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晉惠公被囚於靈臺山,只道穆姬見怪,全不知衰絰逆君之事。)
晉惠公:(謂韓簡)昔先君與秦議婚時,史蘇已有『西鄰責言,不利婚媾』之占。若從其言,必無今
日之事矣。
韓 簡:(對曰)先君之敗德,豈在婚秦哉?且秦不念婚姻,君何以得入?入而又伐,以好成仇,秦
必不然,君其察之。
(惠公嘿然。)
(未幾,穆公使公孫枝至靈臺山問候晉侯,許以復歸。)
公孫枝:敝邑群臣,無不欲甘心於君者。寡君獨以君夫人登臺請死之故,不敢傷婚姻之好。前約河外
五城,可速交割,再使太子圉為質,君可歸矣。
(惠公方纔曉得穆姬用情,愧慚無地。)
(即遣大夫郤乞歸晉,吩咐呂省以割地質子之事。)


2**時間: 地點: 
(呂省特至王城,會秦穆公,將五城地圖,及錢穀戶口之數獻之,情願納質歸君。)
秦穆公:太子如何不到?
呂 省:(對曰)國中不和,故太子暫留敝邑。俟寡君入境之日,太子即出境矣。
秦穆公:晉國為何不和?
呂 省:(對曰)君子自知其罪,惟思感秦之德。小人不知其罪,但欲報秦之仇。以此不和也。
秦穆公:汝國猶望君之歸乎?
呂 省:(對曰)君子以為必歸,便欲送太子以和秦。小人以為必不歸,堅欲立太子以拒秦。然以臣
愚見,執吾君可以立威,舍吾君又可以見德,德威兼濟,此伯主之所以行乎諸侯也。傷君子
之心,而激小人之怒,於秦何益?棄前功而墜伯業,料君之必不然矣。
秦穆公:寡人意與飴甥正合!
(命孟明往定五城之界,設官分守。)
(遷晉侯於郊外之公館,以賓禮待之。)
(饋以七牢,遣公孫枝引兵同呂省護送晉侯歸國。)
(──凡牛羊豕各一,謂之一牢,七牢,禮之厚者。)
(此乃穆公修好之意也。)


3**時間: 地點: 
(惠公自九月戰敗,囚於秦,至十一月纔得釋。)
(與難諸臣,一同歸國,惟虢射病死於秦,不得歸。)
(蛾晰聞惠公將入,謂慶鄭)
蛾 晰:子以救君誤韓簡,君是以被獲。今君歸,子必不免,盍奔他國以避之?
慶 鄭:軍法:『兵敗當死,將為虜當死。』況誤君而貽以大辱,又罪之甚者?君若不還,吾亦將率
其家屬以死於秦。況君歸矣,乃令失刑乎?吾之留此,將使君行法於我,以快君之心;使人
臣知有罪之無所逃也。又何避焉?
(蛾晰嘆息而去。)
(惠公將至絳,太子圉率領狐突、郤芮、慶鄭、蛾晰、司馬說、寺人勃鞮等,
(出郊迎接。)
(惠公在車中望見慶鄭,怒從心起,使家僕徒召之來前)
晉惠公:鄭何敢來見寡人?
慶 鄭:(對曰)君始從臣言,報秦之施,必不伐。繼從臣言,與秦講和,必不戰。三從臣言,不乘
『小駟』,必不敗。臣之忠於君也至矣!何為不見?
晉惠公:汝今尚有何言?
慶 鄭:(對曰)臣有死罪三:有忠言而不能使君必聽,罪之一也。卜車右吉,而不能使君必用,罪
之二也。以救君召二三子,而不能使君必不為人擒,罪之三也。臣請受刑,以明臣罪。
(惠公不能答,使梁繇靡代數其罪。)
梁繇靡:鄭所言,皆非死法也。鄭有死罪三,汝不自知乎?君在泥濘之中,急而呼汝,汝不顧,一宜
死。我幾獲秦君,汝以救君誤之,二宜死。二三子俱受執縛,汝不力戰,不面傷,全身逃歸
,三宜死。
慶 鄭:三軍之士皆在此,聽鄭一言:『有人能坐以待刑,而不能力戰面傷者乎?』
蛾 晰:(諫曰)鄭死不避刑,可謂勇矣!君可赦之,使報韓原之仇。
梁繇靡:戰已敗矣,又用罪人以報其仇,天下不笑晉為無人乎?
家僕徒:(亦諫曰)鄭有忠言三,可以贖死。與其殺之以行君之法,不若赦之以成君之仁。
梁繇靡:(又曰)國所以強,惟法行也。失刑亂法,誰復知懼!不誅鄭,今後再不能用兵矣!
(惠公顧司馬說,使速行刑。)
(慶鄭引頸受戮。)
(誅鄭之時,天昏地慘,日色無光,諸大夫中多有流涕者。)
蛾 晰:(請其尸葬之)吾以報載我之恩也!


4**時間: 地點: 
(惠公既歸國,遂使世子圉隨公孫枝入秦為質。)
(因請屠岸夷之尸,葬以上大夫之禮,命其子嗣為中大夫。)
晉惠公:(謂郤芮曰)寡人在秦三月,所憂者惟重耳,恐其乘變求入,今日纔放心也。
郤 芮:重耳在外,終是心腹之疾。必除了此人,方絕後患。
晉惠公:何人能為寡人殺重耳者?寡人不吝重賞。
郤 芮:寺人勃鞮,向年伐蒲,曾斬重耳之衣袂,常恐重耳入國,或治其罪。君欲殺重耳,除非此人
可用。
(惠公召勃鞮,密告以殺重耳之事。)
勃 鞮:重耳在翟十二年矣。翟人伐咎如,獲其二女,曰叔隗,季隗,皆有美色。以季隗妻重耳,而
以叔隗妻趙衰,各生有子,君臣安於室家之樂,無復虞我之意。臣今往伐,翟人必助重耳興
兵拒戰,勝負未卜。願得力士數人,微行至翟,乘其出遊,刺而殺之。
晉惠公:此計大妙!
(遂與勃鞮黃金百鎰,使購求力士,自去行事)
晉惠公:限汝三日內,便要起身。事畢之日,當加重用。


5**時間: 地點: 
(重耳是日,正與翟君獵於渭水之濱。)
(忽有一人冒圍而入,求見狐氏兄弟)
報 子:有老國舅家書在此。
狐 毛:吾父素不通外信,今有家書,必然國中有事。
(即召其人至前。)
(那人呈上書信,叩了一頭,轉身就走。)
(毛偃心疑。)
(啟函讀之,書中--主公謀刺公子,已遣寺人勃鞮,限三日內起身。
(    汝兄弟稟知公子,速往他國,無得久延取禍。
(二狐大驚,將書稟知重耳。)
重 耳:吾妻子皆在此,此吾家矣。欲去將何之?
狐 偃:吾之適此,非以營家,將以圖國也;以力不能適遠,故暫休足於此。今為日已久,宜徙大國
。勃鞮之來,殆天遣之以促公子之行乎?
重 耳:即行,適何國為可?
狐 偃:齊侯雖耄,伯業尚存,收恤諸侯,錄用賢士。今管仲隰朋新亡,國無賢佐,公子若至齊,齊
侯必然加禮。倘晉有變,又可借齊之力,以圖復也。
(重耳以為然。)
(乃罷獵歸,告其妻季隗曰--晉君將使人行刺於我,恐遭毒手,將遠適大國,
(結連秦楚,為復國之計。子宜盡心撫育二子,待我二十五年不至,方可別嫁他人。)
季 隗:(泣曰)男子志在四方,非妾敢留。然妾今二十五歲矣,再過二十五年,妾當老死,尚嫁人
乎?妾自當待子,子勿慮也!
(趙衰亦囑咐叔隗,不必盡述。)


6**時間: 地點: 
(次早,重耳命壺叔整頓車乘,守藏小吏頭須收拾金帛。)
(正吩咐間,只見狐毛狐偃倉皇而至,言)
狐 毛:父親老國舅見勃鞮受命次日,即便起身,誠恐公子未行,難以隄防,不及寫書,又遣能行快
走之人,星夜趕至,催促公子速速逃避,勿淹時刻!
(重耳聞信,大驚曰)
重 耳:鞮來何速也?
(不及裝束,遂與二狐徒步出於城外。)
(壺叔見公子已行,止備犢車一乘,追上與公子乘坐。)
(趙衰臼季諸人,陸續趕上,不及乘車,都是步行。)
重 耳:頭須如何不來?
某 人:頭須席卷藏中所有逃去,不知所向了。
(重耳已失窠巢,又沒盤費,此時情緒,好不愁悶!事已如此,不得不行。)
(正是忙忙似喪家之犬,急急如漏網之魚。)
(公子出城半日,翟君始知,欲贈資裝,已無及矣。)


7**時間: 地點: 
(公子重耳一心要往齊邦,卻先要經繇衛國。)
(數日,至於衛界,關吏叩其來歷。)
趙 衰:吾主乃晉公子重耳,避難在外,今欲往齊,假道於上國耳。
(吏開關延入,飛報衛侯。)


8**時間: 地點: 
(上卿寧速,請迎之入城。)
衛文公:寡人立國楚丘,並不曾借晉人半臂之力。衛晉雖為同姓,未通盟好。況出亡之人,何關輕重
?若迎之,必當設宴贈賄,費多少事,不如逐之。
(乃吩咐守門閽者,不許放晉公子入城。)


9**時間: 地點: 
(重耳乃從城外而行。)
魏 犨:(進曰)衛燬無禮,公子宜臨城責之。
趙 衰:蛟龍失勢,比於蚯蚓。公子且宜含忍,無徒責禮於他人也。
魏 犨:既彼不盡主人之禮,剽掠村落,以助朝夕,彼亦難怪我矣。
重 耳:剽掠者謂之盜。吾寧忍餓,豈可行盜賊之事乎?
(是日,公子君臣,尚未早餐,忍飢而行。)
(看看過午,到一處地名五鹿,見一夥田夫,同飯於隴上。)
(重耳令狐偃問之求食。)
田 夫:客從何來?
狐 偃:吾乃晉客,車上者乃吾主也。遠行無糧,願求一餐!
田 夫:堂堂男子,不能自資,而問吾求食耶?吾等乃村農,飽食方能荷鋤,焉有餘食及於他人?
狐 偃:縱不得食,乞賜一食器!
田 夫:(乃戲以土塊與之曰)此土可為器也!
魏 犨:(大罵)村夫焉敢辱吾!
(奪其食器,擲而碎之。)
(重耳亦大怒,將加鞭扑。)
狐 偃:(急止之曰)得飯易,得土難,土地,國之基也。天假手野人,以土地授公子,此乃得國之
兆,又何怒焉?公子可降拜受之。
(重耳果依其言,下車拜受。)
(田夫不解其意,乃群聚而笑曰)
田 夫:此誠癡人耳!


10**時間: 地點: 
(再行約十餘里,從者飢不能行,乃休於樹下。)
(重耳飢困,枕狐毛之膝而臥。)
狐 毛:子餘尚攜有壺餐,其行在後,可俟之。
魏 犨:雖有壺餐,不夠子餘一人之食,料無存矣。
(眾人爭採蕨薇煮食,重耳不能下咽。)
(忽見介子推捧肉湯一盂以進,重耳食之而美。)
介子推:(食畢)此處何從得肉?
介子推:臣之股肉也。臣聞『孝子殺身以事其親,忠臣殺身以事其君。』今公子乏食,臣故割股以飽
公子之腹。
重 耳:(垂淚曰)亡人累子甚矣!將何以報?
介子推:但願公子早歸晉國,以成臣等股肱之義。臣豈望報哉!
(良久,趙衰始至。)
(眾人問其行遲之故,衰曰)
趙 衰:被棘刺損足脛,故不能前。
(乃出竹笥中中壺餐,以獻於重耳。)
重 耳:子餘不苦飢耶?何不自食?
趙 衰:臣雖飢,豈敢背君而自食耶?
狐 毛:(戲魏犨曰)此漿若落子手,在腹中且化矣。
(魏犨慚而退。)
(重耳即以壺漿賜趙衰,衰汲水調之,遍食從者。)
(重耳君臣一路覓食,半飢半飽,至於齊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