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耿寡婦為子延師  瞿先生守身矢節)
    (詩曰:
    (    清商蕭颯漢江秋,紅紫枝頭色正柔。)
    (墜葉逐流隨月渡,殘芳帶雨倩風揉。)
    (鶯簧漫擬鳥鵬調,蝶拍空傳鸞鳳儔。)
    (不是鬚眉異巾幗,倫常墮地仗誰收?)
    
    
2**時間: 地點:
    (話說隋末時,盧溪州辰溪縣毗離村裡有一秀士,姓瞿名天民,字子良,生得長
    (鬚秀目,白臉豐頤,舉止從容,天然風度。)
    (幼喪父,家業甚窘,娶妻郁氏,苦守清貧,朝耕暮讀,以養其母元氏,年過三
    (十,未有子嗣,忽一日,進城訪友,談及艱難一事。)
    (這友人姓劉名浣,與瞿天民幼同筆硯,最相契愛。)
    (當下留住吃了午飯,二人籌畫資身之策,商議了半晌,無計可施。)
    (瞿天民正欲作別起身,忽聽門外有人聲喚,劉浣)
劉 浣:仁兄且慢坐,待弟看是甚人,然後送兄。
    (瞿天民依允,坐於軒內,在窗眼裡張時,只見劉浣揭起竹簾,迎進一個人入來
    (。)
    (那人頭戴尺餘高一頂尖角扁巾,身穿一領淡青粗布道袍,足穿高跟深面蒲履,
    (與劉浣禮罷,移過杌子並坐了,附耳低言。)
    (說了一會,袖中取出一個柬帖,遞與劉浣。)
    (劉浣含笑接了,看罷,起身進軒內來秤銀子。)
    (瞿天民問是何故,劉浣搖手道)
劉 浣:少刻便知。
    (一逕出客座裡,將銀子送與那人。)
劉 浣:(那人接了,千恩萬謝,臨出門時回頭叮囑道)老哥千萬話勿得個,千萬話勿得
    個!
    (劉浣點頭應允,那人歡喜作別而去。)
    (劉浣拍手笑將入來,瞿天民迎道)
瞿天民:那人卻是兀誰,賢弟這等好笑?
劉 浣:仁兄不知,這人姓邊名薦,插號叫做籩箕。原籍海州人氏,腹內頗通文墨,在外
    設帳十餘年了,只為著一樁毛病,往往館事不終。今日此兄卻又做出這睧兒來了
    。
瞿天民:那人有甚麼毛病?
劉 浣:這籩箕倒是個有趣的朋友,酒量好,棋畫也好,說科打諢更好,錢財也不甚計較
    。奈何酷好的是這一著,每每為此事打脫了主顧。目今在敝鄰耿寡婦家處館。這
    耿氏家道富足,且是賢德,丈夫耿鼎早亡,只生一子,將及十歲,館穀有二十餘
    金,款待甚是慇懃,朝暮酒肴茶飯的齊整,自不必說。這小邊看上了他家一個小
    廝,叫名錦簇,在館中做伴讀的。兩個正在花園裡行事,被他父親撞見了,當面
    搶白了一頓,不容進館。他如今在這裡安身不穩,就欲起程回去,因無盤纏,將
    這張關約押弟五錢銀子,豈不是一場好笑?
瞿天民:那廝既是無恥,賢弟不該將銀子借他。況這紙關券,乃無用之物,要他何干?
劉 浣:這銀子專為仁兄而發。不然,怎生輕自與他,這柬帖兒更是有用處。
    (瞿天民不解其意,細問其故,劉浣)
劉 浣:仁兄訴說寥落無措,小弟躊躇難決。適間小邊失館,其中似有一個好機會,故此
    不惜小費,收了關約,為兄一圖,不識可乎?
瞿天民:深感賢弟盛雅,此館得成,老母甘旨有望,煞強似耕種的清苦。只是一件,彼已
    長往,留此廢約為質,惟恐無成,徒為畫餅。
劉 浣:邊兄一時露醜,惶愧無地,故著忙要去。若遲延數日,則愧心漸解,必夤緣求懇
    ,捱身入戶矣。故小弟收約賚銀,使彼死心塌地而去,為兄圖館,一也;耿寡婦
    之父濮員外與弟有一脈之親,今日弟即親去力薦,或者有幾分成就之意,明日便
    見消息了。
    (瞿天民歡喜作謝,辭別而回。)
    (當下劉浣逕往濮家來,恰值員外在側廳內與一少年圍棋。)
    (兩下相見,禮畢,員外)
員 外:久不相會,今日何事下顧?
劉 浣:有一言求教,特此奉謁。
員 外:(員外笑道)足下請坐,待老朽完此殘局請教何如?
劉 浣:絕妙,晚輩正欲一觀。
那少年:老伯已拜下風,不必終局。
員 外:局上未分勝負,小子何得狂言!
    (兩下互相笑謔。)
    (劉浣候二人棋畢,即將薦館與瞿天民之意細細說知。)
員 外:舍甥小館已有一位姓邊的朋友在彼,難以斡旋。
    (劉浣又將小邊逐出情由說了,員外笑道)
員 外:斯文中做此道兒的極多,何足為異。邊先生既已辭館,老朽就與小女說,擇日奉
    請令友便是。但不知瞿君舉止抱負何如,不要蹈老邊的舊轍才好。
劉 浣:敝友才識不凡,立身誠實,斷不似舊師的景態。
那少年:凡人家請師長,必須有才、有法、有守的方好。
濮員外:請問兄長,何為才、法、守也?
那少年:凡為師長的,飽學不腐謂之真才,善教不套謂之得法,誠實不偽謂之有守。師長
    具此三德,子弟們方有教益。
劉 浣:敝友瞿君,三德未必俱備,然真誠質樸,教法亦精,斷不誤卻令甥功課。
濮員外:尊駕之友,決非妄誕者,老朽力言,管取館事立就。
    (劉浣歡喜自回。)
    (次日,濮員外親到耿家,見了女兒,備言劉浣薦館之事,又說瞿先生恬靜飽學
    (,教法最精,兼且近便,不可錯過。)
    (濮氏從了父親之言,即寫下關約,著蒼頭送到劉家。)
    (劉浣自令人通知瞿天民,不必細說。)
    
    
3**時間: 地點:
    (此時正值四月初旬,這耿寡婦是個節儉的女人,預先送了兩個請帖,趁著立夏
    (節日,順便排下筵席,邀瞿先生進館,濮員外、劉浣賓主三人,盤桓了一日。
    ()
    (次日,依然令小廝錦簇伏侍小主耿憲讀書。)
    (光陰荏苒,不覺又早月餘。)
    (濮氏見兒子功課不缺,舉止端詳,與前大不相同,心下十分喜悅。)
    (家下人又言瞿先生溫柔雅量,待人以禮,更兼善教不倦,甚堪敬重,故此濮氏
    (管待倍加豐厚。)
    (忽一日晚上,濮氏吃罷晚膳,正欲脫衣尋睡,猛聽得牀頭戛戛之聲,急執燈看
    (時,卻是一對蠶蛾,兩尾相接,在那裡交媾,四翅扇撲,故此聲響。)
濮 氏:(濮氏疑道)此物從何而來?
    (掀起枕席瞧看,見一個破損空紙包兒。)
一 個:(問兒子時)早上在花園內撲得的,故包了放於枕下作耍。
    (濮氏哏了一聲,將蠶蛾擲於牀下,息燈睡了。)
    (閉眼一會,轉輾思量,睡不安枕,翻來覆去,心緒如麻,長吁數聲,披衣而起
    (。)
    
    
4**時間: 地點:
    (此時天色曛熱,紗窗半啟,只見一輪月色,透入羅幃。)
    (濮氏輕身下牀,移步窗前,憑檻玩月,不覺慾火如焚,按捺不下,倚著圍屏,
    (立了一回,奈何情興勃然,勢不可遏。)
    (一霎時面赤舌乾,腰酸足軟,反覺立腳不住,急縱身環柱而走,如磨盤一般。
    ()
    (團團旋繞有百十個轉身,愈加遍身焦熱,心癢難禁,口咬衫襟,凝眸佇想,恨
    (不得天上墜下一個男子來耍樂一番。)
    (又想著家下有幾個小廝,年俱長成,已知人事,尋覓一個消遣也好,只是壞了
    (主僕之體,倘若事露,醜臉何以見人?呆思一會,猛然想起瞿師長青年美貌,
    (篤實溫雅,若諧片刻之歡,不枉人生一世,縱然做出事來,死而無怨。)
    (正是色膽如天大,只因睹物生情,拴不住心猿意馬。)
    (當下側耳聽時,譙樓已打二鼓,回頭看憲兒和侍女們皆已熟睡,忙移蓮步,悄
    (悄地開了房門,輕身下樓,踅出銀房,黑暗裡被胡牀絆了一跌,急躍起轉過軒
    (子,趁著月光,一步步捱出茶廳,早見是書房了。)
    (濮氏四顧寂然,伸出纖纖玉手,向前敲門。)
    
    
5**時間: 地點:
    (卻說瞿天民正在睡夢中,被剝啄之聲驚醒,心下疑道)
瞿天民:更闌人靜,何人至此?
一 個:(急抬頭問道)是誰?
瞿天民:(門外應道)是我。
    (卻是一個婦人聲音。)
    (再問時,依舊應聲)
一 個:是我。
瞿天民:(瞿天民驚詫道)這聲音分明是耿徒之母,夤夜至此,必有緣故。
    (原來濮氏與瞿生雖未覿面相見,然常出入中堂,呼奴喚婢,這聲音卻是廝熟的
    (。)
    (當下瞿天民口中不說,心下思量)
當 下:夜深時分,嫠婦獨自叩門,必有私意存焉。不開門,慮生嗔怪,坐館不穩;若啟
    門,倘以淫污之事相加,如何擺脫?
當 下:(正暗想間,敲門之聲愈急,外廂輕輕道)瞿相公作速開門,奴有一至緊事相懇
    ,伏乞見納。
    (瞿天民聽了濮氏嬌嬌滴滴的聲音,不覺心動,暗算計道)
瞿天民:這是他來就我,非是我去求他,無傷天理,何害之有?不惟他妙年麗色,抑且財
    穀豐饒,私情一遂,餘事可圖。
瞿天民:(即起身離牀,正待啟門,忽抬頭見天光明亮,又猛省道)阿呀,頭頂是甚麼東
    西!咦,只因一念之差,險些兒墮了火坑矣!堂堂六尺之軀,頂天立地一個漢子
    ,行此苟合之事,豈不自恥?此身一玷,百行俱虧,快不宜如此!
    (一霎時,念頭端正,邪慾盡消,側身而睡。)
    (又聽得門外唧唧噥噥,推敲不已。)
    (瞿天民心生一計,哼哼地假作鼾聲,睡著不理。)
    (濮氏低聲叫喚,無人偢倸,又延捱了一會,不見動靜,跌腳懊恨而回,逕進房
    (內,恰好憲兒醒來聲喚,濮氏撫息他依然睡了。)
    
    
6**時間: 地點:
    (此時更覺慾動難禁,頻咽津唾,兩頰赤熱,小腹內那一股邪火直衝出泥丸宮來
    (,足有千餘丈高,怎麼遏得他下?自古道:婦人慾動而難靜。)
    (耿寡婦被這魔頭磨弄了半夜,無門發洩,恨的他咬定牙根,雙手摟抱一條黑漆
    (廳柱,兩足交叉,直至小腹中卷了一回,豁刺地一聲響,一塊物件從牝門裡脫
    (將下來,就覺四肢風癱,一身無主,忽然暈倒牀邊,半晌方蘇。)
    (又不敢驚動侍兒,只得勉強撐起,把一牀單布被將那脫下的物件取起包裹了,
    (藏於僻處,又取草紙試抹了樓板,撇在淨桶裡,才摸到牀上,和衣眠倒,不覺
    (沉沉睡去。)
    (直到次日辰牌時分方才醒來,覺得身子困倦,不能起牀,一連將息了數日,漸
    (得平復。)
    (心下感激瞿先生好處,不然已為失節之人了;還喜得隔門廝喚,未審何人,事
    (在狐疑,幸不露醜,暗中自恨自悔。)
    (忽一日早上,見房內無人,將門閉上,取出那脫下的物件來看,原來是一團血
    (塊。)
    (濮氏看了又看,心下暗忖道)
濮 氏:這一團血肉是婦人家色慾之根,若不天幸墜將下來,這禍孽何時斷絕?
    (嗟歎了一會,將此物依舊包藏過了。)
    
    
7**時間: 地點:
    (自此以後,濮氏竟絕了經水,毫無情慾之念。)
    (後人看此,有偈為證:
    (    空彼慾想,斬去騷根。)
    (阿彌陀佛,救苦天尊。)
    
    
8**時間: 地點:
    (再說瞿天民自那夜閉戶不納,坐到天曉,自想道)
瞿天民:慚愧呀,也做了一個魯男子。但是婦人家水性,見我拒而不理,必生嗔怒,不知
    這館事如何?大抵事有定數,只索由他!
    (當下自猜自疑,又早過了數日,依然僕役們伏侍慇懃,茶飯上更加醲釅,心下
    (放寬了。)
    (不覺又是季夏,因見天氣炎熱,暫且歇館回家,並不將這事對母親、妻子說知
    (。)
    (在家過了月餘,天色漸涼,仍然赴館,一來師徒相得,二來情義優渥。)
    (在耿家處館三年,這耿憲經史漸通,十分文雅,當年初冬,與一宦家結成親事
    (。)
    (不期岳翁寫一帖子,差家僮接女婿明春到衙裡讀書。)
    (濮氏難於推辭,暫且應允。)
    (至散館前一日,接父親濮員外商議道)
濮 氏:如今新親家請你外孫明年往他家下攻書,這事萬分難卻。但這瞿師長教憲兒何等
    用功!況且為人謙厚,在此三年,並無一言半語,怎好辭卻?事在兩難,如何區
    處?
    (這員外手拄拐杖,側著頭,不知答應甚話出來,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醉後兔兒追舊債  夜深碩士受飛菑)
    (詩曰:
    (    保全節操賴書生,願托千金報爾恩。)
    (蠢隸漫辭招劇盜,俯思得失總無憑。)
    
    
9**時間: 地點:
    (話說濮員外因女兒商議外孫讀書一事,當下復道)
當 下:新親翁見招,理應遷就。瞿先生在此數年,爾家禮數卻也不缺,便辭他諒亦無礙
    。
濮 氏:爹爹講的是。兒還有一件事體與爹爹酌議。當初你女婿在河南做客時,被一盧店
    戶拖欠下絨緞銀一千餘兩,將及十年光景,並無下落,只留下一張空券。數日前
    ,有一船戶來通消息,說這店家近來發跡,每思往彼取討,奈無可托之人。今欲
    煩瞿師長帶一蒼頭同到河南,清楚帳目,倘得銀時,就將百十兩謝他也不為過,
    不知爹爹尊意若何?
員 外:(員外點頭道)好,好!這人可托,諒不誤事。我也有些帳尾在彼,一發勞他順
    便取之,一舉兩得也。
    (濮氏甚喜。)
    (當晚整下散館酒席,濮員外、憲兒相陪。)
    (數杯之後,濮員外)
濮員外:舍孫賴老師培植,大有進益,理應久侍絳幃。奈何敝親翁韋君賜翰相招,不得不
    往,明歲有違大教,心實歉然。
瞿天民:小生樗櫟庸材,荷蒙不棄,在茲三載,叨擾多矣!令孫少年英偉,飛黃可待,既
    是令親翁相迎,理應趨命。但小生無寸功而屢蒙厚貺,含愧不勝!
耿 憲:先生待我如子,受教實多。母親另欲從師,不知是何主意?岳丈處明歲是斷然不
    去的。先生呵,你也怎忍棄我而去?
    (說罷,不覺淚垂雙頰。)
    (瞿天民也撲簌簌流下淚來,勸慰道)
瞿天民:不是我無情相撇,奈是令岳接爾赴館,萬萬不可卻者,豈可因我負了你岳丈美意
    ?幸我家下不遠,時常來望你便了。
    (濮員外又將河南取帳情由,對瞿天民細說一番。)
瞿天民:感承老丈與令愛盛情,這是有益於小生,怎麼不去?但未稟知老母,不敢輕諾。
濮員外:老夫人薪水之費,早晚自著人饋送,不必在心。小女說千金之托,因不得其人,
    故遲延十載。若得老師慨允一行,不惟亡婿感恩於九泉,而老夫亦沾餘惠矣!
    (瞿天民再三遜謝。)
    (夜深撤席,濮員外也在書房內歇宿。)
    (次早,酒飯罷,送出修儀盒禮,著蒼頭挑了先行。)
    (瞿天民面謝了濮氏出門,濮員外領了外孫遠送一程。)
濮員外:日昨所懇之言,萬乞留神,燈夜後相約動身,切莫推故。
    (瞿天民應允,兩下作別而去。)
    
    
10**時間: 地點:
    (不說濮員外二人回家,且說瞿天民趕著蒼頭,同出城外,到家中見了母親、妻
    (子,忙備酒飯款待蒼頭,寫下謝帖,打發去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