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公子歸生字子家,公子宋字子公,二人皆鄭國貴戚之卿也。)
(鄭靈公夷元年,公子宋與歸生相約早起,將入見靈公。)
(公子宋之食指,忽然翕翕自動。)
(──何謂食指?第一指曰拇指,第三指曰中指,第四指曰無名指,第五指曰小指。)
(惟第二指,大凡取食必用著他,故曰食指。)
(──公子宋將食指跳動之狀,與歸生觀看。)
(歸生異之。)
公子宋:無他。我每常若跳動,是日必嘗異味。前使晉食石花魚,後使楚一食天鵝,一食合歡橘,指
皆預動,無次不驗。不知今日嘗何味耶?
(將入朝門,內侍傳命,喚宰夫甚急。)
(公子宋問之曰)汝喚宰夫何事?
內 侍:有鄭客從漢江來,得一大黿,重二百餘斤,獻於主公,主公受而賞之。今縛於堂下,使我召
宰夫割烹,欲以享諸大夫也。
公子宋:異味在此,吾食指豈虛動耶?


2**時間: 地點: 
(既入朝,見堂柱縛黿甚大,二人相視而笑,謁見之際,餘笑尚在。)
鄭靈公:卿二人今日何得有喜容?
歸 生:(對曰)宋與臣入朝時,其食指忽動,言『每常如此,必得異味而嘗之。』今見堂下有巨黿
,度主公烹食,必將波及諸臣,食指有驗,所以笑耳!
鄭靈公:(戲之曰)驗與不驗,權尚在寡人也!
(二人既退,歸生謂宋曰)
歸 生:異味雖有,倘君不召子,如何?
公子宋:既享眾,能獨遺我乎?
(至日晡,內侍果遍召諸大夫。)
(公子宋欣然而入,見歸生曰。)
公子宋:吾固知君之不得不召我也。
(已而,諸臣畢集,靈公命布席敘坐,謂曰)
鄭靈公:黿乃水族佳味,寡人不敢獨享,願諸卿共之。
諸 臣:(謝曰)主公一食不忘,臣等何以為報!
(坐定,宰夫告黿味已調,乃先獻靈公,公嘗而美之。)
(命人賜黿羹一鼎,象箸一雙,自下席派起,至於上席。)
(恰到第一第二席,止剩得一鼎,宰夫稟道)
宰 夫:羹已盡矣,只有一鼎,請命賜與何人?
鄭靈公:賜子家。
(宰夫將羹致歸生之前。)
鄭靈公:(大笑曰)寡人命遍賜諸卿,而偏缺子公,是子公數不當食黿也!食指何嘗驗耶?
(原來靈公故意吩咐庖人,缺此一鼎,欲使宋之食指不驗,以為笑端。)
(卻不知公子宋已在歸生面前說了滿話,今日百官俱得賜食,己獨不與,羞變成怒,逕趨至
靈公面前,以指探其鼎,取黿肉一塊啖之)
公子宋:臣已得嘗矣!食指何嘗不驗也?
(言畢,直趨而出。)
(靈公亦怒,投箸曰)
鄭靈公:宋不遜,乃欺寡人!豈以鄭無尺寸之刃,不能斬其頭耶?
歸 生:(歸生等俱下席俯伏曰)宋恃肺腑之愛,欲均沾君惠,聊以為戲。何敢行無禮於君乎?願君
恕之!
(靈公恨恨不已,君臣皆不樂而散。)


3**時間: 地點: 
(歸生即趨至公子宋之家,告以君怒之意。)
歸 生:明日可入朝謝罪。
公子宋:吾聞『慢人者,人亦慢之。』君先慢我,乃不自責而責我耶?
歸 生:雖然如此,君臣之間,不可不謝。


4**時間: 地點: 
(次日,二人一同入朝。)
(公子宋隨班行禮,全無觳觫伏罪之語。)
(倒是歸生心上不安,奏曰)
歸 生:宋懼主公責其染指之失,特來告罪。戰兢不能措辭,望主公寬容之!
鄭靈公:寡人恐得罪子公,子公豈懼寡人耶?
(拂衣而起。)


5**時間: 地點: 
(公子宋出朝,邀歸生至家,密語曰)
公子宋:主公怒我甚矣!恐見誅,不如先作難,事成可以免死。
歸 生:(掩耳曰)六畜歲久,猶不忍殺之。況一國之君,敢輕言弒逆乎?
公子宋:吾戲言,子勿洩也。
(歸生辭去。)


6**時間: 地點: 
(公子宋探知歸生與靈公之弟公子去疾相厚,數有往來,乃揚言於朝曰)
公子宋:子家與子良早夜相聚,不知所謀何事,恐不利於社稷也。
(歸生急牽宋之臂,至於靜處,謂曰)
歸 生:是何言與?
公子宋:子不與我協謀,吾必使子先我一日而死!
(歸生素性懦弱,不能決斷,聞宋之言,大懼曰)
歸 生:汝意欲何如?
公子宋:主上無道之端,已見於分黿。若行大事,吾與子共扶子良為君,以親暱於晉,鄭國可保數年
之安矣。
(歸生想了一回,徐答曰)
歸 生:任子所為,吾不汝洩也。
(公子宋乃陰聚家眾,乘靈公秋祭齋宿,用重賂結其左右,夜半潛入齋宮,以土囊壓靈公而
殺之,託言「中魘暴死」。)
(歸生知其事而不敢言。)


7**時間: 地點: 
(次日,歸生與公子宋共議,欲奉公子去疾為君。)
(去疾大驚,辭曰)
去 疾:先君尚有八子,若立賢,則去疾無德可稱,若立長,則有公子堅在。去疾有死,不敢越也。
(於是逆公子堅即位,是為襄公。)
(襄公忌諸弟黨盛,恐他日生變,私與公子去疾商議,欲獨留去疾,而盡逐其諸弟。)
去 疾:先君夢蘭而生,卜曰:『是必昌姬氏之宗。』夫兄弟為公族,譬如枝葉盛茂,本是以榮,若
剪枝去葉,本根俱露,枯槁可立而待矣。君能容之,固所願也。若不能容,吾將同行,豈忍
獨留於此,異日何面目見先君於地下乎?
(襄公感悟。)
(乃拜其弟十一人皆為大夫,並知鄭政。)
(公子宋遣使求成於晉,以求安其國。)
(此周定王二年事也。)


8**時間: 地點: 
(周定王三年,晉上卿趙盾卒。)
(是年,楚莊王親統大軍,復伐鄭師於柳棼。)
(晉郤缺率師救之,襲敗楚師。)
(鄭人皆喜,公子去疾,獨有憂色。)
(襄公怪而問之。)
去 疾:(對曰)晉之敗楚,偶也。楚將洩怒於鄭,晉可長恃乎?行見楚兵之在郊矣!


9**時間: 地點: 
(明年,楚莊王復伐鄭,屯兵於穎水之北。)
(適公子歸生病卒,公子去疾,追治嘗黿之事,弒公子宋,暴其屍於朝,斲子家之棺,而逐
其族,遣使謝楚王曰)
遣 使:寡人有逆臣歸生與宋,今俱伏誅。寡君願因陳侯而受歃於上國。
(莊王許之。)
(遂欲合陳鄭同盟於辰陵之地,遣使約會陳侯。)
(使者自陳還,言)
使 者:陳侯為大夫夏徵舒所弒,國內大亂。


10**時間: 地點: 
(話說陳靈公諱平國,乃陳共公朔之子,在周頃王六年嗣位。)
(為人輕佻惰慢,絕無威儀,且又耽於酒色,逐於遊戲,國家政務,全然不理。)
(寵著兩位大夫,一個姓孔名寧,一個姓儀名行父,都是酒色隊裏打鑼鼓的。)
(一君二臣,志同氣合,語言戲褻,各無顧忌。)
(其時朝中有個賢臣,姓泄名冶,是個忠良正直之輩,遇事敢言,陳侯君臣,甚畏憚之。)
(又有個大夫夏御叔,其父公子少西,乃是陳定公之子,少西字子夏,故御叔以夏為字,又
曰少西氏,世為陳國司馬之宮,食采於株林。)
(御叔娶鄭穆公之女為妻,謂之夏姬。)
(那夏姬生得蛾眉鳳眼,杏臉桃腮,有驪姬息媯之容貌,兼妲己文姜之妖淫。)
(見者無不消魂喪魄,顛之倒之。)
(更有一樁奇事,十五歲時,夢見一偉丈夫,星冠羽服,自稱上界天仙,與之交合,教以吸
精導氣之法。)
(與人交接,曲盡其歡,就中採陽補陰,卻老還少,名為「素女採戰之術」。)
(在國未嫁,先與鄭靈公庶兄公子蠻兄妹私通,不勾三年,子蠻殀死。)
(後嫁於夏御叔為內子,生下一男,名曰徵舒。)
(徵舒字子南,年十二歲上,御叔病亡。)
(夏姬因有外交,留徵舒於城內,從師習學,自家退居株林。)
(孔寧儀行父,向與御叔同朝相善,曾窺見夏姬之色,各有窺誘之意。)
(夏姬有侍女荷華,伶俐風騷,慣與主母做腳攬主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