰申舟,不用無畏舊名可矣。
無 畏:(猶不肯行)名可改,面不可改。
楚莊王:(怒曰)若殺子,我當興兵破滅其國,為子報仇!
(無畏乃不敢復辭。)


2**時間: 地點: 
(明日,無畏率其子申犀,謁見莊王)
無 畏:臣以死殉國,分也;但願王善視此子。
楚莊王:此寡人之事,子勿多慮。
(無畏改名申舟,領了出使禮物,拜辭出城。)


3**時間: 地點: 
(子犀送至郊外,申舟吩咐曰)
申 舟:汝父此行,必死於宋。汝必請於君王,為我報仇,切記吾言!
(父子灑淚而別。)


4**時間: 地點: 
(不一日,行至睢陽,關吏知是楚國使臣,要索假道文驗。)
申 舟:(答言)奉楚王之命,但有聘齊文書,卻沒有假道文書。
(關吏遂將申舟留住,飛報宋文公。)
(時華元為政,奏於文公)
華 元:楚,吾世仇也。今遣使公然過宋,不循假道之禮,欺我甚矣!請殺之!
宋文公:殺楚使,楚必伐我,奈何?
華 元:(對曰)欺我之恥,甚於受伐;況欺我,勢必伐我。均之受伐,且雪吾恥。
(乃使人執申舟至宋廷,華元一見,認得就是申無畏,怒上加怒,責之)
華 元:汝曾戮我先公之僕,今改名,欲逃死耶?
(申舟自知必死,大罵宋鮑)
申 舟:汝奸祖母,弒嫡姪,幸免天誅;又妄殺大國之使,楚兵一到,汝君臣為虀粉矣!
(華元命先割其舌,而後殺之。)
(將聘齊的文書禮物,焚棄於郊外。)


5**時間: 地點: 
(從人棄車而遁,回報莊王。)
(莊王方進午膳,聞申舟見殺,投箸於席,奮袂而起。)
(即拜司馬公子側為大將,申叔時副之,立刻整車,親自伐宋,使申犀為軍正,從征。)
(楚兵將睢陽城圍困,造樓車高與城等,四面攻城。)


6**時間: 地點: 
(華元率兵民巡守,一面遣大夫樂嬰齊奔晉告急。)
(晉景公欲發兵救之。)
伯 宗:(諫曰)林父以六百乘而敗於邲城,此天助楚也,往救未必有功。
晉景公:當今惟宋與晉親,若不救,則失宋矣。
伯 宗:楚距宋二千里之遙,糧運不繼,必不能久。今遣一使往宋,只說:『晉已起大軍來救。』諭
使堅守。不過數月,楚師將去。是我無敵楚之勞,而有救宋之功也。
晉景公:(然其言)誰能與我使宋國者?
(大夫解揚請行。)
晉景公:非子虎不勝此任也。


7**時間: 地點: 
(解揚微服行及宋郊,被楚之遊兵盤詰獲住,獻於莊王。)
楚莊王:(認得是晉將解揚)汝來何事?
解 揚:奉晉侯之命,來諭宋國,堅守待救。
楚莊王:原來是晉使臣!爾前者北林之役,汝為我將蒍賈所擒,寡人不殺,放汝回國;今番又來自投
羅網,有何理說?
解 揚:晉楚仇敵,見殺分也,又何說乎?
(莊王搜得身邊文書,看畢,謂曰)
楚莊王:宋城破在旦夕矣,汝能反書中之言,說汝國中有事,『急切不能相救,恐誤你國之事,特遣
我口傳相報。』如此,則宋人絕望,必然出降,省得兩國人民屠戮之慘。事成之日,當封你
為縣公,留仕楚國。
(解揚低頭不應。)
楚莊王:不然,當斬汝矣!
(解揚本欲不從,恐身死於楚軍,無人達晉君之命,乃佯許曰)
解 揚:諾。
(莊王升解揚於樓車之上,使人從旁促之。)
解 揚:(揚遂呼宋人曰)我晉國使臣解揚也。被楚軍所獲,使我誘汝出降。汝切不可!我主公親率
大軍來救,不久必至矣。
(莊王聞其言,命速牽下樓車,責之)
楚莊王:爾既許寡人,而又背之,爾自無信,非寡人之過也。
(叱左右斬訖報來。)
(解揚全無懼色,徐聲答曰)
解 揚:臣未嘗無信也。臣若全信於楚,必然失信於晉,假使楚有臣而背其主之言,以取賂於外國,
君以為信乎?不信乎?臣請就誅,以明楚國之信,在外不在內!
楚莊王:(嘆曰)『忠臣不懼死。』子之謂矣!
(縱之使歸。)


8**時間: 地點: 
(宋華元因解揚之告,繕守益堅。)
(公子側使軍士築土堙於外,如敵樓之狀,親自居之,以闞城內,一舉一動皆知。)
(華元亦於城內築土堙以向之。)
(秋九月圍起,至明年之夏五月,彼此相拒九個月頭,睢陽城中,糧草俱盡,人多餓死。)
(華元但以忠義激勸其下,百姓感泣,甚至易子為食,拾骸骨為爨,全無變志。)


9**時間: 地點: 
(莊王沒奈何了。)
軍 吏:(稟道)營中只有七日之糧矣!
楚莊王:吾不意宋國難下如此!
(乃親自登車,閱視宋城,見守陴軍士,甚是嚴整,嘆了一口氣,即召公子側議班師。)
申 犀:(哭拜於馬前曰)臣父以死奉王之命,王乃失信於臣父乎?
(莊王面有慙色。)
(申叔時時為莊王執轡在車,乃獻計曰)
申叔時:宋之不降,度我不能久耳。若使軍士築室耕田,示以長久之計,宋必懼矣。
楚莊王:此計甚善!


10**時間: 地點: 
(乃下令,軍士沿城一帶起建營房,即拆城外民居,并砍伐竹木為之。)
(每軍十名,留五名攻城,五名耕種,十日一更番,軍士互相傳說。)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