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降蓮台空蓮說法)
    
    
2**時間: 地點:
    (話說明朝末年,山東泰安州有一鄉民,姓白號雙山。)
    (夫妻兩口,做人極好,誠實作家,持齋敬佛。)
    (生平只有一件毛病,是個慳吝。)
    (隨你至親骨肉、以至朋友同伴,平日相與的時節,極其和順。)
    (及至錢銀出納之際,無論週貧濟急,就是禮上該用的,也難出手。)
    (不是推托事故,定是假裝忙迫,必要短少欠缺方為稱心。)
    (每日夫婦二人早晨起來,便思量討些小便宜,在家無非關門吃飯而已。)
    (家計頗饒,只是年將半百,無子無女。)
    
    
3**時間: 地點:
AAA:(一日,雙山夫婦商量道)我們兩個勤苦半生,積些家業,可惜無人承任。聞得
    泰山上神道靈應異常,何不備些香燭去求禱一番。或者山神鑒格,降得子女,也
    完我兩口心事。
    (算計已定,就揀一好日,要到泰山進香。)
    (是夜就虔誠起沐浴睡了。)
    (只見睡到半夜,忽得一夢,夢見天上降一金甲神人,送一枝蓮花來,雙山親手
    (接住,及到睡覺,還覺得香氣馥郁。)
AAA:(天明起身,對那婆子道)我昨日誠心要求男女,夜間就有一奇夢,便把天神送
    蓮花事細細說明。又道:〞莫非山神憐念我們作家人,有些好處,亦未可知。但
    是要去進香,未免盤纏費用,虛費無益。自古以來,相傳神道是聰明正直的,只
    要一點真心誠敬他,他自然感格。難道希罕這幾塊香木、幾張紙馬是個有用之物
    ,像騙小孩子一般?我如今在家祈禱便有好夢,不若多吃幾月素齋,一心向善,
    或者邀天之幸,不到絕嗣地步,若命中無子息,就燒上百十遭香,有何用處?
    (看官,那雙山一場高興,要去燒香,得了異夢,便該速去,怎麼倒退縮算起來
    (?要知慳吝的人,省得一文也是好的。)
    (起初偶然動念這一件事,隔了一夜,又要算計一番。)
    (看他待神道的一段議論,甚是有理,且是因此持齋,不在外邊,不費分文,並
    (家中一樣節儉,豈不周到?)
    
    
4**時間: 地點:
    (自此以後,門也弗出,戶也弗開,過了幾月,果然神道有靈,正像偏喜這些做
    (人家的,與他省事。)
    (並不要燒香化紙,那婆子就有了胎。)
    (看看十月滿足,全無病痛。)
    (臨盆之際,生下一個女兒,眉清目秀,十分可愛。)
    (鄰里也有賀他的,他一概辭謝)
也 有:我們起初,只怕不會生育,如今得了一女,以後便容易了。待到生下兒子,方才
    好受賀,請高鄰吃盃喜酒。今日弄不得什麼。
    (賀也不受,酒也不請,仍舊關門吃飯。)
    (真正日月如梭,一過數年,並無生事。)
    (那女兒越長得好了。)
    (不意,天運無常,那一年適值旱荒,雙山撐持過了。)
    (誰想第二年,越發大旱,赤地千里,濟南、兗州一路,寸草不生。)
    (四遠飢民,打家劫舍。)
    (雙山家內所存粟麥,盡行搶去。)
    (他是平日一毫不捨得的,見了這個光景,氣悶不過,夫妻兩個,不上半月,都
    (氣死了。)
    (鄉鄰將他幾間小屋變賣完葬,結果他夫婦。)
    (只存那個女兒流離漂散,日逐在街上抄化度日。)
    (且是人情惡薄,親戚故舊,就是平日受恩的,見人家衰敗,還不肯知恩報恩;
    (何況雙山存日,是個水米無交的,他遺下女兒,誰人肯收養他!幸喜女兒氣質
    (,比別人不同。)
    (雖則小小年紀,偏要自己做主張。)
    (人有騙他的,他竟不信;所穿的是孩子衣服,除了近鄰,也不曉得他是女兒,
    (竟象小廝一般。)
    (爭奈家業蕩然,投身無路。)
    (忽一日,往街上閑走,適見一個老僧,隨了幾個徒弟,在一所闊明之處打坐,
    (想是那裡化齋吃了,暫在此處歇息片刻,好再趕路的意思。)
    (那白家女兒,正苦無聊,也挨身在老僧旁邊坐下。)
也 有:(只見那老僧開口問道)你是誰家小官,做甚生意,怎麼只有一人,坐在此間?
也 有:(那女兒生性乖巧,竟不說自己是女兒)我是前村白家的兒子,今年一十二歲。
    只為年時荒旱,父母早亡,孤存一身,無處著落。平日間,又無好親眷可以照顧
    ,實是無可奈何。
    (說了這一句,便嗚嗚聲哭將起來。)
也 有:(引得那老僧慈悲念切)阿彌陀佛,有這樣苦事。我貧僧是北邊來的,聞得泰山
    中有一尊活佛要去參見他,故此在這裡經過。今見你這般困苦,何不隨我老僧,
    同到山中出家度日,也是好的?
    (那女兒籌計抄化艱難,不如隨他去,圖個安飽,未為不可。)
也 有:(因順口答道)若得老師父救我,帶挈同去,極好的事了。我又無行李,今日就
    同走便是。
    (那一日,真個同了這幾個僧人,一路行走,竟自己假做小廝,相隨到了泰山中
    (。)
    
    
5**時間: 地點:
    (卻說這個泰山是五岳之宗,高四十餘里。)
    (從南天門,歷至東、西二天門,才到絕頂。)
    (其上有日觀峰、丈人峰、蓮花峰、明月峰;又有石徑峪、桃花峪、黃峴嶺、雁
    (飛嶺、白雲洞、水簾洞、黃花洞、玉女池、王母池、白龍池、封禪台、五大夫
    (松。)
    (千巖萬壑,深廣異常。)
    (山中有一座湧蓮庵,建在最幽僻之處。)
    (若非有道氣的人,一時也尋不到這所在。)
    (那庵中一個老僧,法名真如,當初原是儒家出身,少時讀書明理,最恨的是個
    (和尚。)
    (他常說,天地間,儒釋道三教,最易騙人的是釋教。)
    (一門儒教,攻習詩書,不過指望出身高第。)
    (至若明心見性功夫,雖幾百年,遇得一兩個人也難必其醇粹,這孔聖人真傳一
    (脈久已斷絕了;若說真當道學,不要說平等之人,就是老婆孩子也騙他不信,
    (只好糊糊塗塗做個識字的人罷了。)
    (至如道教,修仙、煉丹、降魔、捉鬼,倘若書符作法,一件不靈應,三歲孩童
    (也會笑他;這是極難藏拙的。)
    (惟有和尚法門,明明曉得是個無用之物,那個看見地獄是長的、闊的、亮的、
    (暗的?那個看見天堂是遠的、近的、白的、黑的?若是做惡人的,叫他慈悲懺
    (悔,可以修得好,那西方路上,不知許多殺人放火之徒在此行走了。)
    (譬如做賊偷人東西,對了官府說,我以後便不偷了。)
    (官府肯恕他這一遭麼?若是為善的人他心內本來和順,必定說後來成佛作祖,
    (究竟不知佛祖是怎麼樣的。)
    (其中還有最可笑的,依他說要人布施,破人慳吝,世間只有平人布施和尚,再
    (不見有和尚布施平人,難道和尚不是吃飯著衣的?為什麼只要別人的東西?依
    (他說不吃葷腥,若盡學他,將來鳥獸遍滿世界,居室何由平靜?依他說不娶妻
    (子,世上人個個只得一代,以後絕無一人,那皇帝也不消天下了。)
    (只不知什麼原故,世上這些愚夫愚婦,與他講中庸大學,一樣是勸人為善的,
    (他們一毫不採;與他叫一聲阿彌陀佛,他便直鑽在耳朵裡,要造殿塑像,銀子
    (就有;要齋僧供佛,米麥就來。)
    (將過世渺茫無據之語,來騙現在極其要緊之財物。)
    (所以這個教門中,極藏得惡人,極騙得痴人。)
    (這是那真如老僧,極明亮的一番話。)
    (看他如此見解,定是與佛無緣,卻為何後來,到做一個高僧?不知那真如有這
    (一段見識以後,思量必定如何解破眾人之惑?他就發起大願來,把佛經上「現
    (身說法」四字,行個規矩。)
    (遂謝絕家計,也去削髮批緇,做一個苦行和尚。)
    (也不念佛,也不招徒弟,也不住庵院,只擇一處無人耕種的荒地,他便隨高逐
    (低,不論粟麥菜蔬桑麻果實之類,一概種植。)
    (卻也奇怪,凡是他種的,不論諸物,生的又豐盛,賣的又價高,除了一身日用
    (之外,件件存餘堆積。)
    (他每年將這堆積之物,耑心致志要施捨貧乏。)
    (有喪事不完的,助他成葬;有親事不就的,助他成婚;有飢寒困乏的,助他飽
    (暖;有糧稅不足的,助他完納。)
    (只待把家裡的助完了,再種植起來,依舊助人。)
也 有:(人有送他東西,他一文不受;人有請他筵席,他葷素俱吃,只自己家裡不吃葷
    (,弄好素菜也沒有;人教他誦經念佛,他說)我生平不要人財貨,不貪色慾,
    (不慕功名,不輕貧賤,不重富貴,不修來世,與世無爭競。但一身吃著的,靠
    (天地種植起來料理。倘若有餘,便要周濟人急。只算把天地生養之物,仍舊還
    (了天地,不干我事,何等乾淨。我做和尚是這等的,何消誦經念佛?
    (如此苦行二十餘年,忽然一夕,燈下現出一尊金剛來,口中朗誦經內四句偈言
    ()
口 中: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
    (那真如不慌不忙,立起身來道)
真 如:你的話甚好,我已明白了。
    (他原是識字明理的,因自號曰「真如」,嗣後漸漸心理透徹,一一曉得過去未
    (來。)
    
    
6**時間: 地點:
    (一日偶到近村遊玩,見一家人家,四壁蕭然,甚是苦楚。)
    (夫妻子女三四口只待餓死,且又糧柴欠缺,謀生無計,那人方將憂愁怨恨,見
    (了真如,說平日原曉得他慣喜助人的,正要求他借貸,不想真如身邊,並無半
    (文,口中只不提起「資助」兩字。)
    (但走到那人家中,就一間破草屋,上下一看,就在腰間取出一管筆,從破門上
    (寫了四句偈語,不別而去,語云)
    (安貧君子德,守分聖人心。)
    (但存鍋內飯,自有桶中金。)
    (那貧人方且困苦,見他寫字,也不睬著。)
    (過了一日,此人算計,沒奈何了,必要尋個死路,遍尋家中,並無一物,只有
    (米桶一隻。)
    (拿出去賣銀三分,將二分銀子買了米,將一分銀子買了砒霜。)
    (歸家把破草屋扯下來,煮熟了一鍋飯,取砒霜攪和飯內要合家吃了做個飽鬼。
    ()
    (只見飯已熟好正要去吃,忽然外邊走來一人,怒氣沖天,喚那貧人講話。)
    (原來是縣中里長,要催他欠糧的。)
    (那人無言可答,只不則聲。)
里 長:(里長發話道)我們許多路來,走得飢渴,不要管錢糧完欠,先備些東西我吃飽
    了,再作道理。
真 如:(那人回覆)家中貧甚,一物也無。
    (里長怒極,自己○○屋內,○○○○,見一鍋米飯,因罵道)
里 長:這樣奸惡的人,明明煮飯在家,不與我吃,何等可惡!
    (那人不與他辯,但搖手道)
真 如:這飯是吃不得的!
里 長:我是官差,催你的錢糧,難道餓死不成?
    (竟自己把鍋內飯盛起要吃。)
    (那人扭住○子,放聲大哭)
放聲大:不是我不與你吃,其實這飯吃不得的!
    (因把自家貧苦,思量無計,賣了米桶,買米買砒霜,煮熟吃了,一家自盡的話
    (,告訴里長。)
    (說罷,又放聲大哭。)
    (只見里長聽得這一番話,大發慈心)
放聲大:你們一個好後生,為何幹這樣拼命的事?為人在世,難道再沒有過活的日子?何
    苦如此?如今也罷了,錢糧且休提起,你可跟我到縣中去,我家裡還有穀一桶,
    送你拿來,暫度幾日。
    (就把鍋內的飯,盡傾翻河裡,竟領了那貧人到家,把穀連桶付他拿歸。)
    (那人感里長再生之恩,將穀桶拿到家裡,倒出穀來,舂米充飢。)
    (只見傾到桶底,滾出一包來。)
    (解開一看,那是白銀五十兩。)
    (那人頓發良心,對妻子道)
里 長:此銀必是里長納官之物,豈可因他救我,反取不義之財?恐帶累他。
    (第二日早起,急持此銀送到縣中里長處)
里 長:昨日蒙恩,將穀救命。誰想穀桶中,有銀五十。我不敢望恩,恐怕是納官之物,
    失落在桶中,故此送來。
里 長:(里長驚道)我家並未有銀藏在桶內。此必是天可憐你好人貧困,將此富你的。
    (那人再三不受,便請里長同到自己家裡,買酒請他。)
    (就把此銀分開,各得二十五兩。)
    (以後將他作本,兩家俱成富室。)
    (不在話下。)
    (是日,大家歡聚,嘆異這事。)
    (里長吃過酒後,抬頭看見破門上幾行字,對那人道)
里 長:這是誰人寫的?
放聲大:(那人說)這是做飯尋死的前一日,有個近邊真如師父寫的。
里 長:(里長反覆念了數遍)這也奇怪,他偈中明說你近日尋死得銀之事。這個和尚,
    像個先知的。
    (只因這件事,人口播揚,處處人盡稱真如是個活佛。)
    
    
7**時間: 地點:
    (當時就有一班附會的和尚,推尊真如為法師,要他坐方丈。)
    (真如大駭,遂逃隱至泰山中。)
    (適值日晚,無處投宿,他就趁著月亮,從山中僻路走進去。)
    (見一處林木參差,清泉秀石,幽異非常。)
    (他即歇住了腳,坐在石上。)
    (忽見澗水中,湧出見朵蓮花來。)
    (真如心內喜悅,知道是個異境。)
    (到次日,便攀木樵柴,草創一間茅屋起來。)
    (自題一個匾額,叫做「湧蓮庵」。)
    (誰知世上只怕沒個縫兒,偶有一隙,那些和尚又鑽到了。)
    (自真如創造湧蓮庵,便有好事的相傳出來。)
    (和尚們聞知此話,個個要到湧蓮庵內,親近活佛,好借這個名色在外邊化銀子
    (。)
    (豈料,真如和尚是個最怪借佛法騙世人的。)
    (他見這些僧眾來皈依,便創起規矩,偏要不化齋不念佛,日間耕種,夜間靜坐
    (。)
    (若發一言半句話,便是妄想,擯棄山外。)
    (那些和尚,始初道是一件好生意,個個要來親近他,及見如此枯寂,就退去了
    (大半,只留幾個耐心苦守的,相伴過日。)
    (只是真如道性迥異常人,故此遠方慕道的,不怕吃苦,自然要尋他相見。)
    (當日,那北邊來的老僧帶了白家女兒,徑尋到湧蓮庵中來。)
    
    
8**時間: 地點:
    (彼時正值真如法師止靜之時,當晚不得相見。)
    (至第二日上午,真如上堂說法。)
    (原來他的說法,與別個善知識不同。)
    (別個要參語錄、要棒喝,裝模作樣,把幾句極無來歷的話,叫做「機鋒相湊」
    (,通是一般鬼混的意思。)
    (這真如法師一走上堂來,他心裡瞭然曉得,來參的人是怎麼樣。)
    (不待開口,便叫各人去吃飽了飯,不許思想做佛)
真 如:你們後日,各人必定要死的。到得死時,不要怕痛,那如來也是背痛的,你若怕
    痛,我今日便與你一刀。
    (只這一番話。)
    (不知是什麼緣故,輪到北邊那老僧來參,真如)
真 如:不要參,我以前的話,想是你都聽見,不過如此了。只問你昨日帶來的孩子,是
    男是女?
    (那老僧見問,吃了一驚,一時對答不出。)
真 如:(真如呵呵笑道)不要講了,只送他到後邊屋裡,每日與他兩頓飯吃,也不與他
    剃頭髮。
真 如:(那老僧不知所以)既是老衲帶他來,也叫他一見大和尚,題個法名,方好在庵
    中住。
真 如:這個使得。
    (因喚那白家小廝來參拜了。)
真 如:好個孩子,只是秀美太過。你既到我湧蓮庵來,正如落水的人巴到岸上一般。因
    此取名蓮岸。
    
    
9**時間: 地點:
    (自此以後,那蓮岸在庵中朝夕伏侍真如法師,凡遇說法之時,他便側耳細聽,
    (至于平日,文墨字句之類,他卻留心訪問,真個聰明勝人,聞一知十。)
    (光陰迅速,一過五、六年,那蓮岸已有十七、八歲了。)
思 量:(自己思量)我本是個女身,假充小廝,在此混過幾年,終無了局。不如出山去
    ,轟轟烈烈做一個成家創業之人,強如在此間,混過了日子,終不稱意。
    (看官,那蓮岸是個女子,為何有這英雄氣概?不知他原是天上星宿,差遣下來
    (的,當初投母胎時原有蓮花感夢之異,必定有個來歷,故此年紀大了,智識不
    (凡。)
    (這個意思,惟真如法師曉得,別人那個得知?)
    
    
10**時間: 地點:
    (一日,真如入定。)
    (那蓮岸有心,竟到法師面前跪了兩個時辰。)
    (直等真如醒來,開眼見了)
真 如:你為何跪在此?
蓮 岸:(蓮岸稟道)自蓮岸親承法旨,已經五、六餘年。自想人身難得,若是這等悠悠
    忽忽過了一生,可不辜負了南斗注生、北斗注死這一遭?如今蓮岸稟謝法師,要
    出山去做一個世間有用的人。
    (只見真如兩○雙○,嘆口氣道)
真 如:我原曉得你不是佛門中人。我待不放你去,既是世上生了你這一副心性,自然留
    不住的;我待放你出去,只可惜世上這些平人,不知受你多少累?豈不可恨?我
    如今也索罷了,這也是天數如此,非干我老僧之事。你且退去,明日上堂時,我
    親自送你出山。
    (蓮岸拜謝而去。)
    (到了次日,果然真如法師鳴鐘擊鼓,聚集本庵僧眾,上堂說法。)
    (始初說了許多生死門路,到後來,獨喚蓮岸上前來)
蓮 岸:蓮岸,我老僧知你出不得家,因此送你出山去。我有一個封口帖兒,你帶在身邊
    ,若遇飢荒之時,可開來看。數年之後仍來見我,不要忘了。
    (又把些東西與他路上做盤費。)
    (蓮岸深深拜謝,竟自出山。)
蓮 岸:(行了一日,晚間到一深林子裡坐下,遠遠望見一個白鬚老者走來,將至近身,
    (把手一拱)蓮岸小師,往那裡去?
蓮 岸:我要下山,尋親眷去。
老 人:(那老人歡歡喜喜說道)如此甚好,我同你走。
    (你道那老者是誰,就認得蓮岸起來?原來那老者不是平人,是本山中積年得道
    (的一個白猿。)
    (因他在真如法師庵中,時常聽法,故此認得蓮岸。)
    (是晚,蓮岸同那老人迤邐行走,不上二三里路,月色皎潔,見一處小小草庵,
    (老人便同蓮岸在此庵中宿了。)
    (睡到半夜,外面一道火光,透進庵來。)
    (蓮岸驚起,依了這光,尋覓出去。)
    (但見庵後有一間石屋,兩扇石門,緊緊關閉,那道光就從石門裡照出來的。)
    (蓮岸滿心歡喜,知道此中必有異事,急急回庵叫喚老人問道)
蓮 岸:老師,後面石屋裡是何寶貝,放出光來?
老 人:(老者道)啊呀,可惜這寶光卻被你看見!也罷,我實對你說。此中有一卷天書
    ,那是洞府仙曹留藏的,老夫當年曾與仙曹參訂這書。仙曹因老夫有功,就著老
    夫看守。經今已百餘年,不曾出世,故此夜夜有光。
蓮 岸:(蓮岸聞言大喜道)我蓮岸年紀雖小,雄心蓋世。今夜有緣,得見寶光,老師何
    不傳授弟子罷!
老 人:這書為仙曹秘籙,不是輕易授人的。
    (蓮岸納頭便拜,必要求取。)
老 人:你若必要,且看緣法如何?
    (遂同蓮岸走進石屋。)
    (蓮岸便要推開石門,老人)
老 人:不可造次!這石門是推不開的。
    (老人即引蓮岸,向那石門拜了四拜,只見石門兩扇豁然同開。)
    (蓮岸同老人急走進去,內中並無一物只有大石一塊。)
老 人:書在此中,你自去取。
    (蓮岸四旁撫摸,全無空隙,就問道)
蓮 岸:書在石中何從取出?
老 人:你但向那石頭默默祈禱,拜了四十九拜,若是有緣,便可得書。
    (蓮岸當真跪了,暗暗通說,虔誠拜告,拜過四十九拜。)
    (忽聽得石內一聲震響,正像山崩地裂一般,萬道火光,直透半天。)
    (蓮岸立住了腳,仔細看時,果然頑石分裂,露出一卷天書,光彩燁燁。)
    (蓮岸即時取在手裡。)
老 人:蓮岸你真有緣,取得這書。切不可褻神。
    (蓮岸拜謝老人,將書藏在懷裡。)
    (恰好天明了。)
    (老人在庵中收拾飯,與蓮岸吃飽)
老 人:此去二百里外,有個村落中一座關王廟,甚是冷敗。廟前有一顆古槐樹,極高大
    的。這廟叫做『槐蔭堂』,你須到此處住了,自有好處。
    (說罷,珍重而別。)
    (蓮岸謝別老者,真個走了二站多路,只見曠野蕭條,人民希少。)
    (前面望著大樹下,有一冷廟,他便走進去。)
    (只見敗壁頹垣,荒草滿地。)
    (走到廟後,見一殘疾老婦人,在鍋中煮粟米粥。)
蓮 岸:(蓮岸便問道)此處如何這等冷落,一個人也沒有?
老 人:(老婦答道)原來你不知,近年山東一路,荒旱異常,更兼蝗蟲遍野,路上餓死
    的不計其數。近日有一班飢民,成群結黨,在外邊打劫為活,因此村裡人都散了
    ,只存我老人家,不能行走,暫宿于此。不想廟後有存留些粟米,天大造化,故
    此取來煮粥,且活一兩日去,再處。
    (蓮岸也不管好歹,先把他粥吃了兩碗,尋一間空房,宿了一夜。)
    (大早起身,思量無計,且把懷中老者所授的書,解開一看,乃是一本兵書。)
    (見上面寫著《石室相傳秘本陰符白猿經》,中間盡是天文地理、陰陽變幻之術
    (,後面又寫一行四個大字:「謹守槐堂」。)
    (蓮岸從頭看了,想道)
蓮 岸:這也奇怪,他教我守住這個槐蔭堂,定有好處。我且安心住在此間,看怎生結果
    。
    (立定主意,便把壁上積年的塵垢,都抹淨了;地下積年的污穢,都掃淨了。)
    (階前草木長短,都砍下來。)
    (好做柴料。)
    (正要盡興收拾,不想走到後面一間側屋裡,反把他吃了一驚。)
    (只見那側屋兩扇石板門是關緊的,他在窗洞內張了一張,裡邊甚是黑暗。)
    (到底蓮岸原自膽大,雖是個女身,他逞著少年英銳之氣,竟把石門攛開了。)
    (走進裡頭,四邊一看,真個可駭,但見破箱破桶內,堆著的都是白粲粲的銀子
    (,不計其數。)
    (旁邊屋內積的有多少隔年陳粟。)
    (這是甚麼緣故?難道飢荒之世,四遠都沒有,那冷廟裡倒堆貯起來?不知這一
    (年,外邊乘了飢荒,這些強盜各處劫掠,都藏聚在此處。)
    (鄉村中人民離散,那個曉得。)
    (蓮岸一時得了不勝歡喜,仍舊把石門關好,放心居住廟中。)
    (我想,那蓮岸一個女人,孤身○跡,彼時這班強盜聚集此處,難道竟忘了這宗
    (財物不成?萬一回轉來,不惟財物原是他的,并蓮岸一身也難自保。)
    (誰知,那年荒亂,官府安插小民的,絡繹而來。)
    (第一嚴禁的是強盜,編了圖甲,日夜緝捕。)
    (捉到了,不問贓物便一棒敲死。)
    (是時不知打死了多少。)
    (想是那一般強盜,死多活少,所以槐蔭堂內,絕無人來盤詰。)
    (鄉村人個個曉得是冷廟堂。)
    (各不提起,聽憑蓮岸安然享用。)
    (雖然如此,未知是禍是福,大凡世上的人,得了一種浮財,安心樂意做些好事
    (,見得上天富我,不是輕易的,也未可知。)
    (或者乘了暴富,放縱無道,做些惡事,也未可知。)
    (誰想蓮岸得了這樣奇遇,也不作好,也不作惡,除了飽煖之外,把這銀子藏起
    (,正像不曾拾得一般,你道蓮岸是個女人,當初原因年荒困迫,漂流在湧蓮庵
    (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