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楚成王伐宋,克了緡邑,直至睢陽,四面築起長圍,欲俟其困,迫而降之。)
報 子:(忽報)衛國遣使臣孫炎告急。
(楚王召問其事,孫炎將晉取五鹿,及衛君出居襄牛之事,備細訴說。)
孫 炎:如救兵稍遲,楚丘不守。
楚成王:吾舅受困,不得不救。
(乃分申息二邑之兵,留元帥成得臣及鬥越椒、鬥勃、宛春一班將佐,
(同各路諸侯圍宋。)
(自統蒍呂臣鬥宜申等,率中軍兩廣,親往救衛。)
(四路諸侯,亦慮本國有事,各各辭回,止留其將統兵。)
(陳將轅選,蔡將公子印,鄭將石癸,許將百疇,俱聽得臣調度。)


2**時間: 地點: 
(單說楚王行至半途,聞晉兵已移向曹國,正議救曹。)
(未幾,報至)
報 子:晉兵已破曹,執其君。
楚成王:(大驚曰)晉之用兵,何神速乃爾?
(遂駐軍於申城,遣人往穀,取回公子雍及易牙等,以穀地仍復歸齊,
(使申公叔侯與齊講和,撤戍而還。)
(又遣人往宋,取回成得臣之師,且戒諭之曰)
楚成王:晉侯在外十九年矣,年踰六旬,而果得晉國,備嘗險阻,通達民情,殆天假之年,以昌大晉
國之業。非楚所能敵也,不如讓之。
(使命至穀,申公叔侯致穀修好於齊,班師回楚。)
(惟成得臣自恃其才,憤憤不平,謂眾諸侯)
諸 侯:宋城旦暮且破,奈何去之?
(鬥越椒亦以為然。)
成得臣:(得臣使回見楚王)願少待破宋,奏凱而回。如遇晉師,請決一死戰;若不能取勝,甘伏軍
法。


3**時間: 地點: 
楚成王:(召子文問曰)孤欲召子玉還,而子玉請戰,於卿何如?
子 文:晉之救宋,志在圖伯;然晉之伯,非楚利也。能與晉抗者惟楚,楚若避晉,則晉遂伯矣。且
曹衛我之與國。見楚避晉,必懼而附晉。姑令相持,以堅曹衛之心,不亦可乎?王但戒子玉
勿輕與晉戰,若講和而退,猶不失南北之局也。
(楚王如其言,吩咐越椒,戒得臣勿輕戰,可和則和。)
(成得臣聞越椒回復之話,且喜不即班師,攻宋愈急,晝夜不息。)
(宋成公初時,得公孫固報言,晉侯將伐曹衛以解宋圍,乃悉力固守。)


4**時間: 地點: 
(及楚成王分兵一半,救衛去了,得臣之圍愈急,心下轉慌。)
門尹般:(進曰)晉知救衛之師已行,未知圍宋之師未退也。臣請冒死出城,再見晉君,乞其救援。
宋成公:求人至再,豈可以空言往乎?
(乃籍庫藏中寶玉重器之數,造成冊籍,獻於晉侯,
(以求進兵,只等楚兵寧靜,便照冊輸納。)
(門尹般再要一人幫行,宋公使華秀老同之。)
(二人辭了宋公,覷個方便,縋城而出。)


5**時間: 地點: 
(偷過敵寨,一路挨訪晉軍,到於何處,逕奔軍前告急。)
(門尹般華秀老二人見了晉侯,涕泣而言)
門尹般:敝邑亡在旦夕,寡君惟是不腆宗器,願納左右,乞賜哀憐!
晉文公:(謂先軫曰)宋事急矣!若不往救,是無宋也。若往救,必須戰楚。郤縠曾為寡人策之,非
合齊秦為助不可。今楚歸穀地於齊,與之通好,秦楚又無隙,未肯合謀,將若之何?
先 軫:(對曰)臣有一策,能使齊秦自來戰楚。
晉文公:(欣然)卿有何妙計,使齊秦自來戰楚?
先 軫:(對曰)宋之賂我,可謂厚矣!受賂而救,君何義焉?不如辭之。使宋以賂晉之物,分賂齊
秦,求二國向楚宛轉,乞其解圍。二國自謂力能得之於楚,必遣使至楚。楚若不從,則齊秦
之隙成矣。
晉文公:倘請之而從,齊秦將以宋奉楚,與我何利焉?
先 軫:(對曰)臣又有一策,能使楚必不從齊秦之請。
晉文公:卿又有何計,使楚必不從齊秦之請?
先 軫:曹衛,楚所愛也;宋,楚所嫉也。我已逐衛侯,執曹伯矣。二國土地,在我掌握,與宋連界
。誠割取二國田土,以畀宋人,則楚之恨宋愈甚。齊秦雖請,其肯從乎?齊秦憐宋而怒楚,
雖欲不與晉合,不可得也。
(文公撫掌稱善。)
(乃使門尹般以寶玉重器之數,分作二籍,轉獻齊秦二國,門尹般如秦,
(華秀老如齊,約定一般說話,相見之間,須要極其哀懇。)


6**時間: 地點: 
(秀老至齊,參見了昭公,言)
華秀老:晉楚方惡,此難非上國不解。若因上國得保社稷,不惟先朝重器不敢愛,願年年聘好,子孫
無間。
齊昭公:今楚君何在?
華秀老:楚王亦肯解圍,已退師於申矣。惟楚令尹成得臣新得楚政,謂敝邑旦暮可下,貪功不退。是
以乞憐於上國耳!
齊昭公:楚王前日取我穀邑,近日復歸於我,結好而退,此無貪功之心。既令尹成得臣不肯解圍,寡
人為宋曲意請之。
(乃命崔夭為使,逕至宋地,往見得臣,為宋求釋。)
(門尹般到秦,亦如華秀老之言。)
(秦穆公亦遣公子縶為使,如楚軍與得臣討情。)
(齊秦兩不相照,各自遣使。)


7**時間: 地點: 
(門尹般和華秀老俱轉到晉軍回話。)
晉文公:寡人已滅曹衛,其田近宋者,不敢自私。
(乃命狐偃同門尹般收取衛田,命胥臣同華秀老收取曹田,把兩國守臣,盡行趕逐。)


8**時間: 地點: 
(崔夭公子縶,正在成得臣幕下替宋講和,恰好那些被逐的守臣,紛紛來訴,說)
守 臣:宋大夫門尹般華秀老倚晉之威,將本國田土,都割據去了。
(得臣大怒,謂齊秦使者)
使 者:宋人如此欺負曹衛,豈像個講和的?不敢奉命,休怪,休怪!
(崔夭和公子縶一場沒趣,即時辭回。)


9**時間: 地點: 
(晉侯聞得臣不准齊秦二國之請,預遣人於中途邀迎二國使臣,
(到於營中,盛席款待,訴以)
晉文公:楚將驕悍無禮,即日與晉交戰,望二國出兵相助。
(崔夭公子縶領命去了。)


10**時間: 地點: 
(得臣誓於眾曰)
成得臣:不復曹衛,寧死必不回軍!
宛 春:(獻策曰)小將有一計,可以不勞兵刃,而復曹衛之封。
成得臣:子有何計?
宛 春:晉之逐衛君,執曹伯,皆為宋也。元帥誠遣一使至晉軍,好言講解,要晉復了曹衛之君,還
其田土,我這裏亦解宋圍,大家罷戰休兵,豈不為美?
成得臣:倘晉不見聽如何?
宛 春:元帥先以解圍之說,明告宋人,姑緩其攻。宋人思脫楚禍,如倒懸之望解,若晉侯不允,不
惟曹衛二國怨晉,宋亦怒之。聚三怨以敵一晉,我之勝數多矣。
成得臣:誰人敢使晉軍?
宛 春:元帥若以見委,春不敢辭。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