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子報 點閱數:2687
返回 開放劇本 - 原始劇本   建議討論   領主: 徵求中  領主登錄

到第 (目前1 / 5)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趕功名甘泉訪友 收帳款東霸嫖妓)
    (水天一色的長江中,卻有一葉扁舟,滿扯著篷帆,乘風破浪前進。)
    (那舟中坐著一人,手裡執著一卷書,看了一回,覺得有些倦了,抬起頭來,望 
    (著窗外,瀏覽江景。)
    (這時陽光正照在江面,後浪催著前浪,濺出無數金黃色的水花,煞是十分好看 
    (!)
    (你道此人是誰?乃是一位飽學秀士,姓錢,雙名正林,江蘇如臯縣人,為人溫 
    (和達禮,儀表端方。)
    (他有幾個莫逆好友,如太倉胡國初,泗水柳青溪,甘泉褚光伯。)
    (這三人也都是鴻門之客,知名之士。)
    (因鄉試在即,他就買棹到金陵來,進取功名。)
    (船行甚速,這日路過甘泉,他忙命舟子停泊江岸,捨舟登陸,迳到褚府造訪。 
    ()
    (褚光伯聞說故人到來,倒屐相迎,揖坐之下,彼此敘談闊別。)
AAA:(飯罷,挽手同游甘露寺,又游虞姬祠,見壁上有碑,刻著項羽所作垓下歌曰)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錢正林看罷,慨然長歎道)
錢正林:自古英雄,不勝屈指,皆被婦人所誤!虞姬一賢姬也,無如項羽愚於鍾情。曾記 
    虞姬尚有和歌。
AAA:(便朗誦道)漢兵已略地,四面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
    (歌畢,歎息不已!)
    (於是攜手同觀佛象,參拜三清,複游後殿。)
    (再行數伍,有修竹數竿,古柏兩株,宛若蟠龍盤鳳,只見一座小小院落,十分 
    (清幽雅致,遂信步而入。)
錢正林:(一個沙彌笑面相迎)二位相公請裡面坐!
    (錢、褚二人欣然隨沙彌入室。)
    (小沙彌獻茶罷,老僧前來合掌道)
老 僧:阿彌陀佛!二位相公貴姓,從何處來?
錢正林:在下姓錢,名正林,如臯縣人,因往金陵鄉試,路過相訪,拜得佛緣。
老 僧:阿彌陀佛。
錢正林:(褚光伯道)在下就住本城東條巷中,姓褚,名光伯。
    (老僧聽說,連連稽首道)
老 僧:原來是褚太史家的大少爺,有失遠迎,祈勿見責。
    (茶罷,老僧引導二人各處遊玩了一番。)
錢正林:(褚光伯對錢正林道)錢兄何妨在此盤桓數天,小弟舍下尚有小事,須緩三四天 
    ,與兄同到瓜州過江赴金陵,也好同寓,待場事畢後,又可同返揚州,豈不美哉 
    ?
    (錢正林聞聽此言,正中心懷,遂問老僧道)
錢正林:寶剎中未識能暫寓數天否?
老 僧:小剎中地方狹隘,對河白雲庵中,最為清淨,後有一座讀書樓,望去不遠,即是 
    玄都觀,四面樓閣,如同畫軸一般,十分相宜。況彼庵中,乃是老僧的徒弟掌管 
    ,待老僧奉陪二位相公去看看。倘錢相公合意,別說數日,就是盤桓一年兩載, 
    也可使得。
    (當下老僧陪同渡河,走進山門,只見翠竹蒼鬆,茂林修竹之間,殿閣樓台,四 
    (面圍繞。)
    (時值八月中秋,鳥語花香,木樨撲鼻。)
    (自進山門,約有裡許,俱是大竹,當中一條甬道,進了天王殿,方是大雄寶殿 
    (。)
    (錢、褚二人只顧參佛,老僧隨進內堂,通知徒弟法雲和尚出來迎接。)
    (老僧說起兩位相公要借寓書樓。)
錢正林:(法雲道)好極好極,難得貴人到此,實乃三生之幸。
    (即忙合掌引導到書樓上。)
錢正林:(這書樓果然雅靜,上懸一聯云)雨後靜觀心意想,風前閒看月精神。
    (乃屬乾隆御筆。)
正 林:此地甚好。
    (錢、褚二人遊玩已畢,即辭別老僧並法雲和尚,回歸府第。)
    (是夜錢正林仍在舟中。)
    (次日清晨,即喚腳夫等人將行李起至白雲庵中書樓暫住,有時讀書題吟;有時 
    (散步閒遊,無拘無束,倒也自在。)
    (那裡沿河一帶,俱是庵觀寺院、忠孝節義坊祠,他信步走進一庵,自進山門至 
    (大殿,再至兩廡及後殿,絕無人聲,但四面一看,卻甚清雅,暗想為何僧人全 
    (無?心甚疑惑,漫步到一個所在,但見雙扉掩閉,窗前懸著翠竹絲簾。)
    (側耳一聽,似有女子笑謔之聲,不禁更加心疑,心想)
那女子:佛地洞天,何來女人藏匿?
    (推開雙扉一看,見是幾個年輕女尼。)
那女子:(內中有一年近四旬的,將身立起,開口便叫道)相公請坐!
    (錢正林聽她叫喚,思量轉身退出,不想裡面又來了個帶發的女尼。)
    (身穿一件淡藍道袍,頭挽鳳髻,貌似桃花,嬌滴滴的說道)
錢正林:相公,不妨裡面少坐。
    (錢正林回頭一看,倒弄得進退維谷,只好跨將進來,四面一觀,東壁圖書府, 
    (西苑翰墨林,一切陳設,無不位置得宜。)
    (只見那兩個小尼俱掩口而笑,獻上茶來。)
    (再三請他坐下,叩問姓名。)
    (錢正林含糊對答了幾句,自思)
錢正林:我等讀書人,希圖上進,況彼輩女尼,又在清淨佛地之下,豈可妄生淫邪之心?
    (少坐片刻,即辭別回樓。)
    (少頃廚人送夜膳至,錢正林將此事備細告知廚人。)
錢正林:(廚人道)此處本來單身男子到不得的,這女尼庵中,不知壞了多少好男子了, 
    幸虧相公正色不亂,要是著了迷,只怕有性命之憂!
    (錢正林聽了此言,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但自此以後,凡見女色,俱不敢動心, 
    (是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錢正林有此一番正色不亂之事,所以後來長子錢雲 
    (卿,甲午科舉人,次子錢霞卿,庚辰科進士,就在這一點正色不亂而得。)
    
    

2**時間: 地點:
    (卻說南通州南門外天齊廟巷,有一姓王名世成的,他父親在日,以營糧食交易 
    (,生意甚是興隆,所以日用有餘,積成數千金事業。)
    (世成仍續父業,比父在日生意更加熱鬧。)
    
    

3**時間: 地點:
    (一日出門收帳到蕪湖地方,路經東霸,有幾家往來,必須結算,故而耽擱了數 
    (天。)
錢正林:(那一日幾家帳目算清,約共算得二百餘金,自忖道)為人在世,理當陶情作樂 
    ,方始不枉半生辛苦,最妙要一個知己朋友,可以談談說說。
    (他正在尋思之際,對面搖搖擺擺來了一個書生模樣的人,走將近前一看,卻是 
    (認得的,就是東街上的施蘭卿。)
    (彼此見面,正是他鄉遇故知,莫不喜出望外。)
王世成:請了請了!施先生到此,有何貴幹?
施蘭卿:不瞞王兄說,因我年近四旬,膝下猶虛,雖有萬貫家財,要它何用?故此心中悶 
    悶,常思出外閉游,希望有個巧遇,娶-個侍妾回家,倘能生下一男半女,接續 
    施家香煙,我也對得住祖先了。
王世成:施先生的話,說來卻是真情,想我年逾二十,尚未娶妻,也不是個了局。施先生 
    ,我與你搬到一寓中,免得寂寞。
施蘭卿:(施蘭卿點頭道)極好極好!
    (二人遂移住一處,朝夕同出同人,形影不離。)
世 成:(世成暗忖)這施蘭卿,乃是通州城內的財主,即使他化用一點錢財,也不妨事 
    ,最好與他說成一個妾,要揀風流標緻,動他的心,我就可以時常到他家裡走動 
    。
    (心中轉到這個念頭,不論大小事情,總是十分奉承,同他到一個院裡,心想)
心 想:尋一個乖乖巧巧能言善辯的妓女,哄騙他的錢財。倘能錢財騙到妓女之手,我便 
    再用巧計陰謀,將這妓女娶為妻,那不是這錢財穩穩的到我手中來了嗎?
    (想著這條計策,因此每日勸施蘭卿尋花問柳。)
    (那東霸地方,雖是一個水碼頭,究屬市鎮,卻沒有絕色女子,又沒有大院子, 
    (只有那半私半官的人家,當地人稱做四不相。)
    (玩了幾天,總不如意,世成想來想去)
世 成:不如同施蘭卿到蕪湖的碼頭,這是幾省通衙的要道,各路客商往來,遠勝東霸, 
    一則我自己有事要到蕪湖,與那兩家行中算帳,乃是順便;二則到那個地方,自 
    有大大的院子,內中定有得意的妓女。
世 成:(算計已定,對施蘭卿道)這裡真是個鄉僻所在,無甚頑耍,我想到蕪湖去頑幾 
    天,不知尊意如何?
施蘭卿:好極好極!我正想到蕪湖走一
    遭。
    (因二人正在情投意合之際,言語莫逆之時,王世成又是百般奉承,所以施蘭卿 
    (無不言聽計從,樣樣依他。)
施蘭卿:今晚沒事,我與你再到那小院子內頑頑,明日動身往蕪湖如何?
    (世成鼓掌稱妙!二人隨即換了一身華麗衣服,施蘭卿帶了幾百銀子,攜手同行 
    (,進了童子巷,就來到那柳二娘家中。)
施蘭卿:(柳二娘見是昨日來的施相公王大爺,忙不迭含笑相迎,引進接待,連忙叫道) 
    大姑娘!二姑娘!快點出來接客!
    (那大姑娘出來,拍手哈哈大笑,扯住施蘭卿道)
大姑娘:到房裡去坐!
    (那二姑娘一手將手帕兒掩住了口,一手拉住王世成)
王世成:我正要尋你,快點到房裡去說。
    (柳二娘看見她一人拖一個都到房裡,就有整錠的銀子,樂得什麼似的。)
    (第二回 貪美色恣情作樂 失錢財喪氣垂頭)
    (施蘭卿與王世成二人,當晚宿在柳二娘家中,恣情取樂,不必細說。)
    (次日清晨梳洗已畢,回到寓處,收拾好了行李,買舟起程去蕪湖,那王世成便 
    (到江邊僱船。)
    (江邊有一種船戶,名喚邵伯划子,其船中艙寬闊,船梢上住有家小,慣做這項 
    (買賣,用兩個年輕美貌的妓女,認作自己親生女兒,或是認作親戚,遮飾閒人 
    (耳目。)
    (客人上了他的船,他就千方百計引得客人心熱,錯入他的圈套,那錢財就肯使 
    (用。)
    (往往有些年輕子弟,初次出門作客,遇著這等船戶,到了他的船上,他就將船 
    (開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或是大河灣頭,或是大江邊上小港中,停泊著了, 
    (今日不開船,明日不解纜。)
    (如其客人問他何不開船?他總推說風水不好,不能開船。)
    (他就一天一天使這客人在他船上,將銀錢用盡。)
    (如遇出門辦事或收帳回來,弄得囊橐盡空,不得回轉家鄉,見不得父母,半途 
    (輕生,數見不鮮。)
    (此等船戶,就如杭州錢塘江亦然不少,不知害了多少富家子弟,年輕客商;倘 
    (若命不該絕,亦弄得求乞回家,實屬害人不淺!)
    (這時王世成僱船,剛剛僱著一隻邵伯划子。)
    (有一個年老的船家,一見有人僱船,將他身上一看,穿得十分體面,船家想, 
    (是一個好生意來了,連忙上前,笑臉相迎)
船 家:客人可是要僱船到哪裡去的?
王世成:正是,我要到蕪湖去,只有兩個客人的衣箱行李,並無貨物,可要多少銀子?
船 家:請客人且到船上少坐,價錢總是好說的。
    (一手攙著王世成的手,一手拿了一根篙子,一頭搭在岸上,一頭捏在手內,叫 
    (道)
一 頭:客人走好!
    (王世成便一步一步從跳板上走到船頭上。)
船 家:(船家高聲叫道)客人到了,快點出來!
船 家:(那艙內的人,連忙答應道)來了!來了!
    (走出一個三四十歲的婦人,身穿粗布衣服,卻也潔潔淨淨,那尖尖玉手把王世 
    (成衣袖握住,堆著笑臉叫道)
王世成:客人走好!
    (王世成到中艙裡坐下,四面一看,船中陳設非常華麗。)
    (五色玻璃,四面冰雪鑲嵌,當中放著彌陀榻,俱是用大理石象牙鑲就,兩邊單 
    (靠茶椅,艙底俱是單鋪,收拾得纖塵不染,看罷,心裡已經有幾分合式。)
    (那婦人奉上茶來,碗蓋一開,一陣清香,卻是武夷毛尖,連忙端起茶杯,呷了 
    (一口。)
    
    

4**時間: 地點:
    (忽然從艙裡走出一個年輕女子,出落得風流妖嬈,故意在王世成面前走過,要 
    (到那前艙去。)
    (王世成一看,心裡早就一跳,忙向船家道)
王世成:到底要多少船錢?
船 家:(船家笑道)客人是出門慣的,不必問價,只要伏侍週到,隨客人多賞賜些就是 
    了。
    (王世成見她如此模樣,加著心中熱烘烘,也不管船價貴賤,默忖)
王世成:只要肯載我們到蕪湖去,也許同這女子有點緣分,也未可知!
    (心中這般想,嘴裡就說道)
嘴 裡:與你十兩銀子,好不好?
船 家:客人吩咐,我們多少不敢爭。
    (王世成坐了片刻,隨即帶同船家,到寓內搬了行李衣箱等物,邀同施蘭卿一同 
    (下船。)
    (船家立刻解纜開船。)
    
    

5**時間: 地點:
    (其時日已向午,將船開到張家灣泊停。)
    (那張家灣地方,沿江俱是蘆葦,足有二三里路寬闊,蘆葦之中,有一條水港, 
    (岸上有數十家人家,都是捕魚為業。)
    (一帶綠楊,雖則是小村落,倒也有點山明水秀的氣象,所以船家將船停泊,就 
    (拿了一隻筐籃,提了那酒瓶等物,上岸購買菜蔬。)
    (那中年的梢婆子,就到中艙裡來,客人長相公短的奉承。)
    (不知說了多少閒話。)
船 家:(說了半晌道)二位相公覺得船中寂寞,不如拿一副骨牌來,與相公消遣消遣, 
    豈不是好?
    (王世成心中正想那年輕女子,愁著無門可入,聽婆子說聲打牌,便接口說道)
王世成:妙極妙極!你去拿來,但是我你三人怎樣打法?總要四人方可。
那女子:(婆子道)相公要打牌,自然叫一個來陪你就是了。
    (她一邊說,一邊轉進後艙,一手拿了牌,一手拉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出來, 
    (口內說道)
那女子:乖孩子,你來陪陪相公們打兩圈牌。
    (那女子一手拿手帕兒掩住了嘴,一手攀住門口,格格的笑了一陣,這才將金蓮 
    (一跨,跨將過來。)
    (那王世成與那施蘭卿,本是好色之徒,看見金蓮跨起,真正是三寸還不到,不 
    (由得心蕩神迷,用目一看,卻不是方才真走過的,生得更加風流,眉如新月, 
    (眼似秋波,姣姣滴滴,走到面前,未曾開口;先是嫣然一笑,徐啟朱唇問道)
王世成:相公尊姓大名?
王世成:(王世成笑瞇瞇地答道)我賤姓王,他姓施,方才看見你們船上還有一個比你長 
    一點兒,是你何人?
那女子:她是我家姊姊,你要問她做什麼?
王世成:何不叫她出來?
那女子:(那女子就喚道)姊姊別躲了,叫你出來!
王世成:你叫什麼芳名?她叫什麼芳名?
那女子:我小名叫素蘭;她叫素娥。
王世成:(王世成鼓掌道)好兩個香豔的名字!
    (當下素蘭、素娥、蘭卿、世成四人,坐下打牌。)
    (一會婆子拿點心進來,十分可口。)
    (施、王二人,就此在船中作樂,膳必山珍海味,夜宿必定成雙,不必多表。)
    (那船家向做這行買賣,停泊張家灣,一連數日,不說起開船。)
    (施、王二人樂以忘憂,王世成也不忍到蕪湖收帳,施蘭卿也不忍遠離,朝朝作 
    (樂,夜夜成雙,一住半月,船家一算,雖說過船金十兩,但是天天酒飯錢,尚 
    (有二女子出廂之資,算來不少,這才開船,直往蕪湖。)
    (到了碼頭,施、王二人還在船中耽擱二天,方始上岸。)
那女子:(二人向船家吩咐道)我們上岸吃茶,略乾些須小事,你的船不要開往別處,我 
    們夜來,還要回到船中來住。所有船錢,明日與你結算,付你銀子如何?
船 家:相公請放心上岸,我們的船在此伺候便了。
    (施、王二人好像鬼摸了腦袋,全不慮到這船上有拐騙之事,行李衣箱一樣不取 
    (,拂衣撒袖,空身上岸去了。)
    (到得岸上,便到一家大茶坊中,泡了兩碗茶來用甏一回兒要想買點心吃,待拿 
    (錢使用,豈知身上分文未帶。)
    (施蘭卿到此地步,面孔一紅,心中發急道)
施蘭卿:錢沒有帶,如何是好?
船 家:(遂對王世成道)你在茶坊稍坐,待我到船中去拿些銀錢來,以便使用。
    (急急忙忙到碼頭一看,那只船蹤影全無,不知去向,東張西望,再也找尋不見 
    (。)
    
    

6**時間: 地點:
    (此時施蘭卿更加著急,驚慌失措,連忙回茶坊,告訴王世成說道)
施蘭卿:不好了!不好了!那船尋不著了!如何是好?
    (王世成聽說此言,也驚得面無人色!左思右想,只得將身上馬褂脫下,押了茶 
    (錢,一齊趕到江邊來尋船。)
    (第三回 寫筆據昧良敲詐 想財香蓄意為媒)
    (施蘭卿與王世成二人身無半文,要想尋著這船,可以取些銀錢使用,兼之施蘭 
    (卿行李箱籠之中,非比王世成,銀洋財物,約值一二千金,如今弄得腰無半文 
    (,豈不更加著急!王世成因蕪湖地方尚有幾家往來帳目,逐家算出,可得一二 
    (百金,不過現在一時之難,無甚在緊,但是自己要想陰謀施蘭卿的錢財,如今 
    (弄得這個模樣,好像大家沒趣!二人正在江邊走來走去,搔耳摸頭,無計可施 
    (!)
    
    

7**時間: 地點:
    (忽然對面走來一個救星,年紀約有五十多歲,面上帶一副水晶眼鏡,身穿深藍 
    (大衫,元色馬褂,厚底緞鞋。)
    (手中托著一隻鳥籠,也在江邊上閒走,忽見施、王二人窘迫之狀,連忙走將過 
    (來。)
    (原來此人與王世成是一向生意往來的主僱,也是開糧食行的,牌號李德豐,在 
    (蕪湖地方,也算一家大米行,一見了王世成)
王世成:王兄請了!你幾時到敝處來,為何這等急迫之狀?還有這位先生,是你何人?
    (王世成一見是李德豐店主,心裡放寬了好些,連忙愁容改了笑臉)
王世成:李兄,久違久違,一向康健,寶號生意好!不瞞你說,我們在東霸僱了一隻船, 
    到貴處來,豈知這船不是好人,我們在船上多日,身體覺得困倦之極,想先上岸 
    吃杯茶,洗一個澡,少刻到船上搬取行李;我二人粗心,上岸之時,身邊分文沒 
    帶,到了茶坊,因要用著銀錢,即時回船上取錢,哪曉得這船早已離岸去了,尋 
    來尋去,跡影全無。這位施先生他要來販買貨物,帶有銀洋一二千金,都在這船 
    上,一文都沒拿起來。
施蘭卿:(李店主勸慰道)事已如此,急也無益,且到我小行中去歇息,再作道理。
    (一頭走,一頭)
一 頭:本當出門僱船,總要到船行家去,寫定船票,應該到何處,多少船金寫定,他就 
    不敢做出這歹事來了。
    (三人談談說說,到了李德豐行內坐下,一則念與他父親交易多年,現在與世成 
    (交易年數亦復不少,二則念他年紀輕輕的,初次出門做客,不幸上了歹人的當 
    (,即留他二人住下,再三用言安慰。)
    (王世成此刻心思已定,不過要與幾家結算帳目,現在帳簿俱失去了,如何向別 
    (人算,只得央請李店主一同到別家,說明來意如何,所以幾家行中,照帳算還 
    (與他,總共有二百多金。)
    (只可憐施蘭卿度日如年,心常悶悶不樂,要用些錢,必須向王世成身邊取用, 
    (但世成本是良心不善,素來苛刻之輩,前者將施蘭卿的錢財使用之時,揮金如 
    (土,如今要他的錢財使用,他就拿出那個尖鑽手段出來。)
    
    

8**時間: 地點:
王世成:(一日王世成對施蘭卿道)我同你相好在前,不論大小,總要我一人會鈔,如今 
    大家弄得為難,雖則我帳目算了出來,得到一些銀子,我要回家做本錢過日子, 
    不能用完,即如回家,路程遙遠,路費盤纏如何辦?我與你總要想個法兒,大家 
    商量才好!
    (說著,眼望蘭卿的臉。)
    (施蘭卿一想,事到其間,不得不然,憤然向王世成道)
施蘭卿:你今同我一路回家,所有使用一切,均要你出,我這裡寫一張筆據與你,到家中 
    如數奉還,斷不食言。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世成:這也說得是。但不知你肯寫多少銀子?
施蘭卿:我寫五十兩還你,你道可好?
    (世成不允,定要他寫一百兩。)
    (施蘭卿一想,只得忍氣吞聲,向世成道)
施蘭卿:當遵台命。
    (隨即親筆寫了一張借據,捧過交與世成收好。)
    (王世成與李店主告別出來,偕同施蘭卿回到家鄉。)
    (施蘭卿到了家裡,滿肚子全是氣惱,用去多少錢財,吃了多少苦楚,將王世成 
    (銀子還了,從此杜門不出,安守本份,苦度光陰,再不敢提起女色嫖院之事, 
    (心中也知道王世成不是個良善之輩,不敢與他交遊了。)
    (王世成此一番頑耍,方曉得外面世情,再也不敢荒唐,仍做糧食買賣。)
    (一年一年,手頭倒有些積蓄。)
    (想自己年已三十,尚未曾娶妻,況且父母早已亡故,又無親戚,孤單單一個人 
    (,終非了局;想要娶妻,又無人說媒,只得耐著性兒,靜待機會。)
    
    

9**時間: 地點:
    (一日走到小木橋頭,迎面遇見認識的蔣媽媽,連忙走上前,笑臉招呼她。)
蔣媽媽:王官人,你的生意好!倒有工夫出來頑耍?
王世成:不瞞你蔣媽媽說,無室無家的人,真正是苦的!今日出來,因為托張媽媽家洗兩 
    件衣服。
蔣媽媽:王官人啊!看你的生意很好,多了這些錢,我總道你早已定了親,誰知你到今日 
    還未曾定親。待我留心打聽,替你做媒,不知哪家小姐有福份,來嫁你這財主官 
    人。
世 成:費心費心,你與我做得成功媒,那我總得重重的謝你。
    (蔣媽媽聽了此言,更加歡喜,隨口應道)
蔣媽媽:此事在我身上。王官人,你等幾天,我把回信與你。如今可要到我家裡邊去坐坐 
    ?
世 成:不必了,待我明日再來。
    (說罷,便大搖大擺,別了蔣媽媽,分頭走散。)
    (王世成眼看天色未晚,心想不免到那金家弄內閒逛一回。)
    (抬頭一看,只見那小牆門首,立著一個年輕的女子,年紀不過二十歲光景。)
    (那女子知道有人看,將身一扭,把兩扇小門關起,朝裡就走。)
    (王世成眼快,早已看了個仔細,他就胡思亂想)
王世成:這個女子,天生成一張鵝蛋臉兒,兩條柳葉眉兒,一雙勾魂眼兒,如此美貌,只 
    怕千里揀選不出一個,身上雖穿的是粗布,減不了她的丰韻;尤其是裙底金蓮, 
    勝如出水紅菱兒一般,叫人心愛。
    (這女子關門進去,他就走來走去,走了七八轉,心想)
心 想:她能再走出來,與我看一看,我才死心!
    (一頭走一頭想,偏是湊巧,那蔣媽媽也正走到金家弄裡來,與蔣媽媽撞了一個 
    (滿懷,幾乎把她撞倒。)
蔣媽媽:(蔣媽媽喊了一聲)呵呀!
    (王世成一看,原來是蔣媽媽,一手捧著額角,忍不住呵呵的笑。)
蔣媽媽:王官人,我有一句話同你說!
王世成:(王世成便站住了腳頭)媽媽有甚話說?
蔣媽媽:(那蔣媽媽又叫一聲道)王官人,你真正好福氣!今日不是這一個撞,人真想不 
    起來,被你這麼一撞,拜佛不要上西天,活佛就在眼門前。這裡有一個徐老爺, 
    他的女兒生得人品出眾,真像一個畫上的西施,聽說前年許過一個人家,就望了 
    門,至今高不成,低不就,還沒有許給人家。待我去向徐老爺說說看,這小姐又 
    標緻,又能幹,做得一手好針線呢!
    (王世成一聽這話,正是一拳打到他心窩裡,兩手一鼓道)
王世成:虧她望了門,才有我這一日。蔣媽媽,你要是為我將這媒做得成功,我王世成不 
    是無情無義的人,我就把你媽媽,當作親生娘一般看待,還要重重的謝你。
蔣媽媽:王官人何用這等客氣。常言道得好:『天上無雲不下雨,地下無媒不成婚。』君 
    子成人之美,也是一樁好事。王官人,這事在我身上就是了。
    (王世成大喜,連連向蔣媽媽道謝。)
    (第四回 落孫山喜獲麟兒 走旱道驚逢強盜)
    
    

10**時間: 地點:
    (且說正色不亂的錢正林,在白雲庵中盤桓了數日,即到金陵鄉試,豈知文星未 
    (透,以致朱衣不點頭,掃興而返。)
    (回到如臯,進城到了自家門首,只見大門雙掩,寂靜無聲,心中好生疑惑,連 
    (叩幾聲,無人答應,只得推門而進,一迳走到房中。)
    (只見妻子坐在牀上,啟口)
啟 口:相公回來了,妾身因前日聲晨分娩,生下一個男孩,今日正是三朝。婆婆出去, 
    買些香燭禮物回家,堂前拜謝祖宗,無人出來開門了。
    (說罷,就將懷中小兒,抱出與丈夫觀看。)
    (錢正林瞧見了新養的兒子,忙用手接過來,仔細一看,相貌魁偉,眉清目秀, 
    (好不歡喜!少頃,他母親買了香燭等物回來。)
正 林:(正林連忙上前拜見道)有勞母親了!
老太太:罷了!我兒回來甚好,你去點香燭叩謝神明祖宗。
    (正林應了一聲是。)
    (當夜一宿無話。)
    (次日清晨,錢正林梳洗方畢,正要出門閒散一回,忽聽大門上有叩門之聲,忙 
    (走到外邊問道)
錢正林:誰人打門?
老太太:(外邊答應道)此處可是錢老爺家?
正 林:正是。
    (開門一看,卻是個長隨的打扮。)
正 林:(問道)你是哪裡來的?
老太太:(那人道)我們太倉胡老爺要來拜望,因為初到貴地,問來問去,問了多少人, 
    方才尋著。不知尊駕可是錢老爺麼?
    (正林聽說,知是太倉胡國初,忙道)
正 林:正是,你家老爺今番從哪裡來?
胡國初:(那人道)我家老爺,因為南場不遂,今要想赴北場,又想路途遙遠,一人難行 
    ,想走到此地來,約錢老爺一同去趕考北闈,由此去清江浦,走王家營子上京, 
    所以特到貴地拜訪。
    (正林一聽此話,便答道)
正 林:你先回船去,拜上你家老爺,說我就來。
    (那長隨即辭了正林而去。)
    (錢正林連忙將此話告訴母親知曉。)
老太太:趕取功名,乃是正事,既是朋友來約你同去,你便同他去甚好。
    (錢正林得了母命,唯唯稱是。)
    (退進房中,將此話又告訴妻子,隨即啟箱開帽籠,換了一身衣服,用了早膳, 
    (出城到南關碼頭,抬頭一看,只見那船梢上扯起一面紅旗,上書順天鄉試字樣 
    (,便高聲問道)
錢正林:這船可是太倉的。
老太太:(那船梢上答道)正是正是。
    
    


到第 (目前1 / 5) 首頁 前頁 後頁 末頁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