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陳侯鮑方薨,其弟公子佗字伍父,弒太子免而自立,謚鮑為桓公。)
(國人不服,紛紛逃散。)
(周使徵兵,公子佗初即位,不敢違王之命。)
(只得糾集車徒,遣大夫伯爰諸統領,望鄭國進發。)
(蔡衛各遣兵從征。)
(桓王使虢公林父將右軍,以蔡衛之兵屬之;使周公黑肩將左軍,陳兵屬之;
(王自統大兵為中軍,左右策應。)
〔橋段1--3分鐘。〕勾心鬥角之類。


2**時間: 地點: 
(鄭莊公聞王師將至,乃集諸大夫問計,群臣莫敢先應。)
祭 足:天子親自將兵,責我不朝,名正言順。不如遣使謝罪,轉禍為福。
鄭莊公:(怒曰)王奪我政權,又加兵於我,三世勤王之績,付與東流。此番若不挫其銳氣,宗社難
保。
高渠彌:陳與鄭素睦,其助兵乃不得已也。蔡衛與我夙仇,必然效力。天子震怒自將,其鋒不可當,
宜堅壁以待之。俟其意怠,或戰或和,可以如意。
公子元:以臣戰君,於理不直,宜速不宜遲也。臣雖不才,願獻一計。
鄭莊公:卿計如何?
公子元:王師既分為三,亦當為三軍以應之。左右二師,皆結方陣,以左軍當其右軍,以右軍當其左
軍,主公自率中軍以當王。
鄭莊公:如此可必勝乎?
公子元:陳佗弒君新立,國人不順,勉從徵調,其心必離。若令右軍先犯陳師,出其不意,必然奔竄
。再令左軍逕奔蔡衛,蔡衛聞陳敗,亦將潰矣。然後合兵以攻王卒,萬無不勝。
鄭莊公:卿料敵如指掌,子封不死矣!
(正商議間,疆吏報)
疆 吏:王師已至繻葛,三營聯絡不斷。
鄭莊公:但須破其一營,餘不足破也。


3**時間: 地點: 
(大夫曼伯,引一軍為右拒;正卿祭足,引一軍為左拒;
(鄭伯自領上將高渠彌、原繁、瑕叔盈、祝聃等,建「蝥弧」大旗於中軍。)
祭 足:(進曰)『蝥孤』所以勝宋許也。『奉天討罪』,以伐諸侯則可,以伐王則不可。
鄭莊公:寡人思不及此!
(即命以大旆易之,仍使瑕叔盈執掌。)
(其「蝥弧」寘於武庫,自後不用。)
高渠彌:臣觀周王,頗知兵法。今番交戰,不比尋常,請為『魚麗』之陣。
鄭莊公:『魚麗陣』如何?
高渠彌:甲車二十五乘為偏,甲士五人為伍。每車一偏在前,別用甲士五五二十五人隨後,塞其闕漏
。車傷一人,伍即補之,有進無退。此陣法極堅極密,難敗易勝。
鄭莊公:善。
(三軍將近繻葛,扎住營寨。)


4**時間: 地點: 
(桓王聞鄭伯出師抵敵,怒不可言,便欲親自出戰。)
(虢公林父諫止之。)
(次日各排陣勢,傳令)
林 父:左右二軍,不可輕動。只看軍中大旆展動,一齊進兵。
(桓王打點一番責鄭的說話,專待鄭君出頭打話,當陣訴說,以折其氣,
(鄭君雖列陣,只把住陣門,絕無動靜。)
(桓王使人挑戰,並無人應。)
(將至午後,莊公度王卒已怠,教瑕叔盈把大旆麾動,左右二拒,
(一齊鳴鼓,鼓聲如雷,各各奮勇前進。)
〔橋段2--1分鐘。〕過場。


5**時間: 地點: 
(曼伯殺入左軍,陳兵原無鬥志,即時奔散,反將周兵衝動。)
(周公黑肩阻遏不住,大敗而走。)
(祭足殺入右軍,只看蔡衛旗號衝突將去。)
(二國不能抵擋,各自覓路奔逃。)
林 父:(仗劍立於車前,約束軍人)如有亂動者斬!
(祭足不敢逼。)
(林父緩緩而退,不折一兵。)


6**時間: 地點: 
(桓王在中軍,聞敵營鼓聲震天,知是出戰,準備相持。)
(只見士卒紛紛耳語,隊伍早亂。)
(原來望見潰兵,知左右二營有失,連中軍也立腳不住。)
(卻被鄭兵如牆而進,祝聃在前,原繁在後,曼伯祭足亦領得勝之兵,並力合攻。)
(殺得車傾馬斃,將隕兵亡。)
(桓王傳令速退,親自斷後,且戰且走。)
(祝聃望見繡蓋之下,料是周王。)
(盡著眼力覷真,一箭射去,正中周王左肩。)
(幸裹甲堅厚,傷不甚重。)
(祝聃催車前進,正在危急,卻得虢公林父前來救駕,與祝聃交鋒。)
(原繁曼伯一齊來前,各騁英雄。)
(忽聞鄭中軍鳴金甚急,遂各收軍,桓王引兵退三十里下寨。)


7**時間: 地點: 
(鄭莊公收兵,祝聃問事。)
祝 聃:臣已射王肩,周王膽落,正待追趕,生擒那廝。何以鳴金?
鄭莊公:本為天子不明,將德為怨,今日應敵,萬非得已。賴諸卿之力,社稷無隕足矣,何敢多求!
依你說取回天子,如何發落?即射王亦不可也。萬一重傷殞命,寡人有弒君之名矣!
祭 足:主公之言是也。今吾國兵威已立,料周王必當畏懼。宜遣使問安,稍與慇懃,使知射肩,非
出主公之意。
鄭莊公:此行非仲不可。


8**時間: 地點: 
(備牛十二頭,羊百隻,粟芻之物共百餘車,連夜到周王營內。)
祭 足:(叩首再三,口稱)死罪臣寤生,不忍社稷之隕,勒兵自衛。不料軍中不戒,有犯王躬。寤
生不勝戰兢觳觫之至!謹遣陪臣足,待罪轅門,敬問無恙。不腆敝賦,聊充勞軍之用。惟天
王憐而赦之!
(桓王默然,自有慚色。)
林 父:(從旁代答曰)寤生既知其罪,當從寬宥,來使便可謝恩。
(祭足再拜稽首而出,遍歷各營,俱問安否。)


9**時間: 地點: 
(桓王兵敗歸周,不勝其忿。)
(便欲傳檄四方,共聲鄭寤生無王之罪。)
林 父:(諫曰)王輕舉喪功,若傳檄四方,是自彰其敗也。諸侯自陳、衛、蔡三國而外,莫非鄭黨
。徵兵不至,徒為鄭笑。且鄭已遣祭足勞軍謝罪,可借此赦宥,開鄭自新之路。(桓王默然
。)


10**時間: 地點: 
(南方之國曰楚,羋姓,子爵。)
(及周桓王兵敗於鄭,熊通益無忌憚,僭謀遂決。)
鬥伯比:(進曰)楚去王號已久,今欲復稱,恐駭觀聽。必先以威力制服諸侯方可。
熊 通:其道如何?
鬥伯比:漢東之國,惟隨為大。君姑以兵臨隨,而遣使求成焉。隨服,則漢淮諸國,無不順矣。
(熊通從之,乃親率大軍,屯於瑕。)
(遣大夫薳章,求成於隨。)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