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女傳 回目錄

簡介﹕
    
  本週三觀賞「修女傳」,本片老朽曾於十數年前看過,印象頗佳。今日看後,突然思路貫通,大有收獲。惜此刻感受強烈,思潮澎湃,彷彿開了一口油井,其深莫測。可能尚需時日,始能整理出頭緒來。
  原因在於老朽對西方文化之探討不夠透徹,而本片對基督文明有極精闢的剖析,一舉而明焉。影響所及,連老朽之「智慧學」中的「人性論」都有必要調整。在本次影評中,僅能略述所見,基於工作甚重,不足之處尚請原諒。
  本片編導演皆屬上乘,故事內容交待清楚,不擬多事浪費筆墨。
  主題:因深度故,在不同的立場,有不同的主題。
     原著、編導:從事神修的修女,其首要責任是服務教會,傳揚福音。
           若個人另有目標,不論臧否,都不能見容。
     原教義基督徒:要服侍主,就要犧牲一己。
     新教基督徒:教會迂腐,教條刻板,逼走許多真誠的信徒。
     知識分子 :有本事,自立門戶,無需依附,心中信神就好。
     現代人  :枯燥無聊!修行一點都不自由!信教有什麼好處?
     求道者  :信仰是絕對的,犧牲是高貴的,但形式、規矩有必要嗎?

  老朽僅站在「求道者」立場來作簡明的分析(此分析與「宗教」無關),所謂「求道者」,係指找尋一條人生可行之路者。已經找到之人,稱之為「信徒」;而將自己所信強加他人者,老朽稱之「教徒」。本網常有一些「教徒」將大量宣傳文件塞來,每次要勞人清洗,此舉除了惹人厭惡外,只會損及其「宗」也(皮厚則免)!
  對宗教而言,形式、規矩絕對有其必要,尤其是對大多數世人。在人性的「平均分佈」曲線上,兩極端側各5%的人,總共只有10%的例外,屬於「極少數」,無發言機會也(在民主議會上,只佔10%的黨派,稱之為泡沫門檻)。
  然而,正是這10%偏離了主流,所以才有「求道」之思。其餘90%(多漂亮的數字),在權利慾海中浮沉,在舞台媒體上亮相,除了掌聲,早忘了自己是誰了!那麼,形式、規矩又算老幾?習慣也!潛意識也!大腦忘了,意識糊塗了,人醉了,會不知不覺把「掩飾的服裝」脫光,變成「新衣皇帝」!而習慣及潛意識則是唯一的救星也!
  且看軍事訓練,明明白白是為了殺人、放炸彈,偏偏天天立正、稍息、向左轉!有誰見過在戰場上有人踢正步的?既是,為什麼呢?這正是形式、規矩也,當人天天如此,時時如此,習慣成自然,不管在哪裡,不管做什麼,只要一喊:「立正」……
  修女傳一片中,如果把修道院當作軍營,其道近矣!再若把聖經當作憲法,把上帝當作總統,更接近了!難怪人要自尊「教主」,因為更多人想當總統(不管多少人,總統就是總統,不是省長)!訓練成了「軍士」,到剛果等「落後地區」(當年中國也算)去宣揚「主威」。信徒越多,勢力越大,連教徒都成了主子的分身了!
  路克修女不作此圖,她只想以自己所長濟眾,充其量她只是一個「知識分子」,偏偏又是個信徒!她要想在兩個絕對相反的目標中取得平衡,結果是適得其反,最後做了逃兵!本片沒有交待她「今後過著幸福的日子」,正是其高明處!人生十幾年寶貴的光陰浪費了,神性、人性俱得不到歸宿,而她又算不上是「求道者」,白搭也!
  再看人性的「平均分佈」曲線,兩極端側的5%,各代表著極端的「保守、進取」。保守者,能量低,形式也好,規矩也罷,反正一動也不動,不動如山,什麼都起不了作用!而進取者能量太大,形式要破,規矩得廢,不管遇到什麼,「什麼又算什麼」?
  本片提供了一個反思的題材,有志求道者,不妨自參。老朽說得太多,就成了另一種「規矩」,反而「什麼不是什麼」了!就此打住!

  又,下週選看「阿拉伯的勞倫斯」,看看「石油風雲」的歷史吧!


修女傳 The Nun's Story(1959)
導演:Fred Zinnemann 弗瑞德辛尼曼
編劇:Robert Anderson
   Kathryn Hulme (原著)
分類:戲劇
出品:美國
片長:149分鐘
演員:Audrey Hepburn---- Sister Luke (Gabrielle van der Mal)路克/佳比
   Peter Finch----  Dr. Fortunati 佛契那迪大夫
   Edith Evans----  Reverend Mother Emmanuel (Belgium)院長
   Peggy Ashcroft---- Mother Mathilde (Africa)院長
IMBd票選 7.5/10 (724 票)

分場劇本

──────────────────────────────────────
場號:1
時:日
地:佳比房裡
人:佳比、其父班迪瑪、其妹露薏絲
事:佳比捨棄一切,帶著簡單行李離家。其父與其妹均不捨其離去。
──────────────────────────────────────
場號:2
時:接上
地:佳比家門外
人:佳比、其父、其弟皮耶、司機、露易士、瑪利
事:眾人送佳比離去,其妹瑪利不肯下來,在樓上目送。
──────────────────────────────────────
場號:3
時:接上
地:修道院附近
人:佳比、父親
事:父親預言佳比將無法順從鐘聲(隱喻)。佳比言她一心只想到剛果服務,其父囑咐
  她,若因無法適應而回家,並不值得羞愧。
──────────────────────────────────────
場號:4
時:接上
地:修道院內
人:佳比、其父、修女威廉、修女瑪格麗特、眾見習修女、家屬、普桑、西蒙
事:修女與佳比的父親打招呼。父親呈上嫁菕C
  (佳比父親名滿杏林,佳比亦有醫學背景。)
  眾女與家屬告別後,隨修女入內。
──────────────────────────────────────
場號:5
時:接上
地:內室
人:佳比、威廉、修女、眾見習修女
事:眾女換上見習修女服,修女說明戒律。
──────────────────────────────────────
場號:6
時:接上
地:走廊
人:同上
事:眾女至教堂晚禱。
──────────────────────────────────────
場號:7
時:黎明
地:宿舍
人:見習修女、修女
事:鐘聲響起,修女至宿舍喚醒眾人,早禱。
──────────────────────────────────────
場號:8
時:日
地:課堂內
人:修女、見習修女
事:修女說明“內在的沉默”的目的及方法。
──────────────────────────────────────
場號:9
時:日
地:迴廊
人:同8
事:修女說明走路的方式。佳比跑著進來,修女要她重來一次。
──────────────────────────────────────
場號:10
時:日
地:課堂內
人:同8
事:眾修女學習禮儀。
──────────────────────────────────────
場號:11
時:日
地:教堂
人:眾修女
事:教會接受諸見習修女。院長並說明修女之所以能奉獻犧牲,全基於對耶穌基督的愛
  。戒律是要無欺於心地分秒遵守。
──────────────────────────────────────
場號:12
時:日
地:醫院
人:佳比、病人、見習修女
事:祈禱的鐘聲響起。佳比仍在服侍病人,修女前來提醒。
──────────────────────────────────────
場號:13
時:日
地:課堂
人:修女、見習修女
事:修女要求見習修女每日自省兩次,並將違律之事記在簿子上。
──────────────────────────────────────
場號:14
時:日
地:院長辦公室
人:院長、佳比
事:院長告訴佳比昨日與其父的談話。佳比言她只希望做個好修女、好護士。院長言首
  先要練習做個好修女。
──────────────────────────────────────
場號:15
時:日
地:課堂
人:同8
事:修女要眾女練習捨棄物件及記憶。
──────────────────────────────────────
場號:16
時:日
地:教堂
人:院長、主教、修女、見習修女、家屬
事:主教為諸見習修女授服。
──────────────────────────────────────
場號:17
時:日
地:內室
人:修女、見習修女
事:修女為佳比剪髮、換服。
──────────────────────────────────────
場號:18
時:日
地:同16
人:同16
事:眾修女換上新服,又步入教堂。教主賜名,佳比被命為路克修女(以下改稱)。
──────────────────────────────────────
場號:19
時:晚
地:醫院病房
人:路克、病人
事:路克至病房,所有病人都為之喝采,並獻上鮮花。
──────────────────────────────────────
場號:20
時:接上
地:走廊
人:路克、西蒙
事:路克與西蒙說起話來,兩人旋知違犯了緘默的戒律。
──────────────────────────────────────
場號:21
時:日
地:課堂
人:修女、見習修女
事:修女言,在一年之內,見習修女不准出修道院。並以懺悔與苦修培養德行,每星期
  要到修女前悔過一次,並接受處罰,希望相互善意地舉發。
──────────────────────────────────────
場號:22
時:日
地:教堂內
人:修女、見習修女
事:見習修女一一悔過。路克自言聽到鐘聲未即時停止工作,並在緘默期間交談。被罰
  於晚餐時親院長的腳。
──────────────────────────────────────
場號:23
時:日
地:餐廳
人:院長、眾修女
事:路克親吻院長的腳。
──────────────────────────────────────
場號:24
時:日
地:迴廊
人:見習修女
事:修女擦地板。
──────────────────────────────────────
場號:25
時:晚
地:教堂
人:同24
事:路克向上帝坦白,覺得自己越努力,卻越不完美。不但無法慈悲、服從及謙讓,往
  往還因自己能遵守這些戒律而心生驕傲。
──────────────────────────────────────
場號:26
時:晚
地:迴廊
人:路克、西蒙
事:西蒙決定不再欺騙自己,要離開修道院。
──────────────────────────────────────
場號:27
時:日
地:教堂
人:主教、院長、修女、見習修女
事:見習修女一一宣誓。
──────────────────────────────────────
場號:28
時:晚
地:院長辦公室
人:院長、路克
事:院長交給路克一條鞭子,在晚禱時象徵性地鞭打自己二下,記住自己只是上帝的工
  具。並要她明日到安德普熱帶病研究室報到。
──────────────────────────────────────
場號:29
時:日
地:安德普熱帶病研究室
人:大夫、修女
事:眾修女在學習用顯微鏡分辨病毒,大夫贊美路克。並要她不要太自私,幫幫其他修
  女學習。
──────────────────────────────────────
場號:30
時:日
地:修道院門口
人:修女
事:回修道院後,路克向院長懺悔她無法幫助寶琳。院長說寶琳已來過,她認為路克太
  驕傲,永遠達不到謙卑。院長建議路克不要考過,把機會讓給寶琳,以表現謙讓之
  心。因能接受真正的羞辱,且只有自己和上帝知道,才算通過了謙卑的考驗。
──────────────────────────────────────
場號:31
時:日
地:考場
人:考官、路克
事:路克掙扎了一會,決定爭取到剛果服務的機會。
──────────────────────────────────────
場號:32
時:日
地:院子
人:院長、修女
事:考試結果,四位修女都合格了。三位被派去剛果,路克卻被派到布魯塞爾的精神病
  院服務。
──────────────────────────────────────
場號:33
時:日
地:精神病院
人:修女,病人
事:路克至精神病院服務,修女為她介紹環境。
──────────────────────────────────────
場號:34
時:日
地:禁閉室走廊
人:路克、修女
事:修女帶路克至禁閉危險病人的地方,對一位女病人並給予特別警告。隨後參觀治療
  暴力病患的澡堂。
──────────────────────────────────────
場號:35
時:日
地:醫院外園林
人:路克、院長
事:路克之父來信,認為她在這裡工作是浪費時間。路克告訴院長,她父親錯了,在這
  裡她能學會服從。
──────────────────────────────────────
場號:36
時:晚
地:禁閉室走廊
人:路克、女病患
事:路克自以為能幫助女病患,擅自開門送水,為病患驚嚇。
──────────────────────────────────────
場號:37
時:日
地:院長室
人:院長、路克
事:路克向院長懺悔自己的自大。
──────────────────────────────────────
場號:38
時:日
地:教堂
人:主教、院長、路克、修女
事:路克成為正式修女。
──────────────────────────────────────
場號:39
時:日
地:港口
人:旅客、送客者、路克、其父、院長、修女
事:路克乘船前往剛果。
──────────────────────────────────────
場號:40
時:日
地:剛果一小鎮
人:路克、瑪提達院長、修女、乘客
事:院長來接路克。
──────────────────────────────────────
場號:41
時:接上
地:剛果河
人:眾修女
事:眾修女乘小船往修道院,土人以鼓傳訊息。
──────────────────────────────────────
場號:42
時:日
地:醫院
人:院長、路克、病人、修女、安德烈神父
事:院長帶路克參觀醫院,並介紹與在醫院服務的神父、修女認識。
──────────────────────────────────────
場號:43
時:日
地:白人醫院
人:院長、路克、依魯剛、佛契那迪大夫
事:院長警告路克不要受佛契那迪大夫的引誘。他不但不是信徒,還是單身漢,且執著
  於工作,常讓他的護士過勞。
──────────────────────────────────────
場號:44
時:日
地:手術室
人:佛契那迪、路克、助手
事:路克在病人手術時祈禱。
──────────────────────────────────────
場號:45
時:日
地:手術室、病房
人:路克、助手、病人
事:路克未知會院長即訓練助手,使得院長很難堪。
──────────────────────────────────────
場號:46
時:日
地:手術室
人:路克、佛契那迪
事:佛契那迪向路克說週末他要休假,請她代職,有事找鎮上大夫。
──────────────────────────────────────
場號:47
時:日
地:手術室
人:路克、安德烈神父、修女
事:安德烈神父骨折,找不到醫生,路克只好自己操刀。
──────────────────────────────────────
場號:48
時:日
地:同47
人:佛契那迪、路克、安德烈、助手
事:佛契那迪贊美路克的醫術。
──────────────────────────────────────
場號:49
時:日
地:休息室
人:佛契那迪、路克
事:佛契那迪派路克去叢林,為佛摩倫神父做例行檢查。他提及佛摩倫神父被稱作白衣
  聖人,並未因要嚴守紀律而精神緊張。
──────────────────────────────────────
場號:50
時:日
地:叢林區
人:院長、路克、土人、佛摩倫神父
事:路克等至叢林麻瘋區探視。得知佛摩倫神父已染病。
──────────────────────────────────────
場號:51
時:日
地:化驗室
人:佛契那迪、路克
事:路克工作過勞、精神不濟,失手打破瓶子。
──────────────────────────────────────
場號:52
時:日
地:手術室
人:佛契那迪、路克
事:路克告訴佛契那迪,她得了肺結核。大夫為她檢查,證實為初期。
  佛契那迪認為路克不能做到完全服從,不適合做修女。
──────────────────────────────────────
場號:53
時:日
地:臥室
人:路克、修女
事:路克養病。
──────────────────────────────────────
場號:54
時:日
地:室內
人:路克、依魯剛、修女
事:路克和修女準備聖誕節聖物,修女言她急想讓依魯剛改信基督教。
──────────────────────────────────────
場號:55
時:日
地:病房
人:修女、病人、土人
事:修女被一土人擊打致死。
──────────────────────────────────────
場號:56
時:日
地:走廊
人:路克、依魯剛
事:依魯剛不理解為何修女們對此一攻擊事件不表憤怒。路克答以上帝的教導是寬恕與
  憐憫。
──────────────────────────────────────
場號:57
時:晚
地:教堂
人:修女、信徒、土人
事:聖誕夜,土人多人參加彌撒,包括依魯剛。
──────────────────────────────────────
場號:58
時:日
地:手術室
人:路克、佛契那迪
事:佛契那迪告訴路克,院長為恩貝卡個案,要她回比利時。
──────────────────────────────────────
場號:59
時:日
地:室內
人:路克、院長
事:院長說明緣由,恩貝卡是殖民地重要的人物,必須回比利時治療,而她是唯一合格
  的人選。並言已派人代她職務。
──────────────────────────────────────
場號:60
時:日
地:修道院
人:路克、院長
事:路克返回修道院,院長要她留下來,先休息,過幾個月精神生活。
──────────────────────────────────────
場號:61
時:日
地:會客室
人:路克、其父
事:路克和其父會面。其父擔心她不快樂。
──────────────────────────────────────
場號:62
時:日
地:教堂
人:路克
事:路克請求上帝讓她忘記在剛果的一切。
──────────────────────────────────────
場號:63
時:日
地:修道院院子
人:路克、院長
事:院長建議路克閉關,以找回內心的平靜。然路克答以鎮日祈禱和冥想,仍不能得到
  平靜。院長以戰爭將起,不能送她回剛果,然送她至荷蘭邊境的醫院做外科助理。
──────────────────────────────────────
場號:64
時:日
地:餐廳
人:路克、眾修女
事:修女言院長來電,鹿特丹、比利時均起戰火。
──────────────────────────────────────
場號:65
時:日
地:手術室
人:路克、眾修女
事:手術過程中,眾人聽到隆隆炮聲。
──────────────────────────────────────
場號:66
時:日
地:同64
人:同64
事:院長言戰事對盟軍不利,布魯塞爾已失陷,荷蘭淪陷,瑪基諾戰線被攻破,法國北
  部被佔領。並要求修女不要反抗德軍,堅守中立,以保障修道院的生活,維持醫院
  作業。
──────────────────────────────────────
場號:67
時:日
地:手術室
人:路克、麗莎、德軍
事:修女在德軍監視下工作。路克接到一自稱神父的給麗莎的電話。麗莎接完電話後,
  向路克請假外出。路克將麗莎帶到一無人的房間,詢問她為什麼用同樣的藉口請假
  。麗莎坦言她們藏匿士兵,要把他們送回英國。路克言若要她出力,儘管開口。
  麗莎走後,路克深悔自己犯了錯,跪下向主祈禱。
──────────────────────────────────────
場號:68
時:日
地:手術室
人:路克、麗莎、修女
事:麗莎交給路克一封信。路克違反教規,未將信先讓院長過目。
──────────────────────────────────────
場號:69
時:晚
地:臥室
人:路克
事:路克接到的是弟弟皮耶的來信,言父親在照顧難民時被殺。
  路克哀不自勝,她無法寬恕殺她父親的兇手。
──────────────────────────────────────
場號:70
時:日
地:教堂內
人:路克、神父
事:路克向神父懺悔,她是修道生活上的偽君子,表面上謙卑服從,心裡卻充滿仇恨。
  神父要她向主祈禱,消除仇恨。神父認為她對自己太嚴厲了,要她向聖母祈求奇蹟
  ,路克答應了。
──────────────────────────────────────
場號:71
時:日
地:同70
人:同70
事:路克又找神父,神父要路克等院長來,和她談談。然路克去意已決,堅持要他知會
  樞機主教。
──────────────────────────────────────
場號:72
時:日
地:修道院一室
人:路克、院長
事:院長言瞭解路克內心的掙扎,然她回以掙扎已到尾聲。院長言她受到修女、醫生和
  學生的喜愛,已盡了責任。然路克答她可以欺騙別人,卻騙不了自己和上帝。她多
  年來的掙扎,總是同樣的問題––服從與平和。她知道完全的服從是必須的,然卻
  做不到,良知與戒律究竟孰先,每每在心中掙扎不已。院長言路克進修道院是為了
  做修女,而不是做護士。她知道挽留不了路克,不再多說。
──────────────────────────────────────
場號:73
時:日
地:手術室一角
人:路克、麗莎
事:麗莎知道路克要離去,留了地下組織的地址給她。
──────────────────────────────────────
場號:74
時:日
地:辦公室
人:路克、院長、神父
事:主教批准路克離去,院長並將其父給的奩金還她。
  路克走出院長辦公室,換下修女服,帶著來時的行李,離開修道院。
──────────────────────────────────────
                          2003,3,31

修女傳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