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 地點:郢都近郊
    (一列車隊魚貫前行。
    (楚將甲乘馬率楚兵數百領前。
    (孟嬴乘駢車居後。
    (其後隨車數十輛,並從秦女、媵妾數十餘人。
     
     
2**時間:少後 地點:楚王宮
    (楚平王閱讀奏章,然心神不寧,頻視殿外。
    (費無極急忙進殿。)
費無極:(走近殿前)啟奏大王!秦王之妹孟嬴已到,離郢都約有三里之遠。
楚平王:(起身問道)孟嬴其貌若何?
費無極:臣閱女子極多,未見有如孟嬴之美者,王之後宮佳麗,恐亦不如孟嬴之萬一!
    (楚平王面皮通紅,半晌不語。)
楚平王:(徐徐嘆曰)寡人枉自稱王,不遇此等絕色,誠所謂虛過一生!
費無極:(上前低言)大王慕孟嬴之美,何不自取之?
楚平王:(難為情)既聘為子婦,恐礙人倫。
費無極:(笑,搖手)無害也!此女雖聘於太子,然尚未入東宮,王迎入宮中,誰敢異議?
楚平王:(皺眉)群臣之口可鉗,然何以塞太子之口?
費無極:臣觀從媵之中,有秦女才貌不凡,可充作孟嬴。臣請先進孟嬴於王宮,復以秦女進於東宮
    ,囑以毋漏機關,則兩相隱匿而百美俱全!
    (楚平王躊躇未答。)
費無極:大王若慮事洩,臣有一妙計可解。
楚平王:(大喜)是何妙計?
費無極:昔靈王大城陳蔡以鎮中華,正是爭霸之基。今二國復封,威脅楚境,何不令太子出鎮城父
    ?若得遠屏太子,豈不兩得其利?
    (楚平王恍然大悟,大笑。)
費無極:太傅伍奢性剛行烈,不若一併出鎮城父,以免後患。
楚平王:(點頭,低語囑咐)孟嬴之事務要縝密而行。
    
    
3**時間:白日 地點:城父司馬府
    (伍奢、奮揚對坐。)
奮 揚:近來城人盡傳太子之妻乃孟嬴媵妾,太傅可知?
伍 奢:(憤慨)孟嬴確為大王所納,主其事者乃費無極,楚國有此佞臣,焉能稱霸中原?吾定要
    上奏大王。
奮 揚:如今朝政已為無極把持,上奏必然無用。
伍 奢:(搖頭)為人臣者,盡忠死節,不平則鳴,吾不能視而不見。雖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但求
    善盡人臣之責!
    
    
4**時間:白日 地點:無極府
    (楚臣甲急忙進門。)
楚臣甲:(向費無極呈上奏章)啟稟少傅,臣截得伍奢奏章一本,請少傅過目。
    (費無極取奏章一觀,頓時眉頭深鎖。)
    
    
5**時間:白日 地點:楚後宮 
    (楚平王、費無極步於廊下。)
費無極:啟奏大王,臣聞世子與伍奢有謀叛之心,陰使人通於齊晉二國,王不可不備!
楚平王:(訝異)吾兒素柔順,安有此事?
費無極:彼以孟嬴之故,久懷怨望,今在城父繕甲厲兵已有時日。彼常言穆王行大事,其後安享楚
    國,子孫繁盛,意欲效之。王若不行,臣請先辭,逃死他國,免受誅戮!
楚平王:(沉吟)寡人久欲立少子珍為太子,今若傳令廢太子建,卿以為如何?
費無極:大王萬萬不可!世子握兵在外,若傳令廢之必激其反。伍奢是其謀主,王不如先召伍奢,
    然後遣兵襲執世子,則王之禍患可除。
楚平王:傳寡人之命,召伍奢進宮。
    
    
6**時間:白日 地點:楚王宮 
    (伍奢跪立殿下。)
伍 奢:臣伍奢叩見大王。
楚平王:(手指伍奢)建有叛心,汝知之否?
伍 奢:(抬頭挺胸,抗聲曰)大王納子之婦已過,今又聽細人之說而疑骨肉之親,大王於心何忍
    ?
楚平王:(滿臉通紅,怒叱)汝為寡人之臣,竟敢直言犯上?(拍案起身)豈有此理!(命近侍甲
    (、乙)來人啊!將伍奢拿下去關了。
    (近侍甲、乙齊向前,將伍奢挾持出殿。)
費無極:(近前奏曰)伍奢斥大王納婦,怨望已明!太子知奢見囚,豈能不動?(加重語氣)齊晉
    之眾,銳不可當!
楚平王:(皺眉)若使人往殺世子,何人可遣?
費無極:若使他人往,太子必將抗鬥。不若密諭司馬奮揚,使襲殺之。
楚平王:寡人依卿計而行。
    
    
7**時間:夜晚 地點:城父城北門
    (太子建同秦女、公子勝乘車奔出北門,急馳而去。)
    
    
8**時間:白日 地點:楚王宮
    (奮揚雙手反縛進殿,向前跪於殿下。)
奮 揚:啟奏大王,世子已逃!
楚平王:(大怒)言出於余口入於爾耳,孰告之建?
奮 揚:大王命臣事太子如事大王,臣謹守斯言不敢貳心,是以告之。後思罪及於身,悔已無及!
楚平王:(憤怒)爾既私縱太子,又敢來見寡人,豈不畏死?
奮 揚:(面無懼色)既不能奉王之命,又畏死而不來,是二罪加身!且世子未有叛形,殺之無名
    ,苟君王之子得生,臣死為幸!
楚平王:(惻然有愧色,沉吟)卿雖違命,然忠直可嘉!寡人今赦汝罪,復為城父司馬。
    
    
9**時間:白日 地點:楚王宮
    (伍奢身著囚服,跪拜於殿下。)
楚平王:汝教太子謀反,本當斬首示眾。寡人念汝祖父有功於先朝,不忍加罪。汝可寫書召二子歸
    朝,改封官職,赦汝歸田。
伍 奢:(抬頭)啟奏大王!臣長子尚,慈溫仁信,聞臣召之必來。然臣次子員,少好於文,長習
    於武,文能安邦,武能定國,蒙垢忍辱,能成大事。此前知之士,安肯前來?
楚平王:(怒)汝但如寡人之言,作書往召,召而不來,無與爾事!
    
    
10**時間:白日 地點:伍宅(書房)
    (伍尚手持竹簡,歡喜進門。)
伍 尚:(喜對伍子胥)大王有命,父幸免死,且封我等為侯,使者在門,弟可出見!
伍子胥:(疑惑)父得免死已為至幸,我等何功而復封侯?(冷笑)此誘我也,往必見誅!
伍 尚:父見有手書,豈是相誑?
    (伍尚將竹簡遞與伍子胥。
    (伍子胥取過竹簡一觀。)
伍子胥:吾父忠於國家,知我必欲報仇,故使并命於楚,以絕後慮!
伍 尚:吾弟乃臆度之語,萬一父書果是真情,吾等不孝之罪何辭?
伍子胥:兄且安坐,弟當卜其吉凶!
    (伍子胥於桌上立布一卦。)
伍子胥:(觀卦畢,對伍尚)今日甲子日,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主君欺其臣,父欺其
    子。去且就誅,何封侯之有?
伍 尚:(搖頭)吾非貪侯爵,唯思見父。
伍子胥:(激動)楚人畏吾兄弟在外,必不敢殺吾父,兄若誤往,是速父之死!
伍 尚:父子之愛,恩從中出,若得一面而死,亦所甘心!
伍子胥:(嘆息)與父俱誅,何益於事?兄必欲往,弟從此辭!
伍 尚:(泣)弟將何往?
伍子胥:(咬牙切齒)能報楚者,吾即從之。
伍 尚:(仰天大嘆)吾之智力遠不及弟,我當歸楚,汝適他國,我以殉父為孝,汝以復仇為孝。
    從此各行其志,不復相見!
    (伍子胥、伍尚相擁而泣,伍子胥拜了伍尚四拜,伍尚轉身出門。)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