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海痴魂 回目錄

簡介﹕
  片名:孽海痴魂Elmer Gantry (1960)
     導演:理查布魯克 Richard Brooks (I)
     編劇:理查布魯克 Richard Brooks (I)
  原著:辛克利路易斯 Sinclair Lewis (novel)
  出品:美國
  片長:146 分鐘
  演員:畢蘭卡斯特 Burt Lancaster-飾艾默甘屈 Elmer Gantry
     珍西蒙絲    Jean Simmons---飾夏倫法康 Sharon Falconer
     阿瑟肯耐狄 Arthur Kennedy 飾吉姆賴弗 Jim Lefferts
     狄恩傑格  Dean Jagger----飾比爾摩根 William L. Morgan
     莎莉瓊絲  Shirley Jones--飾露露巴茵 Lulu Bains
     派蒂蓓姬     Patti Page-----飾蕾秋   Rachel
  IMBd票選   7.8/10 (987 votes)  

講評:
  人生是什麼?意義何在?來自何方?去向何處?
  人曾是宇宙中的探索者,人智曾是探險家的天線,人思曾經漫遊宇宙八方。
  曾幾何時,人類停泊在一個封閉、壅塞、污穢不堪的避風港中,這裡充滿了利益既得者的豪華遊艇,耳聞酣歌、目睹妙舞,弄得人人心癢難搔!在聲色犬馬的引誘下,人們忘卻了生命的認知與追求,向富豪輸忠效法,大唱:「自由自由真可愛!小奴來也!」
  所幸,在船上尚有些「老水手」,偶而彈著七弦琴,在深深的靜夜裡,低吟著過往那些漫遊宇宙的心路歷程。「孽海痴魂」正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其中翹楚。
  老朽在三十多年前接觸此片,當時心中「震撼」之大,可以說無與倫比,自後,決心要拍電影,而且要與本片媲美!之後,一看再看,每次都有新的領受,但那種發自內心的激動,從未隨時空之遠逝而稍減。
  本片是討論「宗教」最通透的「極品」,少說一段不足,多言一句必假!更高明的是,其背景為美國二十世紀初(註:根據小說,故事發生於1902--1926間)的「信仰復興運動」舞台,但若置換為歐洲的「新教革命」,再不然是印度的佛教、中土的禪宗,把人名地名物名一變,故事又可以重演矣!
  為什麼?因為人的「靈智」封閉在一個小過足球的腦殼中,只依賴五官與環境溝通。偏偏人體內各種需求甚殷,「心帝」不可能離開皇城寸步,便「建構」了一個虛擬、獨尊的「自我王朝」。然而,這種主觀的天地,所知所悉有限,與外界完全隔絕。
  在年輕時,人體以神經原的電流飽和度為判斷標準,只要「內感」滿足了,天下太平。但是年紀漸長,神經感覺閾不斷提高,感官也遲鈍了,而經驗的記憶卻不斷增加。於是,人們開始在記憶的大海中,撈取一些殘留的信息,以求與外界印證,得到完整的認知。
  問題在:人的記憶力逐年衰減,一到四十歲,「成見」已深,新事物、新知識、新觀念很難熟悉,不熟悉必被排斥。大自然在幾十億年的進化過程中,成功地利用更新法則,「生」是為了重新開始,「死」則是把阻礙清除。
  大自然日日新,時時新,人若不能接受「新」,只有面臨淘汰。然而「新」有正有負、有永琣頃時,人苟隨意逐新,也將面臨毀滅!
  因此,弔詭產生了,人在短短的百年,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又怎能真正理解自然?所幸前人經過無數歲月的探索,其精誠所至,雖然難免於肉體的死亡,卻保全了精神的不朽,在靈智的溝通下,很多經驗能夠逾越個體,一代一代傳衍下來。
  這就是所謂的有所「宗」的「教誨」,能闡明的稱之「學問」,神秘的稱宗教。
  祇是,宗教須透過文字語言等概念的傳輸,而各人對概念的認知又各不相同。所以同一宗教,在不同個體的認知中,往往沒有相同的交集!
  比如說:有沒有真正的「神」?問題是:什麼叫神?能不能不用概念來認知?
  電影的好處,就是增加了形象影音;本片的好處,則是提供了多方的參考資料。
  本片娛樂性很高,但是程度太深,所以不為「小美」所喜。如果鏡頭中夏倫姐妹多露些肉,動作中加一些血腥爆破,再請幾個又搖又滾的歌星助陣,多來些撞車、武打、胡鬧、神奇的噱頭,則小美相信上帝的人必然爆增,天堂上歌舞昇平!
  當然,上帝不會在乎,小美們更不在乎,誰在乎?
  在乎的人在乎,在乎的人應該對本片下點工夫,絕對值得!

  看本片,應先瞭解其角色的立場,茲說明如下:
  神性:有信仰–夏倫法康,只有一人。
  理性:有知識–吉姆賴弗,只有一人。
  人性:
     機靈聰慧,機會主義者–艾默甘屈,只有一人。
     保守忠誠,權利主義者–比爾摩根,很多,如教堂執事等。
     認真負責,服從主義者–蕾秋,不多,但有。
     隨波逐流,存在主義者–露露巴茵,大多數。
     投機取巧,官僚主義者–警長等,很多。
     無頭無腦的盲從之輩 –所有民眾,不盡其數。

影評:
    編演:理查布魯克–85分,有嚴重處理缺失,如後述。
  原著:辛克利路易斯–據悉,原著將甘屈描述為一無賴,90分。
  演員:畢蘭卡斯特–將該種人的嘴臉刻劃得入木三分,100分。
     珍西蒙絲 –聖潔清新,尤以天人之戰表現深刻,100分。
     阿瑟肯耐狄–冷靜沉潛,忠厚有餘,機智不足,90分。
     狄恩傑格 –中規中矩,80分。
     莎莉瓊絲 –無風塵氣,僅露肉體,養眼而已,70分。
     派蒂蓓姬   –平平,無表現機會,80分。
  主題:人性是信仰的溫床,信仰是人心的反映,宗教是人信與不信的戰場。

  本片規模龐大,內容深刻,雖缺點甚多,但瑕不損瑜。
  唯其中有一重點,關係到艾默甘屈的人格,導演故意含混帶過,是不可原諒者。
  甘屈借蕾秋接近夏倫,原本無可厚非,其後二人交往亦非重點。但劇中,蕾秋接二連三(前後有四次)想找甘屈談話,都被甘屈借故擋掉。僅在最後一次,蕾秋說:「千萬要小心」。這種態度,只有一種解釋,指二人感情很好。
  這時甘屈已經攀上了枝頭,不似腳踏兩頭船,果真,則人格可恥;否則對蕾秋不理不睬,則是過河拆橋;就算蕾秋對甘屈有好感,也無需聲聲道及,是謂小題大做。
  又如夏倫依約將錢送到,被露露一腳踢翻,飛落一地。這場表演太過戲劇化,想想就知,幾萬元的小額鈔票,散落滿地,誰來撿?夏倫?不可能!
  不論如何,本戲人物刻劃深刻。甘屈象徵當代美國人,重視物質、肉慾,卻又知識豐富,深明好歹(當然是美國人自以為是。本書著者也幽了一默,說劇中人看了他自己“辛克利”的書。老朽在《宇宙浪子》中,就一直採用這種手法,想不到竟是抄的)。
  這種人善於把握各種機會,膽大心細,能屈能伸,見好就收。當他一見夏倫,立刻傾心,使盡各種手段,但夏倫的神性難以逾越,最後只得飄然而去。
  本片中,他被「改編」成為「正性」人物(原著是個反派),用過去的行逕與當前的做為相較,有很大的戲劇張力。尤以他在露露嫉妒下,大肆破壞後,還能不計侮辱,跟蹤前往,並力懲惡徒,救了露露,埋下露露良心發現的伏筆。
  夏倫代表神性,但她也是人,基督教原不忌男女之慾,然天人交戰終究難免。人性為己,神性無私,兩者在人間本不相容,若有也只是妥協。本片的詮釋很妙,夏倫的神性、人性交戰勝負難料,最終卻在人慾之後,神性佔先。
  於是「神跡」出現了,聾子得救,而教堂失火,所有的「信徒」都只求保命,只有夏倫深信神靈到臨。最後,在火燼場中,只找到夏倫的聖經,但屍骸不存。
  這種解釋正是「宗教」之所以迷人,如果無神,何以有信?果真神長駐世間,排隊的長度嚇人,殘疾者可達十里,罪徒百里,醉鬼千里,看熱鬧的萬里!再若無信,人生生死死,與螻蟻有什麼分別(當然有,螻蟻不能蟻蟻做愛)!
  一般人的反反覆覆,正是神性的負面證明,有理性的記者尚能客觀地存疑,但其他人只是跟著起哄,正是民主政體的最佳寫照!權利核心的官僚(教會執事們)呢?不論口中如何,骨子裡是把教會當作企業經營,買賣的只是「信念」!
  在夏倫一行到達Zenith市之後,三場全方位的反覆,過程精采,把一般人的愚昧嘲弄得淋漓盡致(小美們一定酸溜溜的)。布希玩的不正是這一套嗎?一切由人民作主,但炒作的大權都操縱在自己手邊。
  所以,正因人性之為己,而環境變化不已,人要尋求最便宜的特效藥,便寄托於某一種信仰(宗教、主義、技術、嗜好等皆同)。而人之所信,實則為內心所需,所信者實為最有利於自己者。宗教之所以不同於其他,是因神、人之矛盾,人不能克己,只能期待於「非人」,人生遂成信與不信的戰場。

分場劇本
──────────────────────────────────────
場號:1
時:聖誕夜
地:酒館內
人:甘屈、酒店客人、老板
事:甘屈與酒友喝酒笑鬧,兩位女士前來募款。甘屈展現其銷售員的才華,權充牧師,
  推銷耶穌及愛。結果卻無法付酒錢,隨又勾引一女客。
──────────────────────────────────────
場號:2
時:日
地:旅館一房間內
人:甘屈、女酒客、門房
事:甘屈與女酒友正睡覺,其母來電。甘屈對母親謊話連連,臨走時在鏡上留下“聖誕
  快樂”等字。
──────────────────────────────────────
場號:3
時:晚
地:火車貨車廂內
人:甘屈、乘客數人
事:一乘客趁甘屈熟睡時,想偷他的鞋子,被甘屈痛打一番,其友襄助。甘屈敵不過,
  跳車逃去。
──────────────────────────────────────
場號:4
時:日
地:近火車站的鐵道
人:甘屈
事:甘屈聽到前面教堂內有人在唱聖歌。
──────────────────────────────────────
場號:5
時:接上
地:簡陋教堂內
人:甘屈、牧師、信眾
事:甘屈走進一黑人教堂,在眾人驚訝中,帶領大夥唱聖歌。
──────────────────────────────────────
場號:6
時:日
地:火房
人:甘屈、牧師
事:甘屈替牧師打雜,換來一頓飯。
  (甘屈引聖經內容,顯示其對此經非常熟悉。)
──────────────────────────────────────
場號:7
時:日
地:電器行門口
人:甘屈、熟人甲
事:甘屈和熟人打招呼。
──────────────────────────────────────
場號:8
時:接上
地:電器行內
人:甘屈、老板
事:甘屈向老板推銷貨物,不成,瞥見壁上夏倫佈道的海報。
──────────────────────────────────────
場號:9
時:日
地:旅館樓上房間內、其外空地一隅
人:甘屈、侍者、蕾秋、路人
事:蕾秋等正招引路人去參加佈道會;甘屈電邀老友幽會,被拒。
──────────────────────────────────────
場號:10
時:晚
地:佈道會場內
人:甘屈、夏倫、比爾、吉姆、蕾秋,信眾
事:甘屈在佈道場上見到夏倫,驚為天人,決心加入該組織。
──────────────────────────────────────
場號:11
時:日
地:帳篷出口
人:甘屈、夏倫、吉姆、蕾秋、信眾
事:甘屈想接近夏倫,不成,改向蕾秋進攻。
──────────────────────────────────────
場號:12
時:日
地:餐廳
人:甘屈、蕾秋、侍者
事:甘屈竭力表現其為一有德的基督徒,博得蕾秋的好感。
──────────────────────────────────────
場號:13
時:晚
地:西愛荷華火車站月台
人:甘屈、夏倫、比爾、吉姆、蕾秋、信眾
事:信眾送夏倫上火車,甘屈尾隨之。甘屈與記者吉姆拉關係,又行調虎離山計,得與
  夏倫親近。妙舌生花討得夏倫的歡心。
──────────────────────────────────────
場號:14
時:日
地:空地帳篷
人:甘屈、夏倫、吉姆、工人、警察局長、消防局長
事:警局與消防局局長試圖阻撓夏倫搭建帳篷,被夏倫道破其意圖。甘屈勸說夏倫,讓
  他以推銷方式佈道。
──────────────────────────────────────
場號:15
時:晚
地:佈道會場內
人:甘屈、夏倫、吉姆、比爾、蕾秋、工作人員、信眾
事:甘屈在佈道會上侃侃而談,夏倫、吉姆和所有信眾都聽得入迷。
──────────────────────────────────────
場號:16
時:稍後
地:同上
人:甘屈、夏倫、吉姆、清潔工人
事:夏倫稱贊甘屈的表現,卻言比爾說他低俗。甘屈親吻夏倫,夏倫回復理智後,點出
  兩人根本的不同,然接納他入會。
  吉姆認為甘屈的佈道不僅感人,甚且嚇人,是稱職的小丑。
──────────────────────────────────────
場號:17
時:晚
地:佈道會場
人:甘屈、比爾、吉姆、貴賓、信眾、工作人員
事:甘屈帶著猩猩佈道。
──────────────────────────────────────
場號:18
時:日
地:街上
人:夏倫、信眾
事:夏倫在街上佈道。
──────────────────────────────────────
場號:19
時:晚
地:佈道會場內
人:甘屈、夏倫、吉姆、比爾、貴賓、信眾
事:甘屈以言語嚇人,一觀眾受其鼓動,大吼大叫,甘屈要信眾拍手助興。
──────────────────────────────────────
場號:20
時:租後
地:夏倫房間
人:夏倫、比爾
事:比爾不滿意甘屈的佈道方式,夏倫卻認為兩人的方法正好互補。比爾正對夏倫說甘
  屈不名譽的往事時,甘屈突然出現,帶來齊那市教會委員會的邀請。比爾反對前去
  ,夏倫卻認為她已準備好在大都市佈道。
──────────────────────────────────────
場號:21
時:晚
地:房間內
人:甘屈、夏倫、比爾、喬治、約翰、菲爾、查理、哈伯、董事數人
事:教會委員們意見不一,夏倫以經濟利益和信徒人數增加誘之。菲爾反對甘屈娛人的
  傳道方式,而事實上,喬治反駁,教會早就以各種遊戲、球賽、舞會來吸引信眾。
  寡不敵眾,委員會同意夏倫等人前來佈道。
  (本場討論宗教的傳播方式。)
──────────────────────────────────────
場號:22
時:日
地:街道
人:比爾、夏倫、甘屈、喬治
事:街上群眾歡迎佈道團。
──────────────────────────────────────
場號:23
時:日
地:帳篷內
人:甘屈、蕾秋、工作人員
事:甘屈籌劃佈道事宜。
──────────────────────────────────────
場號:24
時:晚
地:辦公室
人:吉姆、夏倫、比爾、接線生
事:吉姆藉故將被記者包圍的夏倫帶開,夏倫對本次的佈道十分緊張。
──────────────────────────────────────
場號:25
時:晚
地:佈道會場內外
人:夏倫、甘屈、比爾、吉姆、蕾秋、喬治、赫特、約翰、工作人員、警察、群眾
事:一群年輕人在場上搗亂,比爾不讓夏倫出場。甘屈鼓勵夏倫,她出場後的一番言語
  ,折服了群眾,最後連吉姆也跪下祈禱。
──────────────────────────────────────
場號:26
時:稍後
地:帳篷外街道
人:夏倫、甘屈、群眾
事:甘屈護著夏倫,擠過群眾上車。
──────────────────────────────────────
場號:27
時:晚
地:旅館內
人:夏倫、甘屈、蕾秋、喬治、比爾、哈伯、赫特、群眾
事:甘屈請走客人,進入臥室,發現夏倫已睡著了。
──────────────────────────────────────
場號:28
時:晚
地:編輯室
人:吉姆、主編、打字員
事:吉姆撰寫評論,字裡行間對佈道組織的方式與目的頗有微詞。
──────────────────────────────────────
場號:29
時:接上
地:印刷廠
人:
事:印刷機印出報紙。
──────────────────────────────────────
場號:30
時:日
地:雜貨店
人:約翰牧師、店主
事:看報。
──────────────────────────────────────
場號:31
時:接上
地:辦公室
人:董事、布朗牧師
事:同上。
──────────────────────────────────────
場號:32
時:接上
地:廚房
人:費爾
事:同上。
──────────────────────────────────────
場號:33
時:接上
地:妓院客廳
人:露露、妓女數人、彼得
事:一女讀報,露露回述甘屈引誘她的經過。
──────────────────────────────────────
場號:34
時:日
地:辦公室
人:甘屈、喬治
事:由於報紙的評論,喬治飽受攻擊,取消對佈道團的支持。
──────────────────────────────────────
場號:35
時:日
地:布朗牧師辦公室
人:比爾、布朗
事:布朗亦在輿論壓力下,不再支持佈道團。
──────────────────────────────────────
場號:36
時:晚
地:夏倫住處
人:夏倫、蕾秋
事:夏倫約報社社長見面。
──────────────────────────────────────
場號:37
時:接上
地:喬治家
人:甘屈、喬治
事:甘屈到喬治住處,揭露他從事色情、賭博等不法事業,迫喬治同他前往報館。
──────────────────────────────────────
場號:38
時:稍後
地:時報辦公室
人:艾丁頓、夏倫、吉姆、甘屈、喬治
事:吉姆責備夏倫無權代上帝發言,而甘屈的一番逼供,卻迫使吉姆承認自己是無神論
  者。甘屈責怪社長不公,要求由喬治付費,在電台上反駁該篇報導。
──────────────────────────────────────
場號:39
時:接上
地:汽車內
人:夏倫、甘屈
事:夏倫對甘屈的表現激賞不已,甘屈得寸進尺,卻為夏倫所拒。甘屈不能理解夏倫為
  何不能接受他,夏倫帶他去看一個地方。
──────────────────────────────────────
場號:40
時:接前
地:夏倫教堂外
人:夏倫、甘屈、管理人員
事:夏倫帶甘屈去看正在興建的教堂––她真正想要的。然而甘屈還是引誘了她。
──────────────────────────────────────
場號:41
時:日
地:電台廣播現場
人:甘屈、喬治、聽眾
事:甘屈在廣播中反駁吉姆的文章。
──────────────────────────────────────
場號:42
時:接上
地:夏倫住處
人:夏倫、比爾
事:兩人聆聽甘屈的廣播。
──────────────────────────────────────
場號:43
時:接上
地:報社一隅
人:吉姆、聽眾
事:眾人聆聽甘屈的廣播。
──────────────────────────────────────
場號:44
時:接上
地:電台廣播現瑒
人:甘屈、喬治
事:同41。
──────────────────────────────────────
場號:45
時:接上
地:妓院客廳
人:露露、女甲、彼得
事:同43。
──────────────────────────────────────
場號:46
時:晚
地:拳擊場
人:甘屈、吉姆、艾丁頓、露露、彼得、觀眾
事:同41。
──────────────────────────────────────
場號:47
時:晚
地:帳篷佈道場夏倫休息處
人:夏倫、比爾
事:群眾要求夏倫上台,她卻沈醉在愛情中。
──────────────────────────────────────
場號:48
時:晚
地:時報辦公室前
人:甘屈、吉姆、喬治、蕾秋、賀特隊長、樂隊、群眾
事:甘屈攻擊酒商和酒客,鼓動民眾搗毀酒鋪和妓女窟等不道德的交易點。
  甘屈帶領群眾出發,吉姆警告甘屈要小心。
──────────────────────────────────────
場號:49
時:接上
地:街道轉角
人:甘屈、群眾、樂隊
事:隊伍高唱聖歌,向右轉彎。
──────────────────────────────────────
場號:50
時:接上
地:街道連巷弄
人:甘屈、群眾
事:同上。
──────────────────────────────────────
場號:51
時:接上
地:酒館前
人:甘屈、賀特隊長、吉姆
事:甘屈用斧頭敲開大門,搗毀吧台。
──────────────────────────────────────
場號:52
時:晚
地:妓院
人:甘屈、局長、吉姆、妓女若干、露露
事:甘屈帶領群眾搗毀妓女窟,乍遇露露。他突然改口,要賀特釋放被捕的妓女,暗中
  卻交待他把妓女趕出本城。
──────────────────────────────────────
場號:53
時:日
地:佈道會辦公室
人:甘屈、比爾、工作人員、訪客、夏倫、露露、彼得
事:昨晚的掃黃行動帶來一片好評。夏倫要甘屈放一天假,甘屈卻要她以正事為重。
  露露打電話給甘屈,要他去一趟。
──────────────────────────────────────
場號:54
時:晚
地:妓院外街道
人:甘屈
事:甘屈至露露住處。
──────────────────────────────────────
場號:55
時:接上
地:露露房間
人:露露、班尼、彼得
事:班尼應露露之要求,準備偷拍照片之事。
──────────────────────────────────────
場號:56
時:接上
地:妓院(樓梯)
人:甘屈
事:甘屈上樓。
──────────────────────────────────────
場號:57
時:接上
地:露露房間
人:露露、甘屈、班尼、彼得
事:甘屈責問露露搞什麼鬼,露露卻出示車票表明將要出城。露露的苦肉計,果然讓甘
  屈上當,偷拍計劃成功。
──────────────────────────────────────
場號:58
時:日
地:夏倫住處
人:甘屈、夏倫、比爾
事:甘屈、夏倫正準備去野餐,比爾將勒索照片交給甘屈。夏倫看後,問價碼。比爾說
  出對方條件。
──────────────────────────────────────
場號:59
時:日
地:妓院門口
人:夏倫
事:夏倫走進露露住處。
──────────────────────────────────────
場號:60
時:日
地:妓院內
人:夏倫、露露
事:夏倫將錢放在桌上,露露一腳踢得鈔票四散。
──────────────────────────────────────
場號:61
時:黃昏
地:街道旁
人:司機、送報員、報販傑克
事:晚報登出甘屈與露露的照片。
──────────────────────────────────────
場號:62
時:晚
地:報社內
人:吉姆、艾丁頓
事:艾丁頓責問吉姆為何拒登露露送來的照片,吉姆認為這種照片只代表勒索和謊言。
──────────────────────────────────────
場號:63
時:晚
地:佈道會場內
人:夏倫、甘屈、比爾、吉姆、蕾秋、露露、約翰、記者、群眾
事:佈道會上人眾稀少,露露露面,群眾暴動,工作人員慌忙離開。甘屈默默接受屈辱
  ,吉姆則與人毆鬥。露露見甘屈逼進,落荒而逃。
──────────────────────────────────────
場號:64
時:晚
地:佈道會辦公室
人:夏倫、比爾、吉姆
事:辦公室遭人搗毀,怒斥的電話不斷打進來。
──────────────────────────────────────
場號:65
時:晚
地:露露房
人:露露、彼得、甘屈
事:彼得因露露對甘屈仍存愛意,不照計劃行事而毆打她。甘屈見狀,將彼得痛毆一頓
  ,又替露露療傷。
──────────────────────────────────────
場號:66
時:晚
地:劫後的佈道會場
人:甘屈、吉姆
事:佈道會場一片零亂,甘屈正要離開,吉姆卻帶來好消息––露露的申明。
──────────────────────────────────────
場號:67
時:晚
地:夏倫教堂
人:廣播台記者、吉姆、夏倫、比爾、聾子、聾子太太
事:夏倫等人找不到甘屈,夏倫堅持要等他。夏倫正在祈禱,甘屈突然現身。
  甘屈要夏倫放棄一切,過平常人的生活,夏倫不肯。
  夏倫佈道時,一聾子突然上前求助,夏倫為他祈禱,聾子重獲聽覺。
  帳蓬突然著火,一發不可收拾,不顧夏倫的勸留,人們慌亂逃走。
  甘屈要帶夏倫離開,夏倫不肯。
  教堂崩蹋,夏倫身留火海。
──────────────────────────────────────
場號:68
時:晨
地:教堂餘燼
人:甘屈、吉姆、比爾、蕾秋、群眾、消防人員
事:眾人只找到夏倫的聖經。甘屈不發一言,直到眾人請求夏倫原諒,甘屈代回道夏倫
  對眾人只有愛沒有恨。
  比爾要求甘屈留下,甘屈引聖經某段答之,飄然而去。
──────────────────────────────────────
                           2002,12,02

孽海痴魂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