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0**時間: 地點: 
(莊公養成段惡,以塞姜氏之口,真千古奸雄也。詩曰:
(子弟全憑教育功,養成稔惡陷災凶。一從京邑分封日,太叔先操掌握中。)

〔橋段-5-10分鐘〕隱喻暗射鄭莊公之陰險之事跡者。


1**時間:周平王13年 地點:鄭都
(衛武公薨,鄭武公獨秉周政。
(只為鄭都滎陽,與洛邑鄰近,或在朝,或在國,往來不一。)

〔橋段-1分鐘〕儀式、現象等可製作者。


2**時間: 地點: 
(鄭武公夫人,是申侯之女姜氏。)

〔橋段-3分鐘〕人物個性:姜氏受寵過度,眼高手低,野心極重。


3**時間: 地點: 
(姜氏夫人分娩之時,不曾坐蓐,長子在睡夢中產下,醒覺方知。
(姜氏吃了一驚,以此取名寤生,心中便有不快之意。
(次子段,長成得一表人才,面如傅粉,唇若塗朱,又且多力善射,武藝高強。)

〔橋段-10分鐘〕人物個性:兄弟二人,兄多心計,弟勇武多才。


4**時間: 地點: 
(姜氏心中偏愛段,若襲位為君,豈不勝寤生十倍?
(屢次向其夫武公,稱道次子之賢,宜立為嗣。)
武 公:長幼有序,不可紊亂。況寤生無過,豈可廢長而立幼乎?
(遂立寤生為世子。只以小小共城,為段之食邑,號曰共叔。姜氏心中愈加不悅。)

〔橋段-3分鐘〕過程醞釀:母子二人,主一小城,生活狀況。


5**時間: 地點: 
(武公薨,寤生即位,是為鄭莊公,仍代父為周卿士。
(姜氏夫人見共叔無權,心中怏怏。)
姜 氏:(謂莊公)汝承父位,享地數百里,使同胞之弟,容身蕞爾,於心何忍!
莊 公:惟母所欲。
姜 氏:何不以制邑封之?
莊 公:制邑巖險著名,先王遺命,不許分封。除此之外,無不奉命。
姜 氏:其次則京城亦可。(莊公默然不語。姜氏作色)再若不允,惟有逐之他國,使其別圖仕進,
以餬口耳。
莊 公:不敢,不敢!(唯唯而退。)


6**時間:次日 地點:宮殿 
(莊公升殿,即宣共叔段欲封之。)
祭 足:不可。天無二日,民無二君。京城有百雉之雄,地廣民眾,與滎陽相等。況共叔,夫人之愛
子,若封之大邑,是二君也!恃其內寵,恐有後患。
莊 公:我母之命,何敢拒之?
(莊公封共叔於京城。)


7**時間: 地點: 
(共叔謝恩已畢,入宮來辭姜氏。姜氏屏去左右,私謂段曰。)
姜 氏:汝兄不念同胞之情,待汝甚薄。今日之封,我再三懇求,雖則勉從,中心未必和順。汝到京
城,宜聚兵蒐乘,陰為準備。倘有機會可乘,我當相約。汝興襲鄭之師,我為內應,國可得
也。汝若代了寤生之位,我死無憾矣!
(共叔領命,遂往京城居住。自此國人改口,俱稱為京城太叔。
(開府之日,西鄙北鄙之宰,俱來稱賀。)
太叔段:(謂二宰曰)汝二人所掌之地,如今屬我封土,自今貢稅,俱要到我處交納,兵車俱要聽我
徵調,不可違誤。
(二宰久知太叔為國母愛子,有嗣位之望。今日見他丰采昂昂,人才出眾,
(不敢違抗,且自應承。太叔託名射獵,逐日出城訓練士卒,並收二鄙之眾,
(一齊造入軍冊。又假出獵為由,襲取鄢及廩延。)


8**時間: 地點: 
(兩處邑宰逃入鄭國,遂將太叔引兵取邑之事,備細奏聞莊公。
(上卿公子呂在殿。
(莊公微笑不言。)
公子呂:(高聲叫曰)段可誅也!
莊 公:子封有何高論?
公子呂:臣聞『人臣無將,將則必誅。』今太叔內挾母后之寵,外恃京城之固,日夜訓兵講武,其志
不篡奪不已。主公假臣偏師,直造京城,縛段而歸,方絕後患。
莊 公:段惡未著,安可加誅。
子 封:今兩鄙被收,直至廩延,先君土地,豈容日割?
莊 公:(笑曰)段乃姜氏之愛子,寡人之愛弟。寡人寧可失地,豈可傷兄弟之情,拂國母之意乎!
公子呂:臣非慮失地,實慮失國也,今人心皇皇,見太叔勢大力強,盡懷觀望。不久都城之民,亦將
貳心。主公今日能容太叔,恐異日太叔不能容主公,悔之何及?
莊 公:卿勿妄言,寡人當思之。


9**時間: 地點: 
(公子呂出殿,與正卿祭足同行。)
公子呂:主公以宮闈之私情,而忽社稷之大計,吾甚憂之!
祭 足:主公才智兼人,此事必非坐視,只因大庭耳目之地,不便洩露。子貴戚之卿也,若私叩之,
必有定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