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莊公三十一年,一冬無雨,欲行雩祭祈禱。)
(先一日,演樂於大夫梁氏之庭。)
(梁氏有女色甚美,公子般悅之,陰與往來,亦有約為夫人之誓。)
(是日,梁女梯牆而觀演樂。)
(圉人犖勇猛,登樓飛身而下,及地,復踴身一躍,
(手攀樓屋之角,以手撼之,樓俱震動。)
(時圉人犖於牆外窺見梁女姿色,立於牆下,故作歌以挑之。)
圉人犖:(歌曰)桃之夭夭兮,凌冬而益芳。中心如結兮,不能踰牆。願同翼羽兮,化為鴛鴦。
(公子般亦在梁氏觀雩,聞歌聲出看。)
(見圉人犖大怒,命左右擒下,鞭之三百,血流滿地。)
(犖再三哀求,乃釋之。)


2**時間: 地點: 
(圉人犖果恨子般,遂投慶父門下。)
(至冬十月,子般念外家黨氏之恩,聞外祖黨臣病死,往臨其喪。)
慶 父:(密召圉人犖謂曰)汝不記鞭背之恨乎?夫蛟龍離水,匹夫可制。汝何不報之於黨氏?吾為
汝主。
圉人犖:苟公子相助,敢不如命!
(乃懷利刃,夤夜奔黨大夫家。)
(時已三更,踰牆而入,伏於舍外。)
(至天明時,小內侍啟門取水,圉人犖突入寢室。)
子 般:(方下牀穿履,驚問曰)汝何至此?
圉人犖:來報去年鞭背之恨耳!
(子般急取牀頭劍劈之,傷額破腦。)
(犖左手格劍,右手握刃刺般,中脅而死。)
(內待驚報黨氏。)
(黨氏家眾操兵齊來攻犖,犖因腦破不能戰,被眾人亂斫為泥。)


3**時間: 地點: 
(季友聞子般之變,知是慶父所為,恐及於禍,乃出奔陳國以避難。)
(慶父佯為不知,歸罪於圉人犖,滅其家,以解說於國人。)
(夫人姜氏欲遂立慶父。)
慶 父:二公子猶在,不盡殺絕,未可代也。
姜 氏:當立申乎?
慶 父:申年長難制,不如立啟。
(為子般發喪,假訃告為名,親至齊國,告以子般之變,納賄於豎貂,立子啟為君。)
(時年八歲,是為閔公。)
(閔公乃叔姜之子,叔姜是夫人姜氏之娣也。)
(閔公為齊桓公外甥。)
(閔公內畏哀姜,外畏慶父,欲借外家為重。)


4**時間: 地點: 
(閔公故使人訂齊桓公,會於落姑之地。)
(閔公牽桓公之衣,密訴以慶父內亂之事,垂淚不止。)
齊桓公:今者魯大夫誰最賢?
魯閔公:惟季友最賢,今避難於陳國。
齊桓公:何不召而復之?
魯閔公:恐慶父見疑。
齊桓公:但出寡人之意,誰敢違者?
(乃使人以桓公之命,召季友於陳。)
(閔公次於郎地,候季友至郎,並載歸國,立季友為相。)
(託言齊侯所命,不敢不從。)
(時周惠王之六年,魯閔公之元年也。)


5**時間: 地點: 
(是冬,齊侯復恐魯之君臣不安其位,使大夫仲孫湫來候問,且窺慶父之動靜。)
(閔公見了仲孫湫,流涕不能成語。)
(後見公子申,與之談論魯事,甚有條理。)
仲 孫:此治國之器也!
(囑季友善視之。)
(因勸季友早除慶父,季友伸一掌示之。)
仲 孫:(已悟孤掌難鳴之意)湫當言於吾君,倘有緩急,不敢坐視。
(慶父以重賂來見仲孫。)
仲 孫:苟公子能忠於社稷,寡君亦受其賜,豈惟湫乎?
(固辭不受。)
(慶父悚懼而退。)


6**時間: 地點: 
(仲孫辭閔公歸,謂齊桓公。)
仲 孫:不去慶父,魯難未已也!
齊桓公:寡人以兵去之,何如?
仲 孫:慶父兇惡未彰,討之無名。臣觀其志,不安於為下,必復有變。乘其變而誅之,此霸王之業
也。
齊桓公:善。


7**時間: 地點: 
(閔公二年,慶父謀篡益急,只為閔公是齊侯外甥,又且季友忠心相輔,不敢輕動。)
有人報:大夫卜齮相訪。
(慶父迎進書房,見卜齮怒氣勃勃,問其來意。)
卜 齮:(訴曰)我有田與太傅慎不害田莊相近,被慎不害用強奪去。我去告訴主公,主公偏護師傅
,反勸我讓他。以此不甘,特來投公子,求於主公前一言。
慶 父:(屏去從人,謂卜齮曰)主公年幼無知,雖言不聽。子若能行大事,我為子殺慎不害何如?
卜 齮:季友在,懼不免。
慶 父:主公有童心,嘗夜出武闈,遊行街市。子伏人於武闈,候其出而刺之,但云盜賊,誰能知者
。吾以國母之命,代立為君,逐季友如反掌耳。
(卜齮許諾。)
(乃求勇士,得秋亞,授以利匕首,使伏武闈。)


8**時間: 地點: 
(閔公果夜出,秋亞突起,刺殺閔公。)
(左右驚呼,擒住秋亞。)
(卜齮領家甲至奪去。)
(慶父殺慎不害於家。)


9**時間: 地點: 
(季友聞變,夜叩公子申之門,蹴之起,告以慶父之亂,兩人同奔邾國避難。)
(卻說國人素服季友,聞魯侯被殺,相國出奔,舉國若狂,皆怨卜齮而恨慶父。)
(是日國中罷市,一聚千人,先圍卜齮之家,滿門遭戮。)
(將攻慶父,聚者益眾。)
(慶父知人心不附,欲謀出奔。)
(想起齊侯曾藉莒力以復國,齊莒有恩,可因莒以自解於齊。)
(況文姜原有莒醫一脈交情,今夫人姜氏,即文姜之姪女,有此因緣,凡事可託。)
(遂微服扮作商人,載了貨賂滿車,出奔莒國。)


10**時間: 地點: 
(季友聞慶父姜氏俱出,遂將公子申歸魯,一面使人告難於齊。)
齊桓公:(謂仲孫湫曰)今魯國無君,取之如何?
仲 孫:魯,秉禮之國,雖遭弒亂,一時之變,人心未忘周公,不可取也。況公子申明習國事,季友
有戡亂之才,必能安集眾庶,不如因而守之。
齊桓公:諾。
(齊桓公命上卿高傒,率南陽甲士三千人,吩咐高傒,相機而動。)
齊桓公:公子申果堪主社稷,即當扶立為君,以脩鄰好;不然,便可併兼其地。
(高傒領命而行。)
(來至魯國,恰好公子申季友亦到。)
(高傒見公子申相貌端莊,議論條理,心中十分敬重。)
(遂與季友定計,擁立公子申為君,是為僖公。)
(使甲士幫助魯人,築鹿門之城,以防邾莒之變。)
(季友使公子奚斯,隨高傒至齊,謝齊侯定國之功。)
(一面使人如莒,要假手莒人以戮慶父,啖以重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