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紂王女媧宮進香)
    (成湯乃黃帝之後,姓子氏。)
    (初,帝嚳次妃簡狄祈於高禖,有玄鳥之祥,遂生契。)
    (契事唐虞為司徒,教民有功,封於商。)
    (傳十三世生太乙,是為成湯。)
    (湯聞伊尹耕於有莘之野,而樂堯舜之道,是箇大賢,即時以幣帛,三遣使往聘
    (之,而不敢用,進之於天子。)
    (桀王無道,信讒逐賢,而不能用,復歸之於湯。)
    (後桀王日事荒淫,殺直臣關龍逢,眾庶莫敢直言。)
    (湯使人哭之,桀王怒,囚湯於夏台。)
AAA:(後湯得釋而歸國,出郊,見人張網四面而祝之曰)從天墜者,從地出者,從四
    方來者,皆罹吾網!
AAA:(湯解其三面,止置一面,更祝曰)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
    ;不用命者乃入吾網!
眾諸侯:(諸侯聞之)湯德至矣!
    (歸之者四十餘國。)
    (桀惡日暴,民不聊生。)
    (伊尹乃相湯伐桀,放桀於南巢。)
    (諸侯大會,湯退而就諸侯之位,諸侯皆推湯為天子。)
    (於是湯始即位,都於亳。)
    (元年乙未,湯在位,除桀虐政,順民所喜,遠近歸之。)
    (因桀無道,大旱七年,成湯祈禱桑林,天降大雨。)
    (又以莊山之金鑄幣,救民之命。)
    (作樂「大濩」,濩者護也,言湯寬仁大德,能救護生民也。)
    (湯在位十三年而崩,壽百歲,享國六百四十年,傳至商受而止:
    (  成湯  太甲  沃丁  太庚  小甲  雍己)
    (太戊  仲丁  外壬  河亶甲 祖乙  祖辛)
    (沃甲  祖丁  南庚  陽甲  盤庚  小辛)
    (小乙  武丁  祖庚  祖甲  廩辛  庚丁)
    (武乙  太丁  帝乙  紂王)
    (紂王乃帝乙之三子,帝乙生三子:長曰微子啟;次曰微子衍;三曰壽王。)
    (因帝乙游於御園,領眾文武玩賞牡丹,時飛雲閣塌了一梁,壽王托梁換柱,力
    (大無比。)
    (因此,首相商容、上大夫梅伯、趙啟等上本立東宮,乃立季子壽王為太子。)
    (後帝乙在位三十年而崩,托孤與太師聞仲,隨立壽王為天子,名曰紂王,都朝
    (歌。)
    (文有太師聞仲,武有鎮國武成王黃飛虎;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國。)
    (中宮元配皇后姜氏,西宮妃黃氏,馨慶宮妃楊氏;三宮后妃,皆德性貞靜,柔
    (和賢淑。)
    (紂王坐享太平,萬民樂業,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四夷拱手,八方賓服,八百
    (鎮諸侯盡朝於商。)
    (四路大諸侯率領八百小諸侯,東伯侯姜桓楚,居於東魯,南伯侯鄂崇禹,西伯
    (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每一鎮諸侯領二百鎮小諸侯,共八百鎮諸侯屬商。)
    (紂王七年,春二月,忽報到朝歌,反了北海七十二路諸侯袁福通等。)
    (太師聞仲奉敕征北。)
    
    
2**時間: 地點:
    (一日,紂王早朝登殿,設聚文武。)
天 子:(天子問當駕官)有奏章出班,無事朝散。
    (只見右班中一人出班,俯伏金階,高擎牙笏,三呼稱臣)
只 見:臣商容待罪宰相,執掌朝綱,有事不敢不奏。明日乃三月十五日,女媧娘娘聖誕
    之辰,請陛下駕臨女媧宮降香。
紂 王:女媧有何功德,朕輕萬乘而往降香?
商 容:女媧娘娘乃上古神女,生有聖德。那時共工氏頭觸不周山,天傾西北,地陷東南
    。女媧乃採五色石,煉之以補青天,有功於百姓,黎庶立禋祀以報之。今朝歌祀
    此福神,則四時康泰,國祚綿長,風調雨順,災害潛消。此福國庇民之正神,陛
    下當往行香。
紂 王:准卿奏章。
    (旨意傳出;次日天子乘輦,隨帶兩班文武,往女媧宮進香。)
    (駕出朝歌南門,家家焚香設火,戶戶結綵鋪氈。)
    (三千鐵騎,八百御林,武成王黃飛虎保駕,滿朝文武隨行,前至女媧宮。)
    (天子離輦,上大殿,香焚爐中,文武隨班拜賀畢。)
    (紂王正看此宮殿宇齊整,樓閣豐隆。)
    (忽一陣狂風,捲起幔帳,現出女媧聖像。)
    (容貌端麗,瑞彩翩,國色天姿,婉然如生。)
    (真是蕊宮仙子臨凡,月殿嫦娥下世。)
商 容:(古語云)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紂王一見,神魂飄蕩,陡起淫心。)
    (自思:朕貴為天子,富有四海,縱有六院三宮,並無有此豔色。)
紂 王:取文房四寶來。
    (侍駕官忙取將來,獻與紂王。)
    (天子深潤紫毫,在行宮粉壁之上作詩一首)
天 子:鳳鸞寶帳景非常,盡是泥金巧樣粧。曲曲遠山飛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帶雨爭嬌豔;芍藥籠煙騁媚粧。但得妖嬈能舉動,取回長樂侍君
    王。
    (天子作畢,只見首相商容啟奏曰)
只 見:女媧乃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老臣請駕拈香,祈求福德,使萬民樂業,雨順
    風調,兵火寧息。今陛下作詩褻瀆聖明,毫無虔敬之誠,是獲罪於神聖,非天子
    巡幸祈請之禮。願主公以水洗之,免天下百姓觀見,傳言聖上無有德政耳。
紂 王:朕看女媧之容有絕世之姿,因作詩以讚美之,豈有他意?卿毋多言。況孤乃萬乘
    之尊,留與萬姓觀之,可見娘娘美貌絕世,亦見孤之遺筆耳。
    (文武百官默默點首,莫敢誰何,俱鉗口而回。)
    (天子駕回,陞龍德殿,百姓朝賀而散。)
    (時逢望辰,三宮妃后朝君:中宮姜后,西宮黃貴妃,馨慶宮楊妃,朝畢而退。
    ()
    (女媧娘娘降誕,三月十五日往火雲宮朝賀伏羲、炎帝、軒轅三聖而回。)
    (下得青鸞,坐於寶殿,玉女金童朝禮畢。)
    (娘娘猛抬頭,看見粉壁上詩句。)
娘 娘:(大怒罵曰)殷受無道昏君,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天,吟詩褻我
    ,甚是可惡!我想成湯伐桀而王天下,享國六百餘年,氣數已盡。若不與他個報
    應,不見我的神威。
    (即喚碧霞童子駕青鸞往朝歌一回。)
    (時二位殿下殷郊、殷洪來參謁父王,行禮間,頂上兩道紅光衝天。)
    (娘娘正行時,被此氣擋住雲路。)
    (因望下一看,知紂王尚有二十八年氣運,不可造次,暫回行宮,心中不悅。)
    (喚彩雲童兒把後宮中金葫蘆取來,放在丹墀之下,揭起蘆蓋,用手一指。)
    (葫蘆中有一道白光,其大如線,高四五丈有餘。)
    (白光之上,懸出一首旛來,光分五彩,瑞映千條,名曰:「招妖旛」。)
    (不一時,悲風颯颯,慘霧迷漫,陰雲四合,風過數陣,天下群妖俱到行宮聽候
    (法旨。)
娘 娘:(娘娘分付彩雲)著各處妖魔且退;只留軒轅墳中三妖伺候。
娘 娘:(三妖進宮參謁,口稱)娘娘聖壽無疆!
    (這三妖一個是千年狐狸精,一個是九頭雉雞精,一個是玉石琵琶精,俯伏丹墀
    (。)
娘 娘:三妖聽吾密旨:成湯望氣黯然,當失天下;鳳鳴岐山,西周已生聖主。天意已定
    ,氣數使然。你三妖可隱妖形,托身宮院,惑亂君心。俟武王伐紂,以助成功,
    不可殘害眾生。事成之後,使你等亦成正果。
    (娘娘分付已畢,三妖叩頭謝恩,化清風而去。)
    (紂王只因進香之後,看見女媧美貌,朝暮思想,寒暑盡忘,寢食俱廢。)
    (每見六院三宮,真如塵飯土羹,不堪諦視。)
    (終朝將此事不放心懷,鬱鬱不樂。)
    
    
3**時間: 地點:
    (一日駕陞顯慶殿,時有常隨在側。)
    (紂王忽然猛省,著奉御宣中諫大夫費仲。)
    (此人乃紂王之倖臣,自聞太師仲,奉敕平北海,大兵遠征,戍外立功。)
    (因此紂王就專寵費仲、尤渾二人。)
    (二人朝朝蠹惑聖聰,讒言獻媚,紂王無有不從。)
    (不一時,費仲朝見。)
紂 王:朕因女媧宮進香,偶見其顏豔麗,絕世無雙。三宮六院,無當朕意,將如之何?
    卿有何策,以慰朕懷?
費 仲:陛下乃萬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堯、舜,天下之所有,皆屬陛下,何思不得?
    陛下明日傳一旨,頒行四路諸侯:每一鎮選美女百名以充王庭。何憂天下絕色不
    入王選乎。
紂 王:(紂王大悅)卿所奏甚合朕意,明日早朝發旨。
    (隨即命駕還宮。)
    (第二回 冀州侯蘇護反商)
    (次日早朝,聚兩班文武朝賀畢。)
紂 王:(紂王便問當駕官)即傳朕旨意,頒行四鎮諸侯,與朕每一鎮地方揀選良家美女
    百名,不論富貴貧賤,只以容貌端莊,情性和婉,禮度閒淑,舉止大方,以充後
    宮役使。
    (只見左班中一人應聲出奏,俯伏)
俯 伏:老臣商容啟奏陛下:君有道則萬民樂業,不令而從。況陛下後宮美女,不啻千人
    ,嬪御而上,又有妃后。今劈空欲選美女,恐失民望。此時水旱頻仍,乃事女色
    ,實不應為陛下所取也。
      堯、舜與民偕樂,以仁德化天下。今陛下若取近時之樂,則目眩多色,耳聽
    淫聲,沉湎酒色,此乃無道敗亡之象也。老臣待罪首相,位列朝綱,侍君三世,
    不得不啟陛下。臣願陛下:進賢,退不肖,修行仁義,通達道德,則和氣貫於天
    下。自然民富財豐,天下太平,四海雍熙,與百姓共享無窮之福。
      況今北海干戈未息,正宜修其德,愛其民,惜其財費,重其使令,雖堯、舜
    不過如是;又何必區區選侍,然後為樂哉?臣愚不識忌諱,望祈容納。
紂 王:(紂王沉思良久)卿言甚善,朕即免行。
    (言罷,群臣退朝,聖駕還宮。)
    (紂王八年,夏四月,天下四大諸侯率領八百鎮朝覲於商。)
    (那四鎮諸侯乃東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
    (天下諸侯俱進朝歌。)
    
    
4**時間: 地點:
    (此時太師聞仲不在都城,紂王寵用費仲、尤渾。)
    (各諸侯俱知二人把持朝政,擅權作威,少不得先以禮賄之以結其心。)
    (內中有位諸侯,乃冀州侯,姓蘇名護,此人生得性如烈火,剛方正直,那裏知
    (道奔競夤緣?平昔見稍有不公不法之事,便執法處分,不少假借,故此與二人
    (俱未曾送有禮物。)
    (費、尤二人查天下諸侯俱送有禮物,獨蘇護並無禮單,心中大怒,懷恨於心。
    ()
    (其日元旦吉晨,天子早朝,設聚兩班文武,眾官拜賀畢。)
門 官:(黃門官啟奏陛下)今年乃朝賀之年,天下諸侯皆在午門外朝賀,聽候玉音發落
    。
    (紂王問首相商容,容曰)
紂 王:陛下止可宣四鎮首領臣面君,採問民風土俗,淳龐澆競,國治邦安,其餘諸侯俱
    在午門外朝賀。
天 子:(天子聞言道)卿言極善。
門 官:(隨命黃門官傳旨)宣四鎮諸侯見駕,其餘午門朝賀。
    (四鎮諸侯整齊朝服,輕搖玉珮,進午門,行過九龍橋,至丹墀,山呼朝拜畢,
    (俯伏在地。)
傳 旨:(王慰勞曰)卿等與朕宣猷贊化,撫綏黎庶,鎮攝荒服,威遠寧邇,多有勤勞,
    皆卿等之功耳。朕心喜悅。
東伯侯:臣等荷蒙聖恩,官居總鎮。臣等自叨職掌,日夜兢兢,常恐不克負荷,有辜聖心
    ;縱有犬馬微勞,不過臣子分內事,尚不足報涓涯於萬一耳,又何勞聖心垂念!
    臣等不勝感激!
    (天子龍顏大喜,命首相商容、亞相比干於顯慶殿治宴相待。)
    (四臣叩頭謝恩,離丹墀前至顯慶殿,相序筵宴。)
    (天子退朝至便殿,宣費仲、尤渾二人)
天 子:前卿奏朕,欲令天下四鎮大諸侯進美女,朕欲頒旨,又被商容諫止;今四鎮諸侯
    在此,明早召入,當面頒行,俟四人回國,以便揀選進獻,且免使臣往返。二卿
    意下若何?
費 仲:(費仲俯伏奏曰)首相諫止採選美女,陛下當日容納,即行停旨,此美德也。臣
    下共知,眾庶共知,天下景仰。今一旦復行,是陛下不足以取信於臣民,切為不
    可。臣近訪得冀州侯蘇護有一女,豔色天姿,幽閒淑性,若選進宮幃,隨侍左右
    ,堪任役使。況選一人之女,又不驚擾天下百姓,自不動人耳目。
    (紂王聽言,不覺大悅)
紂 王:卿言極善!
傳 旨:(即命隨侍官傳旨)宣蘇護。
傳 旨:(使命來至館驛傳旨)宣冀州侯蘇護商議國政。
    (蘇護即隨使命至龍德殿朝見,禮畢,俯伏聽命。)
紂 王:朕聞卿有一女,德性幽閒,舉止中度,朕欲選侍後宮。卿為國戚,食其天祿,受
    其顯位,永鎮冀州。坐享安康,名揚四海,天下莫不欣羨。卿意下如何?
    (蘇護聽言,正色而奏曰)
正 色:陛下宮中,上有后妃,下至嬪御,不啻數千。妖冶嫵媚,何不足以悅王之耳目?
    乃聽左右諂諛之言,陷陛下於不義。況臣女蒲柳陋質,素不諳禮度,德色俱無足
    取。乞陛下留心邦本,連斬此進讒言之小人。使天下後世知陛下正心修身,納言
    聽諫,非好色之君,豈不美哉!
紂 王:(紂王大笑曰)卿言甚不諳大體!自古及今,誰不願女作門楣。況女為后妃,貴
    敵天子;卿為皇親國戚,赫奕顯榮,孰過於此!卿毋迷惑,當自裁審。
    (蘇護聞言,不覺厲聲言曰)
不 覺:臣聞人君修德勤政,則萬民悅服,四海景從,天祿永終。昔日有夏失政,淫荒酒
    色;惟我祖宗不邇聲色,不殖貨財;德懋懋官,功懋懋賞,克寬克仁,方能割正
    有夏,彰信兆民,邦乃其昌,永保天命。
      今陛下不取法祖宗,而效彼夏王,是取敗之道也。況人君愛色,必顛覆社稷
    ;卿大夫愛色,必絕滅宗廟;士庶人愛色,必戕賊其身。且君為臣之標率,君不
    向道,臣下將化之,而朋比作奸,天下事尚忍言哉!臣恐商家六百餘年基業,必
    自陛下紊亂之矣。
    (紂王聽蘇護之言,勃然大怒曰)
紂 王:君命召,不俟駕;君賜死,不敢違;況選汝一女為后妃乎!敢以戇言忤旨,面折
    朕躬,以亡國之君匹朕,大不敬孰過於此!著隨侍官,拿出午門,送法司勘問正
    法!
    (左右隨將蘇護拿下。)
    (轉出費仲、尤渾二人,上殿俯伏)
俯 伏:蘇護忤旨,本該勘問;但陛下因選侍其女,以致得罪;使天下聞之,道陛下輕賢
    重色,阻塞言路。不若赦之歸國,彼感皇上不殺之恩,自然將此女進貢宮闈,以
    侍皇上。庶百姓知陛下寬仁大度,納諫容流,而保護有功之臣。是一舉兩得之意
    ,願陛下准臣施行。
    (紂王聞言,天顏少霽)
紂 王:依卿所奏。即降赦,令彼還國,不得久羈朝歌。
    (聖旨一下,迅如峰火,即催逼蘇護出城,不容停止。)
    (那蘇護辭朝回至驛亭,眾家將接見慰問)
蘇 護:聖上召將軍進朝,有何商議?
蘇 護:(蘇護怒罵曰)無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業,寵信讒臣諂媚之言,欲選吾女進宮
    為妃。此必是費仲、尤渾以酒色迷惑君心,欲專朝政。我聽旨不覺直言諫諍,昏
    君道我忤旨,拿送法司。二賊子又奏昏君,赦我歸國,諒我感昏君不殺之恩,必
    將吾女送進朝歌,以遂二賊奸計。
      我想聞太師遠征,二賊弄權。眼見昏君必荒淫酒色,紊亂朝政,天下荒荒,
    黎民倒懸,可憐成湯社稷化為烏有。我自思:若不將此女進貢,昏君必興問罪之
    師;若要送此女進宮,以後昏君失德,使天下人恥笑我不智。諸將必有良策教我
    。
    (眾將聞言,齊曰)
與眾將:吾聞『君不正則臣投外國』,今主上輕賢重色,眼見昏亂。不若反出朝歌,自守
    一國,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保一家。
    
    
5**時間: 地點:
    (此時蘇護正在盛怒之下,一聞此言,不覺性起,便曰)
蘇 護:大丈夫不可做不明白事。
叫左右:取文房四寶來,題詩在午門牆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
蘇 護:(詩曰)君壞臣綱,有敗五常。冀州蘇護,永不朝商!
    (蘇護題了詩,領家將逕出朝歌,奔本國而去。)
    (且言紂王見蘇護當面折諍一番,不能遂願,躊躇不悅。)
只 見:(只見看午門內臣俯伏奏曰)臣在午門,見牆上蘇護題有反詩十六字,不敢隱匿
    ,伏乞聖裁。
    (隨侍接詩鋪在御案上。)
    (紂王一見,大罵)
紂 王:賊子如此無禮!朕體上天好生之德,不殺鼠賊,赦令歸國,彼反寫詩午門,大辱
    朝廷,罪在不赦!
只 見:(即命)宣殷破敗、晁田、魯雄等,統領六師,朕須親征,必滅其國!
    (當駕官隨宣魯雄等見駕。)
    (不一時,魯雄等朝見,禮畢。)
紂 王:蘇護反商,題詩午門,甚辱朝綱,情殊可恨,法紀難容。卿等統人馬廿萬為先鋒
    ,朕親率六師,以聲其罪。
    (魯雄聽罷,低首暗想)
魯 雄:蘇護乃忠良之士,素懷忠義,何事觸忤天子,自欲親征,冀州休矣!
俯 伏:(遂俯伏)蘇護得罪於陛下,何勞御駕親征。況且四大鎮諸侯俱在都城,尚未歸
    國。陛下可點一二路征伐,以擒蘇護,明正其罪。自不失撻伐之威,何必聖駕遠
    事其地?
紂 王:四侯之內,誰可征伐?
    (費仲在傍,出班)
出 班:冀州乃北方崇侯虎屬下,可命侯虎征伐。
    (紂王即准施行。)
魯 雄:(魯雄在側自思)崇侯虎乃貪鄙暴橫之夫,提兵遠征,所經地方,必遭殘害,黎
    庶何以得安。現有西伯姬昌,仁德四布,信義素著。何不保舉此人,庶幾兩全。
    (紂王方命傳旨,魯雄)
魯 雄:侯虎雖鎮北地,恩信尚未孚於人,恐此行未能伸朝廷威德。不如西伯姬昌,仁義
    素聞,陛下若假以節鉞,自不勞矢石,可擒蘇護,以正其罪。
    (紂王思想良久,俱准奏。)
    (特旨令二侯秉節鉞,得專征伐。)
    (使命持旨到顯慶殿宣讀。)
    (四鎮諸侯正與二相飲宴未散,忽報:「旨意下」不知何事。)
天 使:西伯侯、北伯侯接旨。
    (二侯出席接旨,跪聽宣讀)
二 侯:詔曰:朕聞冠履之分維嚴,事使之道無兩,故君命召,不俟駕;君賜死,不敢返
    命;乃所以隆尊卑,崇任使也。茲不道蘇護,狂悖無禮,立殿忤君,紀綱已失,
    被赦歸國,不思自新,輒敢寫詩午門,安心叛主,罪在不赦。賜爾姬昌等節鉞,
    便宜行事,往懲其忤,毋得寬縱,罪有攸歸。故茲詔示汝往。欽哉。謝恩。
    (天使讀畢,二侯謝恩平身。)
    (姬昌對二丞相、三侯伯言曰)
姬 昌:蘇護朝商,未進殿庭,未參聖上;今詔旨有『立殿忤君』,不知此語何來?且此
    人素懷忠義,累有軍功,午門題詩,必有詐偽。天子聽信何人之言,欲伐有功之
    臣。恐天下諸侯不服。望二位丞相明日早朝見駕,請察其詳。蘇護所得何罪?果
    言而正,伐之可也;倘言而不正,合當止之。
比 干:君候言之是也。
崇侯虎:(崇侯虎在傍言曰)『王言如絲,其出如綸。』今詔旨已出,誰敢抗違。況蘇護
    題詩午門,必然有據;天子豈無故而發此難端。今諸侯八百,俱不遵王命,大肆
    猖獗,是王命不能行於諸侯,乃取亂之道也。
姬 昌:公言雖善,是執其一端耳。不知蘇護乃忠良君子,素秉丹誠,忠心為國,教民有
    方,治兵有法。數年以來,並無過失,今天子不知為誰人迷惑,興師問罪於善類
    。此一節恐非國家之祥瑞。只願當今不事干戈,不行殺伐,共樂堯年。況兵乃凶
    象,所經地方,必有驚擾之虞,且勞民傷財,窮兵黷武,師出無名,皆非盛世所
    宜有者也。
崇侯虎:公言固是有理,獨不思君命所差,概不由己?且煌煌天語,誰敢有違,以自取欺
    君之罪。
姬 昌:既如此,公可領兵前行,我兵隨後便至。
西 伯:(西伯便對二丞相言)侯虎先去,姬昌暫回西岐,領兵續進。
    (遂各辭散。)
    (次日,崇侯虎下教場,整點人馬,辭朝起行。)
    (且言蘇護離了朝歌,同眾士卒,不一日回到冀州。)
    (護之長子蘇全忠率領諸將出郭迎接,父子相會進城。)
    (帥府下馬,眾將到殿前見畢。)
蘇 護:當今天子失政,不知那一個奸臣,暗奏吾女姿色,昏君宣吾進殿,欲將吾女選立
    宮妃。彼時被我當面諫諍,不意昏君大怒,將我拿問忤旨之罪。時有費仲、尤渾
    二人保奏,將我赦回,欲我送女進獻。彼時我心甚不快,偶題詩帖於午門而反商
    ,昏君必點諸侯前來問罪。眾將官聽令:且將人馬訓練,城垣多用滾木砲石,以
    防攻打之虞。
    (諸將聽令,日夜防維,不敢稍懈,以待廝殺。)
    (崇侯虎領五萬人馬,即日出兵,離了朝歌,望冀州進發。)
    (大兵正行,所過州府縣道,非止一日。)
蘇 護:(前哨馬來報)人馬已至冀州,請千歲軍令定奪。
    (侯虎安下營寨,早有報馬報進冀州。)
蘇 護:是那路諸侯為將?
探 事:乃北伯侯崇侯虎。
蘇 護:(蘇護大怒曰)若是別鎮諸侯,還有他議;此人素行不道,斷不能以禮解釋。不
    若乘此大破其兵,以振軍威,且為萬姓除害。
忙傳令:點兵出城廝戰!
    (眾將聽令,各整軍器出城,一聲砲響,殺氣振天。)
    (城門開處,將軍馬一字擺開。)
蘇 護:(蘇護大叫曰)傳將進去,請主將轅門答話!
    (探事馬飛報進營。)
    (侯虎傳令整點人馬,兩杆龍鳳繡旗門開處,侯虎坐逍遙馬,飛鳳盔,金鎖甲,
    (大紅袍,玉束帶,紫驊騮,斬將大刀,擔於鞍鞽之上。)
    (統領眾將出營,後有長子崇應彪壓住陣腳。)
    (蘇護一見,馬上欠身曰)
蘇 護:賢侯別來無恙,不才甲冑在身,不能全禮。今天子無道,輕賢重色,不思量留心
    邦本;聽讒佞之言,強納臣子之女為妃,荒淫酒色,不久天下變亂。不才自各守
    邊疆,賢侯何故興此無名之師?
在馬上:(崇侯聽言大怒曰)你忤逆天子詔旨,題反詩於午門,是為賊臣,罪不容誅。今
    奉詔問罪,則當肘膝轅門,尚敢巧言支吾,持兵貫甲,以騁其強暴哉!
叫左右:(崇侯回顧左右)誰與我擒此逆賊?
    (言未了,左哨下有一將,頭帶鳳翅盔,黃金甲,大紅袍,獅鸞帶,青驄馬。)
叫左右:(厲聲而言曰)待末將擒此叛賊!
    (連人帶馬奔至軍前。)
    (這壁廂有蘇護之子蘇全忠,認得是偏將梅武,剌斜裏縱馬搖戟曰)
蘇 護:慢來!
蘇全忠:(梅武曰)蘇全忠,你父子反叛,得罪天子。今強欲抗天兵,是自取滅族之禍矣
    。
    (全忠拍馬搖戟,劈胸來刺。)
    (梅武手中斧劈面相迎。)
    (兩馬相交,二十回合,蘇全忠一戟剌梅武於馬下。)
    (蘇護見子得勝,傳令擂鼓。)
    (冀州陣上大將趙丙、陳季貞縱馬掄刀殺將來。)
    (一聲喊起,只殺的愁雲蕩蕩,旭日輝輝,尸橫遍野,血濺成渠。)
    (侯虎麾下金葵、黃元濟、崇應彪且戰且走,敗至十里之外。)
    (蘇護傳令鳴金收兵,同城到帥府,昇殿坐下,賞勞有功諸將)
蘇 護:今日雖大破一陣,彼必整兵復讎,不然定請兵益將,冀州必危,如之奈何?
忙傳令:(副將趙丙上前言曰)君侯今日雖勝,而征戰似無已時。前者題反詩,今日殺軍
    斬將,拒敵王命,此皆不赦之罪。況天下諸侯,非止侯虎一人,倘朝廷盛怒之下
    ,又點幾路兵來,冀州不過彈丸之地,誠所謂以石投水,立見傾危。
      若依末將愚見,一不做,二不休,侯虎新敗,不過十里遠近。乘其不備,人
    啣枚,馬摘轡,暗劫營寨,殺彼片甲不存,方知我等利害。然後再尋那一路賢良
    諸侯,依附於彼,庶可進退,亦可以保全宗社。不知君侯尊意何如?
忙傳令:(護聞此言大悅)公言甚善,正合吾意。
    (即傳令:命子全忠領三千人馬出西門十里,五岡鎮埋伏。)
    (陳季貞統左營,趙丙統右營,護自統中營。)
    (時值黃昏之際,捲旛息鼓,人皆啣枚,馬皆摘轡,聽炮為號。)
    (崇侯虎恃能妄作,提兵遠伐,孰知今日損軍折將,心甚羞慚。)
    (只得將敗殘軍兵收聚,扎下行營,納悶中軍,鬱鬱不樂,對眾將曰)
對 眾:吾自行軍,征伐多年,未嘗有敗;今日折了梅武,損了三軍,如之奈何?
忙傳令:(旁有大將黃元濟諫曰)君侯豈不知勝敗乃兵家常事,想西伯侯大兵不久即至,
    破冀州如反掌耳。君侯且省愁煩,宜當保重。
    (侯虎軍中置酒,令眾將歡飲。)
    (且言蘇護把人馬暗暗調出城來,只待劫營。)
    (時至初更,已行十里。)
    (探馬報與蘇護,護即傳令,將號砲點起。)
    (一聲響亮,如天崩地塌,三千鐵騎,一齊發喊,衝殺進營,好生利害。)
    (蘇護一騎馬,一條鎗,直殺入陣來,捉拿崇侯虎。)
    (左右營門,喊聲振地。)
    (崇侯虎正在夢中聞見殺聲,披袍而起,上馬提刀,沖出帳來。)
    (只見燈光影裏,看蘇護金盔金甲,大紅袍,玉束帶,青驄馬,火龍鎗,大叫曰
    ()
只 見:侯虎休走!速下馬受縛!
    (撚手中鎗劈心刺來。)
    (崇侯虎落慌,將手中刀對面來迎,兩馬交鋒。)
    (正戰時,只見這崇侯虎長子應彪帶領金葵、黃元濟殺將來助戰。)
    (崇營左糧道門趙丙殺來,右糧道門陳季貞殺來。)
    (兩家混戰,夤夜交兵。)
    (四下裏齊舉火把,營裏數員戰將廝殺。)
    (開弓射箭,喊天振地,只殺得滿營炮響沖霄漢,星月無光。)
    (蘇護有心劫營,崇侯虎不曾防備,冀州人馬以一當十。)
    (金葵正戰,早被趙丙一刀砍於馬下。)
    (侯虎見勢不能支,且戰且走。)
    (有長子應彪保父,殺一條路逃走,好似喪家之犬,漏網之魚。)
    (冀州人馬,凶如猛虎,惡似豺狼,只殺的尸橫遍野,血滿溝渠。)
    (崇侯率兵急忙奔走,夜半更深,不認路途而行,只要保全性命。)
    (蘇護趕殺侯虎敗殘人馬約二十餘里,始傳令鳴金收軍。)
    (崇侯虎父子,領敗兵迤望前正走,只見黃元濟、孫子羽催後軍趕來,打馬而
    (行。)
侯 虎:(侯虎在馬上叫眾將言曰)吾自提兵以來,未嘗大敗;今被逆賊暗劫吾營,黑夜
    交兵,未曾準備,以致損折軍將。此恨如何不報!吾想西伯侯姬昌自在安然,違
    避旨意,按兵不動,坐觀成敗,真是可恨!
應 彪:(長子應彪)軍兵新敗,銳氣已失,不如按兵不動,遣一軍催西伯侯起兵前來接
    應,再作區處。
侯 虎:我兒所見甚是,到天明收住人馬,再作別議。
    (言末畢,一聲炮響,喊殺連天,只聽得叫)
只聽得:崇侯虎快快下馬受死!
    (侯虎父子、眾將,急向前看時。)
    (見一員小將,束髮金冠,金抹額,雙搖兩根雉尾,大紅袍,金鎖甲,銀合馬,
    (畫杆戟,面如滿月,唇若涂硃,厲聲大罵)
侯 虎:崇侯虎,吾奉父親之命,在此候爾多時。可速倒戈受死!還不下馬,更待何時!
侯 虎:(侯虎大罵曰)好賊子!你父子謀反,忤逆朝廷,殺了朝廷命官,傷了天子軍馬
    ,罪業如山。寸磔汝尸,倘不足以贖其辜。偶爾夤夜中賊奸計,輒敢在此耀武揚
    威,大言不慚。不日天兵一到,汝父子死無葬身之地。誰與我拿此反賊?
    (黃元濟縱馬舞刀,直取蘇全忠。)
    (全忠用手中戟,對面相還,兩馬相交,一場大戰,不分勝負。)
    (孫子羽縱馬舞叉,雙戰全忠。)
    (全忠大喝一聲,刺子羽於馬下,復奮勇來戰侯虎。)
    (侯虎父子雙迎上來,戰住全忠。)
    (全忠抖擻神威,好似弄風猛虎,攪海蛟龍,戰住三將。)
    (正戰間,全忠賣個破綻,一戟把崇侯虎護腿金甲挑下了半邊。)
    (侯虎大驚,將馬一夾,跳出圍來,往外便走。)
    (崇應彪見父親敗走,意急心忙,慌了手腳,不提防被全忠當心一戟刺來。)
    (應彪急閃時,早中左臂,血淋袍甲,幾乎落馬。)
    (眾將急上前架住,救得性命,望前逃走。)
    (全忠欲要追趕,又恐黑夜之間不當穩便,只得收了人馬進城。)
    
    
6**時間: 地點:
    (此時天色漸明,兩邊來報蘇護。)
與眾將:(護令長子到前殿問曰)可曾拿了那賊?
全 忠:奉父親將令,在五崗鎮埋伏,至半夜敗兵方至,孩兒奮勇刺死孫子羽;挑崇侯虎
    護腿甲;傷崇應彪左臂,幾乎落馬,被眾將救逃。奈黑夜不敢造次追趕,故此回
    兵。
蘇 護:好了這老賊!我兒且自安息。
    (第三回 姬昌解圍進妲己)
    (崇侯虎父子帶傷,奔走一夜,不勝困乏;急收聚敗殘人馬,十停止存一停,俱
    (是帶著重傷。)
    (侯虎一見眾軍,不勝傷感。)
全 忠:(黃元濟轉上前曰)君侯何故感歎?昨夜偶未提防,誤中奸計。君侯且將殘兵暫
    行劄住,發一道催軍文書往西岐,催西伯速調兵馬前來,以便截戰。一則添兵相
    助;二則可復今日之恨耳。
    (侯虎聞言,沉吟)
沉 吟:姬伯按兵不舉,坐觀成敗,已是欺君。我今又去催他,反便宜了他一個違避聖旨
    的罪名。
    (正遲疑間,只聽前邊大勢人馬而來。)
    (崇侯虎不知何處人馬,駭得魂不附體,魄遶空中。)
    (急自上馬,望前看時,只見兩杆旗旛開處。)
    (一將面如鍋底,海下赤髯,兩道白眉,眼如金鍍,帶九雲烈焰飛獸冠,身穿鎖
    (子連環甲,大紅袍,腰繫白玉帶,騎火眼金睛獸,用兩柄湛金斧。)
    (此人乃崇侯虎兄弟崇黑虎,官拜曹州侯。)
    (侯虎一見是親弟黑虎,其心方安。)
黑 虎:聞長兄兵敗,特來相助,不意此處相逢,實為萬幸。
應 彪:(崇應彪馬上亦欠背稱謝)叔父,有勞遠涉。
黑 虎:小弟此來,與長兄合兵,復往冀州;弟自有處。
    
    
7**時間: 地點:
    (彼時大家合兵一處。)
    (崇黑虎只有三千飛虎兵在先,後隨二萬有餘,人馬復到冀州城下安營。)
    (曹州兵在先,吶喊叫戰。)
蘇 護:(冀州報馬飛報蘇護)今有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請爺軍令定奪。
    (蘇護聞報,低頭默默無語;半晌)
蘇 護:黑虎武藝精通,曉暢玄理,滿城諸將皆非對手,如之奈何?
    (左右諸將聽護之言,不知詳細。)
只 見:(只見長子全忠上前日)兵來將當,水來土壓,諒一崇黑虎有何懼哉!
蘇 護:汝年少不諳事體,自負英勇。不知黑虎曾遇異人傳授道術,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
    ,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輕覷。
全 忠:(全忠大叫曰)父親長他銳氣,滅自己威風。孩兒此去,不生擒黑虎,誓不回來
    見父親之面!
蘇 護:汝自取敗,勿生後悔。
    (全忠那裏肯住,翻身上馬,開放城門,一騎當先,厲聲高叫)
全 忠:探馬的!與我報進中軍,叫崇黑虎與我打話!
蘇 護:(藍旗忙報與二位主帥得知)外有蘇全忠討戰。
黑 虎:(黑虎暗喜曰)吾此來一則為長兄兵敗;二則為蘇護解圍,以全吾友誼交情。
    (令左右備坐騎,即翻身來至軍前,見全忠馬上耀武揚威。)
黑 虎:全忠賢侄,你可回去,請你父親出來,我自有話說。
    (全忠乃年幼之人,不諳事體,又聽父親說黑虎梟勇,焉肯善回,乃大言曰)
全 忠:崇黑虎,我與你勢成敵國,我父親又與你論甚交情!速倒戈退收軍,饒你性命;
    不然悔之晚矣!
黑 虎:(黑虎大怒曰)小畜生焉敢無禮!
    (舉湛金斧劈面砍來。)
    (全忠將手中戟急架相還。)
    (蘇全忠不知崇黑虎幼拜截教真人為師,秘授一個葫蘆,背伏在脊背上,有無限
    (神通。)
    (全忠只倚平生勇猛,又見黑虎用的是短斧,不把黑虎放在心上,眼底無人,自
    (逞己能,欲要擒獲黑虎,遂把平日所習武藝盡行使出。)
    (戟有尖有咎,九九八十一進步,七十二開門,騰、挪、閃、賺、遲、速、收、
    (放。)
    (蘇全忠使盡平生精力,把崇黑虎殺了一身冷汗。)
黑 虎:(黑虎歎曰)蘇護有子如此,可謂佳兒。真是將門有種!
    (黑虎把斧一愰,撥馬便走。)
蘇全忠:(蘇全忠在馬上笑了一個腰軟骨酥)若聽俺父親之言,竟為所誤。誓拿此人,以
    滅我父之口。
    (放馬趕來,那裹肯捨。)
    (緊走緊趕,慢走慢追。)
    (全忠定要成功,往前趕有多時。)
    (黑虎聞腦後金鈴響處,回頭見全忠趕來不捨,忙把脊梁上紅葫蘆頂揭去,念念
    (有詞。)
    (只見葫蘆裹邊一道黑煙冒出,化開如網羅,大小黑煙中有「噫啞」之聲,遮天
    (映日飛來,乃是鐵嘴神鷹,張開口,劈面來。)
    (全忠只知馬上英雄,那曉的黑虎異術?急展戟護其身面。)
    (坐下馬早被神鷹把眼一嘴傷了,那馬跳將起來,把蘇全忠跌了個金冠倒躅,鎧
    (甲離鞍,撞下馬來。)
黑 虎:(黑虎傳令)拿了!
    (眾軍一擁向前,把蘇全忠綁縛二臂。)
    (黑虎掌得勝鼓回營,轅門下馬。)
探 馬:(探馬報崇侯虎)二老爺得勝,生擒反臣蘇全忠,轅門聽令。
侯 虎:(侯虎傳令)請!
    (黑虎上帳,見侯虎,口稱)
黑 虎:長兄,小弟擒蘇全忠已至轅門。
    (侯虎喜不自勝,傳令)
忙傳令:推來!
    (不一時把全忠推至帳前。)
    (蘇全忠立而不跪。)
侯 虎:(侯虎大罵曰)賊子,今已被擒,有何理說?尚敢倔強抗禮!前夜五崗鎮那樣英
    雄,今日惡貫滿盈,推出斬首示眾!
全 忠:(全忠厲聲大罵曰)要殺就殺,何必作此威福!我蘇全忠視死輕如鴻毛,只不忍
    你一班奸賊,蠱惑聖聰,陷害萬民,將成湯基業被你等斷送了。但恨不能生啖你
    等之肉耳!
侯 虎:(侯虎大怒曰)黃口孺子!今已被擒,尚敢簧舌!
全 忠:(速令)推出斬之!
    (方欲行刑,轉過崇黑虎)
崇黑虎:長兄暫息雷霆。蘇全忠被擒,雖則該斬,奈他父子皆係朝廷犯官,前聞旨意拿解
    朝歌,以正國法。況護有女妲己,姿貌甚美,倘天子終有憐惜之意,一朝赦其不
    臣之罪,那時不歸罪於我等?是有功而實且為無功也。
      且姬伯未至,我兄弟何苦任其咎。不若且將全忠囚禁後營,破了冀州,擒護
    滿門,解人朝歌,請旨定奪,方是上策。
侯 虎:賢弟之言極善。只是好了這反賊耳。
忙傳令:設宴,與你二爺爺賀功。
探 馬:(且言冀州探馬報與蘇護)長公子出陣被擒。
蘇 護:此子不聽父言,自恃己能,今日被擒,理之當然。但吾為豪傑一場,今親子被擒
    ,強敵壓境,冀州不久為他人所有,卻為何來?只因生了妲己,昏君聽信讒佞,
    使我滿門受禍,黎庶遭殃。這都是我生此不肖之女,以遭此無窮之禍耳。
      倘久後此城一破,使我妻女擒往朝歌,露面拋頭,尸骸殘暴,惹天下諸侯笑
    我為無謀之輩。不若先殺其妻女,然後自刎,庶幾不失丈夫之所為。
    (蘇護帶十分煩惱,仗劍走進後廳。)
    (只見小姐妲己,盈盈笑臉,微吐朱唇,口稱)
只 見:爹爹,為何提劍進來?
    (蘇護一見妲己,乃親生之女,又非讎敵,此劍焉能舉的起。)
蘇 護:(蘇護不覺含淚點頭言曰)冤家!為妳,兄被他人所擒,城被他人所困,父母被
    他人所殺,宗廟被他人所有。生了妳一人,斷送我蘇氏一門!
    (正感歎間,只見左右擊雲板)
只 見:請老爺升殿。崇黑虎索戰。
忙傳令:(護傳令)各城門嚴加防守,準備攻打。
    (崇黑虎有異術,誰敢拒敵。)
    (急令眾將上城,支起弓弩,架起信砲、灰瓶、滾木之類,一應完全。)
黑 虎:(黑虎在城下暗想)蘇兄,你出來與我商議,方可退兵,為何懼哉,反不出戰,
    這是何說。
    (沒奈何,暫且回兵。)
    (黑虎上帳坐下,就言蘇護閉門不出。)
侯 虎:可架雲梯攻打。
黑 虎:不必攻打,徒費心力。今只困其糧道,使城內百姓不能得接濟,則此城不攻自破
    矣。長兄可以逸待勞,俟西伯侯兵來,再作區處。
    (且言蘇護在城內,並無一籌可展,一路可投,真為束手待斃。)
    (正憂悶間,忽聽來報)
蘇 護:啟君侯,督糧官鄭倫候令。
蘇 護:此糧雖來,實為無益。
黑 虎:(急叫)令來。
    (鄭倫到滴水簷前,欠背行禮畢。)
鄭 倫:末將路聞君侯反商,崇侯奉旨征討,因此末將心懸兩地,星夜奔回。但不知君侯
    勝負如何?
蘇 護:昨因朝商,昏君聽信讒言,欲納吾女為妃;吾以正言諫諍,致觸昏君。今天子命
    崇侯虎伐吾,已將吾子全忠拿去。黑虎身有異術,勇貫三軍,吾非敵手。今天下
    諸侯八百,我蘇護不知往何處投托?自思至親不過四人,長子今已被擒,不若先
    殺其妻女,然後自盡,庶不使天下後世取笑。汝眾將可收拾行裝,投往別處,任
    諸公自為成立耳。
    (蘇護言罷,不勝悲泣。)
    (鄭倫聽言,大叫曰)
鄭 倫:君侯今日是醉了?迷了?痴了?何故說出這等不堪言語!天下諸侯有名者:西伯
    姬昌,東魯姜桓楚,南伯鄂崇禹,總八百鎮諸侯,一齊都到冀州,也不在我鄭倫
    眼角之內。何苦自視卑弱如此?末將自幼相從君侯,荷蒙提挈,玉帶垂腰,末將
    願效駑駘,以盡犬馬。
蘇 護:這崇黑虎曾拜異人,所傳道術,神鬼皆驚,胸藏韜略,萬人莫敵,你如何輕視此
    人?
    (鄭倫聽罷,按劍大叫曰)
鄭 倫:君侯在上,末將不生擒黑虎來見,把項上首級納於眾將之前!
    (言罷,不由軍令,翻身出府,上了火眼金睛獸,使兩柄降魔杵,放跑開城,排
    (開三千烏鴉兵,像一塊烏雲捲地。)
鄭 倫:(及至營前,厲聲高叫曰)只叫崇黑虎前來見我!
探 馬:(崇營探馬報入中軍)啟二位老爺,冀州有一將請二爺答話。
黑 虎:(黑虎欠身)小弟一往。
    (調本部三千飛虎兵,一對旗旛開處,黑虎一人當先。)
    (冀州城下有一簇人馬,按北方壬癸水,如一片烏雲相似。)
    (那一員將,面如紫棗,鬚似金針,帶九雲烈焰冠,大紅袍,金鎖甲,玉束帶,
    (騎火眼金睛獸,兩根降魔杵。)
黑 虎:(黑虎認不得鄭倫)冀州來將通名!
鄭 倫:冀州督糧上將鄭倫也。汝莫非曹州崇黑虎?擒我主將之子,自恃強暴,可速獻出
    我主將之子,下馬受縛。若道半字,立為齏粉!
    (崇黑虎大怒,罵曰)
崇黑虎:好匹夫!蘇護違犯天條,有碎骨粉軀之禍;你皆是反賊逆黨,敢如此大膽,妄出
    浪言!
    (催開坐下獸,手中斧飛來,直取鄭倫。)
    (鄭倫手中杵急架相還。)
    (二獸相迎,一場大戰。)
    (只殺的紅雲慘慘,白霧霏霏。)
    (兩家棋逢對手,將遇作家,來往有二十四五回合。)
    (鄭倫見崇黑虎脊背上背一紅葫蘆,自思)
鄭 倫:主將言此人有異人傳授秘術,即此是他法術。常言道:『打人不過先下手。』自
    己也曾拜西崑崙度厄真人為師,煉有竅中二氣,吸人魂魄,還待什麼?
    (鄭倫手中杵在空中一愰,後邊三千烏鴉兵一聲喊,行如長蛇之勢,人人手拿撓
    (鉤,個個橫拖鐵索,飛雲閃電而來。)
    (黑虎不知其故,只見鄭倫鼻竅中一聲響如鐘聲,竅中兩道白光噴將出來。)
    (崇黑虎耳聽其聲,不覺眼目昏花,跌了個金冠倒躅,鎧甲離鞍,一對戰靴空中
    (亂舞。)
    (烏鴉兵一齊擁上,生擒活捉,繩縛二臂。)
    (黑虎半晌方甦,定睛看時,已被綁了。)
黑 虎:(黑虎怒曰)此賊好賺眼法!如何不明不白,將我擒獲?
    (只見兩邊掌得勝鼓進城。)
    (蘇護正在殿上,忽聽得城外鼓響,嘆曰)
忽聽得:鄭倫休矣!
    (心甚遲疑。)
只 見:(只見探馬飛報進來)啟老爺:鄭倫生擒崇黑虎,請令定奪。
    (蘇護不知其故,心下暗想)
蘇 護:倫非黑虎之敵手,如何反為所擒?
忙傳令:(急傳令)令來。
    (倫至殿前,將黑虎被擒訴說一遍。)
    (只見眾士卒把黑虎簇擁至階前。)
    (護急下殿,叱退左右,親釋其縛;跪下)
跪 下:護今得罪天子,乃無地可容之犯臣。鄭倫不諳事體,觸犯天威,護當死罪!
崇黑虎:仁兄與弟,一拜之交,未敢忘義。今被部下所擒,愧身無地!又蒙厚禮相看,黑
    虎感恩非淺!
    (蘇護尊黑虎上坐,命鄭倫眾將來見。)
黑 虎:鄭將軍道術精奇,今遇所擒,使黑虎終身悅服。
    (護令設宴,與黑虎二人歡飲。)
    (護把天子欲進女之事一一對黑虎訴了一遍。)
黑 虎:小弟此來,一則為兄失利,二則為仁兄解圍,不期令郎年紀幼小,自恃剛強,不
    肯進城請仁兄答話,因此被小弟擒回在後營,此小弟實為仁兄也。
蘇 護:(蘇護謝曰)此德此情,何敢有忘!
    (不言二侯城內飲酒,單言報馬進轅門來報)
二 侯:啟老爺:二爺被鄭倫擒去,未知凶吉,請令定奪。
侯 虎:(侯虎自思)吾弟自有道術,為何被擒?
    
    
8**時間: 地點:
二 侯:(其時掠陣官言)二爺與鄭倫正戰之間,只見鄭倫把降魔杵一擺,三千烏鴉兵一
    齊而至;只見鄭倫鼻子裏兩道白光出來,如鐘聲響亮,二爺便撞下馬來,故此被
    擒。
    (侯虎聽說,驚曰)
侯 虎:世上如何有此異術?再差探馬,打聽虛實。
侯 虎:(言未畢)西伯侯差官轅門下馬。
    (侯虎心中不悅,分咐)
侯 虎:令來。
    (只見散宜生素服角帶,上帳行禮畢)
只 見:卑職散宜生拜見君侯。
侯 虎:大夫,你主公為何偷安,竟不為國,按兵不動,違避朝廷旨意?你主公甚非為人
    臣之禮。今大夫此來,有何說話?
宜 生:我主公言: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今因小事,勞民傷財,驚慌萬戶。
    所過州府縣道,調用一應錢糧,路途跋涉,百姓有征租榷稅之擾,軍將有披堅執
    銳之苦。
      因此我主公使卑職下一紙之書,以息烽煙,使蘇護進女王廷,各罷兵戈,不
    失一殿股肱之意。如護不從,大兵一至,勦叛除奸,罪當滅族。那時蘇護死而無
    悔。
    (侯虎聽言,大笑)
大 夫:姬伯自知違避朝廷之罪,特用此支吾之辭,以來自釋。吾先到此,損將折兵,惡
    戰數場;那賊焉肯見一紙之書而獻女也。吾且看大夫往冀州見蘇護如何。如不依
    允,看你主公如何回旨?你且去!
    (宜生出營上馬,逕到城下叫門)
宜 生:城上的,報與你主公,說西伯侯差官下書。
士 卒:(城上士卒急報上殿)啟爺:西伯侯差官在城下,口稱上書。
    (蘇護與崇黑虎飲酒未散,護曰)
蘇 護:姬伯乃西岐之賢人,速令開城,請來相見。
    (不一時,宜生到殿前行禮畢。)
蘇 護:大夫今到敝郡,有何見諭?
宜 生:卑職今奉西伯侯之命,前月君候怒題反詩,得罪天子,當即敕命起兵問罪。我主
    公素知君侯忠義,故此按兵未敢侵犯。今有書上達君侯,望君侯詳察施行。
    (宜生錦囊取書,獻與蘇護。)
    (護接書開拆。)
宜 生:(書曰)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蘇公麾下:昌聞:『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今天子欲選豔妃,凡公卿士庶之家,豈得隱匿。今足下有女淑德,天子欲選入宮
    ,自是美事。足下竟與天子相抗,是足下忤君。且題詩午門,意欲何為?足下之
    罪,已在不赦。足下僅知小節,為愛一女,而失君臣大義。昌素聞公忠義,不忍
    坐視,特進一言,可轉禍為福,幸垂聽焉。且足下若進女王廷,實有三利:女受
    宮闈之寵,父享椒房之貴,官居國戚,食祿千鍾,一利也;冀州永鎮,滿宅無驚
    ,二利也;百姓無塗炭之苦,三軍無殺戮之慘,三利也。公若執迷,三害目下至
    矣:冀州失守,宗社無存,一害也。骨肉有族滅之禍,二害也;軍民遭兵燹之災
    ,三害也。大丈夫當捨小節而全大義,豈得效區區無知之輩以自取滅亡哉。昌與
    足下同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瀆,幸賢侯留意也。草草奉聞,立候裁決。謹啟。
    (蘇護看畢,半晌不言,只是點頭。)
    (宜生見護不言,乃曰)
宜 生:君侯不必猶豫,如允,以一書而罷兵戈;如不從,卑職回覆主公,再調入馬。無
    非上從天命,中和諸侯,下免三軍之苦。此乃主公一段好意,君侯何故緘口無語
    。乞速降號令,以便施行。
    (蘇護聞言,對崇黑虎曰)
蘇 護:賢弟,你來看一看,姬伯之書,實是有理。果是真心為國為民,乃仁義君子也。
    敢不如命!
    (於是命酒管待散宜生於館舍。)
蘇 護:(次日修書贈金帛,令先回西岐)我隨後便進女朝商贖罪。
    (宜生拜辭而去。)
    (蘇護送散宜生回西岐,與崇黑虎商議)
蘇 護:姬伯之言甚善,可速整行裝,以便朝商,毋致遲遲,又生他議。
    (宜生接了回書,竟往西岐。)
    (第四回 州驛狐狸死妲己)
崇黑虎:(崇黑虎上前言曰)仁兄大事已定,可作速收拾行裝,將令嬡送進朝歌,遲恐有
    變。小弟回去,放令郎進城。我與家兄收兵回國,具表先達朝廷,以便仁兄朝商
    謝罪。不得又有他議,致生禍端。
蘇 護:蒙賢弟之愛,與西伯之德,吾何愛此一女而自取滅亡哉。即時打點無疑,賢弟放
    心。只是我蘇護止此一子,被令兄囚禁行營,賢弟可速放進城,以慰老妻懸望。
    舉室感德不淺!
黑 虎:仁兄寬心,小弟出去,即時就放他來,不必罣念。
    (二人彼此相謝。)
    (出城,行至崇侯虎行營。)
崇侯虎:(兩邊來報)啟老爺:二老爺已至轅門。
侯 虎:(侯虎急傳令)請!
    (黑虎進營,上帳坐下。)
侯 虎:西伯侯姬昌好生可惡!今按兵不舉,坐觀成敗。昨遣散宜生來下書,說蘇護進女
    朝商,至今未見回報。賢弟被擒之後,吾日日差人打聽,心甚不安。今得賢弟回
    來,不勝萬千之喜!不知蘇護果肯朝王謝罪?賢弟自彼處來,定知蘇護端的,幸
    道其詳。
黑 虎:(黑虎厲聲大叫曰)長兄,想我兄弟二人,自始祖一脈,相傳六世,俺兄弟係同
    胞一本,古語有言:『一樹之果,有酸有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賢。』長兄,你
    聽我說:蘇護反商,你先領兵征伐,故此損折軍兵。你在朝廷也是一鎮大諸侯,
    你不與朝廷幹些好事,專誘天子近於佞臣,故此天下人人怨惡你。
      五萬之師總不如一紙之書,蘇護已許進女朝王謝罪。你折兵損將,愧也不愧
    ?辱我崇門。長兄,從今與你一別,我黑虎再不會你!兩邊的,把蘇公子放了!
    (兩邊不敢違令,放了全忠,上帳謝黑虎曰)
全 忠:叔父天恩,赦小侄再生,頂戴不盡。
崇黑虎:賢侄可與令尊說,叫他速收拾朝王,毋得遲滯。我與他上表,轉達天子,以便你
    父子進朝謝罪。
    (全忠拜謝出營,上馬回冀州。)
    (崇黑虎怒發如雷,領了三千人馬,上了金睛獸,自回曹州去了。)
    (且言崇侯虎愧莫敢言,只得收拾人馬,自回本國,具表請罪。)
    (單言蘇全忠進了冀州,見了父母,彼此感慰畢。)
蘇 護:姬伯前日來書,真是救我蘇氏滅門之禍。此德此恩,何敢有忘!我兒,我想君臣
    之義至重,君叫臣死,不敢不死,我安敢惜一女,自取敗亡哉。今只得將你妹子
    進往朝歌,面君贖罪。你可權鎮冀川,不得生事擾民。我不日就回。
    (全忠拜領父言。)
    (蘇護隨進內,對夫人楊氏將「姬伯來書勸我朝王」一節細說一遍。)
    (夫人放聲大哭。)
    (蘇護再三安慰。)
崇黑虎:(夫人含淚言曰)此女生來嬌柔,恐不諳侍君之禮,反又惹事。
蘇 護:這也沒奈何,只得聽之而已。
    (夫妻二人不覺傷感一夜。)
    (次日,點三千人馬,五百家將,整備氈軍,令妲己梳粧起程。)
    (妲己聞令,淚下如雨,拜別母親、長兄,婉轉悲啼,百千嬌媚,真如籠煙芍藥
    (,帶雨梨花。)
    (母女怎生割捨,左右侍兒苦勸,夫人方哭進府中,小姐也含淚上車,兄全忠送
    (至五里而回。)
    (蘇護壓後,保妲己前進。)
    (只見前面打兩桿貴人旗旛,一路上饑餐渴飲,朝登紫陌,暮踐紅麈。)
    (過了些綠楊古道,紅杏園林,見了些啼鴉喚春,杜鵑叫月。)
    (在路行程非止一兩日,逢州過縣,涉水登山。)
    
    
9**時間: 地點:
    (那日抵暮,已至恩州。)
    (只見恩州驛驛丞接見。)
蘇 護:驛丞,收拾廳堂,安置貴人。
崇黑虎:(驛丞曰)啟老爺:此驛三年前出一妖精,以後凡有一應過往老爺,俱不在裏面
    安歇。可請貴人權在行營安歇,庶保無虞。不知老爺尊意如何?
蘇 護:(蘇護大喝曰)天子貴人,豈懼甚麼邪魅。況有館驛,安得停居行營之禮!快去
    打掃驛中廳堂住室,毋得遲誤取罪!
    (驛丞忙叫眾人打點廳堂內室,准備鋪陳,注香灑掃,一色收拾停當,來請貴人
    (。)
    (蘇護將妲己安置在後面內室裏,有五十名侍兒在左右奉侍。)
    (將三千人馬俱在驛外邊圍繞;五百家將在館驛門首屯劄。)
    (蘇護正在廳上坐著,點上蠟燭。)
蘇 護:(暗想)方纔驛丞言此處有妖怪,此乃皇華駐節之所,人煙湊集之處,焉有此事
    ?然亦不可不防。
    (將一根豹尾鞭放在案桌之旁,剔燈展玩兵書。)
    (只聽得恩州城中戍鼓初敲,已是一更時分。)
    (蘇護終是放心不下,乃手提鐵鞭,悄步後堂,於左右室內點視一番;見諸侍兒
    (并小姐寂然安寢,方纔放心;復至廳上再看兵書,不覺又是二更。)
    (不一時,將交三鼓,可煞作怪,忽然一陣風響,透人肌膚,將燈滅而復明。)
    (蘇護被這陣怪風吹得毛骨聳然。)
    (心下正疑惑之間,忽聽後廳侍兒一聲喊叫)
心 下:有妖精來了!
    (蘇護聽說後邊有妖精,急忙提鞭在手,搶進後廳,左手執燈,右手執鞭,將轉
    (大廳背後,手中燈已被妖風撲滅。)
    (蘇護急轉身,再過大廳,急叫家將取進燈火來時,復進後廳,只見眾侍兒慌張
    (無措。)
    (蘇護急到妲己寢榻之前,用手揭起幔帳)
蘇 護:我兒,方纔妖氣相侵,妳曾見否?
妲 己:孩兒夢中聽得侍兒喊叫『妖精來了』,孩兒急待看時,又見燈光,不知是爹爹前
    來,並不曾看見甚麼妖怪。
蘇 護:這個感謝天地庇佑,不曾驚嚇了妳,這也罷了。
    (護復安慰女兒安息,自己巡視,不敢安寢。)
    (卻不知這個回話的乃是千年狐狸,不是妲己。)
    (方纔滅燈之時,再出廳前取得燈火來,已過了些時候。)
    
    
10**時間: 地點:
    (此時妲己魂魄已被狐狸吸去,且借體成形,以迷惑紂王,斷送他錦繡江山。)
    (蘇護心慌,一夜不曾著枕)
蘇 護:幸喜不曾驚了貴人,托賴天地祖宗庇佑;不然又是欺君之罪,如何解釋。
    (等待天明,離了恩州驛,前往朝歌而來。)
    (曉行夜住,饑餐渴飲,在路行程,非止一日。)
    (渡了黃河,來至朝歌,按下營寨。)
    (蘇護先差官進城,見了武成王黃飛虎。)
    (飛虎知蘇護進女贖罪,忙差龍環出城,分付把人馬劄在城外,令護同女進城,
    (到金亭館驛安置。)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