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五號 回目錄

簡介﹕
    
  片名:霹靂五號Short Circuit (1986)
  導演:John Badham
  編劇:Brent Maddock
     S.S. Wilson
  演員:Ally Sheedy---- Stephanie Speck
     Steve Guttenberg---- Newton Crosby
     Fisher Stevens---- Ben Jabituya
     Austin Pendleton---- Howard Marner
     Tim Blaney---- Number 5 (配音)
   分類:喜劇/科幻/觀念(老朽自定)
   出品:美國
   片長:98 分鐘
   IMB票選 5.8/10 (4,146 票)

影評:
  編導各打一百分,演員稱職,氣氛輕鬆,主題明確,劇情流暢。
主題:智慧的成長過程。
  本片原名「短路」,是指一具軍用第五號機器人(以下簡稱老五),在一次雷雨中,被閃電擊中,導致電路「短路」。其結果,老五「神思錯亂」,偏離了原設計者的「流程」,開始有了「反思」能力,一步一步學習成長,終於得到了「人生智慧」。
  本片攝製於1986年,正值美日等國全力發展「人工智能」的風潮中。由於參與人工智能的專家皆係資訊科技從業者,以為智能只是一個一個積累的「流程」。幾十年下來,笑話不斷,時到今日,已成為一個「資訊黑洞」!
  難得的是,禮失求諸野,本片卻一語道破,對人工智能有極佳的詮釋。尤其是編導擅說故事,娓娓道來,趣味十足(史匹柏的AI,不是同一層次)。
  老五本係一威力強大的軍用品,在一次演習後,由於短路,其操作流程丕變(有種理論,指生命的形成,原係大自然雷電所致)。在無意中,老五流落在外,經過了一段匪夷所思的奇遇,終得上參智慧之果(其故事簡單,請自詳)。
  從人性發展過程來看,短路後「老五」有了「生命力」,自動自發,它不再局限於流程的控制。首先產生的是「好奇心」(宛如兒童,玩電燈開關、追蝴蝶、弄果醬),「學習心」(問問題、觀察動物、讀書、看電視),然後開始「模倣」(跳舞、學明星講話,標準的當今社會萬象),「觀察」(壓死蚱蜢),「聯想」(拆卸=分解=死亡),「理解」(蚱蜢被壓扁等於分解,分解等於死亡,死亡後不能再動作)。
  由於老五以動作能滿足其好奇心,為了持續這種行為,對「分解、死亡」產生了極端的恐懼,在原單位的通緝下,開始逃跑。
  人又何嘗不然,能逃必逃!在年輕時,事事新鮮,處處憧憬;人老了,好奇心淡了,生死也看得透明了。真正理解人生者,當知「好奇心」才是人類生存的「動機」,不可或缺。
  人生的經歷無他,不過感官的滿足、以及心靈的充實而已。要滿足感官不難,但當人的新陳代謝功成身退,感官就遲鈍了,一切「興趣」漸漸消逝。而心靈的充實則非常困難,在人類中,萬不得一。最難的,在於「心靈」是看不到、摸不著的一種「抽象體」,它與宇宙相連,無時無刻不在。但若不得其門,人生將永遠在空虛煩惱中流連。
  在老五的逃亡過程中,它有了解決問題的動機,開始「用腦」。這已經超越了八成人類,尤其現代人,從孩提時代開始,因物質充裕,便恣情享受。嚴格的教育免談,連九九乘法表都不必背了(英文單字卻非記不可,否則不足以拜倒美人裙下也)。待大腦不用,逐漸退化,大自然便開始廢物回收,分類的結果,歸之於垃圾!
  片中,老五發揮了極高的智能,在極其戲劇化的發展中,最後終於用和平的手段爭取到了自己的「生存權」。
  最重要的是其中一段對話,這是本片對「人、機」之別的定義。不幸,若一語道破,也可以說是「人、白癡」的分水嶺!
  在逃亡期間,由於機器人的危險性,軍方大舉出馬,務求將老五逮捕歸案,分解銷毀。老五不得已,解鈴尚須繫鈴人,便「綁架」了它的創造者–牛頓博士,藉以脫困。
  然而,牛頓拒絕相信他親手設計的機器人竟然具有生命,眼前所見,卻又不得不令他有所懷疑。於是,他出了一連串的課題,來測試老五的智慧(知識不等於智慧,老五具有超強的記憶力,所以,知識不在話下)。
  人智大約可以分為三個層次、境界(愚昧者免談):
  知識層次,可以記憶、應用,1+1=2(相當於修道人「見山是山」的境界)。
  反思層次,必須打破知識規律,更上層樓(相當於修道人「見山不是山」的境界)。
  覺悟層次,認識到事物「表相」的本源(相當於修道人「見山還是山」的境界)。
  任何人都曾在這三個境界中逗留過,時間長短不一。只有修道人,要長時期駐留其中,不到參透,不得出來,是置諸死地而後生也!
  牛頓先把熱湯倒在紙上,再將紙對合,那紅色的醬汁便形成了一幅圖形。牛頓拿給老五,問:「你看,這是什麼?」
  老五說:「糖、蕃茄、水、有機物…」,牛頓大笑:「不錯,你說得很對」!
  這正是第一個層次,「記憶力良好」,所以見蕃茄醬就是蕃茄醬!只是無智力!
  老五話風一轉:「嗯,這裡有蝴蝶、楓葉…」牛頓大驚,這代表老五已能超越表相的執著,進而看到形相象徵的內涵了!蕃茄醬怎會是蝴蝶呢?是見山非山也!百分之九十的人僅僅看得到蕃茄醬,無由看到蝴蝶!
  牛頓還不信,以為是個巧合。他整夜苦思冥想,天快亮時,他講了一個故事:
  「有三個神職人員(原故事中指三種宗教,老朽認為不宜有所分別)在打高爾夫球,彼此相互商量,如果有了錢,究竟應該奉獻多少給上帝呢?
  「甲說,不如在地上畫個圈子,把錢往天上一丟,落在圈子內的就捐給上帝。
  「乙說不妥,那落在圈外的錢才應該捐給上帝。
  「丙不同意,說,我們把錢往天上一丟,上帝要拿多少就拿多少!」
  說畢,老五想了一想,突然哈哈大笑,笑得風雲變色!
  牛頓終於相信了,因為這種反應,正是理解後的徹悟、人性的表徵!
  那究竟是什麼呢?網友們不妨考考自己吧!
  1,自命不凡的人:認為這是狗屁不通!
  2,程度不夠的人:天馬行空、不知所云。
  3,無幽默感的人:認為這是個不好笑的笑話。
  4,附庸風雅的人: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答案:(拒絕爭論,老朽願為草民賣命,不陪公子讀書!)
  正:神職人員應該是沒有私產、為神服務、與信眾同樂的人。
  反:此刻教士打「高爾夫」,已屬腐敗,還要討論如何將原本屬於上帝的錢「捐給
    上帝」,這已經「可笑之極」!但是受了世俗汙染、敏感性不夠、或智慧欠缺
    的人,會說:「這有什麼奇怪?奧妙何在?」
     把錢向天上一丟,落下來掉在哪裡?兩個人還要爭圈內或圈外!這不是作了
    惡,還要稱斤論兩嗎?言中有刺!已經罵到骨頭裡去了!
     最妙的是:往上丟,上帝要多少拿多少!
     妙到毫巔矣!
     以私心而言,誰都知道「上帝不會來拿錢!」這不是自欺欺人嗎?
     以信心而言,三個神職人員根本不相信上帝,所以私利為先!
  合:打高爾夫的神職人員在討論,如何合理地把上帝的錢「不捐給上帝」!
    如果看到這點,「見山仍是山,見水還是水」,已見到本相,返本歸原了!
  好笑不好笑,因人而定,老朽覺得可悲!但機器人還沒見識到這麼深,能笑就該笑了!

霹靂五號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