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話說荀息擁立公子奚齊,百官都至喪次哭臨,惟狐突托言病篤不至。)
里 克:(私謂丕鄭父曰)孺子遂立矣,其若亡公子何?
丕鄭父:此事全在荀叔,姑與探之。
(二人登車,同往荀息府中。)


2**時間: 地點: 
(荀息延入。)
里 克:主上晏駕,重耳夷吾俱在外,叔為國大臣,乃不迎長公子嗣位,而立嬖人之子,何以服人?
且三公子之黨,怨奚齊子母入於骨髓,只礙主上耳。今聞大變,必有異謀。秦翟輔之於外,
國人應之於內,子何策以禦之?
荀 息:我受先君遺託,而傅奚齊,則奚齊乃我君矣。此外不知更有他人!萬一力不從心,惟有一死
,以謝先君而已。
丕鄭父:死無益也,何不改圖?
荀 息:我既以忠信許先君矣,雖無益,敢食言乎?
(二人再三勸諭,荀息心如鐵石,終不改言;乃相辭而去。)


3**時間: 地點: 
里 克:(謂丕鄭父曰)我以叔有同僚之誼,故明告以利害。彼堅執不聽,奈何?
丕鄭父:彼為奚齊,我為重耳,各成其志,有何不可。
(於是二人密約,使心腹力士,變服雜於侍衛服役之中,
(乘奚齊在喪次,就刺殺於苫塊之側。)
(時優施在旁,挺劍來救,亦被殺。)
(一時墓間大亂。)
(荀息哭臨方退,聞變大驚。)
荀 息:(疾忙趨入,撫屍大慟曰)我受遺命託孤,不能保護太子,我之罪也!
(便欲觸柱而死。)
驪 姬:(急使人止之曰)君柩在殯,大夫獨不念乎?且奚齊雖死,尚有卓子在,可輔也。
(荀息乃誅守墓者數十人,即日與百官會議,更扶卓子為君,時年纔九歲。)
(里克丕鄭父佯為不知,獨不與議。)


4**時間: 地點: 
梁 五:孺子之死,實里丕二人為先太子報仇也,今不與公議,其跡昭然。請以兵討之!
荀 息:二人者,晉之老臣,根深黨固,七輿大夫,半出其門,討而不勝,大事去矣。不如姑隱之,
以安其心而緩其謀。俟喪事既畢,改元正位,外結鄰國,內散其黨,然後乃可圖矣。


5**時間: 地點: 
梁 五:(退謂東關五曰)荀卿忠而少謀,作事迂緩,不可恃也。里丕雖同志,而克為先太子之冤,
銜怨獨深。若除克,則丕氏之心惰矣。
東關五:何策除之?
梁 五:今喪事在邇,誠伏甲東門,視其送葬,突起攻之,此一夫之力也。
東關五:善。我有客屠岸夷者,能負三千鈞絕地而馳。若啖以爵祿,此人可使也。
(乃召屠岸夷而語之。)
(夷素與大夫騅遄相厚,密以其謀告於騅遄。)
屠岸夷:此事可行否?
騅 遄:故太子之冤,舉國莫不痛之,皆因驪姬母子之故。今里丕二大夫,欲殲驪姬之黨,迎立公子
重耳為君,此義舉也。汝若輔佞仇忠,幹此不義之事,我等必不容汝。徒受萬代罵名,不可
,不可!
屠岸夷:我儕小人不知也,今辭之何如?
騅 遄:辭之,則必復遣他人矣。子不如佯諾,而反戈以誅逆黨,我以迎立之功與子。子不失富貴,
而且有令名,與為不義殺身,孰得?
屠岸夷:大夫之教是也。
騅 遄:得無變否?
屠岸夷:大夫見疑,則請盟!
(乃割雞而為盟。)
(夷去。)


6**時間: 地點: 
(遄即與丕鄭父言之,鄭父亦言於里克,各整頓家甲,約定送葬日齊發。)
(至期,里克稱病不會葬。)
屠岸夷:(謂東關五曰)諸大夫皆在葬,惟里克獨留,此天奪其命也。請授甲兵三百人,圍其宮而殲
之。
(東關五大悅,與甲士三百,偽圍里克之家。)
(里克故意使人如墓告變。)
荀 息:(驚問其故)何以如此?
東關五:聞里克將乘隙為亂,五等輒使家客,以兵守之。成則大夫之功,不成不相累也。
(荀息心如芒刺,草草畢葬,即使「二五」勒兵助攻,
(自己奉卓子坐於朝堂,以俟好音。)


7**時間: 地點: 
(東關五之兵先至東市。)
(屠岸夷來見,托言稟事,猝以臂拉其頸,頸折墜,軍中大亂。)
屠岸夷:(大呼曰)公子重耳,引秦翟之兵,已在城外。我奉里大夫之命,為故太子申生伸冤,誅姦
佞之黨,迎立重耳為君。汝等願從者皆來,不願者自去。
(軍士聞重耳為君,無不踴躍願從者。)
(梁五聞東關五被殺,急趨朝堂,欲同荀息奉卓子出奔。)
(卻被屠岸夷追及,里克、丕鄭父、騅遄各率家甲,一時亦到。)
(梁五料不能脫,拔劍自刎,不斷,被屠岸夷隻手擒來,里克趁勢揮刀,劈為兩段。)
(時左行大夫共華,亦統家甲來助,一齊殺入朝門。)
(里克仗劍先行,眾人隨之,左右皆驚散。)
(荀息面不改色,左手抱卓子,右手舉袖掩之。)
(卓子懼而啼。)
荀 息:孺子何罪?寧殺我,乞留此先君一塊肉!
里 克:申生安在?亦先君一塊肉也!
里 克:(顧屠岸夷)還不下手!
(屠岸夷就荀息手中奪來,擲之於階。)
(但聞趷蹋一聲,化為肉餅。)
(荀息大怒,挺佩劍來鬥里克,亦被屠岸夷斬之。)
(遂殺入宮中。)


8**時間: 地點: 
(驪姬先奔賈君之宮,賈君閉門不納。)
(走入後園,從橋上投水中而死,里克命戮其屍。)
(驪姬之娣,雖生卓子,無寵無權,恕不殺,錮之別室。)
(盡滅「二五」及優施之族。)
里 克:(大集百官於朝堂)今庶孽已除,公子中惟重耳最長且賢,當立。諸大夫同心者,請書名於
簡!
丕鄭父:此事非狐老大夫不可。


9**時間: 地點: 
(里克即使人以車迎狐突。)
狐 突:(辭曰)老夫二子從亡,若與迎,是同弒也。突老矣,惟諸大夫之命是聽!
(里克遂執筆先書己名,次丕鄭父,以下共華、賈華、騅遄等共三十餘人。)
(以上士之銜假屠岸夷,使之奉表往翟,奉迎公子重耳。)


10**時間: 地點: 
(重耳見表上無狐突名,疑之。)
魏 犨:迎而不往,欲長為客乎?
重 耳:非爾所知也。群公子尚多,何必我?且二孺子新誅,其黨未盡,入而求出,何可得也?天若
祚我,豈患無國?
(狐偃亦以乘喪因亂,皆非美名,勸公子勿行。)
重 耳:(乃謝使者)重耳得罪於父,逃死四方。生既不得展問安侍膳之誠,死又不得盡視含哭位之
禮,何敢乘亂而貪國。大夫其更立他子,重耳不敢違!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