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導讀



主題分析-理論導讀

回目錄

一、定義:
 

  主題即為故事中共同之題目,亦即各題材之「主要部份」,如:

  共同題目〔題材1+題材2+…題材N〕=主題
  人在思考時,有兩種方式,或用觀念、或用概念。觀念較概念更含糊簡單,往往作「重點思考」時最為有效。當重點確定後,再用概念,將觀念明確地整理一次。這個重點,也就是「主題」,是以,主題的表達式寫成:
  主題=觀念=概念1+概念2…+概念N
  是知,題材就是概念,是概念所涵蓋的某些交集。
  當欲表達主題時,若未正確地掌握其「交集」,一連串的概念經常會模糊主題,甚至偏離。是以主題當以正確、簡明為原則,其方式,可根據人性的意願認知,分類列表。
  1,人與經驗的關係(未來基於過去之推想)
    1-1,刺激:利-害
    1-2,感受:喜樂愛-惡苦恨
    1-3,認知:好全齊-壞半亂
    1-4,難度:易-難
    1-5,程度:強多大-弱少小
    1-6,價值:是高貴-非低賤
  2,人與概念的關係:(前為正、肯定,-負、否定)
    2-1,名:是係為叫謂-否非不弗
    2-2,屬:有-無沒冇
    2-3,及:會能-不弗
    2-4,思:想要希望-不弗勿
    2-5,意:願肯可-不
    2-6,志:得應該必須-不未莫休
    2-7,明:
  3,概念認知的程度
    3-1,類似:依稀 似乎 好像 彷彿 僾然 儼若
    3-2,稍微:有點 約略
    3-3,充分:多足很頗挺
    3-4,足夠:最頂 十分 十足 更
    3-5,特別:甚 非常 格外,沉醉 
    3-6,過分:尤極太忒,耽迷狂亂
  4,概念分類:
    漢字基因:主觀、客觀等

  有了人性認知,再由題材、題目、共同條件下手:
 

二、題材:即人、事、時、地、物、情、理、法八大類。
 

  題材經常交互應用以組成複雜而引人入勝之情節,其組合法不外以八大類之與其他類別之間之排列組合,以闡明下列關係者(以封神榜為例):
  1:因果:(客觀)
  因甲、乙、丙…等事件變化,而得結果「子」。
  則甲、乙、丙可視為因果之條件。
  例:甲、商末,紂王在位,國家安定,紂王靜極思變。
    乙、封神一書係因商紂王得罪女媧,女媧遣狐妖下凡,以顛覆商湯。
    丙、紂王受妲己迷惑,昏庸暴虐,作惡無數,人天共怨。
    丁、文王仁惠愛民,天下歸心,時諸侯相從者三有其二。
    戊、修道人三尸未除,未能成仙,須經歷天劫。
    己、姜子牙奉天命下山,助武王伐商,以竟群仙之劫。
    庚、成者為王,人間封土;死後論功過,以善惡封神。
  2:體用:(主觀)
  不論事物具象、抽象,悉皆以其本為體,凡體必有「用」,是稱體用。因果為在時間流程下的必然結果;而體用則是「因果」產生的介面,故有「體用關係」。
  事物變化,在因果條件下,人所能領略到的、事物化的體用關係,是為題材所象徵的「意義」。同以封神一書為例:
    2-1:人之體,有環境、動力、變化、決定四大因素。
         其中環境因素=人之身份
           動力因素=人之性格
           變化因素=人之喜惡
           決定因素=人之能力
        人之用:身份  性格  喜好、憎惡   能力
        如:
          紂王=君  暴燥  權色、忠言  權勢
          武王=侯  仁厚  親民、殺戳  處人
          商容=臣  忠   正直、曲枉  輔佐君王
          費仲=臣  奸   財帛、正人  狐假虎威
          諸仙=超人 正   修行、妖邪  神通
          諸妖=邪惡 邪   得 、失   神通
          姜尚=庶人 平和  無為、有為  無 (前期)
            =周相 平和  無為、有為  權勢(後期)
          楊戩=周將 英勇  正 、邪   神通
          哪吒=周將 英勇  正 、邪   神通
        體之用為常識,身份、性格、喜惡、能力決定行為。
    2-2:事之體以主事者之體為體。
        事之用即為環境、動力、變化、決定之必然影響。
        事件之分類。
    2-3:時之體為因。
        時之用為果。
    2-4:地之體用:
         環境:地緣、生態、歷史、社會、人種、政治、經濟、教育
         動力:能量、壓力、文化、需求
         變化:成、住、壞、空
         決定:利、害
    2-5:物之體用:
         環境=物之位置、關係
         動力=物之性質、色澤、形狀、數量
         變化=物之受力、作用力
         決定=物之價值、得失關係。
    2-6:情之體用:
         環境=群體、個人、歷史、狀態
         動力=利、害
         變化=情緒、心理
         決定=影響
    2-7:理之體用:
         環境=文化、境界、立場、目的
         動力=認知
         變化=知識
         決定=是非
    2-8:法之體用:
         環境=知識
         動力=需求
         變化=是非
         決定=利害

  3:綜合:(主客觀)
  題材須用語句逐一連續表達之,因具有各種概念特性,所表達者,應有一共同之主旨。主旨可謂語句中各個概念之公因素,若不能以「概念描述」,難以令人理解。
  所謂「理解」者,係以理解釋也;以理解釋又為用概念合理地分解說明。是故:

  主題=題材表達之共同概念。
  八種題材可以混合應用,於諸多概念中,不斷濃縮於簡,抽出其共同處,是謂「歸納」。人之思維,不外乎將概念分析、歸納,以與記憶中既有之概念產生交連。概念交連之性質有:
  人:關係:身分關係,決定立場。
       性格關係,決定態度。
       喜惡關係,決定情緒。
       能力關係,決定方法
    性別:局限條件,親密程度。
    年齡:經驗條件,成熟程度。
    性向:取捨條件,認知程度。
    利害:決定條件。
    理性:反省條件。
 

三、題目:
 

  題材之綱目是謂「題目」,故如何由文句中淬綱網目,是乃重點。原則上,應以故事描述最多、相關模式最全者,抽取其中同一類型,歸納成為綱目,以此逐步淬取,能具代表性之簡單描述,即為題目。
  由此可知,一個故事的好壞,決定於是否與題目契合。因為人的記憶有限,理解時又需借助所記憶之要素,由綱要而題目、進而得到主題。如題目紊亂,則無從理解;即或能夠理解局部,而不能縱觀全部,亦易於遺忘。

四、共同條件:
 

  故事為一「集合型」事件,上述八大類題材之共同條件為時序流程,必然有所起、止。於起止之間,又有無數局部之起止。總而言之,一個完整且可規範之原則,不外起、承、轉、合四段。
 

  以《封神演義》為例,分析其綱目如下:
  起:
  由第一回「紂王女媧宮進香」至第九回「商容九間殿死節」,是為故事之始,眾因之初。歷述紂王無道,得罪女媧,降禍朝歌。女媧派狐精蠱惑紂王,昏君只愛美人不愛社稷,造炮烙、誅大臣、殺皇后、滅骨肉,令天下人盡反之。
  承係另一事件,以糾合天下反商之力量者,共分三段:
  第十回「姬伯燕山收雷震」至第十四回「哪吒現蓮花化身」,引出周文王與諸將。
  第十五回「崑崙山子牙下山」至第十八回「子牙諫主隱磻溪」,則引出主角姜子牙。由其遭遇之不幸到隱居渭水,以待時機。
  第十九回「伯邑考進貢贖罪」至第二十三回「文王夜夢飛熊兆」,是為周文王與姜子牙兩線之合,道德與力量為體,以推翻商紂為用。
  轉:
  第二十四回「渭水文王聘子牙」至第六十五回「殷郊岐山受犁鋤」,此乃各場爭戰。商由勢盛而衰,周則日見興盛。
  合:
  第六十七回「姜子牙金臺拜將」至第一百回「武王封列國諸侯」,伐商成功,成者為王。在人間者受封領土,已化鬼物者則受封為神。

  主題需由前述歸納而得,但與觀者立場有關:

  故此,《封神演義》之主題即可歸納為:
   在主觀感受立場:「多行不義必自斃。」
          :「人世爭戰,神魔鬥法。」
   在客觀理性立場:「人間興亡,決定於天意之取向。」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欲得天下,必行仁政。」
          :「道家對興亡成敗的認知。」

 

五、結論:

 

  理論上,主題以一句話完整地表達意思為佳(20-50字),主題主要涉及人與事兩個因素。 時、地、物有時是大前提,如《桂河大橋》只發生在戰爭時期(戰爭有多種形式,廣義而言是兩相對敵);《破鏡重圓》中的鏡子,是信物的代表。
  然而主題之描述應當通則化,而非只針對劇中特定角色或事件做結論。如《窗外有藍天》 (A ROOM WITH A VIEW)的主題是「人能開放心胸、不墨守成規,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快樂」;《窈窕淑女》則為「若體認到真正的身分(或價值),全在於個人的能力及為人,而與外在條件無關時,人便不會依賴、惶惑」。兩個主題皆已擴展到有某種體驗的人,不再是女主角拿著地圖遊佛羅倫斯,或伊萊莎學習高貴仕女的口音、言行等特定的人和事。
  寫作劇本和閱讀小說、觀賞電影的主題處理過程及方法恰好反向,前者是鋪陳展開、後者是萃取濃縮。編劇在下筆之前,須先擬定一通則化的主題以為指南。劇中的角色和事件,便是闡述該主題的具象代表。


主題分析-理論導讀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