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晉獻公內蠱於驪姬,外惑於「二五」,益疏太子,而親愛奚齊。)
(只因申生小心承順,又數將兵有功,無間可乘。)
驪 姬:(乃召優施,告以心腹之事)今欲廢太子而立奚齊,何策而可?
優 施:三公子皆在遠鄙,誰敢為夫人難者?
驪 姬:三公子年皆強壯,歷事已深,朝中多為之左右,吾未敢動也。
優 施:然則當以次去之。
驪 姬:去之孰先?
優 施:必先申生。其為人也,慈仁而精潔。精潔則恥於自污,慈仁則憚於賊人。恥於自污,則憤不
能忍,憚於賊人,其自賊易也。然世子跡雖見疏,君素知其為人,謗以異謀必不信。夫人必
以夜半泣而訴君,若為譽世子者,而因加誣焉,庶幾說可售矣。


2**時間: 地點: 
(驪姬夜半而泣,獻公驚問其故,再三不肯言。)
驪 姬:(獻公迫之,對曰)妾雖言之,君必不信也。妾所以泣者,恐妾不能久侍君為歡耳!
獻 公:何出此不祥之言!
驪 姬:(收淚而對曰)妾聞申生為人,外仁而內忍。其在曲沃,甚加惠於民,民樂為之死,其意欲
有所用之也。申生每為人言:君惑於妾,必亂國。舉朝皆聞之,獨君不聞耳。毋乃以靖國之
故,而禍及於君。君何不殺妾,以謝申生,可塞其謀。勿以一妾亂百姓。
獻 公:申生仁於民,豈反不仁父乎?
驪 姬:(對曰)妾亦疑之。然妾聞外人之言曰:匹夫為仁,與在上不同。匹夫以愛親為仁,在上者
以利國為仁。苟利於國,何親之有?
獻 公:彼好潔,不懼惡名乎?
驪 姬:(對曰)昔幽王不殺宜臼,放之於申,申侯召犬戎,殺幽王於驪山之下,立宜臼為君,是為
平王,為東周始祖。至於今,幽王之惡益彰,誰復以不潔之名,加之平王者哉?
獻 公:(意悚然,遂披衣起坐)夫人言是也!若何而可?
驪 姬:君不若稱耄而以國授之。彼得國而厭其欲,其或可以釋君。且昔者,曲沃之兼翼,非骨肉乎
?武公惟不顧其親,故能有晉。申生之志,亦猶是也。君其讓之!
獻 公:不可。我有武與威以臨諸侯。今當吾身而失國,不可謂武,有子而不勝,不可謂威。失武與
威,人能制我,雖生不如死。爾勿憂,吾將圖之。
驪 姬:今赤狄皐落氏屢侵吾國,君何不使之將兵伐狄,以觀其能用眾與否也?若其不勝,罪之有名
。若勝,則信得眾矣。彼恃其功,必有異謀,因而圖之,國人必服。夫勝敵以靖邊鄙,又以
識世子之能否,君何為不使?
獻 公:善。
(乃傳令使申生率曲沃之眾,以伐皐落氏。)


3**時間: 地點: 
(少傅里克在朝,諫曰)
里 克:太子,君之貳也。故君行則太子監國。夫朝夕視膳,太子之職,遠之猶不可,況可使帥師乎

獻 公:申生已屢將兵矣。
里 克:向者從君於行,今專制,固不可也。
獻 公:(仰面而嘆曰)寡人有子九人,尚未定孰為太子,卿勿多言!


4**時間: 地點: 
(里克嘿然而退,告於狐突。)
狐 突:危哉乎,公子也!
(乃遺書申生,勸使勿戰,戰而勝滋忌,不如逃之。)
申 生:(得書,嘆曰)君之以兵事使我,非好我也,欲測我心耳。違君之命,我罪大矣。戰而幸死
,猶有令名。
(乃與皐落大戰於稷桑之地,皐落氏敗走,申生獻捷於獻公。)


5**時間: 地點: 
驪 姬:世子果能用眾矣,奈何?
獻 公:罪未著也,姑待之。
(狐突料晉國將亂,乃托言痼疾,杜門不出。)


6**時間: 地點: 
(時有虞虢二國,乃是同姓比鄰,唇齒相依,其地皆連晉界。)
(虢公名醜,好兵而驕,屢侵晉之南鄙。)
(邊人告急,獻公謀欲伐虢。)
驪 姬:(請曰)何不更使申生?彼威名素著,士卒為用,可必成功也。
(獻公已入驪姬之言,誠恐申生勝虢之後,益立威難制,躊躇未決,問於大夫荀息。)
獻 公:虢可伐乎?
荀 息:虞虢方睦,吾攻虢,虞必救之,若移而攻虞,虢又救之。以一敵二,臣未見其必勝也。
獻 公:然則寡人無如虢何矣!
荀 息:臣聞虢公淫於色。君誠求國中之美女,教之歌舞,盛其車服,以進於虢,卑詞請平,虢公必
喜而受之。彼耽於聲色,將怠棄政事,疏斥忠良,我更行賂犬戎,使侵擾虢境,然後乘隙而
圖之,虢可滅也。


7**時間: 地點: 
(獻公用其策,以女樂遺虢,虢公欲受之。)
舟之僑:(諫曰)此晉所以釣虢也,君奈何吞其餌乎?
(虢公不聽,竟許晉平。)
(自此,日聽淫聲,夜接美色,視朝稀疏矣。)
(舟之僑復諫,虢公怒,使出守下陽之關。)
(未幾,犬戎貪晉之賂,果侵擾虢境。)
(兵至渭汭,為虢兵所敗。)


8**時間: 地點: 
(犬戎主遂起傾國之師。)
(虢公恃其前勝,亦率兵拒之,相持於桑田之地。)
獻 公:(復問於荀息曰)今戎虢相持,寡人可以伐虢否?
荀 息:虞虢之交未離也。臣有一策,可以今日取虢,而明日取虞。
獻 公:卿策如何?
荀 息:君厚賂虞,而假道以伐虢。
獻 公:吾新與虢成,伐之無名,虞肯信我乎?
荀 息:君密使北鄙之人,生事於虢。虢之邊吏,必有責言,吾因以為名,而請於虞。
(獻公又用其策,虢之邊吏,果來責讓,兩下遂治兵相攻。)
(虢公方有犬戎之患,不暇照管。)
獻 公:今伐虢不患無名矣。但不知賂虞當用何物?
荀 息:虞公性雖貪,然非至寶,不可動之。必須用二物前去,但恐君之不舍耳。
獻 公:卿試言所用何物?
荀 息:虞公最愛者,璧馬之良也。君不有垂棘之璧,屈產之乘乎?請以此二物,假道於虞。虞貪於
璧馬,墜吾計矣。
獻 公:此二物,乃吾至寶,何忍棄之他人?
荀 息:臣固知君之不舍也!雖然,假吾道以伐虢,虢無虞救必滅。虢亡,虞不獨存,璧馬安往乎?
夫寄璧外府,養馬外廄,特暫事耳。
里 克:虞有賢臣二人,曰宮之奇百里奚,明於料事,恐其諫阻,奈何?
荀 息:虞公貪而愚,雖諫必不從也。
(獻公即以璧馬交付荀息,使如虞假道。)


9**時間: 地點: 
(虞公初聞晉來假道,欲以伐虢,意甚怒。)
(及見璧馬,回嗔作喜,手弄璧而目視馬,問荀息曰。)
虞 公:此乃汝國至寶,天下罕有,奈何以惠寡人?
荀 息:寡君慕君之賢,畏君之強,故不敢自私其寶,願邀歡於大國。
虞 公:雖然,必有所言於寡人也。
荀 息:虢人屢侵我南鄙,寡君以社稷之故,屈意請平。今約誓未寒,責讓日至,寡君欲假道以請罪
焉。倘幸而勝虢,所有鹵獲,盡以歸君。寡君願與君世敦盟好。
(虞公大悅。)
宮之奇:(諫曰)君勿許也!諺云『唇亡齒寒』。晉吞噬同姓,非一國矣,獨不敢加於虞虢者,以有
唇齒之助耳。虢今日亡,則明日禍必中於虞矣!
虞 公:晉君不愛重寶,以交歡於寡人,寡人其愛此尺寸之徑乎?且晉強於虢十倍,失虢而得晉,何
不利焉?子退,勿預吾事!
(宮之奇再欲進諫,百里奚牽其裾,乃止。)


10**時間: 地點: 
宮之奇:(退謂)子不助我一言,而更止我,何故?
百里奚:吾聞進嘉言於愚人之前,猶委珠玉於道也。桀殺關龍逢,紂殺比干,惟強諫耳。子其危哉!
宮之奇:然則虞必亡矣,吾與子盍去乎?
百里奚:子去則可矣。又偕一人,不重子罪乎?吾寧徐耳。
(宮之奇盡族而行,不言所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