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早上 地點:梅林
    (晨㬢照在林間,地上凍雪遍布,和雪皎潔。
    (前林有數百株梅花,林深處又有數株紅梅,燦燦如霞。)
    
    
2**時間:少後 地點:梅林
    (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騎驢緩行林道中。
    (紅梅樹下,黃犢客臥在黃犢上打盹,黃犢角上掛著一條珊瑚鞭。
    (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恐驚醒黃犢客,齊撥轉驢向,立於紅梅深處。)
方端如:(環視梅林,對白雲汲道)白兄詩才甚妙,久失請教。今對此景物,胡不詠一詩?
白雲汲:(點頭,隨口吟道)瘦畫青林孤騖愁,殘霞片片落枝頭。牧童睡起朦朧眼,錯認梅林欲放牛。
方端如:(鼓掌大笑)眉兄真仙才!
旁 白:(黃犢客打哈欠道)我正好睡,不知何人大笑,將老道驚醒?
    (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尋聲回顧。
    (黃犢客起身抹眼伸腰。
    (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催驢往黃犢客方向騎去。)
黃犢客:(端詳三人,詢問)方才長嘯者何人?
    (白雲汲忙下驢,向黃犢客鞠躬行禮。)
白雲汲:適小生偶爾俚言,二友不覺失聲大笑,將老丈驚醒,乞恕怒目。
黃犢客:(微笑揮手)既是無意失聲,也不計較,但君詩願聞。
白雲汲:容小生獻醜。
    (吟詩道)瘦畫青林孤騖愁,殘霞片片落枝頭,牧童睡起朦朧眼,錯認梅林欲放牛。
    (黃犢客驚異,忙下黃犢,挽住白雲汲手。)
黃犢客:君詩理通玄,乃詞家大器。請問鄉貫姓名?
白雲汲:小生姓白名引字雲汲,號眉仙。
黃犢客:(指方端如、袁漸陸)此二位鄉貫姓名為何?
白雲汲:(指袁漸陸)此人姓袁名鴻號漸陸。
    (指方端如)此人姓方名侃號端如,與小生俱是本縣人氏。
黃犢客:(撫髯微笑)此二友者,乃君後賴以左右者!
白雲汲:請問老者如何稱呼?
黃犢客:(搖頭微笑道)老道並無姓氏。
白雲汲:(笑)人寧有無姓氏之理?
黃犢客:我在先朝曾為諫官之職,後隨西華山隱士陳希夷入山修道。奈何生性愛雪,每值雪天,必出一遊
    。先生遂賜黃犢與我為坐騎,從此不傳姓名於世,只稱黃犢客耳!昨因下雪,偶然出遊至此,少
    憩於梅林之下,不意遇君三人,真吾夙緣之友!
    (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聽到此際,都拜倒在地。)
白雲汲:(抬頭)原來是仙師!弟子實獲厥愆,望仙師恕之。但仙師必知過去未來,乞一指示,少豁愚蒙
    。
    (黃犢客忙向前扶起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
黃犢客:我非仙也,有何指示?但遇我亦為有緣。白君既精詩,我以文詞誥你。
白雲汲:請仙師賜教。
黃犢客:(微笑)駕一葉之扁舟,挾飛仙以遨遊。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至若鳳凰台上憶吹蕭,羊子
    當年墮淚碑。此數語者,雖云詩賦,實至言也!君宜終身佩服,後必有徵。
白雲汲:(叩謝)仙師之言,小生自當謹記在心。
    (黃犢客拿起黃犢角上珊瑚鞭。)
黃犢客:吾有一珊瑚鞭子,更以贈你,日後自有用處。後會有期,吾將去矣!
    (黃犢客將珊瑚鞭遞與白雲汲,白雲汲拜受珊瑚鞭。
    (黃犢客復上黃犢背上。
    (袁漸陸、方端如正欲拜求,黃犢飛奔而去,漸漸不見。
    (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各自驚駭,忙上驢急出梅林而歸。)
    
    
3**時間:早上(隔日) 地點:堡墅重樓
    (白雲汲坐在桌前,正欲舉筆寫詩。)
旁 白:(家人甲大喊)公子!老爺回來了!
    (白雲汲聞聲抬頭。
    (家人甲欣喜若狂奔至門前。)
家人甲:(喘道)公子!老爺辭官歸來,夫人要公子速回。馬車已至,請公子上車。
    (白雲汲大喜,急忙起身而出。)
    
    
4**時間:中午 地點:白家(大廳)
    (白壤、長孫氏俱坐堂中,彼此有說有笑。)
旁 白:(白雲汲大喊)父親!
    (白壤、長孫氏起身,白雲汲急奔入門。)
白 壤:(對白雲汲笑道)年餘不見,我兒可好?
白雲汲:兒聞父親辭官,這是為何?
白 壤:(嘆息,拱手)當今聖上以王安石為相,欲行新法,百官都逢迎取合。為父難以苟同,遂奏上一
    本,然王相國卻付之不問。為父見上疏不准,遂告老求去,蒙上恩准,故而歸來。
白雲汲:(滿臉疑惑問道)兒勤讀詩書,原為進仕之途。而今父親卻已致仕,兒茫然無所適從。
白 壤:當此之世,莫想乾策當途,縱搏得一頂紗帽在頭,反成騎虎之勢,兒可知這是為何?
白雲汲:(搖頭)兒不知!
白 壤:蓋固寵慕祿之輩,必脅肩諂笑,取媚苟容不已,必為之鷹犬、為之爪牙,雖得志於一時,實遺臭
    於萬世。倘稍知進退廉恥,略自修飭,必致獲戾,輕則貶逐,重則誅夷,寧不痛哉?聖人云有道
    則見,無道則隱,誠哉斯言!
白雲汲:(點頭回道)父親所言甚是,兒從此絕不以功名為念!
    (白壤微笑點頭。)
    
    
    (〔第二回 贈金帛義釋飛神 建碑亭愛留隱士〕)
    
    
5**時間:夜晚 地點:太湖岸邊
    (劉釗取碗至酒爐中舀酒,一飲而盡。)
劉 釗:(扣舷唱歌)一層有,一層無,鰻鯽鰍鱔搭鱣魚,個樣落色無人要,拿來自吃唱山歌。
    (忽然浪聲拍動,劉釗聞聲望去。
    (二隻雙櫓快船從湖中朝岸邊飛奔而來。)
賊盜甲:(望著劉釗,對賊盜丙)此漁翁這時候還點燈未睡,反在那裡看我們,不要走了消息,先把這漁
    翁拿來發落。
    (雙櫓快船靠岸,賊盜甲、乙、丙各執利刃而出,齊跨過中間漁船欲捉劉釗。
    (劉釗見狀趕緊跑到岸邊小山下,奮力縱身一躍,直躍到小山上一棵古松樹上伏著。
    (賊盜甲、乙、丙見之大驚,皆停步面面相覷。)
賊盜乙:(手指劉釗,對賊盜甲)此人既有此絕技,何不邀他入伙?
    
    
6**時間:夜晚(元宵,熙寧三年) 地點:樂安縣城十字街口
    (天空煙火處處,街旁民家俱掛燈火,街上人來人往。
    (劉釗率賊盜甲、乙、丙混入人群看燈。
    (路人甲、乙從劉釗對面而來。)
路人甲:(對路人乙大聲道)適才我從西街白家經過,彼家中搭起一座小鼇山,結彩懸燈,豪華至極!
    (賊盜甲聽到豪華兩字,頓時豎起耳朵注意,遂放慢腳步。)
路人乙:(回路人甲道)這也難怪,人家白老爺可曾當過御史,家中富足有餘,豪華自是當然。
    (賊盜甲驚喜,忙走到劉釗身邊側耳密語。
    (劉釗皺眉沈思,不得已點頭,與賊盜甲、乙、丙齊往西街走去。)
    
    
7**時間:少後 地點:白家庭院
    (院中一座小鼇山,傍有琉璃燈、花鳥燈共數十盞。
    (堂中結彩懸燈,照耀如同白日。
    (院外爆竹、簫鼓聲接連不斷。)
    
    
8**時間:接上 地點:白家大廳
    (白壤、長孫氏、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賓客甲、賓客乙、賓客丙圍坐。
    (婉兒、家人甲在一旁服侍。
    (眾人飲酒、賞燈、浮白呼盧,暢飲開懷。
    (忽然庭院大門發出一片聲響。
    (眾人俱往庭院大門望去,劉釗、賊盜甲、乙、丙衝進庭院,齊出利刃朝大廳奔來。)
家人甲:(驚喊)強盜!(大喊)有強盜!
    (婉兒急忙取下掛於壁上銅鑼、鼓棒。)
婉 兒:(用力敲銅鑼,喊叫)有強盜!來人啊!有強盜!
    (白雲汲急忙護衛白壤、長孫氏進後堂。
    (袁漸陸、方端如與賓客甲、乙、丙各拿起身邊可抵敵之物,齊退至廳後,面朝廳門,準備廝殺
    (。)
    
    
9**時間:接上 地點:白家庭院
    (鄰居乙、丙、丁、戊、己手持棍棒從大門擁入。
    (賊盜甲、乙、丙見救護人多,遂一哄而散,俱向四方逃竄。
    (劉釗剛走進大廳,見逃走不及,遂退至庭前,起身縱至屋上。
    (鄰居甲在屋上,見劉釗飛起,遂舉棒將劉釗打落庭中。
    (鄰居乙、丙向前捉住劉釗,掣衣扭髮,押在地上。
    (鄰居丁、戊、己追拿餘盜。)
    
    
10**時間:接上 地點:白家大廳
    (劉釗跪在廳中,白雲汲、袁漸陸、方端如、賓客甲、賓客乙、賓客丙兵圍立兩旁。)
白 壤:(喝問)你妄行劫掠,天理難容,今日被獲,有何理說?
劉 釗:(渾身顫抖,求饒道)小人非盜,原在太湖中打魚為生。因眾人見我有飛縱之術,逼我入伙。劫
    掠非吾本意,望老爺赦我一死,再不行此邪路矣!
    (劉釗大哭叩頭。)
白 壤:(沉吟道)既是良民被逼至此,我且饒你。但此去不可重入盜伙,若再不改,必遭誅戮。
    (命婉兒、家人甲)爾等領此人至帳房,取白金十兩、布帛二匹贈之。
婉 兒:是,老爺。
劉 釗:(稽首叩頭泣曰)若小人此去,來日若有可用力之處,必報老爺萬一。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