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明朝,秋) 地點:王兩松家門外大樹下
    (王兩松、鄰人兩人樹下對弈。)
鄰 人:(喝口茶,望王兩松笑)兩松老弟,你好福氣!女兒通詩賦﹔兒子勤習儒業,讀書上進。
王兩松:(拱手,臉色喜悅)託福!託福!我家計不豐,有兒如此,是人間至樂矣。
    
    
2**時間:晚上(春天) 地點:金重北京書房
    (明月昇起,清光四射。)
金 重: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
    (金重放下書本。)
    (金重用托盤托起茶碗,用蓋子刮幾下茶水。)
    (然後把蓋子蓋得有點傾斜度,用嘴吸著茶水,頓覺香氣濃釅。)
    (金重放下蓋碗茶。)
    
    
3**時間:白日(清明) 地點:劉淡仙墓
    (旭日初升。橙紅色的光輝自地乎線向空中彌散開去。)
    (茫茫大地上,萋萋綠草在微風中顫動。)
    (天空徹底地明亮了,陽光破雲而出。)
    (綠色的草地新鮮如常,生機盎然。)
    (翠翹同弟王觀、妹翠雲行到一個流水溪邊。)
    (翠翹同弟王觀、妹翠雲各處閑行。)
    (翠翹看見孤塚。)
翠 翹:兄弟!(手指孤塚)你看此地,山黛列眉,甚是幽雅,(看王觀)怎無一人來祭掃?
王 觀:此乃本京第一名妓劉淡仙之墓。她在時才名卓越,傾動一時,後死之日,鴇母將她委之溝
    壑。幸遇一遠客,遂將淡仙收葬於此地。
翠 翹:(歎息)可憐!可憐!紅顏薄命。且上前看那碑記是怎麼寫的。
    (翠翹、王觀、翠雲三人轉過一灣流水,半扇小橋,見四壁藤蘿,一座古墓。)
    (墓碑上青苔都已長滿。)
    (翠翹上前拂草細看,字蹟依稀仿佛,認出是「劉淡仙墓」。)
翠 翹:(長歎)淡仙!淡仙!妳生前何等繁華,死後怎恁般寂寞。
    (翠翹雙手合十祝禱。)
翠 翹:(傷感地)香魂不斷,應解依人。
    (翠翹倒身一拜。)
翠 雲:(不滿)姐姐好沒來由,我們行春到此,遣興陶情,為甚朝著孤墓下拜?又非親知故舊,
    也忒殺情深了。
翠 翹:妹子不是這般說。
王 觀:姐姐,此乃荒墓,不宜久留,去了吧。
翠 翹:待我辭了淡仙再行。
    (翠翹復向墓前,雙手合十。)
翠 雲:(急)這裏陰氣重,早些去了,姐姐祇管戀著這墳咕咕噥噥!
王 觀:(不以為然)她死也不知死了多少年,若恁般靈應,她倒成菩薩了。
翠 翹:死者軀殼,不死者精神,精神千古猶存。
    (兩乘轎子來到劉淡仙墓。)
翠 雲:是的!是的!我們還是快快離開吧!
    (翠雲急拉翠翹離開,翠翹推開翠雲的手。)
翠 翹:莫忙,我還要做首詩辭她。
    (忽金重,飄巾彩服,騎馬遠遠而來。)
王 觀:金家哥哥來了,快些迴避。
    (翠翹急抬眼,已看見那金重乘馬到劉淡仙墓前。)
    (金重下馬。)
金 重:(作揖)海望兄,我慕劉淡仙高致,到此一遊,不想遇著仁兄。二位女客,是甚親眷?
王 觀:(作揖)是家姐。
金 重:原來是令姐。
金 重:(對翠翹、翠雲,拱手作揖,)在下姓金名重,字千里。
    (翠翹、翠雲致禮。)
王 觀:千里兄!家人來尋,我與家姐告辭先行。
    (王觀、翠翹、翠雲致禮。)
    (翠翹、翠雲走進轎子。)
金 重:(喜形於色)今日巧遇,後會有期。
王 觀:(作揖)後會有期。
    (王觀跟在轎子後離去。)
    (王觀回頭、揮手向金重致意。)
    (金重揮手,目送王觀漸行漸遠。)
金 重:翠翹真綽約風流、天嬌艷倩。
    
    
4**時間:晚上 地點:翠翹閨房
    (翠翹立在一座高香几前,几上放著插有香匙與香箸的香瓶,以及一隻小香爐。)
    (翠翹右手捧著香盒,左手從香盒裏拿出一顆小小的香丸,放入香爐中。)
翠 翹:這金生倒也有趣,怎麼也曉得去弔劉淡仙?
翠 雲:祇怕不是弔淡仙,是來看二喬!
翠 翹:這也想當然,但我看那金生自是人中俊彥。
翠 雲:姐姐既看得中意,何不贅了他,帶挈小妹也風光!風光!
翠 翹:姻緣前定,知是我的姻緣?還是妳的?則索聽月老主張。妳兄弟論此富家秀士,胸藏萬卷
    ,學富五車,將來定是翰林才。我看妹妹福德勝我十倍,可稱美對。
翠 雲:姐姐也忒沾枝帶葉,我不曾說得一句,姐姐便縛頭縛腳講了一篇。
翠 翹:我是正經話,妹妹怎生倒恁般說,妳難道不要嫁丈夫?
    (翠雲把臉一紅,負氣走出房間。)
    
    
5**時間:稍後 地點:翠翹閨房
    (夜靜如水,天空似洗。)
    (翠翹在床上,輾轉無聊。)
    (翠翹起床,打開,看看天空。)
    (翠翹情思不快,隱几而臥﹍)
    (朦朦朧朧,翠翹忽見劉淡仙走近前來。)
劉淡仙:翠翹妹妹,如此春光,怎不去問柳尋花,卻在這裏打盹?
    (翠翹忙起身相迎。)
翠 翹:姐姐宛如仙姝。請問珠宮何處,因甚降鸞?
劉淡仙:流水橋邊便是姐家,妹妹怎就忘了?今日斷腸教主言妹妹是會中人,命將斷腸題十個,送
    與妹妹題詠,待送入斷腸冊去。
翠 翹:這斷腸教主在那裏?
劉淡仙:妹妹此時不必細問,他日自明。
    (劉淡仙取出題目,遞與翠翹。翠翹接題一看。)
翠 翹:惜多才、憐薄命、悲岐路、憶故人、念奴嬌、哀青春、嗟蹇遇、苦零落、夢故園、哭相思
    。
翠 翹:(抬頭對劉淡仙道)且在斷腸冊上掙得一個三甲。
    (翠翹滴露研墨,舒紙展毫,筆不少停。)
    (翠翹停筆,抬頭看劉淡仙,翠翹將詩遞與劉淡仙。)
翠 翹:妹妹獻丑了!
劉淡仙:妹妹才高八斗,十首回文一氣呵成。
翠 翹:幸不辱命。
劉淡仙:姐姐要去了。
翠 翹:今此一別,何時再會?
劉淡仙:錢塘江上定來相晤。
    (劉淡仙言畢,抽身往外飛去,翠翹要趕去留她﹍)
    (翠翹忽被驚醒。)
    (翠翹見月明如晝,花影參差,正是三更時分。)
翠 翹:竟是一夢。
    (翠翹定定神。)
翠 翹:回想夢中那些詩詞說話,句句分明,祇不解那女子是誰?
    (翠翹反復沉思。)
翠 翹:(頓然大悟)是了,我日間在劉淡仙墓上見一灣流水,半扇小橋,不消說定是那劉淡仙的
    精靈也,我是個斷腸部中人無疑了。
    
    
6**時間:稍後 地點:翠翹閨房
    (京氏見女兒房燈亮著,拿了燈盞上樓來。)
    (京氏看見翠翹不言不語,半醒半夢,清汪汪兩淚交流。)
京 氏:(微訝)翠翹,夜深人靜怎不去睡,卻呆坐在此?
    (翠翹半晌無言,但凝眸熟視。)
翠 翹:(忽一聲長歎)娘,妳女兒沒甚好結果了。
京 氏:我兒,好端端怎說這不祥邪話?
翠 翹:剛夢見一女子,叫女孩兒題斷腸吟十首,臨行又說錢塘江上再會。錢塘乃是越地,相隔不
    啻數千里。莫不妳女兒也是斷腸部中人也?
    (翠翹言訖,神情恍惚,淚流滿臉。)
京 氏:(憐愛地看著翠翹)妳兄弟說妳日間在那劉淡仙墓上十分留連,故睡著有這樣夢,那裏作
    得準。妳去睡了吧。
    (京氏拉起翠翹的手,)
京 氏:走!去睡去!
    
    
7**時間:白日 地點:北京金家金重書房
書 僮:少爺!我見你經史懶觀,茶飯少進,終朝癡坐,徹夜無眠。可有什麼心事?
金 重:(怒)到外頭別瞎說。
書 僮:是!少爺。
金 重:退下去。
    (書僮退出書房。)
    (金重往門口走去,才走二步,停下來。)
金 重:呀!(忽有所悟)似這樣天各一方,雖有機緣,何能湊巧?須到王家左右前後,覓得一所
    房子,住下打探,便可圖矣。
    
    
8**時間:白日 地點:攬翠園
    (金重站在攬翠園門口。)
金 重:(金重大喜)園名是攬翠,則翠翹之事不卜可諧矣。
    (金重進入攬翠園,四處參觀。)
    
    
9**時間:白日 地點:攬翠園
    (攬翠園枝頭好鳥引金重觀聽。)
    (金重信步走到假山。)
    (金重忽見一株碧桃最高枝上斜掛金釵,金光燦灼,翠色奪目。)
金 重:(驚道)安得有此?
    (金重忙取竹杖挑下金釵。)
金 重:金玉梅花,製造甚是精巧,莫非就是她的?
    (金重歡歡喜喜在假山下探望碧桃。)
    
    
10**時間:白日(兩天後) 地點:攬翠園
    (金重探望假山。忽見牆頭上樹陰裏,隱隱約約象有個人窺看一般。)
    (金重忙取出金釵拿在手中,在假山前走來走去。)
金 重:好支金釵,不知是那家美人失落的,要送還她,卻又不見有人找尋,奈何!奈何!
翠 翹:(羞羞澀澀、低聲說話。)君子既有此好心,可還了我吧。
金 重:原是鄰家姐姐之物,理當送還。
    (金重抬頭,指望微窺其面,不期翠翹只影一影閃在半邊,止聽得翠翹又低聲說話。)
翠 翹:郎君若肯見還,感激不盡。
    (金重見翠翹躲躲藏藏。)
金 重:祇是也要姐姐細看明白,方無差錯。
翠 翹:(隔著牆說道)是一隻金玉梅花釵。
金 重:說來果然不差,待面交姐姐。
    (翠翹俄延半晌,祇得露出半身,打了一個照面。)
    (金重看見正是翠翹,不覺喜動眉宇,忙仰面舉手。)
金 重:(笑嘻嘻)這釵兒原來便是王家姐姐遺失的,我金重得借此又見姐姐芳容,真僥幸也。
翠 翹:(暗暗歡喜)金家哥哥,怎如此說。
金 重:拾得金釵值得幾何,還釵怎算造化,唯要姐姐見憐的,祇是小生一片苦心。
翠 翹:小妹失釵,祇為貪摘桃花,何曾有意。就是哥哥撿得,亦出於偶然,有甚苦心要小妹憐念
    ?
金 重:正為得失,同出無心,忽然再面,豈非天意?小生本不當唐突,但恐天緣不再,小生這一
    段拾釵苦心,祇得要直說了。
翠 翹:哥哥不妨直說。
金 重:前得睹容光,遂令仰慕變作相思。但恨身無彩翼,不能飛傍妝臺,又朝朝夕夕,癡望到今
    ,方能見了姐姐。
    (翠翹兩臉通紅,半晌不能言語。)
翠 翹:(歎氣)承哥哥至愛,因情相思,則非所願也。
金 重:但求訂盟,以圖百年諧老。
翠 翹:郎心如玉,妾意如金,雖不設盟,又誰渝之?
金 重:姐姐既許,小生之願遂矣!盟以申好,又何傷乎?
翠 翹:郎欲如此,請以異日。今還妹釵兒吧!
金 重:(喜形於色)我去取件接腳物來。
    (金重持一小梯,到假山直接牆頭,金重爬上小梯,與翠翹照面,伸手獻上金釵。)
    (翠翹接了金釵。)
翠 翹:(滿臉通紅)妾以手中金扇答禮。
    (翠翹遞與金重金扇。)
旁 白:(翠雲)姐姐!
    (金重、翠翹兩兩走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