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楚成王假飾乘車赴會,跟隨人眾,俱是壯丁,內穿暗甲,身帶暗器,都是
(成得臣鬥勃選練來的,好不勇猛!又遣蒍呂臣鬥般二將統領大軍,隨後而
(進,准備大大廝殺。)
(宋襄公全然不知,墮其圈套。)
(楚王拿住了襄公,眾甲士將公館中所備獻享犒勞之儀,及倉中積粟,擄掠一空。)
(隨行車乘,皆為楚有。)
(陳、蔡、鄭、許、曹五位諸侯,人人悚懼,誰敢上前說個方便!
(楚成王邀眾諸侯至於館寓,面數宋襄公六罪)
楚成王:汝伐齊之喪,擅行廢置,一罪也;滕子赴會稍遲,輒加縶辱,二罪也;用人代牲,以祭淫鬼
,三罪也;曹缺地主之儀,其事甚小,汝乃恃強圍之,四罪也;以亡國之餘,不能度德量力
,天象示戒,猶思圖伯,五罪也;求諸侯於寡人,而妄自尊大,全無遜讓之禮,六罪也。天
奪其魄,單車赴會,寡人今日統甲車千乘,戰將千員,踏碎睢陽城,為齊鄫各國報仇!諸君
但少駐車駕,看寡人取宋而回,更與諸君痛飲十日方散。
(眾諸侯莫不唯唯。)
(襄公頓口無言,似木雕泥塑一般,只多著兩行珠淚。)
(須臾,楚國大兵俱集,號曰千乘,實五百乘。)
(楚成王賞勞了軍士,拔寨都起,帶了宋襄公,殺向睢陽城來。)
(列國諸侯,奉楚王之命,俱屯盂地,無敢歸者。)


2**時間: 地點: 
(公子目夷自盂地盟壇逃回本國,向司馬公孫固說知宋公被劫一事。)
目 夷:楚兵旦暮且到,速速調兵,登陴把守。
公孫固:國不可一日無君,公子須暫攝君位,然後號令賞罰,人心始肅。
目 夷:(附公孫固之耳曰)楚人執我君以伐我,有挾而求也。必須如此如此,楚人必放吾君歸國。
公孫固:此言甚當。
公孫固:(乃向群臣言)吾君未必能歸矣!我等宜推戴公子目夷,以主國事。
(群臣知目夷之賢,無不欣然。)
(公子目夷告於太廟,南面攝政。)
(三軍用命,鈴柝嚴明,睢陽各路城門,把守得鐵桶相似。)


3**時間: 地點: 
(楚王大軍已到,立住營寨。)
(使將軍鬥勃向前打話,言)
鬥 勃:爾君已被我拘執在此,生殺在我手。早早獻土納降,保全汝君性命!
公孫固:(在城樓答曰)賴社稷神靈,國人已立新君矣。生殺任你,欲降不可得也!
鬥 勃:汝君見在,安得復立一君乎?
公孫固:立君以主社稷也,社稷無主,安得不立新君?
鬥 勃:某等願送汝君歸國,何以相酬?
公孫固:故君被執,已辱社稷,雖歸亦不得為君矣。歸與不歸,惟楚所命。若要決戰,我城中甲車未
曾損折,情願決一死敵!
(鬥勃見公孫固答語硬掙,回報楚王。)
(楚王大怒,喝教攻城。)
(城上矢石如雨,楚兵多有損傷。)


4**時間: 地點: 
(楚連攻三日,乾折便宜,不能取勝。)
楚成王:彼國既不用宋君,殺之何如?
成得臣:(對曰)王以殺鄫子為宋罪,今殺宋公,是效尤也。殺宋公猶殺匹夫耳,不能得宋,而徒取
怨,不如釋之。
楚成王:攻宋不下,又釋其君,何以為名?
成得臣:(對曰)臣有計矣。今不與盂之會者,惟齊魯二國。齊與我已兩次通好,且不必較。魯禮義
之邦,一向輔齊定伯,目中無楚。若以宋之俘獲獻魯,請魯君於亳都相會,魯見宋俘,必恐
懼而來。魯宋是葵邱同盟之人,況魯侯甚賢,必然為宋求情,我因以為魯君之德。是我一舉
而兼得宋魯也。
楚成王:(鼓掌大笑曰)子玉真有見識!
(乃退兵屯於亳都,用宜申為使,將鹵獲數車,如曲阜獻捷。)


5**時間: 地點: 
(魯來至亳都,仲遂因宜申先容,用私禮先見了成得臣,囑其於楚王前,每事方便。)
(得臣引魯僖公與楚成王相見,各致敬慕之意。)
(其時,陳、蔡、鄭、許、曹五位諸侯,俱自盂地來會,
(和魯僖公共是六位,聚於一處商議。)
(鄭文公開言,欲尊楚王為盟主,諸侯囁嚅未應。)
魯僖公:(奮然曰)盟主須仁義布聞,人心悅服。今楚王恃兵車之眾,襲執上公,有威無德,人心疑
懼。吾等與宋,俱有同盟之誼,若坐視不救,惟知奉楚,恐被天下豪傑恥笑。楚若能釋宋公
之囚,終此盟好,寡人敢不惟命是聽!
諸 侯:(皆曰)魯侯之言甚善!
(仲遂將這話私告於成得臣,得臣轉聞於楚王。)
楚成王:諸侯以盟主之義責寡人,寡人其可違乎?
(乃於亳郊,更築盟壇,期以十二月癸丑日,歃血要神,同赦宋罪。)
(約會已定。)


6**時間: 地點: 
(先一日,將宋公釋放,與眾諸侯相見。)
(宋襄公且羞且憤,滿肚不樂,卻又不得不向諸侯稱謝。)
(至日,鄭文公拉眾諸侯,敦請楚成王登壇主盟。)
(成王執牛耳,宋魯以下,次第受歃。)
(襄公敢怒而不敢言。)
(事畢,諸侯各散。)
(宋襄公訛聞公子目夷已即君位,將奔衛以避之。)
(公子目夷遣使已到,致詞曰--
(    臣所以攝位者,為君守也。國固君之國,何為不入?)
(須臾,法駕齊備,迎襄公以歸,目夷退就臣列。)
(時周襄王之十四年春三月,鄭文公如楚行朝禮,宋襄公聞之大怒,
(遂起傾國之兵,親討鄭罪,使上卿公子目夷輔世子王臣居守。)
目 夷:(諫曰)楚鄭方睦,宋若伐鄭,楚必救之。此行恐不能取勝,不如修德待時為上。
(大司馬公孫固亦諫。)
宋襄公:(怒曰)司馬不願行,寡人將獨往!
(固不敢復言,遂出師伐鄭。)
(襄公自將中軍,公孫固為副,大夫樂僕伊、華秀老、公子蕩、向訾守等皆從行。)
(諜人報知鄭文公。)
(文公大驚,急遣人告急於楚。)


7**時間: 地點: 
楚成王:鄭事我如父,宜亟救之。
成得臣:(進曰)救鄭不如伐宋。
楚成王:何故?
得 臣:(對曰)宋公被執,國人已破膽矣。今復不自量,以大兵伐鄭,其國必虛,乘虛而擣之,其
國必懼,此不待戰而知勝負者也。若宋還而自救,彼亦勞矣。以逸制勞,安往而不得志耶?
(楚王以為然。)
(即命得臣為大將,鬥勃副之,興兵伐宋。)


8**時間: 地點: 
(宋襄公正與鄭相持,得了楚兵之信,兼程而歸,列營於泓水之南以拒楚。)
(成得臣使人下戰書。)
公孫固:(謂襄公曰)楚師之來,為救鄭也。吾以釋鄭謝楚,楚必歸。不可與戰。
宋襄公:昔齊桓公興兵伐楚,今楚來伐而不與戰,何以繼桓公之業乎?
公孫固:(又曰)臣聞『一姓不再興』。天之棄商久矣,君欲興之,得乎?且吾之甲不如楚堅,兵不
如楚利,人不如楚強。宋人畏楚如畏蛇蝎,君何恃以勝楚?
宋襄公:楚兵甲有餘,仁義不足。寡人兵甲不足,仁義有餘。昔武王虎賁三千,而勝殷億萬之眾,惟
仁義也。以有道之君,而避無道之臣,寡人雖生不如死矣。
(乃批戰書之尾,約以十一月朔日,交戰於泓陽。)
(命建大旗一面於輅車,旗上寫「仁義」二字。)
(公孫固暗暗叫苦,私謂樂僕伊曰)
公孫固:戰主殺而言仁義,吾不知君之仁義何在也?天奪君魄矣,竊為危之!吾等必戒慎其事,毋致
喪國足矣。


9**時間: 地點: 
(楚將成得臣屯兵於泓水之北,鬥勃請)
鬥 勃:五鼓濟師,防宋人先布陣以扼我。
成得臣:宋公專務迂闊,全不知兵。吾早濟早戰,晚濟晚戰,何所懼哉?
(天明,甲乘始陸續渡水。)


10**時間: 地點: 
(公孫固請於襄公曰。)
公孫固:楚兵天明始渡,其意甚輕。我今乘其半渡,突前擊之,是吾以全軍而制楚之半也。若令皆濟
,楚眾我寡,恐不敵,奈何?
宋襄公:(指大旗曰)汝見『仁義』二字否?寡人堂堂之陣,豈有半濟而擊之理?
(公孫固又暗暗叫苦。)
(須臾,楚兵盡濟。)
(成得臣服瓊弁,結玉纓,繡袍軟甲,腰掛彫弓,手執長鞭,指揮軍士,
(東西布陣,氣宇昂昂,旁若無人。)
公孫固:(又請於襄公曰)楚方布陣,尚未成列,急鼓之必亂。
宋襄公:(唾其面曰)咄!汝貪一擊之利,不顧萬世之仁義耶?寡人堂堂之陣,豈有未成列而鼓之之
理?
(公孫固又暗暗叫苦。)
(楚兵陣勢已成,人強馬壯,漫山遍野,宋兵皆有懼色。)
(襄公使軍中發鼓,楚軍中亦發鼓。)
(襄公自挺長戈,帶著公子蕩向訾守二將,及門官之眾,催車直沖楚陣。)
(得臣見來勢兇猛,暗傳號令,開了陣門,只放襄公一隊車騎進來。)
(公孫固隨後趕上護駕,襄公已殺入陣內去了。)
(只見一員上將擋住陣門,口口聲聲叫道)
鬥 勃:有本事的快來決戰!
(公孫固大怒,挺戟直刺鬥勃,勃即舉刀相迎。)
(兩下交戰,未及二十合,宋將樂僕伊引軍來到,鬥勃微有著忙之意。)
(恰好陣中又沖出一員上將蔫氏呂臣,接住樂僕伊廝殺。)
(公孫固乘忙,覷個方便,撥開刀頭,馳入楚軍。)
(鬥勃提刀來趕,宋將華秀老又到,牽住鬥勃,兩對兒在陣前廝殺。)
(公孫固在楚陣中,左沖右突,良久,望見東北角上甲士如林,
(圍裹甚緊,疾驅赴之。)
(正遇宋將向訾守,流血被面,急呼曰)
向訾守:司馬可速來救主!
(公孫固隨著訾守,殺入重圍,只見門官之眾,
(一個個身帶重傷,兀自與楚軍死戰不退。)
(原來襄公待下人極有恩,所以門官皆盡死力。)
(楚軍見公孫固英勇,稍稍退卻。)
(公孫固上前看時,公子蕩要害被傷,臥於車下,「仁義」大旗,已被楚軍奪去了。)
(襄公身被數創,右股中箭,射斷膝筋,不能起立。)
(公子蕩見公孫固到來,)
公子蕩:(張目)司馬好扶主公,吾死於此矣!
(言訖而絕。)
(公孫固感傷不已。)
(扶襄公於自己車上,以身蔽之,奮勇殺出。)
(向訾守為後殿,門官等一路擁衛,且戰且走。)
(比及脫離楚陣,門官之眾,無一存者。)
(宋之甲車,十喪八九。)
(樂僕伊華秀老見宋公已離虎穴,各自逃回。)
(成得臣乘勝追之,宋軍大敗。)
(輜重器械,委棄殆盡。)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