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周襄王受朝已畢,欲返洛陽。)
(眾諸侯送襄王出河陽之境,就命先蔑押送衛侯於京師。)
(時衛成公有微疾,晉文公使隨行醫衍,與衛侯同行,假以視疾為名,
(實使之酖殺衛侯,以洩胸中之忿)
晉文公:若不用心,必死無赦!
晉文公:(又吩咐先蔑)作急在意,了事之日,一同醫衍回話。
(襄王行後,眾諸侯未散。)
晉文公:寡人奉天子之命,得專征伐。今許人一心事楚,不通中國。王駕再臨,諸君趨走不暇,穎陽
密邇,置若不聞,怠慢莫甚!願偕諸君問罪於許。
諸 侯:(皆曰)敬從君命。
(時晉侯為主,齊、宋、魯、蔡、陳、秦、莒、邾八國諸侯,皆率車徒聽命,
(一齊向穎陽進發。)


2**時間: 地點: 
(鄭文公捷,原是楚王姻黨,懼晉來附,見晉文公處置曹衛太過,
(心中有不平之意,思想)
鄭文公:晉侯出亡之時,自家也曾失禮於他,看他親口許復曹衛,兀自不肯放手。如此懷恨,未必便
忘情於鄭也。不如且留楚國一路,做個退步,後來患難之時,也有個依靠。
(上卿叔詹見鄭伯躊躇,似有背晉之意,遂進諫曰)
叔 詹:晉幸辱收鄭矣,君勿貳也。貳且獲罪不赦。
(鄭伯不聽,使人揚言)
使 人:國中有疫。
(託言祈禱,遂辭晉先歸)


3**時間: 地點: 
(鄭伯陰使人通款於楚曰)
使 者:晉侯惡許之暱就上國也,驅率諸侯,將問罪焉。寡君畏上國之威,不敢從兵,敢告。
(許人聞有諸侯之兵,亦遣人告急於楚。)
楚成王:吾兵新敗,勿與晉爭。俟其厭兵之後,而求成焉。
(遂不救許。)


4**時間: 地點: 
(諸侯之兵,圍了穎陽,水洩不漏。)
(時曹共公襄,尚羈五鹿城中,不見晉侯赦令,欲求能言之人,往說晉侯。)
(小臣侯獳,請攜重賂以行,曹共公許之。)
(侯獳聞諸侯在許,逕至穎陽,欲求見晉文公。)
(適文公以積勞之故,因染寒疾,夢有衣冠之鬼,向文公求食,叱之而退,
(病勢愈加,臥不能起,方召太卜郭偃,占問吉凶。)
(侯獳遂以金帛一車,致於郭偃,告之以情,使借鬼神之事,為曹求解,
(須如此恁般進言。)
(郭偃受其賄囑,許為講解。)
(既見,晉侯示之以夢。)
(布封得「天澤」之象,陰變為陽。)
(偃獻繇於文公,其詞曰)
(陰極生陽,蟄蟲開張;大赦天下,鐘鼓堂堂。)
晉文公:何謂也?
郭 偃:(對曰)以封合之於夢,必有失祀之鬼神,求赦於君也。
晉文公:寡人於祀事,有舉無廢。且鬼神何罪,而求赦耶?
郭 偃:以臣之愚度之,其曹乎?曹叔振鐸,文之昭也。晉先君唐叔,武之穆也。昔齊桓公為會,而
封邢衛異姓之國。今君為會,而滅曹衛同姓之國。況二國已蒙許復矣。踐土之盟,君復衛而
不復曹,同罪異罰,振鐸失祀,其見夢不亦宜乎?君若復曹伯,以安振鐸之靈,布寬仁之令
,享鐘鼓之樂,又何疾之足患?
(這一席話,說得文公心下豁然,覺病勢頓去其半。)
(即日遣人召曹伯襄於五鹿,使復歸本國為君,所畀宋國田土,亦吐還之。)
(曹伯襄得釋,如籠鳥得翔於霄漢,檻猿復升於林木,即統本國之兵,
(趨至穎陽,面謝晉侯復國之恩,遂協助眾諸侯圍許。)
(文公病亦漸愈。)
(許僖公見楚救不至,乃面縛銜璧,向晉軍中乞降,大出金帛犒軍。)
(文公乃與諸侯解圍而去。)


5**時間: 地點: 
(秦穆公臨別,與晉文公相約)
秦穆公:異日若有軍旅之事,秦兵出,晉必助之,晉兵出,秦亦助之,彼此同心協力,不得坐視。
(二君相約已定,各自分路。)
(晉文公在半途,聞鄭國遣使復通款於楚,勃然大怒,便欲移兵伐鄭。)
趙 衰:(諫曰)君玉體乍平,未可習勞。且士卒久敝,諸侯皆散,不如且歸,休息一年,而後圖之

(文公乃歸。)


6**時間: 地點: 
(周襄王回至京師,群臣謁見稱賀畢。)
(先蔑稽首,致晉侯之命,乞以衛侯付司寇。)
(時周公閱為太宰秉政,閱請羈衛侯於館舍,聽其修省。)
周襄王:置大獄太重,舍公館太輕。
(乃於民間空房,別立囚室而幽之。)
(襄王本欲保全衛侯,只因晉文公十分忿恨,又有先蔑監押,恐拂其意,
(故幽之別室,名為囚禁,實寬之也。)
(寧俞緊隨其君,寢處必偕,一步不離,凡飲食之類,必親嘗過,方纔進用。)
(先蔑催促醫衍數次,奈寧俞防範甚密,無處下手。)
(醫衍沒奈何,只得以實情告於寧俞曰)
先 蔑:晉君之強明,子所知也。有犯必誅,有怨必報。衍之此行,實奉命用酖,不然,衍且得罪。
衍將為脫死之計,子勿與知可也。
寧 俞:(附耳言曰)子既剖腹心以教我,敢不曲為子謀乎?子之君老矣,遠於人謀,而近於鬼謀。
近聞曹君獲宥,特以巫史一言,子若薄其酖以進,而託言鬼神,君必不罪。寡君當有薄獻。
(醫衍會意而去。)


7**時間: 地點: 
(寧俞假以衛侯之命,向衍取藥酒療疾,因密致寶玉一函。)
醫 衍:(告先蔑曰)衛侯死期至矣!
(遂調酖於甌以進,用毒甚少,雜他藥以亂其色。)
(寧俞請嘗,衍佯不許,強逼衛侯而灌之。)
(纔灌下兩三口,衍張目仰看庭中,忽然大叫倒地,口吐鮮血,
(不省人事,仆甌於地,酖酒狼藉。)
(寧俞故意大驚小怪,命左右將太醫扶起。)
(半晌方蘇,問其緣故。)
醫 衍:方灌酒時,忽見一神人,身長丈餘,頭大如斛,裝束威嚴,自天而下,直入室中。言:『奉
唐叔之命,來救衛侯。』遂用金鎚,擊落酒甌,使我魂魄俱喪也!
(衛侯自言所見,與衍相同。)
寧 俞:(佯怒曰)汝原來用毒以害吾君,若非神人相救,幾不免矣。我與汝義不俱生!
(即奮臂欲與衍鬥,左右為之勸解。)
(先蔑聞其事,亦飛駕來視,謂寧俞)
先 蔑:汝君既獲神祐,後祿未艾,蔑當復於寡君。
(衛侯服酖,又薄又少,以此受毒不深。)
(略略患病,隨即痊安。)
(先蔑與醫衍還晉,將此事回復文公。)


8**時間: 地點: 
(魯僖公原與衛世相親睦,聞得醫衍進酖不死,晉文公不加責罪,乃問於臧孫辰曰)
魯僖公:衛侯尚可復乎?
臧孫辰:(對曰)可復。
魯僖公:何以見之?
臧孫辰:(對曰)凡五刑之用,大者甲兵斧鉞,次者刀鋸鑽笮,最下鞭扑,或陳之原野,或肆之市朝
,與百姓共明其罪。今晉侯於衛,不用刑而私酖焉;又不誅醫衍,是諱殺衛侯之名也。衛侯
不死,其能老於周乎?若有諸侯請之,晉必赦衛。衛侯復國,必益親於魯,諸侯誰不誦魯之
高義?
(僖公大悅,使臧孫辰先以白璧十雙,獻於周襄王,為衛求解。)


9**時間: 地點: 
(黃昏左側,元咺巡至東門,只見周歂冶廑二人一齊來迎。)
元 咺:(驚曰)二位為何在此?
周 歂:外人傳言故君已入衛境,旦晚至此。大夫不聞乎?
元 咺:(愕然曰)此言從何來?
冶 廑:聞寧大夫有人入城,約在位諸臣往迎,大夫何以處之?
元 咺:此亂言,不可信之。況大位已定,豈有復迎故君之理?
周 歂:大夫身為正卿,當洞觀萬里。如此大事,尚然不知,要你則甚!
(冶廑便拿住元咺雙手。)
(元咺爭待掙扎,周歂手拔佩刀,大喝一聲,劈頭砍來,去了半個天靈蓋。)
(伏兵齊起,左右一時驚逃。)
(周歂冶廑率領家丁,沿途大呼)
周 歂:衛侯引齊魯之兵,見集城外矣!爾百姓各宜安居,勿得擾動!
(百姓家家閉戶,處處關門。)
(為官在朝的,此時也半疑半信,正不知甚麼緣故,一個個袖手靜坐,以待消息。)
(周歂冶廑二人,殺入宮中。)
(公子適方與其弟子儀,在宮中飲酒,聞外面有兵變,子儀拔劍在手,出宮探信。)
(正遇周歂,亦被所殺。)
(尋覓公子適不見。)
(宮中亂了一夜,至天明,方知子適已投井中死矣。)


10**時間: 地點: 
(周歂冶廑將衛侯手書,榜於朝堂,大集百官,迎接衛成公入城復位。)
(衛成公復位之後,擇日祭享太廟。)
(不負前約,封周歂冶廑並受卿職,使之服卿服,陪祭於廟。)
(是日五鼓,周歂升車先行,將及廟門,忽然目睛反視,大叫)
周 歂:周歂穿窬小人,蛇豕奸賊!我父子盡忠為國,汝貪卿位之榮,戕害我命。我父子含冤九泉,
汝盛服陪祀,好不快活!我拿你去見太叔及子瑕,看你有何理說?吾乃上大夫元咺是也!
(言畢,九竅流血,殭死車中。)
(冶廑後到,吃一大驚,慌忙脫卸卿服,託言中寒而返。)
(衛成公至太廟,改命寧俞孔達陪祀。)
(還朝之時,冶廑辭爵表章已至。)
(衛侯知周歂死得希奇,遂不強其受。)
(未踰月,冶廑亦病亡。)
(孔達為上卿,寧俞為亞卿。)
(達為衛侯畫策,將咺瑕之死,悉推在已死周歂冶廑二人身上,遣使往謝晉侯。)
(晉侯亦付之不問。)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