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段 坦東床梅家結好 遷西泠蘭氏定居)
    (河南鄭州,即春秋時之鄭國也。)
    (有蘭姓者,為此地望族。)
    (昉於燕姞夢蘭而生穆公,後世因以為姓。)
    (在春秋時,得蒙宣聖一顧,援琴而歌其美,戰國時靈均大夫深佩服之。)
    (厥後右軍與之修褉,謝氏置於庭,蓋因一與晉接,直如苟令公香三日不散故也
    (。)
    (後裔有蘭瘦翁,性幽閉,慕羅浮仙跡,遂移家居焉!居近梅氏,與梅臞翁義氣
    (相投。)
    
    
2**時間: 地點:
    (一日,夫人池氏夜夢日月並行,方詫異間,忽見日光閃爍,墜於梅家。)
    (少焉月影困欒,投於懷內。)
    (又見一老人,手持長繩,將懷中月繫住牽到梅家去了。)
    (夫人一驚而寤,尋思一會,不知是何兆驗。)
    (聽得垛中絳幘咿喔齊嗚,院外黃鶯間關對語。)
    (整衣出戶,東方既白。)
    (急推瘦翁起,為言幻夢。)
    (瘦翁亦不以為意。)
    (越數月,夫人自覺有身。)
    (再數月,梅臞翁夫人冷氏產一男。)
    (方其生也,有鶴集於庭,臞翁心異之。)
    (蘭瘦翁聞臞翁生子,來賀曰)
瘦 翁:聞君得一雛鳳,不勝雀躍。君之瓣香,幸有替人矣!。
臞 翁:年近四旬,始生一子,譬如萌芽初出,要受許多雨露,方能滋長。待得為枝為葉
    ,幾乎望得人眼欲穿。
瘦 翁:本之深者枝必茂。吾兄素有栽培,令郎必如蒲蘆之易生;且為枝為葉,兄尚可望
    ,似我無望者何如?
臞 翁:聞嫂夫人分娩已近,兄亦不為無望。
瘦 翁:兄言誠然,但璋也,瓦也,尚在未定之天,恐終成虛望耳!
臞 翁:北堂草定兆宜男,兄不必過慮。
    (瘦翁辭歸。)
    (臞翁入內視其子,命名如玉字雪香。)
    (數日後,蘭瘦翁獨坐書室,忽聞異香噴鼻,清若蘭麝。)
    (方驚異間,青衣婢出報曰)
瘦 翁:夫人產一小姐矣。
    (瘦翁意甚不懌。)
臞 翁:(梅臞翁來賀曰)恭喜吾兄生一翰林矣!
瘦 翁:兄聽錯了,乃是女兒。
臞 翁:兄不聞翰林聲價抵千金乎?
    (二人失笑。)
瘦 翁:古人謂生女為弄瓦,賤之之辭,何千金之足云?且我年已四旬,生個賠錢貨,何
    足為喜?
臞 翁:古人云『生男勿喜,生女勿悲』,兄忘之乎?且古來好女兒,無殊奇男子,如木
    蘭從軍,緹縈救父,曹大家淹通經史,黃崇嘏聲蜚翰苑。彤管流輝,不一而足。
    兄何以女輕之耶?
瘦 翁:此乃天地間罕覯之奇,談何容易。即是如此,到底生女不敵生男之貴。
臞 翁:取名否?
瘦 翁:尚未。臞翁為取名猗猗字香谷。
瘦 翁:好個幽雅名字,恐小女兒不能稱也。
    (二人復談敘一回方散。)
    (光陰荏苒,兩家子女俱過周歲。)
    (雖在裕褓中,梅雪香已覺冰肌玉骨,蘭香谷亦復竟體馥芳。)
    (父母交相愛悅,這裏說蘭氏好朵奇葩,那裏說梅家好株玉樹。)
    
    
3**時間: 地點:
    (一日,池氏悟及前夢,謂瘦翁)
謂瘦翁:前夢老人持繩,將我懷中月牽到梅家,莫非應在女兒因緣。吾觀梅家小兒,甚是
    清秀,與訂姻盟何如?
    (瘦翁稱善。)
    (又過月餘,是暮春天氣,梅臞翁作溪上游,命僕請瘦翁偕往。)
    (二人同至溪邊,祇見芳草極目,楊花撲面。)
    (沿溪一帶人家,不過數十戶。)
    (牧童驅犢,蠶婦採桑,卻有一些逸趣,都是自然畫圖。)
    (二人行盡清溪,同上峻嶺,不數步,見一茅庵,庵名「如願」。)
    (破扉兩扇已就傾斜,登其堂佛面蒙塵。)
    (相與小憩相中,為憑弔者久之。)
瘦 翁:(瘦翁笑謂臞翁曰)此庵名為『如願』,但不知弟有一願可能如否?
臞 翁:有何願?
瘦 翁:羅浮一村,惟弟與老兄差同臭味,其餘率多俚俗。因不揣寒微,欲與兄結朱陳之
    好,不知可能如願否?
臞 翁:不敢請爾,固所願也。但欲來一媒妁,惜無知心良朋。
瘦 翁:割襟亦可定聘。至若媒妁,異日緩緩覓之,未始不可。
    (時日已西沉,遂同沿溪而歸。)
    (即擇良日,梅家以雙股金釵一枝,蘭家以玉如意一柄,交相為證,於是梅蘭之
    (婚姻定矣!)
    (居無何,鄭州蘭氏大修宗譜,馳書召瘦翁,瘦翁遂摯家回原籍。)
    (年餘,有豪某聞瘦翁賢強,欲置之幕下。)
    (瘦翁羞與為伍不就聘,而豪某聲勢逼人。)
    (瘦翁恐其辱己也,遂遷於楚之雲中。)
    (又年餘,豪某得其蹤跡,又使人羅而致之。)
    (瘦翁不可;豪某怒將設計陷之。)
    (瘦翁知之,復逃至湘南,更姓賈,號遁翁。)
    (至是人不復知有蘭瘦翁矣!湘南之地本屬名區,後來涇渭雜去,清濁不分,有
    (茅氏、艾氏、蕭氏互相標榜,朋比為奸,更有藤氏、蘿氏為之爪牙。)
    (數家見瘦翁清潔,欲引以自重。)
    (瘦翁杜門謝客嫉之若讎。)
    (無奈愈相纏繞,鋤之不去,瘦翁乃歎曰)
瘦 翁:居必擇鄰,斯言不謬。騷經有云: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何昔日之芳
    草兮,今真化為蕭艾也。正今日之謂矣!
    (乃復徙居於澧水之間。)
    (初,瘦翁之回鄭州也,梅臞翁遇鄭州商人,託致書於蘭氏。)
    (及商人回鄭州時,瘦翁已遷居雲中,商人亦不復至羅浮。)
    (臞翁見無回音,心甚悵然。)
    (嗣後絕無便鴻,遂未專郵修候。)
    (瘦翁屢經播遷,愈遷愈遠,亦未寄緘於梅。)
    (二家雖為姻親,不通音問者十餘年。)
    (比及遷居澧水,猗猗已長至十六歲。)
    (生得情致幽閑,德性貞靜。)
    (蛾眉和新同彎,鴉鬢與濃雲共掃。)
    (白凝梨面,還將勝西子三分;紅暈桃腮,卻不向東風一笑,倚碧檻以芳,含水
    (仙共麗。)
    (啟朱脣而氣馥,蕙質同清。)
    (抑且才同柳絮,謝道韞之吟句可雙;韻寄梧桐,蔡文姬之辨琴有二。)
    (揮毫學夫人之格,最愛簪花作賦;妙婕妤之思,無庸起草。)
    (真個人間少有,天上難尋。)
    (有婢芷馨麗而知書,猗猗雅愛之,情同姊妹,偶見小園桃花正放,填《蕙蘭芳
    (引》一闋以賞之。)
    (其詞云:
    (  霞燦芳園映佳麗,翠樓朱戶。)
    (偶卷起湘簾,人面花光暗度。)
    (春風買笑看一半,嬌紅欲語。)
    (喜芬芳滿目,人在武陵深處。)
    (御苑助嬌,唐宮銷恨,憑他一晤。)
    (更斑管蠻箋,誰寫斷腸舊句。)
    (主人珍重,深為藏護問何人,敢到天臺仙路。)
    (填畢署尾寫「猗猗偶題」,草稿夾在《韻府》書中,也未經意。)
    (有荊棘生者,父荊榛在朝當路,權傾一時喜刺人,見者輒避之。)
    (荊棘依父勢欺侮鄉裏。)
    (然見蘭瘦翁獨斂,手執弟子禮。)
    (瘦翁見其不忘恭敬,亦不深為拒絕。)
    
    
4**時間: 地點:
    (一日,荊棘向瘦翁索借《韻府》一部,瘦翁與之,不知中有猗猗詞曲也。)
    (荊棘偶翻閱《韻府》見之,自思曰)
瘦 翁:遁翁家無多人,而猗猗二字又係女郎名,號此必賈,遁翁之女所作無疑。才既佳
    貌亦必美,欲作求凰計,捨此吾誰與歸?
    (遂央人向瘦翁道及。)
瘦 翁:以荊公子聲價,非不欲附女蘿,但小女已許字羅浮梅氏矣!
    (其人默然退以告荊棘。)
瘦 翁:(棘爽然自失,徬徨無計,其人曰)以公子氣焰,何求不得!譬如奕棋宜爭先乎
    ?
    (荊棘猛省,遂託制府蔓公,復申前議,將欲以勢迫之。)
    (瘦翁從容緩議為辭,歸歎曰)
瘦 翁:荊棘勾衣兼之滋蔓難圖。如不早為之所,將不能脫身矣!
    (遂慕西泠幽閑,徙家而去。)
    (第二段 游西泠臞翁歸隱 開東閣密友論交)
    (羅、浮二山岡巒蔥蔚,趙師雄得遇仙妹,至今傳為美談,即其地也。)
    (中有一村,名曰梅村,蓋因梅氏居址得名。)
    (後梅氏支派,或泠宅於西湖,或聚族於庾嶺,此處瓣香僅留一線。)
    (有雪香生者,梅家之公子也!名如玉字雪香,性情恬雅,繁華不競,人因呼為
    (「酸子」。)
    (嗜書籍,尤好吟詠。)
    (有書室號「索笑齋」,自題其額曰「疏影橫斜處」。)
    (又題對聯云)
    (看十月先開待吹出笛聲三弄)
    (問幾生修倒好鋤來月影一簾)
    (雪香寢食其中,絕不稍千俗務。)
    (父臞翁見其必跡雙清,才華魁世;已知克繼家聲,不畏摧折,遂有歸隱之思。
    ()
臞 翁:(謂夫人冷氏曰)余欲至西泠一游,家事可聽兒發落,余明朝即行也!
冷 氏:僕從可帶幾人。
臞 翁:不用僕從。
冷 氏:行李何人擔負?
臞 翁:到處紙帳皆可棲遲,何用行李。夫人勿憂。
冷 氏:此行何日返棹?
臞 翁:經年累月不能定期。
冷 氏:吾兒與松、竹二子,誼同兄弟。明早請來作別,亦可託以家事。
臞 翁:松挺英姿,竹標勁節。自是吾去後家事彼必關切,何須召彼,多此一番周旋。
    (乃命童兒鶴奴,到索笑齋召雪香至。)
冷 氏:爾父欲隻身游西泠,歸期又經年難定,我實放心不下。爾意若何?
雪 香:爹爹年過花甲,祇宜仗履優游,何必作此遠行?
臞 翁:吾生平未嘗株守家園,此行何獨阻我?
雪 香:一路風塵,恐難禁受。
臞 翁:吾不畏雪霜,哪怕風塵。
雪 香:爹爹於老氣衰,今非昔比。
臞 翁:汝恐我零落他鄉乎?十年前遇一方士,贈我寒消九九圖,謂八十一歲後,方成朽
    木枯根。以今計之尚可迎歲廿年,爾不必憂。
雪 香:雖則如此,必須僕輩同行。
臞 翁:吾意已決,不必多言。
    (冷氏及雪香又多方勸阻,臞翁蒂固難搖,決意隻身獨往。)
    (雪香不敢再勸,乃曰)
雪 香:爹爹遠行,何以教誨孩兒?
臞 翁:別無所囑,但望汝立品耳!吾先人世守清貧,不與塵俗為伍。故高人逸士往往結
    為良朋,如林和靖、何水部、張功甫等不一而足。近來二十四番風氣,種種不同
    ,大抵春風買笑、秋水傷情。在汝宜栽培根抵,不為動搖,庶乎奕葉弗替家聲。
    汝其勖之,勿忘訓戒。
雪 香:謹受教。
    (時漏下三更,各自就寢。)
    (次日早餐後,臞翁與冷氏話別出門。)
    (雪香送至折柳橋邊,臞翁遂飄然而去。)
    (雪香凝望久之,悵然而返。)
    (行至長青嶺頭,遇松、竹二子於清泉翠徑之旁。)
    (松名風字翠濤,為人氣節輪困,襟懷磊落。)
    (尤喜當風披襟長嘯且猛而多力,矯若游龍。)
    (重友誼,為人謀事,每一木獨支,真天下有心人也。)
    (竹名筠字嶰谷,性情瀟灑,風骨幹霄,節真心虛,長於音律,真不愧為佳士。
    ()
    (二生與雪香臭味相同訂為契友。)
    (是日松撫清泉,竹立翠徑,正欲偕至雪香家,共談風月佳趣,不意相逢道左。
    ()
    (松、竹笑迎曰)
雪 香:梅酸子適從何來?
    (雪香告以臞翁游西泠之故。)
雪 香:(松曰)何不遣人召我與竹兄,共唱渭城?殊深悵悵。
    (雪香邀二人來家,竹曰)
雪 香: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遂同到索笑齋,分賓主坐。)
    (雪香命童兒鶴奴烹茶。)
雪 香:(松曰)茶品不一,若紅梅,若素梅,是雪香老弟家園風味,究之咀嚼,絕無佳
    處。
雪 香:我家紅梅、素梅,風味固不佳,但較翠濤兄家松蘿何如?
鶴 奴:(松曰)松蘿如布帛粟菽淡而不厭!何可輕視耶?
雪 香:(竹曰)翠濤、雪香不必爭論,吾當向陸羽老子辨其位置,俟異日告君等以優劣
    之殊。
    (松與梅俱頤解。)
雪 香:(雪香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鶴 奴:(松笑曰)若非嶰谷老弟妙語詼諧,怎能索得酸子一笑。
雪 香:昔日包公一笑,人比為黃河清,蓋不苟笑故也!翠濤乃以不笑嗤我,不亦左乎?
    嶰谷你說說看。
鶴 奴:(竹曰)不笑固可佳,但我有一事為你愁。
雪 香:愁著何事?
鶴 奴:(竹曰)愁明日蘭家娘子,恨你閨房之中絕少風情。
雪 香:(松大笑曰)嶰谷老弟的是可人,但蘭家自徙居鄭州原籍之後,十餘載不通音問
    ,恐蘭家娘子在幽谷中已被他人折去,不復為雪香有也!
    (二人拍掌大笑,雪香亦莞然。)
雪 香:(竹曰)雪香年近弱冠,宜諧琴瑟,而令岳家自徙去後,不知何故竟無音耗。臞
    翁老怕性疏放,日窮山水之遊,並不一字問訊,真似人間天上,隔絕霄壤。日復
    一日,難免冰泮梅標之歎。俟老伯西泠回,我當為雪香言及此事,央媒妁至鄭州
    ,共定星期,雪香得早遂桃夭,豈不是好?
鶴 奴:(松曰)嶰谷此言是也!為朋友理合於此盡心。我見世俗之人,每每裏巷徵迷飲
    食游戲,非不熱鬧;至若朋友之事,漠不關心。古人所謂面朋面友比比皆是,最
    足令人生厭。我雖不才頗慷慨激烈,遇有朋友之事,雖不相涉必橫枝兒著緊,決
    不楊柳隨風,毫不為人支持也。
雪 香:世上更有一種趨炎附勢之人,當其人有聲有勢,則脅肩諂笑,交之惟恐不深。有
    時進腴詞以悅其心,有時效小忠以固其寵。及其人聲勢一去,則反眼若不相識。
    甚至其勢窮時迫,欲為將伯之呼!彼且袖手旁觀,絕不為援。或有所求,轉加惱
    恨,繼則凌辱呵罵,在所不免。此等人視面朋面友更屬齷齪。自我看來,處世締
    交之道,宜忘情於繁華之中絕無俗態;共扶持於風雪之內,時見素心。庶乎君子
    之交談以成,不若小人之交甘以壞也。
鶴 奴:(竹曰)雪香,你所說脅肩諂笑,其人固屬可鄙,然亦由與之交者喜奉承耳!平
    居妄自尊大,於勸善規過之人絕不相與。於是心藏叵測者,進所可亦可,所否亦
    否,曲意承順,大而望其提拔,小而貪其飲食。比匪之傷所由。不免我謂為人處
    世,節不可不貞,心不可不虛,庶可受良朋諍友之益,彼脅肩諂笑者,何得乘隙
    而進哉?
雪 香:(松曰)嶰谷老弟所說,歸重立身,誠為不利之論。此即孟夫子所云『端人取友
    必端』之意,我輩當見諸躬行,不徒託之空言也!
雪 香:暢快,暢快。
    (三人復促膝談心,盡歡而散。)
    (第三段 憩茅屋逋仙接引 過溪橋臞叟皈依)
    (梅臞翁風餐露宿,將近西泠,行至一處,平蕪千里,絕無人煙。)
    (時日已黃昏,棲息無地,正驚懼間,隱隱望見岭上火光透出深林,知是村落,
    (急覓路投之。)
    (至嶺上則見茅屋半間而已。)
    (當門惟有一鶴,見臞翁至長鳴數聲,少時,一叟出,鶴髮童顏,飄飄然有仙氣
    (,笑謂臞翁曰)
笑 謂:老人早知君欲投宿,必尋到這裏來。但似此蝸角蚊蝶豈能相容,君可向別處去。
    (臞翁告以別無村後。)
臞 翁:(叟指嶺之西曰)兀的不是人家?
    (臞翁於星光之中凝眸審視,若隱若見,果然不下數十家,遂拱手謝叟曰)
臞 翁:煩指引。
笑 謂:(叟笑曰)此處人家盡可留宿,切莫再來我這裏,決不相容也。
    (臞翁別去,望嶺西有人家處行,愈行愈遠。)
    (行過裏許,尚覺那些人家,依然若隱若見,自忖)
自 忖:星光之下,怎能望見許遠人家,莫非路走差了?
    (再向前急行一會,則見那些人家,相隔不過一箭之遠,心甚喜及趨至乃是茂林
    (密樹,絕無村莊。)
自 忖:(聽得鬼聲嗚嗚,蟲鳴唧唧,驚心動魄,毫髮俱悚,乃曰)不意此老竟賺人若斯
    耶?
    (不得已尋舊路而返。)
    (至則老叟策杖立於門首,笑迎)
笑 迎:說過切莫再來何又返耶?
臞 翁:嶺西並無人家,老翁何故賺我?
笑 迎:(叟曰)君未尋到盡頭處,若到盡頭處自有村落。
臞 翁:走三家不如坐一家,我再不學那現鐘不打、再去煉銅的了。
笑 迎:(叟曰)必欲借宿,當為我即景一吟。
    (臞翁乃口佔二絕云:
    (  溪頭日落已黃昏,茅舍蝸居絕遠村。)
    (漫道山人無伴侶,夜深還有鶴司門。)
    (遠樹翻疑舍宇遮,宵徵那辨路途差。)
    
    
5**時間: 地點:
    (即今莫漫尋棲宿,一夜酣眠處士家。)
臞 翁:(叟笑曰)君清才敏絕,信是可人。
    (遂延臞翁入。)
    (見滿室清虛,一塵不染。)
    (有對聯云:
    (  清留月影鋤三徑)
    (寒共梅花老一生)
    (叟問臞翁姓字,且詢以將欲何往。)
    (臞翁以實告,因問叟。)
臞 翁:(叟曰)老人姓林,與君先人有通家之好。
臞 翁:翁年幾何?
笑 迎:(叟曰)不知歷幾甲子矣。
    (臞翁不知是仙是佛,心甚異之。)
    (叟命臞翁就寢。)
    (及天微明,臞翁恍惚聞呼曰)
臞 翁:梅臞翁可起行也。
    (猛開倦眼,見身臥草茵,茅舍全無,司門之鶴猶隱隱在雲端飛繞。)
    (正縱目仰觀,忽片紙撲面飛來,落於草際。)
    (拾起視之,中有四語云:
    (  問我何人,和靖後身。)
    (西泠之北,三度梅春。)
    (臞翁閱畢,喜曰)
臞 翁:吾隻身作西泠之遊,原欲不食人間煙火。今幸和靖先生預導先路,從此皈依,何
    難酬願。
    (遂復向西泠而行。)
    (越兩日,復至一處,崇山茂林,蔥蔚深密。)
    (臞翁思和靖先生當必在此。)
    (日沉天暮,遂不向人家借宿。)
    (時值初旬,斜月半圭,猶掛樹杪。)
    (臞翁趁著月光入山深處,祇見叢林有人走動,私心竊喜,以為必是和靖先生。
    ()
    (忽聽風響處,跳出二人,伸拳勒手,乃山賊也。)
    (一名山魈,一名木魅正欲出山尋華屋打劫,不期臞翁與之相遇。)
臞 翁:(喜曰)送買路錢者至矣!
    (見臞翁並無行李遂遍身搜尋,卻也絕無金銀氣,二人顧謂曰)
臞 翁:此人何一寒至此?
笑 迎:(謂臞翁曰)聽爾聲音乃遠方人,空身夜行必是喪家之狗,爾盍跟我作一夥伴?
    (臞翁不可,賊強之;臞翁固不可,山魈怒曰)
臞 翁:我本欲留你一條活命,汝真不識好歹,留汝那有用處?
    (遂舉刀刺之。)
    (忽虎嘯一聲,跳出林外。)
    (向二賊張牙舞爪。)
    (賊驚走。)
    (臞翁昏絕地上,少時蘇醒,手足無措,亂竄林中,聽得鶴唳數聲,以為和靖先
    (生去此不遠,心稍定,坐以待之,亦絕無影響。)
    (比及天明,方覓路而走。)
    (行里許,前臨大溪,溪上有木橋。)
    (臞翁欲行過橋去,橋木已朽不堪行乃轉身覓路。)
臞 翁:(忽背後有人呼曰)梅臞翁不在此處歇腳更欲何往?
    (臞翁急回頭看時,見和靖先生披鶴氅,隔橋端坐,一鶴鎮踞於前。)
    (臞翁遂倒身下拜,乞為接引。)
和 靖:爾且過橋來。
臞 翁:橋木已經朽壞,怎好立腳?
和 靖:爾但行且勿憂。
    (臞翁深信和靖,遂放膽走來。)
    (將近彼岸,橋木忽斷將臞翁跌在水中,彷徨懼間,覺已立於和靖先生側矣!回
    (視橋下,又有一臞翁浮於水面,不勝驚疑。)
和 靖:(和靖笑曰)爾今日方脫凡根,不須疑慮。
    (臞翁跪請皈依,和靖乃揮塵尾謂之曰)
和 靖:佛傳衣缽必先懺悔。吾今託為坐禪,爾試參之。
    (臞翁請說妙諦。)
和 靖:犯口過否?
臞 翁:嫌壓瓊枝頻罵雪,憐摧玉蕊暫呵風。
和 靖:犯淫過否?
臞 翁:嘗招月姊橫疏影,喜傍封姨送暗香。
和 靖:犯殺過否?
臞 翁:偶曳長條打孤鶴,偏教冷艷餓寒蜂。
和 靖:犯身過否?
臞 翁:溪上賺他吹笛客,嶺頭欺遍詠花人。
和 靖:作如何究竟?
臞 翁:枝殘蕊破多生子,花落魂消尚有心。
和 靖:作如何解脫?
臞 翁:縱有月魂都是夢,不逢春信本無香。
和 靖:(和靖喜曰)爾真能十根斷、六慧通也,吾今還你個葉落歸根罷!
    (同往西泠北去,不知所終。)
    (第四段 花朝節郊外尋春 貰酒亭溪邊遇柳)
    (梅如玉自臞翁游西泠去後,與松風、竹筠二子往來愈密。)
    (坐談時,詩書供其採摭,風月助其吟詠。)
    
    
6**時間: 地點:
和 靖:(一日,如玉獨坐索笑齋,松風排闥而入,大呼曰)雪香真如世外佳人,不輕向
    人間挪步,我松翠濤今日特來索笑也!
雪 香:翠濤今日來何早也?
和 靖:(松曰)聽得春來春去一半,我為春光惜,故特早來欲與你共惜之。
雪 香:今日花朝,我到忘記了,翠濤你真真是有心的人。我家沁香園杏花正開,可呼酒
    以賞之。
和 靖:(松曰)無庸小小沁香園怎容得許多春色,必須攜酒作郊外遊,方消受得數十里
    的風光。
雪 香:如此說,當約嶰谷偕往。
和 靖:(松曰)更佳。
    (遂命鶴奴持簡招竹筠,其略云:
    (  一年春色,都附花朝。)
    (我輩偶爾混跡紅塵,何礙英雄本色。)
    (邇際天朗氣清,遊人濟濟,陌上帽影鞭絲,繹絡不絕。)
    (若獨株守空山,怎不教人冷齒?特此專紮,邀閣下作郊外遊。)
    (幸無阻興,令東皇笑我輩寡情也。)
和 靖:(竹筠見紮即至,謂二生曰)我方欲到翠濤家,將出門遇鶴奴持簡至,不然幾乎
    空走一回。
雪 香:嶰谷你好痴,你若到翠濤家定非空走。
和 靖:(竹曰)翠濤到這裏來了,我去如何不是空走?
雪 香:有嫂夫人在哩!
雪 香:(竹大笑;松亦笑曰)不意雪香為人恬淡,亦能作風流蘊藉語。
和 靖:(竹曰)要走就走,不必閑話。
雪 香:(松曰)我有一事與雪香商。
雪 香:何事?
和 靖:(松曰)家中可有酒否?
雪 香:有。
和 靖:(竹曰)翠濤真是酒鬼,這裏又非你家,到老實得狠哩!
雪 香:(松笑曰)昔人欲飲酒,當謀諸婦。若是在我家,我必與婦謀。今在雪香家,故
    不得不與雪香謀也!
雪 香:翠濤利嘴,報復好快。
和 靖:(竹曰)再說一會,今天過了。
    (雪香遂命鶴奴攜酒同游郊上,則見:
    (    幾樹棠梨,半灣楊柳。)
    (趁薄暖而粉蝶翩翩,罥輕寒而遊絲裊裊。)
    (香合繡野,狂蜂合花影齊飛,草滿平蕪,翡翠共湖光一色。)
    (黃鶯乍囀,巧弄金梭;紫燕初睇,頻拋玉剪。)
    (簾隱杏花之市,前村沽酒人家;簫吹桃葉之溪,到處賣揚風景。)
    (遍千山兮萬山,迷十里兮五里,哪管紅塵拂面,帽影鞭絲;都從紫陌尋春,衫
    (輕袖窄。)
    (鴨頭水暖,綠波蕩漾片踩來,雁齒橋橫,碧樹參差驕馬過。)
    (時見芸窗才士,幕結青油;更教綺閣名姝,錢分白打。)
    (紅裙翠袖,行將小婢當頭;霧鬢雲鬟,笑向鄰媛低語。)
    (朵朵蓮花,步緩輕盈,一半情人扶,雙雙柳葉眉舒,羞澀幾分防客看。)
    (真個風景宜人,益信陽春召我。)
    (三人一路玩賞不盡,行過溪橋,有一小亭,前臨綠水,後枕溪山,中列石桌、
    (石几,四面石欄旁豎小碑。)
    (三人撫碑讀之,乃是趙師雄遇美人處,後因慕想不置,遂建亭焉,題曰「貰酒
    (亭」。)
    (雖在繁華場中,到也十分幽靜。)
    (雪香命鶴奴將攜來酒餚排上,三人小飲其中。)
雪 香:(竹曰)有酒無詩,未能遣興,盍將貰酒亭為題,作詩紀之。
和 靖:(松曰)嶰谷所說甚佳。登高作賦,臨流賦詩,是我輩本等事。雪香你帶有紙筆
    否?
雪 香:有。
和 靖:(松曰)快取來,各作一首。
    (鶴奴將紙筆呈上。)
    (三人吮筆起草,雪香先成,以示松、竹:
    (  仙子行蹤等翠萍,臨溪千載剩空亭。)
    (早知奇遇都成夢,悔不相逢總莫醒。)
雪 香:(松笑曰)雪香欲夢不醒耶?處世若大夢,問是誰個醒來?
和 靖:(竹曰)翠濤,你詩還不做,祇顧聞談。
雪 香:(松曰)你做起了?
和 靖:(竹曰)已做起,你看看。
    (淺淡妝成百媚嬌,相逢自覺黯魂銷。)
    (美人到底無情甚,祇伴檀郎醉一宵。)
雪 香:(松曰)嶰谷你說無情,這樣無情的你遇著幾個?我的詩尚未做,就你的意思翻
    作一首罷。
    (酒家相伴話平生,不是無情是有情。)
    (今日空亭留一醉,當筵那有佩環聲。)
和 靖:(竹指雪香曰)雖無佩環聲,卻有個美人在此。
雪 香:這個美人與嫂夫人交好。
和 靖:(松笑曰)酸子也不酸了。
雪 香:(竹曰)想是醋喫完了。
    (三人失笑。)
雪 香:(松曰)酒來!
    (鶴奴換壺上,復滿酌,各飲數巡。)
    (忽一人著翠袍,緩步溪頭。)
雪 香:(竹與相識,呼曰)柳曲江哪裏去?
    
    
7**時間: 地點:
    (且說此人姓柳名衙字曲江,節操雖不及竹,卻也風流自賞淡雅宜人,好著白衣
    (,隨風飄蕩,故竹與之為友。)
    (時聞竹呼,遂走至亭前,松、梅亦離座相迎。)
雪 香:(竹謂梅、松曰)此柳曲江也,住長堤,去此地不遠。
雪 香:(松、梅齊聲曰)久仰,久仰。
雪 香:(竹又指松、梅謂柳曰)這位構翠濤,這位梅雪香。
和 靖:(柳曰)嶰谷嘗道及二位品望,不勝景慕,今得瞻韓何幸如之。
雪 香:(松曰)曲江不嫌杯殘炙冷可入席坐坐。
    (雪香欲讓杯於柳。)
雪 香:(柳曰)我與嶰谷共杯。
和 靖:(松笑曰)合巹杯不過如此,竹娘今日嫁柳君矣。
雪 香:(竹曰)翠濤總好謔與曲江初相識,何便乃爾。
和 靖:(柳曰)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雪 香:曲江便宜了你。
    (松、柳大笑,遂相為獻酬。)
雪 香:(柳見三人詩句讚曰)載酒吟詩真真是文人快事。
雪 香:曲江也作一首。
和 靖:(柳曰)學淺才疏,況且崔題在上,續貂似可不必。
雪 香:(竹曰)已屬相知何必推卻?
和 靖:(柳笑曰)如此,則班門弄斧矣!
雪 香:(松曰)你非木匠這裏也沒公輸,請速作。
    (柳乃作一首云:
    (  一醉酒家天欲明,醒看月落共參橫。)
    (建亭空紀相思夢,那似當時不遇卿。)
和 靖:(松曰)詩筆清新,真是嶰谷友矣!
雪 香:(柳曰)過譽,過譽。
雪 香:(雪香復呼)酒來。
鶴 奴:冷了。
雪 香:尋些枯草再熱一熱。
鶴 奴:熱過數次,枯草都尋盡了。
雪 香:(松曰)令人興阻。
鶴 奴:(柳曰)此處去寒舍不遠,可同到寒舍再暢飲一回。
雪 香:(松曰)雪香你我怎好叨擾曲江,但我輩不必作此俗態,好同去也。
    (雪香命鶴奴收拾杯盤,攜了回家,已與松、竹向柳家而去。)
    (第五段 曲江有約賞煙花 如玉無情對桃李)
    (雪香及松、竹同到柳家,柳曲江導入書室,室名「洩春軒」,其額曰:「嫩金
    (」。)
    (旁有對聯,乃李義山詩也。)
    (曰)
    (已帶黃金縷,仍飛白玉花。)
雪 香:曲江真雅人深致。
    
    
8**時間: 地點:
    (少時茶罷,曲江入內去了。)
雪 香:(松曰)柳曲江風流可愛,宛似張緒當年。
鶴 奴:(竹曰)我竹嶰谷所交的朋友,哪有錯的。
雪 香:(松曰)你與我相交,你就錯起。
鶴 奴:(竹曰)更是不錯。
    
    
9**時間: 地點:
鶴 奴:(少時柳出,謂竹曰)不知兄等今日作郊外遊,未曾辦得一毫餚饌,率爾邀到舍
    下,殊覺不恭。我引兄等到一處所,可以釃酒並可以賞春。
雪 香:(松曰)有此妙境,何不早去?
鶴 奴:(竹問柳曰)是何地方?
雪 香:(柳曰)離此不上半里,有個青樓甚佳。
鶴 奴:(松曰)如此,我不去。
雪 香:(柳曰)翠濤襟懷浩蕩,何竟是個道學先生。
鶴 奴:(松曰)我與嶰谷年稍長,入此煙花隊裏可信把持得定。雪香年幼,且未嘗過此
    中滋味,倘引開了情竇惑於其中,甚非你我為朋友的道理。且異日臞翁老伯回時
    ,你我將何顏以對?
雪 香:(柳曰)這卻無妨。昔日騷人才子,如杜子美、李太白、元微之、白樂天、蘇東
    坡、陸放翁等,動輒挾妓以遊。今為此行,似亦無傷雅道。
鶴 奴:(竹曰)曲江聽言亦是。且我觀雪香為人,恬淡寡笑言,諒不致溺於其中。此番
    舉動,正如今早所示札云『偶爾奇跡紅塵,何礙英雄本色』。翠濤你不必過拘。
雪 香:(松顧雪香曰)雪香,你可自信否?
雪 香:請嘗試之。
    (於是四人攜手同行。)
    (不過半里之遙,已到門首,恰遇院中一個小廝出來。)
    (柳生是來過認得的,便叫)
小 廝:柳相公,怎輕易不到這裏來?
雪 香:(柳問)你家桃姑娘、李姑娘在家否?
小 廝:在家,相公請到裏面待茶。
    (四人遂一齊走進。)
    (原來院有二妓,一名桃根,一名李萼,雖非傾國傾城,卻也算得教坊魁首,簫
    (管歌曲件件皆精,但不解吟詠耳。)
    (小廝引四人入內,呼曰)
小 廝:桃姑娘,李姑娘,西門柳相公同三位客來了!
    (祇聽角門一聲,二女齊出,笑迎)
笑 迎:柳相公是哪陣風吹得來的?
    (忽見雪香在旁,凝眸半晌,私相語曰)
雪 香:好個體面哥兒。
笑 迎:(柳因指三人示二妓曰)這位松相公,這位竹相公,這位梅相公。
雪 香:(桃含笑曰)梅相公合眾位相公請坐。
笑 迎:(柳復指二妓曰)這是桃姑娘,這是李姑娘,
雪 香:(松顧柳笑曰)桃李盡在公門。
笑 迎:(竹曰)雖在曲江門下,卻已下自成蹊矣!
    (。)
笑 迎:(李曰)都是些讀書相公,會講文哩。
雪 香:(桃曰)相公們平日在家講的文,今日都背來了。
    (合座大笑。)
    (雪香獨向隅而坐,低頭不語。)
雪 香:(桃曰)相公們祇管說,可憐冷落我梅相公。
笑 迎:(竹曰)雪香祇管放老氣些,莫作新嫁娘模樣。
雪 香:(松曰)我先所言固是正理,但既到這裏來也要風流點子,莫把你的酸氣帶來了
    。
笑 迎:(柳曰)雪香初來,這也難怪。
雪 香:(李曰)又道是無酒不敘情,相公們喫酒不喫?
笑 迎:(柳曰)特來喫酒的。
    (桃遂命小廝辦酒。)
    (不一時排上筵席,依次而坐。)
    (雪香讓柳坐,柳曰)
雪 香:今日是我的薄東,我在上橫頭坐,翠濤左邊一席坐,嶰谷右邊獨坐,你隨翠濤坐
    ,桃姑娘、李姑娘下邊陪客。
笑 迎:(竹曰)我喜同翠濤坐,雪香你在右邊獨坐。
    (雪香不可。)
雪 香:(松曰)這又不是請客,雪香你就坐下。
雪 香:(坐畢,酒飲數杯,柳曰)啞酒難喫,我等賭拳索戰罷!
笑 迎:(松曰)快事,快事!我就與你來。
    (柳輸松一籌。)
笑 迎:(竹曰)細柳營真不濟事,待我整齊隊伍戰退大樹將軍。
笑 迎:(遂與松戰,松輸一籌,呼雪香曰)淇園竹箭射退吾軍,可速截住。
    (雪香與竹戰,竹輸一籌。)
雪 香:望風而降,真勢如破竹矣!。
笑 迎:(竹曰)吾將教吳宮美人戰。
雪 香:(謂桃曰)你與我擒此驍將。
    (雪香也輸一籌。)
雪 香:(竹曰)梅將軍今日於娘子軍中棄甲曳兵走矣!
    (松、柳大笑。)
雪 香:(柳曰)桃姊唐突梅郎,該敬酒一杯。
    (桃立起身來敬酒。)
雪 香:酒厚了,不敢領。
    (桃見雪香喫了些酒,面色微紅,真似桃花瓣兒一般,好生愛憐,遂移坐雪香身
    (旁勸酒。)
雪 香:(竹笑曰)我叫雪香獨坐右邊,留虛席以待桃姊久矣!
    (桃復勸以酒,雪香固辭。)
雪 香:(李曰)待我敬梅相公一杯。
笑 迎:(桃曰)看你臉面何如。
雪 香:(松曰)雪香醉了也祇一杯酒,莫卻了他二人的意思。
    (雪香遂一飲而盡。)
    (李復敬雪香一杯,雪香祇不肯喫。)
雪 香:(柳謂李曰)梅相公既不喫,不必相強,我替他喫一杯罷!
笑 迎:(松曰)觸動了我的詩情。
雪 香:(柳曰)翠濤豪爽定有警句,我當洗耳。
笑 迎:(松曰)《牡丹亭》有句云『不是梅邊是柳邊』,與方纔李姊敬酒情景宛合。
    (合座大笑。)
笑 迎:(桃曰)《牡丹亭》詞曲甚好。
雪 香:(柳曰)你們吹唱俱佳,何不歌一曲侑酒。
笑 迎:(桃曰)恐污相公們耳哩!。
雪 香:(松曰)我最喜聽清音。
笑 迎:(竹曰)我也略知一二,試歌一曲聽聽。
    (桃乃吹長笛,李彈箏而歌:
    (  曉掛芙蓉帳。)
    (有十分思憶,十分惆悵。)
    (不曾相別,相別如何樣。)
    (恨雞鳴日上,不等鴛鴦情暢。)
    (今早分離,又是何日何時再了前賬。)
    (看眼底情人難依傍,問今宵那個成儷伉。)
    (新舊閑愁,一夜一回償。)
    (有誰銘腑臟,度爾煙花飄蕩。)
    (偶作新詞待卿,卿按節時啟朱脣唱。)
    (右調《夢芙蓉》)
笑 迎:(歌畢,松曰)真是響遏行雲,暢快!暢快!
雪 香:(竹曰)我細聆此曲,其詞絕佳,不知是何人作的?
笑 迎:(桃曰)我們歌新詞,不歌舊詞。這就是柳相公從前作的。
雪 香:(松曰)曲江風流令人雅慕。
笑 迎:(李曰)我看相公們都是才子,何不也各作一首,使我們唱唱。
雪 香:(松曰)使得。
    (遂填《南鄉子》云:
    (  日暮髻重梳,賣笑春風待阿奴。)
    (幾度喚郎,郎面本生疏。)
    (陌路都成並蒂蕖。)
    (竟夜任歡娛,此際誰憐瘦弱軀。)
    (縱使相憐,情義總模糊。)
    (應共鮫人泣淚珠。)
笑 迎:(柳曰)翠濤淒音促節、哀感頑艷,洵是才人之筆。嶰谷你也作一首看。
    (竹乃填《百字令》一闕云:
    (  當楚桃李為誰春,小小芳齡二九,賣笑門前迎好客,笛唱笙歌,盡有裙底
    (風流,眉尖嬌媚,二美傳人口。)
    (金樽捧處,競看雙袖纖手。)
    (祇恐南打夭桃,風摧綺李,瘦比章臺柳。)
    (昔日繁華爭美處,到此不堪回首。)
    (酒地淒涼,花場冷落,兀自拋紅豆。)
    (琵琶慣抱,積愁誰與分剖。)
雪 香:(松曰)嶰谷真欲淚落青衫矣!
笑 迎:(竹曰)雪香作一首,想必更佳。
雪 香:不作也罷。
笑 迎:(松曰)都作了,你如何不作?
    (雪香遂提起筆,填《滿江紅》一闕云:
    (  偶過青樓,見兩樹、嬌花嫩蕊。)
    (裝就的、倚門含笑,拈花自喜。)
    (金爵釵簪雲霧鬢,秦珠幾粒垂雙耳。)
    (聽當筵,個個說風流,新桃李。)
    (乍相識,便呼姊。)
    (歡笑處,竟如此,我偏嫌脂粉,為花羞死。)
    (座有東鄰情不適,世無西子難誇美。)
    (笑生平、俊眼太孤高,誰堪視。)
雪 香:(松笑曰)雪香欲遇西子,悔不早生千餘年,泛西湖去。
笑 迎:(桃曰)相公所作詞曲都佳,我無所酬,但持杯酒為敬。
雪 香:我實不飲。
笑 迎:(松曰)天色將晚,略飲數杯回去。
    (飲畢,桃、李二妓送四人出。)
笑 迎:(桃私謂柳曰)梅相公好個才貌,可惜不知風流情趣。
雪 香:(柳曰)年紀還幼。
    (四人遂別二妓而行。)
    (第六段 柳曲江讚美人 梅如玉憐好夢)
    (松、竹、梅、柳出院復到柳家。)
雪 香:(松曰)我先慮雪香走到煙花隊裏把持不定,不意不言不笑,竟酸到這地位了。
笑 迎:(竹曰)雪香今日正是鄉裏人與妓焉,能不為蘇公所笑。
雪 香:(松曰)雪香少年老成,我輩真不能及。
雪 香:非也。我祇道青樓妓館必是絕色,方能引人遊賞。誰知這兩個盡是些脂粉氣,聞
    之令人欲嘔,怎能動我風情。
笑 迎:(柳曰)這兩個雖未脫盡脂粉,然也是教坊渠魁。雪香眼孔大高,就難說了。
雪 香:(松曰)與此輩交接原是水月鏡花,祇要稍有風韻,偶爾作盆景玩賞也可。恰情
    雪香持論太苛,吾恐風月場中絕無插腳之地。
笑 迎:(柳曰)雪香如此著眼,未知嫂夫人如西子否?倘是無鹽,將如之何?
雪 香:事關倫紀,又當別論,雖隴原、北成亦與諍好。除此之外,不是傾國傾城,決不
    待以青眼。
笑 迎:(竹曰)雪香到底寡情。
雪 香:若遇絕世佳人,我比兄等用情更深,惜未得一見耳。
笑 迎:(柳曰)雪香,到有一個絕世佳人,去此不遠,我幾乎忘卻了,明日與你賞識賞
    識。
雪 香:是甚人家?
笑 迎:(柳曰)也是妓館。
雪 香:敗柳殘花哪有佳處。
笑 迎:(柳曰)不可一概而論,我試說與你聽:北去十餘里,有一院名銷魂院往來俱是
    豪貴,院中有麗姝十餘人,皆是到處選來。
雪 香:何若是之多。
笑 迎:(柳曰)此不過與桃李相上下,不足為雪香道。別有一室名延秋館,獨居一妓,
    姓桂名蕊字月香,舉止端莊,性情幽靜,不與群妓為伍,詩詞歌賦無一不佳,書
    畫琴棋無一不妙,祇是欲求一見,便有兩不得、兩不能。
雪 香:何謂兩不得?
笑 迎:(柳曰)非數十金不得,非文人才子不得。
雪 香:何謂兩不能?
笑 迎:(柳曰)欲薦枕席不能,欲稍與褻狎亦不能。
雪 香:(松笑曰)曲江說誑。兩不得猶可言也,兩不能恐未必然。
笑 迎:(柳曰)若是粗人俗客到館,諒他難保其貞,但所接者盡是文人才士,一見生憐
    自不忍相強。即如我去年曾去一回,與之坐談竟日,自覺惜玉憐香之情難已,朝
    雲暮雨之念轉消。翠濤你去一回,方知我非說誑也。
雪 香:(竹曰)倘俗客要見若何?
笑 迎:(柳曰)彼嫉俗子若讎,相見僅同木偶,俗人祇貪裙邊風味那識真色,又何樂以
    數十金與木偶相見哉?
雪 香:(竹曰)鴇兒若得他宿客,真是大大錢樹子,所獲豈止數十金,何也聽其自便?
笑 迎:(柳曰)彼係鴇兒愛養,非不欲其宿客,但一言及彼遂尋死覓活,鴇兒恐其短見
    ,並連一見可獲數十金也沒有了,因此不敢勉強。
雪 香:(松曰)曲江雖是如此說,我終不信。
笑 迎:(柳曰)不信由你,一去便知。
雪 香:果如曲江言,我真欲往,惜乎無數十金耳!
笑 迎:(柳曰)是在我。
雪 香:(竹曰)曲江與雪香尚是新知,何敢以重費相煩,此事我當任之。
笑 迎:(松曰)此番為雪香而去費金,我當與嶰谷共任,但我難為役,嶰谷任之,誠是
    何敢累及曲江。
雪 香:(柳曰)這卻無妨。
    (四人訂期而散。)
    (雪香歸,獨坐索笑齋,將信將疑,默默無語。)
    
    
10**時間: 地點:
雪 香:(少時隱几而臥,忽見竹自外來,呼曰)雪香獨坐無聊,何不踏青去。
    (雪香遂偕竹出門,果然一路風光賞心悅目。)
    (行至一處,忽見舍字壯麗,聞閎甚高,心知是豪貴人家,信步直入絕無阻礙。
    ()
    (行過數重,中有一園湖山掩映,迥異俗境,數株垂絲海棠,倚著荼䕷架邊。)
    (雪香立住玩花,回頭忽見美人著杏黃衫,憑欄拂鬢,見客毫不躲避。)
    (雪香凝眸視之,真是天上少有人間難尋。)
    (一時目迷魂飛手足失措。)
    (良久神稍定,與之語亦不答但含笑而已。)
    (聞有呼喚聲,美人遂入內去了。)
    (雪香驚疑一會,乃口佔二絕云:
    (  僥幸相逢月裏仙,今宵人上大羅天。)
    (霓裳一曲能精否,待向花中奏管弦。)
    (玉貌珊珊淺淡妝,佳人獨倚石然旁。)
    (無情最是留情處,笑對春風看海棠。)
雪 香:(吟畢,忽聞竹呼曰)雪香今日著魔道矣!
    (猛然回頭,則見身臥几上,書燈如豆半明不滅,始知方纔所見乃是一夢南柯。
    ()
雪 香:(遂撥動銀缸,寂坐片時,尋思曰)若是曲江所說桂蕊能如夢中美人,我梅雪香
    不作大士供養,算是無情。
笑 迎:(又想道)夢裏造境奇奇怪怪,何所不有。如所見的美人,漫說於今沒有,祇恐
    自古都無。早知有如此好夢,何不不醒更妙。今早到貰酒亭作詩,末二句云『早
    知奇遇終成夢,悔不相逢總莫醒』,不謂已成讖語。
    (時已漏滴三更,雪香遂解衣就寢。)
    (思續前夢,轉側一會方纔睡著。)
    (不多時,聞山寺晨鐘而寤,因集古人句作一絕云:
    (  雲想衣裳花想容(李白)
    (月斜樓上五更鐘(李商隱)
    (洞房昨夜春風起(岑參)
    (神女知來第幾峰(張子容)
    (天色微明,披衣急起,呼鶴奴熱水淨面。)
    (啟門出,謂鶴奴曰)
鶴 奴:太太若問,說我到松相公家去了,早飯熟也休等我。
    (走到松家,松扉初啟。)
雪 香:(蒼頭見雪香到)梅相公到快雪亭坐坐,我家相公尚未起來。
    (雪香遂獨坐亭內。)
    (此亭係松書室,松題額曰:「鶴棲處」,又取古句作對云)
    (雲影亂鋪地 濤聲寒在空)
    (雪香在亭中想起幻夢,坐不住起身在階前閑步、沉吟。)
雪 香:(松出呼曰)雪香好早,驚人殘夢。
雪 香:我雪香孤眠獨宿,天明即起,不似人家在溫柔鄉,雖不老死也幾眠死。
鶴 奴:(松曰)夢裏鴛鴦有本有樂境,雪香酸子那知其中況味。
雪 香:你說夢裏鴛鴦,本有樂境,這何足為樂,我到有個好夢,祇怕你平生福薄,總未
    夢過一回。
鶴 奴:(松曰)你有甚好夢?
    (雪香遂將夢告松。)
雪 香:(松曰)你因曲江所說動了興頭,亂想胡思夜形諸夢,也是常事,但曲江之言終
    是假的。
雪 香:怎知是假?
鶴 奴:(松曰)曲江見你說『世無西子難誇美』,故把個假西子說你聽聽。
雪 香:不管是假是真,那銷魂院我總要去一回。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