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郤缺提了白部胡首級,同諸將到中軍獻功,不見了元帥。)
某軍士:元帥單車出營去了,但吩咐『緊閉寨門』。不知何往?
(先且居心疑,偶於案上見表章一道,取而觀之,云:
    臣中軍大夫先軫奏言:臣自知無禮於君。)
(   君不加誅討,而復用之,幸而戰勝,賞賚將及矣。)
(   臣歸而不受賞,是有功而不賞也;若歸而受賞,是無禮而亦可論功也。)
(   有功不賞,何以勸功?無禮論功,何以懲罪?功罪紊亂,何以為國?
(   臣將馳入翟軍,假手翟人,以代君之討。)
(   臣子且居有將略,足以代臣。)
(   臣軫臨死昌昧!)
且 居:吾父馳翟師死矣!
(放聲大哭。便欲乘車闖入翟軍,查看其父下落。)
(郤缺、欒盾、狐鞫居、狐射姑等,畢集營中,死勸方住。)
郤 缺:必先使人打聽元帥生死,方可進兵。
忽 報:翟主之弟白暾,差人打話。
(召而問之,乃是彼此換屍之事。)
(且居知死信真實,又復痛哭了一場。)
且 居:(約定)明日軍前,各抬亡靈,彼此交換。
(翟使回復去後。先且居曰。)
先且居:戎狄多詐,來日不可不備。
(乃商議令郤缺欒盾仍舊張兩翼於左右,但有交戰之事,便來夾攻。)
(二狐同守中軍。)


2**時間: 地點: 
(次日,兩邊結陣相持,先且居素服登車,獨出陣前,迎接父屍。)
(白暾畏先軫之靈,拔去箭翎,將香水浴淨,自脫錦袍包裹,
(裝載車上,如生人一般,推出陣前,付先且居收領。)
(晉軍中亦將白部胡首級,交割還翟。)
(翟送還的,是香噴噴一具全屍;晉送去的,只是血淋淋一顆首級。)
(白暾心懷不忍,便叫道)
白 暾:你晉家好欺負人!如何不把全屍還我?
先且居:若要取全屍,你自去大谷中亂屍內尋認!
(白暾大怒,手執開山大斧,指揮翟騎沖殺過來。)
(這裏用軘車結陣,如牆一般,連沖突數次,皆不能入。)
(引得白暾躑躅咆哮,有氣莫吐。)
(忽然晉軍中鼓聲驟起,陣門開處,一員大將,橫戟而出,乃狐射姑也。)
(白暾便與交鋒。)
(戰不多合,左有郤缺,右有欒盾,兩翼軍士圍裹將來。)
(白暾見晉兵眾盛,急忙撥轉馬頭,晉軍從後掩殺。)
(翟兵死者,不計其數。)


3**時間: 地點: 
(狐射姑認定白暾,緊緊追趕。)
(白暾恐沖動本營,拍馬從刺斜裏跑去。)
(射姑不捨,隨著馬尾趕來。)
(白暾回首一看,帶轉馬頭)
白 暾:將軍面善,莫非賈季乎?
射 姑:然也。
白 暾:將軍別來無恙?將軍父子,俱住吾國十二年,相待不薄,今日留情,異日豈無相見?我乃白
部之弟白暾是也。
(狐射姑見提起舊話,心中不忍,便答道)
狐射姑:我放汝一條生路,汝速速回軍,無得淹久於此。
(言畢回車,至於大營。)
(晉兵已自得勝,便拿不著白暾,眾俱無話。)


4**時間: 地點: 
(晉師凱旋而歸,參見晉襄公,呈上先軫的遺表。)
(襄公憐軫之死,親殮其屍。)
(只見兩目復開,勃勃有生氣。)
宋襄公:(撫其屍曰)將軍死於國事,英靈不泯,遺表所言,足見忠愛,寡人不敢忘也!
(乃即柩前,拜先且居為中軍元帥,以代父職,其目遂暝。)
(後人於箕城立廟祀之。)
(襄公嘉郤缺殺白部胡之功,仍以冀為之食邑,謂曰)
爾能蓋父之愆,故還爾父之封也。
(又謂胥臣)舉郤缺者,吾子之功。微子,寡人何由任缺?
(乃以先茅之縣賞之。)
(諸將見襄公賞當其功,無不悅服。)


5**時間: 地點: 
(時許蔡二國,因晉文公之變,復受盟於楚。)
(晉襄公拜陽處父為大將,帥師伐許,因而侵蔡。)
(楚成王命鬬勃同成大心,帥師救之。)
(行及泜水,隔岸望見晉軍,遂逼泜水下寨。)


6**時間: 地點: 
(晉軍營於泜水之北,兩軍只隔得一層水面,擊柝之聲,彼此相聞。)
(晉軍為楚師所拒,不能前進。)
(如此相持,約有兩月。)


7**時間: 地點: 
(看看歲終,晉軍糧食將盡,陽處父意欲退軍。)
(既恐為楚所乘,又嫌於避楚,為人所笑。)
(乃使人渡泜水,直入楚軍,傳語鬬勃曰)
傳 語:諺云『來者不懼,懼者不來。』將軍若欲與吾戰,吾當退去一舍之地,讓將軍濟水而陣,決
一死敵;如將軍不肯濟,將軍可退一舍之地,讓我渡河南岸,以請戰期。若不進不退,勞師
費財,何益於事?處父今駕馬於車,以候將軍之命,惟速裁決!
鬬 勃:(忿然曰)晉欺我不敢渡河耶?
(便欲渡河索戰。)
成大心:(急止曰)晉人無信,其言退舍,殆誘我耳。若乘我半濟而擊之,我進退俱無據矣。不如姑
退,以讓晉涉。我為主,晉為客,不亦可乎?
鬬 勃:(悟曰)孫伯之言是也!
(乃傳令軍中,退三十里下寨,讓晉濟水。)
(使人回復陽處父。)
(處父使改其詞,宣言於眾,只說)
處 父:楚將鬬勃,畏晉不敢涉水,已遁去矣。
楚師已遁,我何濟為?歲暮天寒,且歸休息,以俟再舉可也。
(遂班師還晉。)


8**時間: 地點: 
(楚成王之長子,名曰商臣,先時欲立為太子,問於鬬勃。)
鬬 勃:(對曰)楚國之嗣,利於少,不利於長,歷世皆然。且商臣之相,蠭目豺聲,其性殘忍,今
日愛而立之,異日復惡而黜之,其為亂必矣。
(成王不聽,竟立為嗣,使潘崇傅之。)
(商臣聞鬬勃不欲立己,心懷怨恨。)
(及鬬勃救蔡,不戰而歸,商臣譖於成王曰)
商 臣:子上受陽處父之賂,故避之以為晉名。
(成王信其言,遂不許鬬勃相見,使人賜之以劍。)
(鬬勃不能自明,以劍刎喉而死。)
(成大心自詣成王之前,叩頭涕泣,備述退師之故,如此恁般)
成大心:並無受賂之事,若以退為罪,罪宜坐臣。
成 王:卿不必引咎,孤亦悔之矣!
(自此成王有疑太子商臣之意。)
(後又愛少子職,遂欲廢商臣而立職,誠恐商臣謀亂,思尋其過失而誅之。)
(宮人頗聞其語,傳播於外。)


9**時間: 地點: 
(商臣猶豫未信,以告於太傅潘崇。)
潘 崇:(曰)吾有一計,可察其說之真假。
商 臣:計將安出?
潘 崇:王妹羋氏,嫁於江國,近以歸寧來楚,久住宮中,必知其事。江羋性最躁急,太子誠為設享
,故加怠慢,以激其怒,怒中之言,必有洩漏。
(商臣從其謀,乃具享以待江羋。)


10**時間: 地點: 
(羋氏來至東宮,商臣迎拜甚恭,三獻之後,漸漸疏慢,中饋但使庖人供饌,
(自不起身,又故意與行酒侍兒,竊竊私語,羋氏兩次問話,俱失應答。)
(羋氏大怒,拍案而起,罵曰)
羋 氏:役夫不肖如此,宜王之欲殺汝而立職也!
(商臣假意謝罪,羋氏不顧,竟上車而去,罵聲猶不絕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