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晉文公在王城,誅了呂省郤芮,向秦穆公再拜稱謝。)
(因以親迎夫人之禮,請逆懷嬴歸國。)
秦穆公:弱女已失身子圉,恐不敢辱君之宗廟,得備嬪嬙之數足矣。
晉文公:秦晉世好,非此不足以主宗祀。舅其勿辭!且重耳之出,國人莫知,今以大婚為名,不亦美
乎?
(穆公大喜,乃邀文公復至雍都,盛飾輜軿,以懷嬴等五人歸之。)
(又親送其女,至於河上,以精兵三千護送,謂之「紀綱之僕」。)
(文公同懷嬴等濟河,趙衰諸臣,早備法駕於河口,迎接夫婦升車。)
(百官扈從,旌旗蔽日,鼓樂喧天,好不鬧熱!昔時宮中夜遁,如入土之龜,
(縮頭縮尾;今番河上榮歸,如出岡之鳳,雙宿雙飛。)
(文公至絳,國人無不額手稱慶。)
(百官朝賀,自不必說。)
(遂立懷嬴為夫人。)
(文公追恨呂郤二人,欲盡誅其黨。)
趙 衰:(諫曰)惠懷以嚴刻失人心,君宜更之以寬。
(文公從其言,乃頒行大赦。)


2**時間: 地點: 
(呂郤之黨甚眾,雖見赦文,猶不自安,訛言日起,文公心以為憂。)
(忽一日侵晨,小吏頭須叩宮門求見。)
(文公方解髮而沐,聞之怒曰)
晉文公:此人竊吾庫藏,致寡人行資缺乏,乞食曹衛。今日尚何見為?
(閽人如命辭之。)
頭 須:主公得無方沐乎?
閽 者:(驚曰)汝何以知之?
頭 須:夫沐者,俯首曲躬,其心必覆;心覆則出言顛倒,宜我之求見而不得也。且主公能容勃鞮,
得免呂郤之難;今獨不能容頭須耶?頭須此來,有安晉國之策。君必拒之,頭須從此逃矣。
(閽人遽以其言告於文公,文公)
晉文公:是吾過也!
(亟索冠帶裝束,召頭須入見。)
(頭須叩頭請罪訖,然後言曰)
頭 須:主公知呂郤之黨幾何?
晉文公:(蹙眉而言曰)眾甚。
頭 須:(奏曰)此輩自知罪重,雖奉赦猶在懷疑,主公當思所以安之。
晉文公:安之何策?
頭 須:(奏曰)臣竊主公之財,使主公饑餓。臣之獲罪,國人盡知。若主公出遊而用臣為御,使舉
國之人,聞且見之,皆知主公之不念舊惡,而群疑盡釋矣。
晉文公:善。


3**時間: 地點: 
(乃託言巡城,用頭須為御。)
(呂郤之黨見之,知頭須竊君之藏,今且仍舊錄用,自是訛言頓息。)
(文公仍用頭須掌庫藏之事。)
(因有恁般容人之量,所以能安定晉國。)
(文公先為公子時,已娶過二妻。)
(初娶徐嬴早卒。)
(再娶偪姞,生一子一女,子名驩,女曰伯姬。)
(逼姞亦薨於蒲城。)
(文公出亡時,子女俱幼,棄之於蒲,亦是頭須收留,
(寄養於蒲民遂氏之家,歲給粟帛無缺。)
(一日,乘間言於文公。)
晉文公:(大驚曰)寡人以為死於兵刃久矣,今猶在乎?何不早言?
頭 須:(奏曰)臣聞『母以子貴,子以母貴。』君周遊列國,所至送女,生育已繁。公子雖在,未
卜君意何如?是以不敢遽白耳。
晉文公:汝如不言,寡人幾負不慈之名!
(即命頭須往蒲,厚賜遂氏,迎其子女以歸,使懷嬴母之。)
(遂立驩為太子,以伯姬賜與趙衰為妻,謂之趙姬。)
(翟君聞晉侯嗣位,遣使稱賀,送季隗歸晉。)
(齊孝公亦遣使送姜氏於晉,晉侯謝其玉成之美。)
(文公將齊翟二姬平昔賢德,述於懷嬴。)
(懷嬴稱讚不已,固請讓夫人之位於二姬。)
(於是更定宮中之位,立齊女為夫人,翟女次之,懷嬴又次之。)


4**時間: 地點: 
(晉文公欲行復國之賞,乃大會群臣,分為三等:
(以從亡為首功,送款者次之,迎降者又次之。)
(三等之中,又各別其勞之輕重,而上下其賞。)
(第一等從亡中,以趙衰狐偃為最;其他狐毛、胥臣、魏犨、狐射姑、
(先軫、顛頡,以次而敘。)
(第二等送款者,以欒枝郤溱為最,其他士會、舟之僑、孫伯糾、祁滿等以次而敘。)
(第三等迎降者,郤步揚、韓簡為最;其他梁繇靡,家僕徒、郤乞、先蔑、屠擊等。)
(無采地者賜地,有采地者益封。)
(別以白璧五雙賜狐偃)
(又念狐突冤死,立廟於晉陽之馬鞍山,後人因名其山曰狐突山。)
(又出詔令於國門--倘有遺下功勞未敘者,許其自言。)
壺 叔:(小臣壺叔進曰)臣自蒲城相從主公,奔走四方,足踵俱裂。居則侍寢食,出則戒車馬,未
嘗頃刻離左右也。今主公行從亡之賞,而不及於臣,意者臣有罪乎?
晉文公:汝來前,寡人為汝明之。夫導我以仁義,使我肺腑開通者,此受上賞;輔我以謀議,使我不
辱諸侯者,此受次賞;冒矢石,犯鋒鏑,以身衛寡人者,此復受次賞。故上賞賞德,其次賞
才,又其次賞功。若夫奔走之勞,匹夫之力,又在其次。三賞之後,行且及汝矣。
(壺叔愧服而退。)
(文公乃大出金帛,遍賞輿儓僕隸之輩,受賞者無不感悅。)
(惟魏犨顛頡二人,自恃才勇,見趙衰狐偃都是文臣,以辭令為事,
(其賞卻在己上,心中不悅,口內稍有怨言。)
(文公念其功勞,全不計較。)
(又有介子推,原是從亡人數,他為人狷介無比,因濟河之時,
(見狐偃有居功之語,心懷鄙薄,恥居其列,自隨班朝賀一次以後,
(託病居家,甘守清貧,躬自織屨,以侍奉其老母。)
(晉侯大會群臣,論功行賞,不見子推,偶爾忘懷,竟置不問了。)
(鄰人解張,見子推無賞,心懷不平;又見國門之上,懸有詔令:倘有遺下
(功勞未敘,許其自言。)
(特地叩子推之門,報此消息。)
(子推笑而不答。)
(老母在廚下聞之,謂子推)
介 母:汝效勞十九年,且曾割股救君,勞苦不小。今日何不自言?亦可冀數鍾之粟米,共朝夕之饔
飱,豈不勝於織屨乎?
子 推:(對曰)獻公之子九人,惟主公最賢。惠懷不德,天奪其助,以國屬於主公。諸臣不知天意
,爭據其功,吾方恥之!吾寧終身織屨,不敢貪天之功以為己力也!
介 母:汝雖不求祿,亦宜入朝一見,庶不沒汝割股之勞。
子 推:孩兒既無求於君,何以見為?
介 母:汝能為廉士,吾豈不能為廉士之母?吾母子當隱於深山,毋溷於市井中也。
子 推:(大喜曰)孩兒素愛綿上,高山深谷,今當歸此。
(乃負其母奔綿上,結廬於深谷之中,草衣木食,將終其身焉。)
(鄰舍無知其去跡者。)
(惟解張知之,乃作書夜懸於朝門。)


5**時間: 地點: 
(文公設朝,近臣收得此書,獻於文公。)
(文公讀之,其詞曰--
    有龍矯矯,悲失其所;數蛇從之,周流天下。)
(   龍飢乏食,一蛇割股;龍返於淵,安其壤土。)
(   數蛇入穴,皆有寧宇;一蛇無穴,號於中野!)
(文公覽畢,大驚曰)
晉文公:此介子推之怨詞也!昔寡人過衛乏食,子推割股以進。今寡人大賞功臣,而獨遺子推,寡人
之過何辭?
(即使人往召子推,子推已不在矣。)
(文公拘其鄰舍,詰問子推去處)
晉文公:有能言者,寡人並官之。
解 張:(進曰)此書亦非子推之書,乃小人所代也。子推恥於求賞,負其母隱於綿上深谷之中。小
人恐其功勞泯沒,是以懸書代為白之。
晉文公:若非汝懸書,寡人幾忘子推之功矣!
(遂拜解張為下大夫。)


6**時間: 地點: 
(即日駕車,用解張為前導,親往綿山,訪求子推。)
(只見峰巒疊疊,草樹萋萋,流水潺潺,行雲片片,林鳥群噪,
(山谷應聲,竟不得子推蹤跡。)
(左右拘得農夫數人到來,文公親自問之。)
農 夫:數日前,曾有人見一漢子,負一老嫗,息於此山之足,汲水飲之,復負之登山而去。今則不
知所之也。
(文公命停車於山下,使人遍訪,數日不得。)


7**時間: 地點: 
(文公面有慍色,謂解張)
晉文公:子推何恨寡人之深耶?吾聞子推甚孝,若舉火焚林,必當負其母而出矣。
魏 犨:(進曰)從亡之日,眾人皆有功勞,豈獨子推哉?今子推隱身以要君,逗遛車駕,虛費時日
。待其避火而出,臣當羞之!
(乃使軍士於山前山後,周圍放火,火烈風猛,延燒數里,三日方息。)
(子推終不肯出,子母相抱,死於枯柳之下。)
(軍士尋得其骸骨。)


8**時間: 地點: 
(文公見之,為之流涕。)
(命葬於綿山之下,立祠祀之。)
(環山一境之田,皆作祠田,使農夫掌其歲祀。)
(後世於綿上立縣,謂之介休,言休息於此也。)
(焚林之日,乃三月五日清明之候。)
(國人思慕子推,以其死於火,不忍舉火,為之冷食一月。)
(後漸減至三日。)
(至今太原、上黨、西河、雁門各處、每歲冬至後一百五日,
(預作乾糒,以冷水食之,謂之「禁火」,亦曰「禁煙」。)
(因以清明前一日為寒食節,遇節,家家插柳於門,以招子推之魂,
(或設野祭,焚紙錢,皆為子推也。)
(文公既定君臣之賞,大修國政,舉善任能,省刑薄歛,
(通商禮賓,拯寡救乏,國中大治。)
(周襄王使太宰周公孔,及內使叔興,賜文公以侯伯之命。)
(文公待之有加禮。)


9**時間: 地點: 
(鄭文公臣服於楚,不通中國,恃強凌弱,怪滑伯事衛不事鄭,乃興師伐之。)
(滑伯懼而請成。)
(鄭師方退,滑仍舊事衛,不肯服鄭。)
(鄭文公大怒,命公子士洩為將,堵俞彌副之,再起大軍伐滑。)
(衛文公與周方睦,訴鄭於周。)


10**時間: 地點: 
(周襄王使大夫游孫伯伯服至鄭,為滑求解。)
周襄王:(罵曰)鄭捷欺朕太甚,朕必報之!
周襄王:(問群臣)誰能為朕問罪於鄭者?
頹 叔:(進曰)鄭自先王兵敗,益無忌憚。今又挾荊蠻為重,虐執王臣。若興兵問罪,難保必勝。
以臣之愚,必借兵於翟,方可伸威。
富 辰:(連聲曰)不可,不可!古人云:『疏不間親。』鄭雖無道,乃子友之後,於天子兄弟也。
武公著東遷之勞,厲公平子頹之亂,其德均不可忘。翟乃戎狄豺狼,非我同類。用異類而蔑
同姓,修小怨而置大德,臣見其害,未見其利也。
頹 叔:昔武王伐商,九夷俱來助戰,何必同姓?東山之征,實因管蔡。鄭之橫逆,猶管蔡也。翟之
事周,未嘗失禮。以順誅逆,不亦可乎?
周襄王:二卿之言是也。
(乃使頹叔桃子如翟,諭以伐鄭之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