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借龍丹仙人助孝子 起貪念惡吏索神珠)
    (列公聽者,從來說:『神仙們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
    (可見仙凡二途,原是一個來頭。)
    (既有凡人,怎見得沒有凡人修成神仙。)
    (列公不信,讓著書人說點證據出來,給大家研究研究如何?自來神仙甚多,而
    (神仙中最為世人所共知共聞,人人敬仰的,尤莫如八洞神仙。)
    (今人大概簡稱他們為八仙。)
    (著書人自幼好道,曾經讀過許多世不輕見的天庭秘笈,海上奇書。)
    (肚子中著實收藏了許多神仙故事。)
    (怎奈人事太生疏了,說將出來,未必動人信仰。)
    (還是摭舉八仙得道始末,和種種實事顯跡來談論一下。)
    (此等事跡,或為婦孺所詳,或有古蹟可憑。)
    (顯見著書人不是撒謊兒哄人罷!)
    (說那八洞神仙的修真得道。)
    (始於何時,經歷多少年代,包含若干情事,正似一部二十四史,不曉從何說起
    (。)
    (經作書人很費了一番苦心,才覓到一個小小端緒。)
    (列公們可曾聽得古今傳說,有句什麼二龍治水的故事兒麼?這事說起來平淡無
    (奇,不道經作書人仔細考查的結果,竟和這八仙歷史,有些小小的關係。)
    (按著事從跟腳起的規矩,要說八仙之事,竟不能不借重這兩位龍君,作個開場
    (的引子。)
    (原來這兩條龍,一在天之西,一在海之南。)
    (當那太古之時,南贍部洲西方一帶,都是很大的澤國。)
    (其地稱為灌口,是玉帝外甥二郎神所封之地,所以稱為灌口二郎。)
    
    
2**時間: 地點:
    (如今四川地方,還有一個縣分,名叫灌縣,就是這個出典了。)
    (那時候,二郎神鎮守灌口一帶,時顯靈異。)
    (附近水陸居民,無不虔誠奉祀,神廳中香火,不消說,是盛極的了。)
    (誰知那水國之中,向來有條老龍,因懼二郎神威,終年不敢出頭,只在海中潛
    (身修煉,得壽萬千年,已成不壞之身。)
    (二郎神神通極廣,只消慧目一觀,神機默運,這海底海面之事,沒有一件瞞得
    (他耳目。)
    (也因此龍苦修已久,既不敢出來害人,何苦和他作對!所以裝個馬虎,不去理
    (會他。)
    
    
3**時間: 地點:
    (這日也是合當有事,那岸上有個孝子,姓平,名和。)
    (自小來便沒了父親,只剩寡母王氏,守節撫孤,把他養成一個勇健兒郎。)
    (偏偏王氏因作工過度,把一雙眼睛都弄瞎了。)
    (平和千方百計,求神拜佛的,想要治好母親的眼。)
    (可總沒有效果。)
不 覺:(不覺大怒道)我娘這樣好人,為何得此慘報?可見天道是靠不住的!神佛是沒
    靈感的!
    (這樣一來,便把一個好好的孝子,激成了一種憤懑躁烈的脾氣。)
    (不過王氏病已難治,他兒子如何發急,兀自沒有用處。)
    (這平和惱怒多時,也竟無計可施,只有刻苦勤勞,掙了錢鈔,奉養這位慈母。
    ()
    (王氏雖然瞎了眼睛,卻得兒子如此孝順,心中也就寬慰了不少。)
    (常常聽得兒子怨天尤人那種不平的說話,兀自懇懇切切地訓誡他。)
    (平和因此稍知斂跡。)
    (每天除了作工養母之外,絕不敢多跑一步路,多說一句話。)
    (王氏益發喜悅,便對平和說道)
王 氏:兒呀,我雖瞎了雙眼,有你這樣兒子,本來用不著我自己出去賺錢,就沒了眼睛
    ,也害不著什麼!
平 和:娘休這般說,兒子孝順父母,都是應分之事。像娘一生忠厚貞節,還得這等毛病
    ,那是不應分的!兒子要能上天入地,無論如何,必要查明這個原因。弄些仙藥
    ,治好娘的眼睛,才肯甘休!
    (王氏只當他是一句孩子話,也便一笑置之。)
    (不道平和一面勤力做工,一面仍是到處訪問,可有醫治瞽目的法子。)
    (這天因家中柴草已盡,一早入山,砍了些枯枝,背在肩上,慢慢下山回來。)
    (行至半山中間,忽見一個道人,相貌清奇,神情飄逸,行動之間,似有一種祥
    (光瑞氣,裹住他的身子。)
    (平和料他有些來歷,慌忙丟下柴,上前唱個肥喏)
平 和:仙長何來?
那道人:(那道人笑道)我不是仙人,只能替人醫治病痛,算個走方的醫生罷了!
    (平和聽說,心中一動,忙問)
平 和:不知仙師可能醫治多年的瞽目?
那道人:百病都治,只除瞎子不醫!
    (平和聽了,不覺呸了一聲,拾起柴枝,架在肩上要走。)
那道人:(道人笑道)你這孩子,怎恁般性急!
平 和:我家只有一個老娘,我娘身體都好,就只雙目失明,偏你這道人百症皆治,不醫
    瞎子,分明好像有意和我作對一般,我還和你講什麼來!
那道人:(道人又笑道)我雖不醫瞎眼,可知還有一個專醫瞎眼的先生,我不舉薦與你,
    你卻何處去尋!
    (平和見說有這等醫生,忙又丟下柴,向道人打躬說道)
平 和:小子實因出來久了,怕老娘盼望,所以急於回去。方才言語失檢,道長休怪!道
    長出家人慈悲為本,既有這等醫生,千乞告訴小子,好去上門請他。
      果能醫好我娘,一則是仙長陰功,二則小子必要重謝仙長呢!
那道人:(道人點首笑道)你一個窮人,一天到晚,掙錢養娘,還不得寬裕,怎說謝我的
    話。倒是出家人慈悲為本,這話卻有些道理。
      也罷!你我在此相逢,多少有點前緣,貧道也敬你母子節孝,指示你一個去
    處罷!離這山三十五里大水之中,有條孽龍,修煉甚久,每天子午二時,一定昂
    頭水面,吸取日月精華,口中噴出紅珠一粒,光照水面,閃爍晶瑩,乃是他煉成
    的丹。你可前去伏在水邊,等他噴珠之時,念一句庵哩烘哩烘的咒語,用手一招
    ,此珠必飛至汝手。可急藏回家中,掛之室前,憑你愛甚要甚,只須向珠默祝,
    都可應念而至。至於你母眼病,只須一觸珠光,便能回覆從前光明,包他一輩子
    再不眼瞎。
    (平和已知這位道者必是仙人,聽了這話,拜伏於地。)
那道人:(道人笑著扶他起來)不必多禮,牢記咒語,必可得手!老龍見珠入你手,必來
    搶奪。彼時有我在暗中幫你,不致誤事。放膽去吧!
    (說畢,一陣風起,那道人化陣金光,瞬息不見。)
    (平和大為驚異,忙又望空叩謝。)
    (肩柴而歸,因恐母親膽小,卻不對他說知。)
    (候到晚上三鼓向盡,獨自一人,出了後門,如飛趕到道人指示的所在,找了一
    (個蘆葦叢中,把身子蜷伏起來,連呼息也不敢透,只呆呆的望著水中,直至子
    (時光景。)
    (果見一陣紅光,從水底直透水面,驚得那些魚蝦之類,紛紛逃開。)
    (那紅光升上水面,有一丈多高,向著月光,一上一下,一高一低的升沉著。)
    (同時似有一種白如銀、淡如煙的稀霧,圍住紅光。)
    (平和哪有工夫去瞧那水底的龍身,一見紅珠,喜歡得幾乎跳將起來,慌忙鎮定
    (神思,默念一句)
平 和:庵哩烘哩烘。
    (一面伸手向紅珠一招。)
    (一霎時間,覺那紅光向眼前直飛過來,幾乎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平和顧不得死活,拼命伸出兩手,想要圍住紅光,探取紅珠不料紅光漸少漸稀
    (,自己手中卻似握住一物,仔細一瞧,不是那粒晶瑩閃爍光芒四射的紅珠是什
    (麼。)
    (平和這一喜,更是非同小可,待要起身出來,忽地一陣狂風,向這蘆葦深處卷
    (將過來。)
    (一霎時,天昏地暗,月色無光,耳中只聽得轟隆之聲,宛如雷鳴一般,只在平
    (和頂門上盤旋下來,嚇得平和握珠伏地,只叫)
平 和:仙師救命!仙師救命!
那道人:(猛可裡聽得空中有人喝道)孽龍不得無禮!聽我法旨,我乃九天縹緲真人,汝
    修煉多年,不成正果,又念平和孝心格天,特借汝丹,救彼母親,兼立功行,普
    濟世人。你失丹之後,軀殼不保,生魂可仍在此間,切不可離開一步,三年之後
    ,他應逢災難。彼時魂托汝身,汝倆合身為一,自有一番功果。你和平和各得其
    所,正是一舉兩得。此時不必相仇!
    (說罷,風定雷止,依然一輪皎月懸掛太空,照耀得萬頃煙波,光明皎潔。)
    (只見紅珠出現之處,水面現出一個老龍頭,望空點了幾點,躲下水去,一點聲
    (形都不見了。)
    (平和也慌慌忙忙,恭恭敬敬叩了幾個頭,爬出蘆葦,挾珠歸家。)
    
    
4**時間: 地點:
    (此時東方發白,紅日高升,他娘正在牀上摸摸索索地披衣起身哩。)
    (平和不敢驚動,仍和平日一般,走進他娘房內,剛叫了一聲。)
平 和:(他娘忽然把眼睛睜了一睜)孩子,你手中捏的什麼?這般紅紅的,真是好看。
    (平和見娘已能見物,驚喜巳極,卻不及稟明原因,先把紅珠取出,向他娘面前
    (一晃,他娘猛可地立起身來,大聲說道)
平 和:我的兒,你從哪裡弄來這個寶貝,我一見此物,兩眼大明,竟比年輕時候還來得
    個爽利明澈咧!
    (說時,伸手向平和要這珠子。)
平 和:(平和忙說)娘且莫性急,這寶貝可不是這麼玩法,待孩兒想個法子,將他懸掛
    起來,娘可時時看他,包你一輩子眼目清明,不再會生出病痛來。
    (他娘依言,跟著平和一同走至中堂,看平和把珠子用線拴好,掛在中間,便有
    (一團紅光照徹內外。)
    (從此以後,不但王氏眼病若失,母子倆身體、精神,都覺得十分爽健,十分快
    (活。)
    (而且,這珠子真可稱得上如意珠,無論需要什麼東西,只要對他默默地禱祝一
    (遍,這需要的東西,自然會出現在屋子裡,真是取之不完,用之不盡。)
    (家中得此有力扶助,母子倆衣食一切,都用不著憂慮了。)
    (偏這平和性情奇怪,家中雖有此寶,他卻一天不肯偷閒,仍和日常一般勤苦作
    (工,風雨寒暑,概不休息。)
    (一天,王氏對他說道)
王 氏:兒呀,這如今得天之幸,你我衣食無虧,生活有著,你的年紀不小,也該留心訪
    尋一位有才有貌的姑娘,早早完了婚姻之事,也好叫我了卻一件大願。
平 和:(平和聽了)母親慈命,孩兒敬當遵從。怎奈孩兒自蒙仙人賜珠,治癒母親目疾
    以後,曾許下一個大願,要立下五百功行,才敢講到婚姻之事。如今看看過了一
    月多了,也曾出入留心,並沒什事可容孩兒施展的,這便怎樣?
    (王氏見說,猛可醒悟道)
王 氏:孩兒,那也不難,想仙家至寶,原為濟世之用。我兒既然得之,還該公之於人,
    不但自己積德,也替那位仙師和老龍爺立些功行。
    (一句話還沒說完,歡喜得平和直跳起來道)
平 和:畢竟是娘的見識高,孩兒怎麼竟想不到!如今孩兒就去做個走方的醫生,凡人有
    難治之症,只用紅珠一照,包他祛病延年;再有貧苦人家,衣食不敷的,孩兒還
    可默禱紅珠,把些銀米與他。恁地時,不上一年,敢則立了千把件好事了。
王 氏:(王氏連說)很好!我兒見義勇為,不可怠慢!既已想著,即日就去試辦,看行
    得行不得!
平 和:(平和笑道)寶貝是不認人的,既能治母親之病,自然也能治別人的疾;既能照
    應我娘兒,又能救別人的困苦。
王 氏:(王氏笑道)恁地時卻不是好!
    (於是平和也不去做工了,天天挾著紅珠,往來遊行,凡是有病的人,經他把珠
    (光一照,病人得了寶氣,無不痊癒。)
    (先是專替近村之人醫治,後來大家傳說開去,竟有遠道之人,不遠千里前來求
    (治。)
    (平和一心濟人,不但不取銀錢,就是送來禮物,不能推辭的,也分送給村中貧
    (困人家;還有些誠實規矩的人,因時運不濟,弄得生活艱窘的,便向紅珠求點
    (銀米送他。)
    (如此一來,不消三年工夫,這平和大善士的名氣,早鬧得遠近皆知。)
    (而且平和性情爽直,從不曉得撒謊欺人。)
    (人家問他怎的一旦學得恁般本領,他便說,都是紅珠之力,自己是一點不知道
    (的。)
    (再問他何處得此紅珠,他也總不相瞞,老老實實告訴他們。)
    (因此便惹動一個人的注意。)
    (這人非他,便是灌口地方的官長,姓毛,名虎。)
    (聞得自己治下有此異事,便想傳那平和一問,要是果有此寶,當以官長勢力,
    (向他要這珠子。)
    (想定主意,就和妻子胡氏商量。)
胡 氏:(胡氏喜道)若有此寶,可先著他治好我女兒的病,寧可多化些銀子,向他買了
    來。若是一味用強,恐惹百姓議論。
    (毛虎依言,打發兩個差人,下鄉來傳平和。)
    (平和問起原因,差人說)
平 和:本官小姐患癡迷之症,聽說府中有治病的神珠,特請先生揣去,治好小姐之病,
    自有重報。
    (平和辭別母親,就要前去。)
    (王氏聽到官中相召,不覺皺眉道)
不 覺:孩兒,這官場之事,不是容易幹的。此去務要小心在意!
平 和:曉得!
    (跟了差人,同到衙門。)
    (毛虎聽說請到了神珠醫生,心中大悅,親自出來,以禮相待。)
    (動問得珠緣由和此珠功效。)
    (平和從直稟告過了。)
    (毛虎聞言,也還似信非信,便請他進去醫治小姐之病,平和相隨入內。)
    (見那小姐面白如紙,目定神迷,分明是妖鬼附身。)
    (平和取出紅珠,向他一晃。)
    (這珠原是靈物,那些山精野鬼,怎能擋得這等靈光。)
    (但聽「阿呀」一聲,這小姐向後就倒。)
    (平和收了靈珠,小姐又蹷然而起,見父母都在一邊,不覺大哭道)
不 覺:爹娘啊,孩兒好苦也!
不 覺:(毛虎夫妻都喜歡得說不出話來,齊向平和拜謝道)小女自得此病,已有半年,
    不省人事,就是家中親人,也不大認識。今蒙先生神物一照,立時清醒。先生真
    我家恩人也。
    (平和忙著謙遜。)
平 和:(這小姐自言)春間在後花園玩耍,忽然一陣腥風,觸鼻而暈。以後所作所為,
    全沒主意,也不曉什麼道理。
平 和:這不消說,是一種什麼妖精,附小姐身體,來享人間福食。
    (毛虎把平和請出外廳,酒筵款待。)
    (席間,動問平和可肯將此珠出賣。)
平 和:(平和笑道)小民雖得此珠,卻不能算是自己的。將來期限一滿,少不得仍由仙
    師收回,還給老龍。小民斷然不得擅賣。就是老爺得去,也不能久長,何必多此
    一舉呢!
    (毛虎只當他是推托的話,再三懇商。)
    (平和究是孩子心性,怫然而起道)
平 和:小民得此神珠,先為醫治家母眼症,後來才替別人治病。左右不過藉此立點功德
    ,從來也不曾得過人家一點好處。若是放在老爺府中,老爺哪有閒空時間替人治
    病,卻不辜負此珠。老爺是大貴之人,穿的、吃的、使的、用的,哪一件兒不遂
    心。就得此物,亦不過將來珍藏起來,究竟有什麼用處,卻不耽誤了小民行道的
    功德。似這等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勸老爺少做為是!
    (毛虎聽了,不覺大動肝火,便命差人將平和捉住,搜出他的珠子,免他妖言惑
    (眾,弄出不軌之事。)
    (平和見眾差上前來捉,心中大怒,立刻離席而起,伸起右足,踢翻了一人。)
    (又一拳,打倒了一人。)
    (眾差發聲喊,各持兵器,一擁而上。)
    (平和恐怕有失,取珠在手,大呼道)
平 和:老爺不必動怒!眾位哥,也不必廝打,聽小人一言。
    (毛虎只當他願意獻珠,忙命眾人且慢動手,看他有什麼話。)
孩 子:(只見平和從容稟道)老爺是小的長官,老爺有命,小人怎敢違背!怎奈此珠委
    實不是小人所能久占。小民若擅獻老爺,將來仙人責備,老龍索取,小民也逃不
    過一死,還不免負一個監守不慎的罪名?若是依了老爺之意,也不能出得衙門,
    總是一死,小民寧願死在老爺貴衙之內。死後有知,還能求諒於仙師。老爺不信
    ,請看小民立刻把此珠吞下肚去。小民當然不能活命,就是一時不死,任憑老爺
    刀斬斧砍,小民不敢有怨言。
    (說罷,張開口,把顆大如李子、紅如丹霞的紅珠,塞了進去。)
    (一仰頸,咽的一聲,滑入腹中。)
    (毛虎忙命眾人快搶,卻已來不及了。)
    (只見平和顏色大變,面如金紙,眼若銅鈴,向外面直走出去。)
    (毛虎不敢攔阻,由他出了衙門。)
    (平和一口氣趕回家中,見了他娘,伏地大哭道)
平 和:我那苦命的娘啊,孩兒如今再不能侍奉你了!
    (王氏大驚問故。)
平 和:(平和只說得一句)紅珠已入腹內!
    (王氏不等他說完,已嚇得面如土色。)
    (匆忙之中,不擇言語,只說)
王 氏:怎麼好,珠是龍丹,丹入兒腹,是要變龍的呀!
    (一語未完,猛地狂風大起,烏雲四合。)
    (王氏只覺眼前金光萬道,神眩目迷,半空中似有龍鳴之聲。)
    (定睛一望,果見一條金龍,婉蜒上下。)
    (再瞧平和,已不知哪裡去了。)
    (不知平和化龍以後,有何怪事,卻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兩點龍淚灑成望娘灘 一柄仙劍刺破篾龍眼)
    
    
5**時間: 地點:
    (卻說二郎神心血忽潮,已知平和化龍之事,又見一道冤氣,瀰漫太空,料道平
    (和吃這官長的虧,必思報仇雪恨,萬一龍身一轉,這灌口地方二千里內,完全
    (可成大海。)
    (忙命黃巾力士護法神兵,速去把孽龍打入深潭,切莫傷他性命。)
    (力士神兵奉了法旨,起在空中。)
    (正見那龍怒目張眉,尚在平家屋頂之上連連下望,似乎戀戀不捨的光景。)
    (剛想施展法力,早有縹緲真人駕雲而至,向力士們笑道)
縹緲真:列位不消費心,小道和此物卻有一段因果,請列位把這事交給我辦。回去復旨吧
    !
    (力士們見是真人前來,不敢有違,躬身退去。)
    (縹緲真人把那龍帶到水面,唸唸有詞,喝聲)
縹緲真:水底老龍,你的化身到了,還不出來!更待何時!
    (言畢,一陣大風,起於海面。)
    (深水之中,又飛起一條同樣的龍,卻是有形無體的一個影子。)
    (兩龍相遇,宛如舊識,真人揪住龍影,向半空的龍頭,連拍三下。)
    (一霎時,龍形全消,兩龍合一。)
縹緲真:(真人吩咐道)從今潛修五十年,可登天庭,受敕封。如有胡為暴行,我必以飛
    劍斬汝。
    (那龍恭受法旨,點頭道謝。)
    (剛待下水,心中兀自不捨他娘,禁不住回顧三次,滴下兩點龍淚。)
    (淚灑之處,頓時變成海灘。)
    (至今灌口地方,還有這灘的遺址。)
    (千古相傳,稱為望娘灘。)
    (就是這個出典。)
    (閒言慢提,再說縹緲真人把一樁公案辦了,駕雲而起,想歸他的洞府。)
    (雲頭剛起,忽見一朵彩雲冉冉而至,迎面一看,原來是師兄火龍真人。)
    (二仙停住雲間相見。)
二 仙:(火龍問道)師弟何來?
縹緲真:(縹緲笑道)就為那孽龍之事,才得了結,想回衡山洞府去等候師兄,辦好龍案
    ,一同繳旨去。如今你的事情怎麼樣了?
二 仙:(火龍笑道)你辦的是化龍,究竟通達靈性,容易打發,我辦的是繩龍,和你音
    同字不同,差這一點兒,卻多費許多手腳。如今正要前去東海,幹這公案咧!
縹緲真:(縹緲也笑道)正該快點去辦!不久下界大遭水劫,治水聖人快要出世,將來水
    陸界劃清楚,就是這兩條孽龍出頭之日了。若再遲延,誤了他們功果,可不是你
    我之罪?祖師面上,怎麼交代得過!
二 仙:(火龍大笑道)你這野道,幾時學來這套風涼話兒!你把輕而易為的事情辦好,
    卻來我面上打這官話,真是豈有此理!
    (說得縹緲真人也大笑起來。)
    (二仙舉手而別。)
    (這火龍真人便向東南,直至東海岸上,辦他的公事去。)
    (若說這件公事的起源,卻和上文所說那條孽龍差不多的時候,作者自恨一雙手
    (,寫不得兩邊事,只好說了一樁再說一樁,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咧。)
    (原來火龍真人所說的繩龍,就出在東海之西,錢塘江內。)
    
    
6**時間: 地點:
    (如今的浙江省中部地方,有一處淺淺的水灘橫在錢塘江上下游之中,今人都稱
    (七里瀧水。)
    (水淺灘急,行船不易。)
    (有時逢著大風,駛行便比較容易,所以歷來有兩句傳說,叫做:「有風七里,
    (無風七十里」。)
    (這話凡是錢塘江船戶和兩岸居民誰不知道,這是後來的話。)
    (若在上古時候,卻不叫七里瀧,稱為伏龍潭。)
    (這個取義,不消說,就因本書所說的繩龍,曾在此間潛伏的緣故了。)
    
    
7**時間: 地點:
    (再說繩龍之稱,不過是火龍真人一句戲言。)
    (其實這個繩字,還似是而非。)
    (按其實,乃是一條絕粗絕大的篾繩纜。)
    
    
8**時間: 地點:
    (彼時伏龍潭的名稱,既不曾發現,作書人也不曾考據到那個最初的潭名。)
    (總之這地方是錢塘江最深之處,所以稱為潭。)
    (古時器物粗陋,人民所用舟楫之類,也不甚完備,況且遇此深潭,危險可知。
    ()
    (他們沒法可想,只有連絡起許多大船,同進同退。)
    (一則增加船身的力量,免被巨風刮去;二則人手既多,照應易周。)
    (這等法子,別說他們笨拙,即如現在開明之世,那批鄉人駛行木筏,也還沿用
    (這個規矩咧。)
    (不過現時所用聯絡各船的器具,多已改為鐵練。)
    
    
9**時間: 地點:
    (彼時卻統用蔑纜。)
    (這是今昔不同之點。)
    (自從聯船之制發明以來,果然安全了不少。)
    (江中行舟,已不見得失事。)
    (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危險,就像這成龍的篾纜,即因數條大船,卒遇大風,沉
    (沒潭底,船中人畜,果然一時三刻,死得乾乾淨淨。)
    (就是比較堅固的一應竹器具,和木板制成的巨大船身,不上幾年,也因霉而腐
    (,因腐而化,和潭底土泥成一種混合性質。)
    (不料百物皆化之後,獨獨留下那條鎖船的篾纜。)
    
    
10**時間: 地點:
    (忽然大大的自由自在起來,有時浮到水面,漂個十里八里;有時沉下水底,躲
    (個三年五載,看看過了三百年,不但不見腐化,反而閃閃生光,隱隱見彩起來
    (。)
    (這個因篾性本較竹木雜物來得堅韌,而且體質不重,易於浮起,時而受日光之
    (鍛鍊,時而受月華之沈浸,歷年既久,竟成一種轉世的生物,有機之靈體。)
    (正是日月無意栽培他,他卻得了天地自然之陶成,居然也成了一種龍體。)
    (渾身鱗甲和口鼻鬚髯,無不完全。)
    (只差沒曾把眼目修煉出來,所以升沉出入,雖然活靈活現是條生龍,卻究竟苦
    (於張不開眼,瞧不見花花世界、芸芸眾生,每天瞎動瞎撞摸點水產物類充腹。
    ()
    (因他龐然大物,修煉有素,那些普通魚蝦之類,怎能和他一抗。)
    (每逢這瞎龍張口之時,少不得大批兒送到他的肚子裡去。)
    (一年到頭,經他殘殺的生物,自然數說不盡。)
    (可喜他早通靈性,夙種善根,除了飽食魚蝦之外,從沒吞舟傷船和噬食生人之
    (事。)
    (不過身子太大,偶一轉側,就免不了作浪興風。)
    (有時因瞎眼之故,瞧不見世上人物,碰到舟船過此,略一現形,也夠嚇破人類
    (的魂膽。)
    (這是無可如何之事。)
    (瞎龍雖無心闖禍,而受害之人也恨不在少數。)
    (也不曉是哪一時代,什麼年月,這位火龍真人,曾和兩位在朝作宰的正人,舟
    (行過灘,正遇這龍出現,一霎時,天地暗黑,日月失明,那真人的坐船也隨著
    (顛簸起來。)
火龍真:(真人怒道)這是什麼孽畜,擅敢在此作祟。
    (當喚兩岸土地的問話。)
    (土地們便把實在情形和這龍的來頭性情告訴真人。)
火龍真:(真人笑道)一條練繩怎敢如此無禮!
二 仙:(那兩位宰官就問)可有法子治他?
火龍真:(真人點頭道)小小畜類,何足當我一劍!只可惜他修煉多年,又沒做什麼壞事
    ,所以不忍除他!
點 頭:(宰官都道)此等畜生有什好心,現在他還沒有眼睛,幹不出什麼歹事。等他修
    成眼目,便如虎生雙翅,凡人安能抵禦。就是法師再要收拾他時,也沒今天那麼
    容易了。
火龍真:(真人歎道)罪狀未形,惡果未顯,怎忍擅開殺戒?
    (那宰官最有愛民之心,一聞此事,再也放不過他,忙說)
點 頭:仙師既不肯開殺戒,我二人卻是朝廷大吏,理應為民除害,請借法師寶劍一用,
    縱有天愆,某等願共任之,與法師無干。何如?
火龍真:(真人笑道)大人們為國為民,有何大愆。既如此說,貧道就將佩劍奉借。
    (說時,取出寸許長一柄小劍,迎風一晃,一化為二,指著)
指 著:這是雌劍,這是雄劍,聞土地說,這龍修成雌體,須用雌劍,方能斬他,大人切
    勿弄錯。
指 著:(宰官把雙劍一起接在手中,仔細端詳了一回,見那劍雖只寸把長短,卻是光燄
    (閃爍,冷氣逼人,近面一照,不禁打個寒噤,笑道)龍大劍小,可能適用麼?
火龍真:(真人大笑道)大人莫小覷此劍,貧道從元女學得天遁劍法,此劍又經三千年的
    鍛鍊,能小能大,能隱能現,隨心所欲,無不如志。平時不用,就要小至無可再
    小,亦無不可。如今既要用他,大人愛他怎長,就得怎樣長,要他如何短,他就
    如何短。擲去如矢,其疾如風。鋒尖所及,千萬里不為遠,百步內不為近,是真
    仙家奇寶,豈世上所用凡火鍛鍊之頑鐵所能比擬麼!
    (宰官大喜,正想尋覓瞎龍所在,驀地,那龍又是一個轉動,船身一陣大蕩。)
    (那真人坐在船尾,神色不變,指指點點,說那龍頭所在。)
    (那持劍的宰官,卻早慌得手足無措,把真人囑咐的話,忘記得乾乾淨淨。)
    (伸手一擲,把雄劍丟了出去。)
    (但見一道青光,向龍頭馳去。)
火龍真:(真人慌叫)錯了錯了!怎麼用了雄劍!
    (一語未了,那劍已回至宰官手中。)
    (一霎時,風浪越大,水面上探出一個碩大的龍頭,在那雲霧迷離中,向真人等
    (連連點了十幾個頭,方才輕輕回身,向遠處漸隱入水,不可復見。)
    (這一來,把兩位宰官嚇得驚惶失措,神智不清。)
    (半晌說不出話來。)
火龍真:(只見那真人歎息了一聲道)數之所定,人力真不可回。想此畜潛身水底,修煉
    多年,以一纜繩修到如此地步,卻又生成善根,不敢肆惡,這都是很難得的事,
    宜受天心眷注。雖有小小口腹之過,究竟情有可原。方才貧道不肯除他,也就是
    體好生之德,憐向道之忱,絕非世人煦煦孑孑的小仁小義可比。怎奈二公不依,
    必欲為民除害。誰知倉卒之中,顛倒雌雄,錯用吾劍,害之適以愛之,殺之正以
    全之。本來此物百骸都備,獨少眼目,若要修成兩眼,至少還要五百年功行。今
    得此劍一刺,戳破兩個窟窿,正好成為一對眼睛。倒不是大人玉成了他五百年苦
    功麼?
    (二宰官聽說,呆呆相向,不知所云。)
    (那真人把劍收回,入手就並合為一。)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