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一)
    (○徐福)
    (徐福,字君房,不知何許人也。)
    (秦始皇時,大宛中多枉死者橫道。)
    (數有烏銜草。)
    (覆死人面,皆登時活。)
    (有司奏聞始皇,始皇使使者齎此草。)
先 生:(以問北郭鬼谷)是東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生瓊田中,一名養神芝。其葉似菰
    ,生不叢,一株可活千人。
    (始皇於是謂可索得,因遣福及童男童女各三千人,乘樓船入海,尋祖洲不返,
    (後不知所之。)
    (逮沈羲得道,黃老遣福為使者,乘白虎車,度世君司馬生乘龍車,侍郎薄延之
    (乘白鹿車,俱來迎羲而去。)
    (由是後人知福得道矣。)
    (又唐開元中,有士人患半身枯黑,御醫張尚容等不能知,聚族言曰)
其 人:形體如是,寧可久耶,聞大海中有神仙,正當求仙方,可癒此疾。
    (宗族留之不可,因與侍者,齎糧至登州大海側。)
    (遇空舟,乃齎所攜,掛帆隨風。)
    (可行十餘日,近一孤島,島上有數百人,如朝謁狀。)
    
    
2**時間: 地點:
    (須臾至岸,岸側有婦人洗藥。)
    (因問彼皆何者,指云)
婦 人:中心牀坐,須鬢白者,徐君也。
婦 人:(又問徐君是誰)君知秦始皇時徐福耶?
其 人:知之。
婦 人:此則是也。
    (頃之,眾各散去,某遂登岸致謁,具語始末,求其醫理。)
徐 君:汝之疾,遇我即生。
    (初以美飯哺之,器物皆奇小,某嫌其薄)
徐 君:能盡此,為再飧也,但恐不盡爾。
    (某連啖之,如數甌物,致飽。)
    (而飲,亦以一小器盛酒,飲之致醉。)
    (翌日,以黑藥數丸令食,食訖,痢黑汁數升,其疾乃愈。)
徐 君:(某求住奉事)爾有祿位,未宜即留,當以東風相送,無愁歸路遙也。
徐 君:(復與黃藥一袋)此藥善治一切病,還遇疾者,可以刀圭飲之。
    (某還。)
    (數日至登州,以藥奏聞。)
    (時玄宗令有疾者服之,皆愈。)
    (○僕僕先生)
    (僕僕先生,不知何許人也。)
    (自雲姓僕名僕,莫知其所由來。)
    (家於光州樂安縣黃土山,凡三十餘年,精思餌杏丹,衣服飲食如常人,賣藥為
    (業-元三年,前無棣縣令王滔寓居黃土山下,先生過之。)
    (滔命男弁為主,善待之。)
    (先生因授以杏丹術。)
    (時弁舅吳明為光州別駕,弁在舍。)
    (頃之,先生乘雲而度。)
    (人吏數萬皆睹之。)
先 生:(弁乃仰告曰)先生教弁丹術未成,奈何舍我而去!
    (時先生乘雲而度,已十五過矣。)
    (人莫測。)
    (及弁與言,觀者皆愕,或以告刺史李休光,休光召明而詰之曰)
先 生:子之甥乃與妖者友,子當執。
    (其舅因令弁往召之。)
    (弁至舍而先生至,具以狀白。)
先 生:餘道者。不欲與官人相遇。
徐 君:(弁曰)彼致禮,便當化之,如妄動失節,當威之,使心伏於道,不亦可乎?
先 生:善。
    (乃詣休光府。)
先 生:(休光踞見,且詬曰)若仙當遂往矣,今去而復來,妖也。
先 生:麻姑、蔡經、王方平、孔申、二茅之屬,問道於餘,餘說之未畢,故止,非他也
    。
    (休光愈怒,叱左右執之,龍虎見於側,先生乘之而去。)
    (去地丈餘,玄雲四合,斯須雷電大致,碎庭槐十餘株,府舍皆震壞,觀者無不
    (奔潰。)
    (休光懼而走,失頭巾。)
    (直吏收頭巾,引妻子跣出府,因徒宅焉。)
    (休光以狀聞,玄宗乃詔改樂安縣為仙居縣,就先生所居舍,置仙堂觀,以黃土
    (村為仙堂村,縣尉嚴正誨護營築焉。)
    (度王弁為觀主,兼諫議大夫,號通真先生。)
    (弁因餌杏丹卻老,至大歷十四年,凡六十六歲,而狀可四十餘,筋力稱是。)
    
    (其後果州女子謝自然,白日上升。)
    (當自然學道時,神仙頻降,有姓崔者,亦云名崔,有姓杜者,亦云名杜,其諸
    (姓亦爾,則與僕僕先生姓名相類矣。)
    (無乃神仙降於人間,不欲以姓名行於時俗乎?後有人於義陽郊行者,日暮,不
    (達前村,忽見道旁草舍,因往投宿,室中惟一老人,問客所以。)
老 人:(答曰)天陰日短,至此昏黑,欲求一宿。
老 人:宿即不妨,但無食耳。
    (久之,客苦饑甚,老人與藥數丸,食之便飽,既明辭去。)
    (及其還也,忽見乘五色雲,走地數十丈,客便遽禮,望之漸遠■至安陸,多為
    (人說之,縣官以為惑眾,係而詰之■云)
老 人:實見神仙。
老 人:(然無以自免,乃向空祝曰)仙公何事見,今受不測之罪。
    (言訖,有五色雲自北方來,老人在雲中坐,客方見釋。)
    (縣官再拜,問其姓氏)
老 人:僕僕,野人也,有何名姓?
    (州司畫圖奏聞,敕令於草屋之所,立僕僕先生廟,今見在。)
    
    (○張李二公)
    (唐開元中,有張、李二公,同志相與,於泰山學道。)
    (李以皇枝,思仕宦,辭而歸,張曰)
久 之:人各有志,為官,其君志也,何怍焉!
    (天寶末,李仕至大理丞,屬安祿山之亂,攜其家累,自武關出而歸襄陽寓居。
    ()
    (尋奉使至揚州,途覯張子,衣服澤弊,佯若自失,有哀恤之意,求與同宿,張
    (曰)
李 氏:我主人頗有生計。
    (邀李同去。)
    (既至,門庭宏壯,儐從璀璨,狀若貴人。)
李 氏:(李甚愕之)焉得如此?
    (張戒無言,且為所笑。)
    (既而極備珍膳,食畢,命諸雜伎女樂五人,悉持本樂。)
    (中有持箏者,酷似李之妻,李視之尤切,飲中而凝睇者數四。)
李 氏:(張問其故,李指箏者)是似吾室,能不眷?
久 之:(張笑曰)天下有相似人。
    (及將散,張呼持箏婦,以林檎係裙帶上,然後使回去)
謂 李:君欲幾多錢而遂其願?
謂 李:得三百千,當辦己事。
謂 李:(張有故席帽)可持此詣藥輔,問王老家,張三令持此取三百千貫錢,彼當與君
    也。
    (遂各散去。)
    
    
3**時間: 地點:
    (明日,李至其門,亭館荒穢,扃鑰久閉,至復無有人行蹤。)
謂 李:(乃詢傍舍求張三,鄰人曰)此劉道玄宅也,十餘年無居者。
    (李歎訝良久,遂持帽詣王家求錢。)
家 人:(王老令送帽問)審是張老帽否?
謂 李:(其女云)前所綴綠線猶在。
謂 李:(李問張是何人,王云)是五十年前來茯苓主顧,今有二千餘貫錢在藥行中。
    (李領錢而回,重求,終不見矣。)
    (尋還襄陽,試索其妻裙帶上,果得林檎。)
謂 李:(問其故)昨夕夢見五六人追,雲是張仙喚搊箏,臨別,以林檎係裙帶上。
    (方知張已得仙矣。)
    (○劉清真)
    (唐天寶中,有劉清真者,與其徒二十人於壽州作茶。)
    (人致一馱為貨,至陳留遇賊。)
    (或有人導之,令去魏郡。)
    (清真等復往,又遇一老僧,導往五台,清真等畏其勞苦。)
    (五台寺尚遠,因邀清真等還蘭若宿。)
    (清真等私議,疑老僧是文殊師利菩薩,乃隨僧還。)
    (行數裡,方至蘭若,殿宇嚴淨,悉懷敬肅。)
    (僧為說法,大啟方便,清真等並發心出家,隨其住持。)
    (積二十餘年,僧忽謂清真等曰)
清真等:有大魔起,汝輩必罹其患,宜先為之防,不爾,則當敗人法事。
    (因令清真等長跪,僧乃含水遍噴,口誦密法,清真等悉變成石,心甚了悟而不
    (移動。)
    
    
4**時間: 地點:
    (須臾之間,代州吏卒數十人詣台,有所收捕,至清真所居,但見荒草及石,乃
    (各罷去。)
    (日晚,老僧又來,以水噀清真等,成人。)
    (清真等悟其神靈,知遇菩薩,悉競精進。)
    (後一月餘,僧云)
清真等:今復將魔起,必大索汝,其如之何吾欲遠送汝,汝俱往否?
    (清真等受教。)
    (僧悉令閉目,戒云)
清真等:第一無竊視,敗若大事,但覺至地,即當開目。若至山中。見大樹,宜共庇之。
    樹有藥出,亦宜哺之。
菩 薩:(遂各與藥一丸云)食此便不復饑,但當思惟聖道,為出世津梁也。
    (言訖作禮,禮畢閉目。)
    (冉冉上升,身在虛空,可半日許,足遂至地-目,見大山林,或遇樵者,問其
    (地號,乃廬山也。)
    (行十餘里,見大藤樹,周回可五六圍,翠陰蔽日,喜云)
清真等:大師所言奇樹,必是此也。
    (各薙草而坐。)
    (數日後,樹出白菌,鮮麗光澤,恒飄飄而動。)
清真等:(眾相謂曰)此即大師所云靈藥。
    (彩共分食之。)
    (中有紿而先食盡,徒侶莫不慍怒,詬責云)
一 人:違我大師之教。
    (然業已如是,不能毆擊。)
    (久之,忽失所在,仰視在樹杪安坐,復云)
清真等:君以吞藥故能升高。
    (其人竟不下。)
    (經七日,通身生綠毛。)
    (忽有鶴翱翔其上,因謂十九人云)
其 人:我誠負汝,然今已得道,將舍汝,謁帝於此天之上,宜各自勉,以成至真耳。
    (清真等邀其下樹執別,仙者不顧,遂乘雲上升,久久方滅。)
    (清真等失藥,因各散還人間。)
    (中山張倫。)
    (親聞清真等說云然耳。)
    (○麻陽村人)
    (辰州麻陽縣村人,有豬食禾,人怒,持弓矢伺之。)
    (後一日復出,人射中豬,豬走數裡,入大門。)
    (門中見室宇壯麗,有一老人,雪髯持杖,青衣童子隨後。)
老 人:(問人何得至此)豬食禾,因射中之,隨逐而來。
老 人:牽牛蹊人之田而奪之牛,不亦甚乎?
    (命一童子令與人酒飲。)
    (前行數十步,至大廳,見群仙。)
    (羽衣烏幘,或樗蒲,或奕棋,或飲酒。)
    (至飲所,傳教云)
童 子:公令與此人一杯酒。
    (飲畢不饑。)
    (又至一所,有數十牀,牀上各坐一人,持書,狀如聽講。)
    (久之卻至公所。)
久 之:(公責守門童子曰)何以開門,令豬得出入而不能知?
乃 謂:(人曰)此非真豬,君宜出去。
    (因命向童子送出。)
童 子:(人問老翁為誰)此所謂河上公,上帝使為諸仙講《易》耳。
乃 謂:君復是誰?
童 子:我王輔嗣也。受《易》已來,向五百歲,而未能通精義,故被罰守門。
    (人去後,童子蹴一大石遮門,遂不復見。)
    (○慈心仙人)
    (唐廣德二年,臨海縣賊袁晁寇永嘉。)
    (其船遇風,東漂數千里,遙望一山,青翠森然,有城壁,五色照曜,回舵就泊
    (。)
    (見精舍,琉璃為瓦,玳瑁為牆。)
    (既入房廊,寂不見人,房中唯有胡犭委子二十餘枚,器物悉是黃金,無諸雜類
    (。)
    (又有衾茵,亦甚炳煥,多是異蜀重錦。)
    (又有金城一所,餘碎金成堆,不可勝數。)
    (賊等觀不見人,乃競取物,忽見從金城出,可長六尺,身衣錦繡,上服紫綃裙
    (,謂賊曰)
婦 人:汝非袁晁黨耶何得至此此器物須爾何與,輒敢取之!向見犭委子,汝謂此為狗乎
    非也,是龍耳。汝等所將之物,吾誠不惜,但恐諸龍蓄怒,前引汝船,死在須臾
    耳,宜速還之。
    (賊等列拜,各送物歸本處。)
婦 人:(因問此是何處)此是鏡湖山慈心仙人修道處,汝等無故與袁晁作賊,不出十日
    ,當有大禍,宜深慎之。
    (賊黨因乞便風還海岸,婦人回頭處分,尋而風起,群賊拜別。)
    (因便揚帆,數日至臨海,船上沙涂不得下,為官軍格死,唯婦人六七人獲存。
    ()
    (浙東押衙謝詮之配得一婢,名曲葉,親說其事。)
    (○石巨)
    (石巨者,胡人也。)
    (居幽州,性好服食。)
    (大歷中,遇疾百餘日,形體羸瘦,而神氣不衰。)
婦 人:(忽謂其子曰)河橋有卜人,可屈致問之。
童 子:(子還云)初無卜人,但一老姥爾。
婦 人:(巨云)正此可召。
    (子延之至舍。)
    (巨臥堂前紙中,姥逕造巨所,言甚細密。)
    (巨子在外聽之,不聞。)
    (良久姥去。)
    (後數日,旦有白鶴從空中下,穿巨紙,入巨所。)
    (和鳴食頃,俄升空中,化一白鶴飛去。)
    (巨子往視之,不復見巨,子便隨鶴而去。)
    (至城東大墩上,見大白鶴數十,相隨上天,冉冉而滅。)
    (長史李懷仙召其子問其事,具答云然。)
    (懷仙不信,謂其子曰)
延 之:此是妖訛事。必汝父得仙,吾境內苦旱,當為致雨,不雨殺汝。
    (子歸,焚香上陣。)
    (懷仙使金參軍齎酒脯至巨室致祭,其日大雨,遠近皆足。)
    (懷仙以所求靈驗,乃於巨宅立廟,歲時享祀焉。)
    (○王老)
    (有王老者,常於西京賣藥,累世見之。)
    (李司倉者,家在勝業裡,知是術士,心恒敬異,待之有加。)
    (故王老往來依止李氏,且十餘載。)
    (李後求隨入山,王亦相招,遂僕御數人,騎馬俱去。)
    (可行百餘里,峰巒高峭,攀藤緣樹,直上數裡,非人跡所至。)
李 氏:(王云)與子偕行,猶恐不達神仙之境,非僕御所至,悉宜遣之。
    (李如其言,與王至峰頂,田疇平坦,藥畦石泉,佳景差次。)
    
    
5**時間: 地點:
    (須臾,又至林口,道士數人來問王老,知邀嘉賓,故復相候。)
    (李隨至其居,茅屋竹亭,瀟灑可望。)
    (中有學數十人見李,各來問其親戚,或不言,或惆悵者)
道 士:先生不在,今宜少留,具廚飯蔬素,不異人間也。
    (為李設食。)
    (經數日,有五色雲霞覆地,有三白鶴隨雲而下,於是書生各出,如迎候狀。)
    
書 生:(有傾)先生至。
    (見一老人,鬚髮鶴素,從雲際來。)
    (王老攜李迎拜道左,問王老)
先 生:何以將他人來此?
    (諸生拜謁訖,各就房,李亦入一室。)
    (時頗炎熱,李出尋泉將欲洗浴。)
    (行百餘步,至一石泉,見白鶴數十從岩嶺下。)
    (來至石上,羅列成行,俄而奏樂,音響清亮,非人間所有。)
    (李卑伏聽其妙音,樂畢飛去。)
先 生:(李還說其事)得無犯仙官否?
書 生:不敢。
先 生:(謂李公曰)君有官祿,未合住此,待任畢,方可來耳。
先 生:(因命王老送李出)山中要牛兩頭,君可送至藤下。
    (李買牛送訖,遂無復見路耳。)
    (○李仙人)
    (洛陽高五娘者,美於色,再嫁李仙人。)
    (李仙人即天上謫仙也。)
    (自與高氏結好,恒居洛陽,以黃白自業,高氏能傳其法-元末,高李之睦,已
    (五六載,後一夕五鼓後,聞空中呼李一聲,披衣出門。)
先 生:(語畢,還謂高氏曰)我天仙也,頃以微罪,譴在人間耳。今責盡,天上所由來
    喚,既不得住,多年繾綣,能不愴然。我去之後,君宜以黃白自給,慎勿傳人,
    不得為人廣有點煉,非特損汝,亦恐尚不利前人。
    (言訖飛去。)
    (高氏初依其言,後賣銀居多,為坊司所告。)
    (時河南少尹李齊知其事,釋而不問,密使人召之,前後為燒十餘牀銀器。)
    (李以轉聞朝要。)
    (不一年,李及高皆卒,時人以為天罰焉。)
    (○衡山隱者)
    (衡山隱者,不知姓名,數因賣藥,往來嶽寺寄宿。)
    (或時四五日無所食,僧徒怪之。)
    (復賣藥至僧所,寺眾見不食,知是異人,敬接甚厚。)
    (會樂人將女詣寺,其女有色,眾欲取之,父母求五百千,莫不引退。)
先 生:(隱者聞女嫁,邀僧往看,喜欲取之,仍將黃金兩挺,正二百兩,謂女父曰)此
    金直七百貫,今亦不論。
    (付金畢,將云。)
先 生:(樂師時充官,便倉卒使別,隱者示其所居)去此四十餘里,但至山當知也。
    (女父母事畢憶女,乃往訪之,正見朱門崇麗,扣門,隱者與女俱出迎接。)
    (初至一食,便不復饑。)
    (留連五六日,亦不思食。)
先 生:(父母將還,隱者以五色籍盛黃金五挺贈送,謂父母曰)此間深邃,不復人居,
    此後無煩更求也。
    (其後父母重往,但見山草,無復人居,方知神仙之窟。)
    (○潘尊師)
    (嵩山道士潘尊師名法正,蓋高道者也。)
    (唐開元中,謂弟子司馬煉師曰)
道 士:陶弘景為嵩山伯,於今百年矣。頃自上帝求替,帝令舉所知以代,弘景舉餘。文
    籍已定,吾行不得久住人間矣。
    (不數日,乃屍解而去。)
    (其後登封縣嵩陽觀西,有龍湫,居人張辿者,以陰器於湫上洗濯,俄為人所攝
    (。)
    (行可數裡,至一甲第,門前悉是群龍。)
    (入門十餘步,有大廳事,見當廳而坐,手持硃筆理書,問辿曰)
法 正:汝是觀側人,亦識我否?
道 士:識,是潘尊師。
法 正:(問辿)何以污群龍室?
    (辿載拜謝罪。)
法 正:(又問)汝識司馬道士否?
道 士:(辿曰)識之。
法 正:今放汝還。
道 士:(遂持幾上白羽扇謂辿曰)為我寄司馬道士,何不來而戀世間樂耶?
    (使人送辿出水上,辿見其屍臥在岸上,心惡之,奄然如夢,遂活。)
    (司馬見羽扇,悲涕曰)
道 士:此吾師平素所執,亡時以置棺中,今君持來,明吾師見在不虛也。
    (乃深入山,數年而卒。)
    (○秦時婦人)
    (唐開元中,代州都督以五台多客僧,恐妖偽事起,非有住持者悉逐之■僧懼逐
    (,多權竄山谷。)
    (有法朗者,深入雁門山,幽澗之中有石洞,容人出入,郎多齎乾糧,欲住此山
    (。)
    (遂尋洞入,數百步漸闊,至平地,涉流水。)
    (渡一岸,日月甚明。)
    (更行二里,至草屋中,有婦人。)
    (並衣草葉,容色端麗,見僧懼愕)
婦 人:汝乃何人?
道 士:(僧曰)我人也。
婦 人:(笑云)寧有人形骸如此!
道 士:(僧曰)我事佛,佛須擯落形骸,故爾。
    (因問佛是何者,僧具言之。)
道 士:(相顧笑曰)語甚有理。
    (復問宗旨如何,僧為講《金剛經》,稱善數四。)
道 士:(僧因問)此處是何世界?
婦 人:我自秦人,隨蒙恬築長城,恬多使婦人,我等不勝其弊,逃竄至此。初食草根,
    得以不死。此來亦不知年歲,不復至人間。
    (遂留僧,以草根哺之,澀不可食。)
    (僧住此四十餘日,暫辭,出人間求食。)
    (及至代州,備糧更去,則迷不知其所矣。)
    (○何二娘)
    (廣州有何二娘者,以織鞋子為業,年二十,與母居。)
婦 人:(素不修仙術,忽謂母曰)住此悶,意欲行游。
    (後一日便飛去。)
    (上羅浮?山寺。)
婦 人:(山僧問其來由)願事和尚。
    (自爾恒留居止。)
    (初不飲食,每為寺眾彩山果充齋,亦不知其所取。)
    (羅浮?山北是循州,去南海四百里,循州山寺有楊梅樹,大數十圍,何氏每彩
    (其實,及齋而返。)
婦 人:(後循州山寺僧至羅浮?山)某月日有仙女來彩楊梅。
    (驗之,果是何氏所彩之日也。)
    (由此遠近知其得仙。)
    (後乃不復居寺,或旬月則一來耳。)
    (唐開元中,敕令黃門使往廣州求何氏,得之,與使俱入京。)
婦 人:(中途,黃門使悅其色,意欲挑之而未言,忽云)中使有如此心,不可留矣。
    (言畢,踴身而去,不知所之。)
    (其後絕跡不至人間矣。)
    (○邊洞玄)
    (唐開元年,冀州棗強縣女道士邊洞玄,學道服餌四十年,年八十四歲。)
    (忽有老人,持一器湯餅。)
老 人:(來詣洞玄)吾是三山仙人,以汝得道,故來相取。此湯餅是玉英之粉,神仙所
    貴,頃來得道者多服之,爾但服無疑,後七日必當羽化。
老 人:(洞玄食畢)吾今先行,汝後來也。
    (言訖不見。)
老 人:(後日,洞玄忽覺身輕,齒發盡換,謂弟子曰)上清見召,不久當往,顧念汝等
    ,能不恨恨。善修吾道,無為樂人間事,為土棺散魂耳!
    (滿七日,弟子等晨往問訊動止,已見紫雲昏凝,遍滿庭戶,又聞空中有數人語
    (,乃不敢入,悉止門外。)
    
    
6**時間: 地點:
    (須臾門開,洞玄乃乘紫雲,竦身空中立,去地百餘尺,與諸弟子及法侶等辭訣
    (。)
    (時刺史源復與官吏百姓等數萬人,皆遙瞻禮。)
    (有頃,日出,紫氣化為五色雲,洞玄冉冉而上,久之方滅。)
    (○張連翹)
    (黃梅縣女道士張連翹者,年八九歲。)
    (常持瓶汲水,忽見井中有蓮花如小盤,漸漸出井口,往取便縮,不取又出,如
    (是數四,遂入井。)
    (家人怪久不回,往視,見連翹立井水上。)
    (及出,忽得笑疾,問其故)
家 人:有人自後以手觸其腋,癢不可忍。
    (父母以為鬼魅所加,中夜潛移之舅族,方不笑。)
家 人:(頃之,又還其家)饑求食。
    (日食數鬥米飯,雖夜,置菹肴於臥所,覺即食之,如是六七日,乃聞食臭,自
    (爾不復食。)
    (歲時或進三四顆棗,父母因命出家為道士。)
    (年十八,晝日於觀中獨坐,見天上墮兩錢,連翹起就拾之。)
    (鄰家婦人乃推籬倒,亦爭拾。)
    (連翹以身據錢上,又與黃藥三丸,遽起取之。)
    (婦人擘手奪一丸去。)
    (因吞二丸,俄而皆死。)
    (連翹頃之醒,便覺力強神清,倍於常日。)
    (其婦人吞一丸,經日方蘇,飲食如故。)
    (天寶末,連翹在觀,忽悲思父母,如有所適之意。)
    (百姓邑官皆見五色雲擁一寶輿,自天而下。)
    (人謂連翹已去,爭來看視。)
    (連翹初無所覺,雲亦消散。)
人 謂:(諭者云)人眾故不去。
    (連翹至今猶在,兩脅相合,形體枯悴,而無所食矣。)
    (○輔神通)
    (道士輔神通者,家在蜀州,幼而孤貧,恒為人牧牛以自給。)
    (神通牧所,恒見一道士往來,因爾致敬相識。)
    (數載,謂神通曰)
道 士:能為弟子否?
人 謂:甚快。
人 謂:(乃引神通入水中,謂通曰)我入之時,汝宜隨之,無憚為也。
    (既入,使至其居所,屋宇嚴潔,有藥囊丹灶,牀下悉大還丹。)
    (遂使神通看火,兼教黃白之術。)
    (經三年,神通已年二十餘,思憶人間,會道士不在,乃盜還丹,別貯一處。)
    
    (道士歸,問其丹何在,神通便推不見。)
道 士:(歎息曰)吾欲授汝道要,汝今若是,曷足授!我雖備解諸法,然無益長生也。
    
    (引至他道逐去,便出。)
    (神通甚悅,崎嶇洞穴,以藥自資,七十餘日方至人間。)
    (其後厭世事,追思道士,聞其往來在蜀州開元觀,遂請配度,隸名於是。)
    (其後聞道士至,往候後,輒雲已出。)
    (如是數十度,終不得見。)
    (神通私以金百斤與房中奴,令道士來可馳報,奴得金後,頻來報,更不得見。
    ()
    (蜀州刺史奏神通曉黃白,玄宗試之皆驗。)
    (每先以土鍋煮水銀,隨帝所請,以少藥投之,應手而變。)
    (帝求得其術,會祿山之亂乃止。)
    (○鄭相如)
    (鄭虔工詩嗜酒,性甚閒放。)
    (玄宗愛其曠達,欲致之郎署,又以其不事事,故特置廣文館,命虔為博士,名
    (籍甚著。)
    (門庭車馬,無非才俊。)
    (有鄭相如者,滄洲人。)
    (應進士舉入京,聞虔重名,以宗姓因謁。)
    (虔因之敘叔姪,見其老倒,未甚敬之。)
    (後數日謁,虔獨與坐,問其藝業,笑謂虔曰)
相 如:叔未知相如,應以凡人遇,然人未易知,既見問,敢不盡其詞!相如若在孔門,
    當處四科,猶居游、夏之右,若叔在孔門,不得列為四科。今生不遇時,而應此
    常調,但銷聲晦跡而已。
    (虔聞之甚驚,請窮其說)
相 如:孔子稱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之也。今相如亦知之。然國家至開元三十年,當
    改年號,後十五年,當有難。天下至此,兵革興焉。賊臣篡位,當此時。叔應授
    偽官,列在朝省,仍為其累,願守臣節,可以免焉。此後蒼生塗炭未已,相如今
    年進士及第,五選得授衢州信安尉,至三考,死於衢州,官祿如此,不可強致也
    。
    (其年果進士及第。)
    (辭虔歸鄉,及期而選,見虔京師。)
    (為吏部一注信安尉,相如有喜色,於是辭虔赴任。)
    (初一考,問衢州考吏曰)
相 如:鄭相如何?
道 士:甚善。
道 士:(問其政)如古人。
道 士:(二考又考之)無恙。
道 士:(三考又問之,考吏曰)相如屑後,暴疾不起。
    (虔甚驚歎,方思其言。)
    (又天寶十五年,祿山反,遣兵入京城,收諸官吏赴洛陽。)
    (虔時為著作郎,抑授水部郎中。)
    (及克復,貶衢州司戶,至任而終,竟一如相如之言也。)
    (○婺州金剛)
    (婺州開元寺門有二金剛,世稱其神,鳥雀不敢近,疾病祈禱者累有驗,往來致
    (敬-元中,州判司於寺門樓上宴會,眾人皆言金剛在此,不可)
一 人:土耳,何能為!
    (乃以酒肉內口。)
    
    
7**時間: 地點:
    (須臾,樓上雲昏電掣,既風且雷,酒肉飛揚,眾人危懼。)
    (獨汙金剛者,曳出樓外數十丈而震死。)
    (○長安縣係囚)
    (唐長安縣死囚,入獄後四十餘日,誦《金剛經》不輟口,臨決脫枷。)
    (枷頭放光,長數十丈,照耀一縣。)
    (縣令奏聞,玄宗遂釋其罪。)
    (○盧氏)
    (唐開元中,有盧氏者,寄住滑州。)
一 人:(晝日閒坐廳事,見二黃衫人入門,盧問為誰)是裡正,奉帖追公。
一 人:(盧甚愕然)何故相追?
    (因求帖觀。)
    (見封上作衛縣字,遂開,文字錯謬,不復似人書。)
一 人:(怪而詰焉,吏言)奉命相追,不知何故。
    (俄見馬已備在階下,不得已上馬去。)
    (顧見其屍,坐在牀上,心甚惡之。)
    (倉卒之際,不知是死,又見馬出不由門,皆行牆上,乃驚愕下泣,方知必死,
    (恨不得與母妹等別。)
一 人:(行可數十里,至一城,城甚壯麗,問此何城,吏言)乃王國,即追君所司。
一 人:(入城後,吏欲將盧見王,經一院過,問此何院,吏曰)是御史大夫院。
一 人:(因問院大夫何姓名)姓李名某。
一 人:(盧驚喜,白吏曰)此我表兄,令吏通刺。
    
    
8**時間: 地點:
一 人:(須臾便出,相見甚喜,具言平昔,延入坐語,大夫謂曰)弟之念誦,功德甚多
    ,良由《金剛經》是聖教之骨髓,乃深不可思議功德者也。
    (盧初入院中,見數十人,皆是衣冠,其後太半係在網中,或無衣,或露頂。)
    
一 人:(盧問)此悉何人?
道 士:是陽地衣冠,網中悉緣罪重,弟若能為一說法,見之者悉得昇天。
    (遂命取高座,令盧升坐,誦《金剛般若波羅密經》。)
    (網中人已有出頭者,至半之後,皆出地上,或褒衣大袖,或乘車御雲,誦既終
    (,往生都盡。)
    (及人謁見,王呼為法師,致敬甚厚。)
道 士:(王云)君大不可思議,算又不盡。
    (歎念誦之功,尋令向吏送之回。)
    (既至舍,見家人披頭哭泣,屍臥地上,心甚惻然。)
    (俄有一婢從庭前入堂,吏令隨上階,及前,魂神忽已入體,因此遂活。)
    (○陳利賓)
    (陳利賓者,會稽人。)
    (弱冠明經擢第,善屬文,詩入《金門集》,釋褐長城尉。)
    (少誦《金剛經》,每至厄難,多獲其助-元中,賓自會稽江。)
    (行之東陽。)
    (會天久雨,江水瀰漫,賓與其徒二十餘船同發,乘風掛帆。)
    
    
9**時間: 地點:
    (須臾,天色昧暗,風勢益壯,至界石竇上,水擁閼眾流而下,波濤衝擊,勢不
    (得泊。)
    (其前輩二十餘舟,皆至竇口而敗。)
    (舟人懼,利賓忙遽誦《金剛經》,至眾流所,忽有一物,狀如赤龍,橫出扶舟
    (,因得上。)
    (議者為誦經之功。)
    (○王宏)
    (王宏者,少以漁獵為事。)
    (唐天寶中,嘗放鷹逐兔,走入穴,宏隨探之,得《金剛般若經》一卷,自此遂
    (不獵云。)
    (○田氏)
    (易州參軍田氏,性好畋獵,恒養鷹犬為事。)
    (唐天寶初,易州放鷹,於叢林棘上見一卷書,取視之,乃《金剛經》也。)
    (自爾發心持誦,數年已誦二千餘遍,然畋獵亦不輟。)
    (後遇疾,暴卒數日,被追至地府,見諸鳥獸,周回數畝,從己征命。)
    (頃之,隨到見王)
乃 謂:罪何多也!
    (田無以對。)
    (王令所由領往推問,其徒十人。)
    (至吏局,吏令啟口,以一丸藥擲口中,便成烈火遍身,須臾灰滅,俄復成人,
    (如是六七輩。)
    (至田氏,累三丸而不見火狀,束乃怪之。)
    (復引見王,具以實白。)
乃 謂:(王問)在生作何福業?
道 士:(田氏云)初以畋獵為事。
道 士:(王重問,云)在生之時,於易州棘上得《金剛經》,持誦已二千餘遍。
乃 謂:(王云)正此滅一切罪。
    (命左右檢田氏福簿,還白如言。)
    (王自令田氏誦經,才三紙,回視庭中禽獸,並不復見。)
乃 謂:(誦畢,王稱美之)誦二千遍,延十五年壽。
    (遂得放還。)
    (○李惟燕)
    (建德縣令李惟燕,少持《金剛經》。)
    (唐天寶末,惟燕為餘姚部參軍,秩滿北歸,過五丈店,屬上虞江埭塘破,水竭
    (,時中夜晦螟,四回無人。)
    (此路舊多劫盜,惟燕舟中有吳綾數百匹,懼為賊所取,因持一劍至舡前誦經。
    ()
    (三更後,見堤上兩炬火,自遠而至,惟燕疑是村人衛己。)
    (火去舡百步,便卻復回,心頗異之。)
乃 謂:(愈益厲聲誦經,亦竊自思云)火之所為,得非金剛經力乎?
    (時塘水竭而塘外水滿,惟燕便心念,塘破當得水助。)
乃 謂:(半夕之後,忽聞船頭有流水聲,驚云)塘闊數丈,何由得破?
    (久之,稍覺船浮,及明,河水已滿。)
    (對船所一孔,大數尺,乃知誦《金剛經》之助云。)
    (惟燕弟惟玉見任虔州別駕,見其兄誦經有功,因效之。)
    (後泛舟出峽,水急櫓折,船將欲敗,乃力唸經,忽見一櫓隨流而下,遂獲濟。
    ()
    (其族人亦常誦金剛經,遇安祿山之亂,伏於荒草。)
    (賊將至,思得一鞋以走,俄有物落其背,驚視,乃新鞋也。)
    (○孫明)
    (唐孫明者,鄭州陽武人也。)
    (世貧賤,為盧氏莊客,善持《金剛經》。)
    (日誦二十遍,經二十年。)
    (自初持經,便絕葷血,後正念誦次,忽見二吏來追,明意將是縣吏,便縣去。
    ()
乃 謂:(行可五六里,至一府門,門人云)王已出巡。
    (吏因閉明於空室中。)
    (其室從廣五六十間,蓋若蔭云。)
乃 謂:(經七日,王方至,吏引明入府,王問)汝有何福?
道 士:持《金剛經》已二十年。
乃 謂:(王言)此大福也!
道 士:(顧謂左右曰)昨得祗洹家牒,論明念誦勤懇,請延二十載。
    (乃知修道不可思議,所延二十載,以償功也。)
    (令吏送還舍。)
    (其家殯明已畢,神雖復體,家人不之知也。)
    (會獵者從殯宮過,聞號呼之聲,報其家人,因爾得活矣。)
    (天寶末,明活已六七年,甚無恙也。)
    (○三刀師)
    (唐三刀師者,俗姓張,名伯英。)
    (乾元中,為壽州健兒。)
    (性至孝,以其父在潁州,乃盜官馬往以迎省。)
    (至淮陰,為守遏者所得,刺吏崔昭令出城腰斬。)
    (時屠劊號能行刀,再斬。)
    (初不傷損,乃換利刀。)
    (罄力砍,不損如故。)
道 士:(劊者驚曰)我用刀砍,至其身則手懦,不知何也。
    (遽白之。)
道 士:(昭問所以)昔年十五,曾絕葷血,誦《金剛經》十餘年,自胡亂以來,身在軍
    中,不復念誦。昨因被不測罪,唯志心唸經爾。
    (昭歎息舍之。)
    (遂削髮出家,著大鐵鈴乞食,修千人齋供,一日便辦,時人呼為「三刀師」,
    (謂是起敬菩薩。)
    (○宋參軍)
    (唐坊州宋參軍,少持《金剛經》。)
    (及之官,權於司士宅住。)
    (舊知宅凶,每夕恒誦經。)
    (忽見立於戶外,良久,宋問)
婦 人:汝非鬼耶?
道 士:然。
婦 人:幽明理殊,當不宜見,得非有枉屈之事乎?
婦 人:(便悲泣曰)然。
道 士:身是前司士之婦。司士奉使,其弟見逼,拒而不從,因此被殺。以氈裹屍,投於
    堂西北角圂廁中。不勝穢積,人來多欲陳訴。俗人怯懦,見形必懼,所以幽憤不
    達,兇惡驟聞。執事以持念為功,當亦大庇含識,眷言枉穢,豈不憫之!
婦 人:(宋云)己初官位卑,不能獨救,翌日,必為上白府君。
    (其鬼乃去。)
    (及明具白,掘地及圂,不獲其屍。)
    (宋誦經,又至)
婦 人:何以不獲?
道 士:西北只校一尺,明當求之,以終惠也。
    (依言乃獲之。)
    (氈內但餘骨在,再為洗濯,移於別所。)
道 士:(其夕又來拜謝,歡喜謂曰)垂庇過深,難以上答,雖在冥昧,亦有所通。君有
    二子,大者難養,小者必能有後,且有榮位。
    (兼言宋後數改官祿。)
道 士:(又云)大愧使君,不知何以報答?
    (宋見府君,具敘所論。)
    (府君令問己更何官。)
    (至夕,婦人又至,因傳使君意。)
婦 人:(云)一月改官,然不稱意,當遷桂州別駕。
    (宋具白,其事皆有驗。)
婦 人:(初,宋問)身既為人所殺,何以不報?
道 士:前人今尚為官,命未合死。
    (所以未復云也。)
    (○劉鴻漸)
    (劉鴻漸者,御史大夫展之族子。)
    (唐乾元初,遇亂南徒。)
    (有僧令誦《金剛經》,鴻漸日誦經。)
道 士:(至上元年,客於壽春,一日出門,忽見二吏)奉太尉牒令追。
婦 人:(鴻漸云)初不識太尉,何以見命?
    (意欲抗拒,二吏忽爾直前拖曳。)
    (鴻漸請著衫,吏不肯放。)
    (牽行未久,倏過淮,至一村。)
    
    
10**時間: 地點:
婦 人:(須臾,持大麻衫及腰帶令鴻漸著,笑云)直醋大衫也。
    (因而向北行,路漸梗澀,前至大城,入城有府舍,甚嚴麗。)
    (忽見向勸讀經之僧從署中出,僧後識鴻漸,逕至其所)
童 子:十六郎何以至此?
婦 人:(因走白和尚云)劉十六郎適為吏追,以誦經功德,豈不往彼救之?
    (鴻漸尋至僧所,虔禮求救。)
婦 人:(僧曰)弟子行無苦。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