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逢舊往事怪迷離 睹新聞關心驚歲月)
    (大凡一個人,無論事業,撰文章。)
    (那出色當行的,必能獨樹一幟。)
    (倘若是傍人門戶,便落了近日的一句新名辭,叫做:「倚賴性質」,並且無好
    (事乾出來的了。)
    (別的大事且不論,就是小說一端,亦是如此。)
    (不信,但看一部《西廂》,到了《驚夢》為止,後人續了四出,便被金歎罵了
    (個不亦樂乎。)
    (有了一部《水滸傳》,後來那些續《水滸》、《蕩寇志》,便落了後人批評。
    ()
    (有了一部《西遊記》,後來那一部《後西游》,差不多竟沒有人知道。)
    (如此看來。)
    (何苦狗尾續貂,貽人笑話呢?)
    
    
2**時間: 地點:
    (此時,我又憑空撰出這部《新石頭記》,不又成了畫蛇添足麼?按《石頭記》
    (是《紅樓夢》的原名,自曹雪芹先生撰的《紅樓夢》,《綺樓重夢》……種種
    (荒誕不經之言。)
    (不勝枚舉。)
    (看的人沒看一個說好的。)
    (我這《新石頭記》,豈不又犯了這個毛病嗎?然而,據我想來,一個人提筆作
    (文,總先有了一番意思。)
    (下筆的時候,他本來不是一定要人家贊賞的,不過自己隨所如,寫寫自家的懷
    (抱罷了。)
    (至於後人的褒貶,本來與我無干。)
    (所以我也存了這個念頭,就不避嫌疑,撰起這部《新石頭記》來。)
    (看官們說他好也罷,醜也罷,左右我是聽不見的。)
    (閑話少提,言歸正傳。)
    
    
3**時間: 地點:
    (且說續撰《紅樓夢》的人。)
    (每每托言林黛玉復生,寫不盡的兒女私情。)
    (我何如只言賈寶玉不死,幹了一番正經事業呢。)
    (雖然說得荒唐,未不可嘗不可引人一笑。)
    (看官們,且聽我謅上一個引子來:
    (    定國安邦,好少年,雄心何壯,彈丸大的乾坤!怎當得風雲莽撞;三
    (尺長的龍泉,卻出萬丈光芒。)
    (大好的日光、月光,只可惜隔著了二三百層魔和障,害得人熱如狂!如狂!害
    (得人熱念如狂!好頭顱,沒處商量安放,只剩得熱淚千行,熱血一腔,灑到東
    (洋大海,翻作驚濤駭浪。)
    (猛回頭,前事盡荒唐!甚的是,文場、戰場,名場、利場,算將來,不過是五
    (千年的一本糊塗帳。)
    
    
4**時間: 地點:
    (且說那年賈寶玉帶了賈蘭去下場,等到三場完畢,出場時候,茫茫大士、渺渺
    (真人,早在場外候著,要帶他去歸真返璞,所以賈蘭一回頭,便不見了他。)
    (須知他己經悟徹前因,一朝擺脫,所以任憑家中人等,鬧到馬仰人翻,都是弁
    (而不顧的了。)
    (大士、的了。)
    (大士、真人先引著他趕到毗陵驛,叫他別過了父親賈政,然後把他送到大荒山
    (青埂峰下,結了一個茅庵,叫他苦修起來。)
    (從此又不知過了幾世,歷了幾劫,總是心如槁木死灰,視千百年如一日。)
    (也是合當有事,這一天,賈玉忽然想起,當日女媧氏煉出五色石來,本是備補
    (天之用,那三萬六千五百塊都用了,單單遺下我未用。)
    (後來雖然通了靈,卻只和那此女孩子鬼混了幾年,未曾酬我這補天之願。)
    (怎能夠完了這個志向,我就化灰化煙,也是無怨的了。)
    (如此凡心一動,不覺心血來潮,慢慢的就熱如焚起來,把那前因後果盡都忘了
    (,只想回家走一趟,以了此願。)
    (卻又自己想著已經做了和尚,剃了頭髮,這個尷尬樣兒,如何去得?非但父親
    (見了要動怒,就是姐妹們看了,也嫌我腌臢。)
    (不如耐過幾時,蓄了頭髮發再去罷。)
    (立定主意,就一天一天的養起頭髮來。)
    (說也奇怪,從前他苦修時,不知歷了幾世劫,就如過了一日似的。)
    
    
5**時間: 地點:
    (如今要養起頭髮來。)
    (卻一日比一年還難過。)
    (天天只盼頭髮長,那頭髮偏偏不肯長的快。)
    (恨得他每日在家長吁短歎。)
    (好容易捱了一年多。)
    (養得了尺把來長,將就可以辮起來了,心中十分歎喜,胡亂辮了。)
    (打開包裡,看見那取來換了。)
    (又帶上那塊寶玉。)
    (無意中在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來,取來一看,卻是年向紫鵑討的那一面小鏡子
    (,就拿來一照,覺得自家模樣兒,依然如舊。)
    (於是,整頓衣裳,出了茅庵,不辨東西南北行去。)
    (心中只盼遇見了人。)
    (可以問路。)
    (誰知盡著行去,偏偏一人不見。)
    (看看已經日落西山,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喜得腳力尚不見乏,回頭看時,連青
    (埂峰的影子也不見了。)
    (此處又不知是何所在。)
    (正在徬徨之際,猛抬頭看見頭上一塊烏雲,愈散愈大,不一惠便灑下雨來。)
寶 玉:(急寶玉跺腳道)今番坑了我也!這裡四面都沒有人家,往那裡躲一惠兒呢?
    (沒了主意,只得發腳跑。)
    (跑到前面。)
    (見著一個樹林子,便急急的轉入林子裡去。)
    (他心中本望林子裡,或者有了個人家,可以躲避躲避。)
    (到林子裡時,抬頭一望,雖然沒有人家,卻喜有一座破廟。)
    (寶玉此時如獲至寶,連忙跑了迸去,只見這廟山門已倒,門下勢難避雨的了,
    (只得跑到殿上去。)
    
    
6**時間: 地點:
    (此時已是薄暮天氣。)
    (這廟的四面,又圍了些參天老樹,把那殿上遮得黑魆魆的。)
    (寶玉來得匆忙,才跑至廊下時,便踢了一件東西,絆了一交。)
    (正要起來,忽的一聲。)
    (腳下先站起一個人來。)
寶 玉:(罵道)是那一個忘八羔子沒生眼睛的,踢你爺一腳!
    (寶玉正要向那人陪小心,忽聽他的聲音,十分耳熟,不覺定眼仔細看了一看。
    ()
    (那人也細細的打量寶玉一惠,忽的走近一步,摟著寶玉道)
寶 玉:哎呀!我的祖宗小爺,你也有出現的一日了!奴才該死!
    (原來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跟隨寶玉的焙茗。)
寶 玉:(寶玉大喜道)你為甚走到這裡來?這裡是什麼地方?
焙 茗:爺走子多少時,怎麼還是這麼著?自己走的什麼地方,還不知道?
    (一面說著,往外望了一望。)
    (在這半光半黑之中,瞥見那東倒西歪的山門,不覺大驚道)
不 覺:不好了!我睡糊塗了,怎麼叫人家弄到言個所所在來。二爺,此刻是什麼時候了
    呢?
寶 玉:好糊塗小子!怎麼連時候都睡忘了,此刻不是黃昏時分了麼?
焙 茗:不好了,我昨夜睡的狠早,怎麼把今兒一天都睡過去了?眼見這是個破廟,沒有
    人的了,怎麼弄個火來才好。
    (想了想,喜火鐮包還在身邊,掏了出來,拿起火石亂打,迸了許多火星,只是
    (那火絨燃不著。)
    (心中焦躁,不免四下裡去摸索,摸到東邊,得了一扇小門。)
    (推門進去,原來裡面另是一個院落,還有兩間小屋,屋裡射出光來。)
焙 茗:(焙茗喜道)有了人了。
    (便跨進屋裡去。)
    (只見一個老道士,蹲在地下燒火。)
    (抬起頭來,看見焙茗,嚇得「呀」的一聲,躲到角子裡去,口中不住的叫菩薩
    (。)
焙 茗:(焙茗詫道)我好好的人,怎麼叫起菩薩來?
寶 玉:(那道士道)你不是倒在廊下的仙童麼?
    (焙茗沒做理惠。)
    (必聞得那鍋裡透出一股粥香,驟覺得饑火中燒,巴不得拿來就吃。)
    (忽想起寶玉此時想也餓了,不如請了進來,同那道士要一碗吃,胡亂混過今夜
    (再說。)
    (想罷出來。)
    (請了寶玉,一同進去。)
    (剛走到小門時,忽見一個人裡面出來,擦身而過,一溜煙如飛的往外就跑。)
    (寶玉吃了一驚,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跟了焙到了那屋裡,焙茗看時,那道士已不見了。)
    (走到裡間一看,也是無人。)
    (寶玉此時有了光。)
    (看了焙茗一眼,嚇了一跳道)
焙 茗:你這小子,怎麼鬧的這個樣兒?
焙 茗:腌臢麼?
    (寶玉取出那小鏡子,叫他去照。)
    (焙茗照了,只見臉上的塵垢積了有一分多厚,自己也覺得吃驚好笑。)
    (連忙放下鏡子,四面去找臉盆、手巾,又去找著了水缸,也不管冷熱,洗刷了
    (一回。)
    (覺得身上也都是塵土,只得脫下衣裳去抖,一面罵道)
一 面:是那個八羔子作弄我的!
    (抖過了穿上,方找出碗箸來洗過,盛了一碗粥,伏侍寶玉吃。)
    (寶玉吃了一碗,便不吃了。)
寶 玉:(又問)這粥是那裡來的?
焙 茗:爺別管,吃了再說。
寶 玉: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焙茗此時餓的了不得,一面盛粥吃,一面)
一 面:自從爺不見了,家裡的人,鬧了個雞飛狗走。上頭呢,自太太起沒有一個不是哭
    的。我們底下的人。是天天在外頭混找。後來放了榜,爺中了第七名舉人。
一 面:(說到言裡,忽道)那時候鬧的皇帝也知道了,下了旨意,叫各衙門一起訪尋,
    已經出家了。太太起先信了,又到後來老爺回來了,認錯了人。於是又叫找尋起
    來,京裡是找遍了,近京一帶也找遍了。又泒人分頭到南邊來找,我派到金陵。
    因為恐怕爺一時高興,回南邊府第住幾時,故叫我來了。我入了金陵境內,天色
    已晚,城還有十多裡,恐怕趕不上城門,所以到了一個什麼玉霄宮投宿。那玉霄
    宮金碧輝煌,十分顯煥,有一百多道士。他們就留我在廂房住宿。不知怎麼一睡
    ,就睡到這個時候,又怎麼睡到這裡來。那我可糊塗了。
    (一面說,一面吃完了粥。)
寶 玉:(寶玉也是怔怔的莫名其妙)這個粥又是誰的,怎麼這裡沒一個人?
焙 茗:爺且別問這個。這裡面有牀鋪,且進去胡亂睡一宿,明日好進城,回自己府第裡
    去。
    (寶玉依言,焙茗便拿了進來。)
    (寶玉來到裡間,只見窗下放著一個方桌,桌上橫七豎八擺了幾本書,就坐在旁
    (邊,順手取過一本書來,要想坐著看書解悶。)
    (翻開來一看,是一本《封神榜》,放過不看。)
    (又取過一本,卻是《綠野仙蹤》,這些書都沒有看頭。)
    (又見那邊用字紙,甚是古怪,攤開看,上面橫列著「新聞」兩個字。)
    (聞字旁邊破了一個窟窿,似乎還有一個字,卻不知他應該是估什麼字了。)
    (底下卻是些小字,細細看去,是一篇論說。)
    (看到後面,又列著許多新聞時事,不覺暗暗納悶。)
    (拿了這張紙,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也有可解的,也有不可解的,再翻回來,
    (猛看見第一行上,是:大清光緒二十六人囗月囗日,即西曆一千九百零一年肛
    (月囗日,禮拜日。)
    (不覺吃了一大驚。)
    (要知驚的是什麼?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入塵寰初進石頭 懁往事悶看《紅樓夢》)
    
    
7**時間: 地點:
    (且說寶玉拿了那張字紙兒,只管發怔,暗想道)
寶 玉:我離了家到底有多少日子了呢?據這張字紙兒看來,一定是同那『京報』一般的
    東西。不過不是尃載閣抄,把外頭的時事也載上的,自然也是按天出一張的了。
    看他這年月,竟然是自我離家之後,國號也改了。只恨我在那裡混修之時,糊裡
    糊塗,不曾記著日子。看他那年月底下,還有什麼一千九百一年,這更不可解了
    。
寶 玉:(正在這裡想著,只見焙茗笑嘻嘻進道)爺請看!
    (是黃紙糊的小匣小,上面橫寫著「燮昌」兩個字,反面是面的細細緻致的一幅
    (小畫兒。)
    (要待打開他看時。)
    (卻是沒有蓋子的。)
    (四面翻轉看了一遍,原來是個套。)
    (把他推閏一看。)
    (裡面裝著好些小枝兒,一頭還有一京紅紅兒的東西。)
焙 茗:(便還了焙茗)這不過是小孩子頑的罷了。
    (焙茗接過來,取出一根細細的去看,口內自言自語道)
焙 茗:怎麼個頑法呢?
    (說罷,拿起來把那紅點子對著頭上去燒。)
    (誰知才對到火上去。)
    (便豁的一聲著了,倒把二人嚇了一跳。)
寶 玉:別弄了!管是個惹火的。
焙 茗:(焙茗那裡肯聽)這一點點的小頭兒,燃著了那火就那麼大。我們把他一根根的
    都取下來,湊在一處,拿到院子裡,放個火球兒頑。
    (面說,一面找了個釘兒,蹲在地下把那小枝都倒了出來,去刮那紅點子。)
    (刮下了兩個,再刮第三個時。)
    (不知怎的,拍的一聲,那紅點子自己著了。)
    (焙茗又驚又喜,寶玉也歪在旁邊看見)
寶 玉:快別弄,拿來我看!焙茗把小枝兒遞上。
寶 玉:匣子呢?
    (焙茗遞了來。)
    (寶玉再看一遍,對焙茗道)
寶 玉:你看這套匣邊上,這一面粗得狠,像是沙子做的。
    (那上面有幾路紅印子,不定這東西在這上面一擦,卻把枝兒擦斷了。)
寶 玉:蠢才,輕點子呢!
    (焙茗再拿了一根,往上輕輕的划。)
    (划了兩下,沒有動靜,再划重時,又怕斷了。)
焙 茗:(焙茗大喜道)二爺真是聖明,叫奴才一輩子也不知道這麼一來,就惠著了呢。
寶 玉:快收起來罷,這是取火的東西。可輕著點,別碰了他。你看剛才把釘子刮了他,
    也刮出火來呢!
    (焙茗一面收,拾面道)
焙 茗:這個取火。比著火鐮包兒,靈便多了。這回有了這個,不要那個了。
    (寶玉拾起一根著過的,仔細看了一看,只見那紅京子燒成了炭,取起那套匣來
    (,劃了一下,便斷了。)
寶 玉:(想道)二爺請睡罷。明兒家去,我還要趕回京去報喜信呢。
寶 玉:我就在這牀上胡亂睡了。你呢?
焙 茗:爺別費心,我有睡地方。
    (寶玉便和衣躺下。)
焙 茗:好歹脫了睡,小心著冷呀。
寶 玉:此刻我比前頭,不拘什,麼都可以將就得。身體也好,不至於著涼的。
    (焙茗將門閉上,取了幾把椅子,拼擺在門口,便躺下去寶玉道)
焙 茗:怎麼這等睡法?
焙 茗:怕爺再跑了,奴才可擔不起呢!
寶 玉:(寶玉笑道)你放心,我再不跑了。
    (一宿無話。)
    (次日黎明,寶玉醒了,叫起焙茗,到爐子上去燒了京熱水,胡亂洗過臉,主僕
    (兩個,便出門上路,仍人小門出去。)
    (外面原來是三間正殿,卻是剝落一堪。)
    (兩郎多已倒了,兩旁神像,也七歪八倒。)
    (出得山門,回頭看時,那敕玉霄宮的匾,還歪歪的在上面末掉下來。)
    (焙茗此時只覺得心神恍惚,想著:我投宿的玉霄宮,明明是一所雕樑畫棟的,
    (怎八一覺睡醒,卻換了這個模樣。)
    (一路上疑惑不定。)
    (寶玉是因為看了那張字紙兒的年月,心下十分疑惑,又不知此處是什麼地方,
    (只得信步行走。)
    (走了四五里路,走到一個小小村莊,見一個老兒,正攜了農具行來,焙茗便向
    (前問道)
焙 茗:請教老丈,我們到金陵城裡去,從那裡走?這裡是什麼地方?
寶 玉:(那老兒道)這裡叫做『無為村』也是金陵管。你們要進城,只往東去,不上十
    里,就到了。
    (焙茗謝過老兒,同著寶玉向東而去。)
    (慢慢的有了人家起來。)
    (一時進了城,寶玉)
寶 玉:城是進了,那裡是咱們家呢?
焙 茗:爺放心,咱們家是赫赫侯門,一問就知道了。
    (說罷,便拉著一個走路的人,問他)
帳房的:榮國府在那裡?
焙 茗:(那人回說)不知道。
寶 玉:這些走路的人,那裡知道。你倒是到店舖裡去問問罷。
    (焙茗依,言問了幾家店舖,也昃不知道。)
    (寶玉不覺納悶,暗想道)
寶 玉:裡莫非不是金陵,是我們走錯了路麼?
焙 茗:走了半天也乏了,爺看見那茶館麼?多少人在那裡吃茶呢。爺何不也進去喝碗茶
    ,歇歇再走。
    (寶玉點頭應允。)
    (揀了一家潔淨茶館進去,揀了個座,焙茗另在一邊也揀座兒坐了,茶博士泡上
    (茶來,寶玉慢慢的品茶。)
    (因想:焙茗問了半天,沒有一個人知道,總是他口齒不令俐之故。)
    (自己在街上,又不好逢去問,此時正好借吃茶為台,得便時,親自問人。)
    (坐了一惠,只見隔上又來了一位茶客,舉止斯文,暗想:這個人,或可以知道
    (,不妨試問一聲。)
    (因立起來,對那人拱拱手)
一 惠:失路之人,請問一聲,不知老兄可肯指教?
    (那人也連忙起來招呼,一面)
一 面:這問路的事,是知道的,無有不說,何消多禮。
寶 玉:我要到榮國府,不知從那條街上去?
    (那人聽說,把寶玉上下打量一番)
寶 玉:此話怎講?
一 面:(那人道)我只知有一個寧國府,卻不知有榮國府。
寶 玉:(寶玉喜道)老兄不知道,我們本是一家,找到寧國府,先趁子輪船到蕪湖,然
    後或僱民船,或僱牲口,自然可以走到。怎麼在這裡南京地方,就問起來呢?須
    知道寧國府,我問的是寧國公,榮國公的府第。
一 面:(那人搖頭道)不知道,不知道。
    (玉還未答言,焙茗在旁插嘴道)
焙 茗:爺別理他。咱們賈家的門第,南京、北京,那個不知道的?他既然不知道一定是
    個村漢子,再問也沒用。
    (那人聽了,也不做理惠。)
焙 茗:(焙茗大自言自語的道)像劉老老,他還是個女人,也惠找到咱們家去。咱們南
    邊的府第,自然也不輸給別人,就沒有人知道,可也是一樁怪事。
    (那人聽了,怔怔的看了玉一眼,又看看焙茗,回頭向寶玉道)
焙 茗:沒甚什麼說,你老兄既然不知道,使罷了,我回問別人。
一 面:(那人道)剛才聽你們說的,莫不是要問那《紅樓夢》上賈寶玉他家麼?
寶 玉:(寶玉歎喜道)正是,正是!但是什麼《紅樓夢》,我可不懂。
一 面:(那人道)你可是看小說看呆了。
寶 玉:(又笑道)你要問他家,還是要看賈玉呢?還是要看林黛玉呢?
寶 玉:只我便是賈寶玉。
焙 茗:(焙茗在旁插嘴道)我們二爺現在當面,你為甚提名叫姓的起來,好沒道理!
    (那人怔了一怔,指著焙茗問寶玉道)
焙 茗:他又是誰?
寶 玉:他昃我身邊的小焙茗。
寶 玉:(那人抬頭看了看天,又揉了揉眼睛)不好了!我今日不是見了鬼,便是遇了瘋
    子了。
    
    
8**時間: 地點:
寶 玉:(正說著,郼邊又來了一個少年,那人見了,便招呼入座)我常說你們年輕人,
    不要只管看小說,果然有看小看出笑話來了。前頭我看見一什麼筆記上載著一條
    ,說是有了《西廂記》思慕雙文顏色,致成相思病的。我還他不過設言勸世的罷
    了,誰知……
寶 玉:(說到這裡,用手指著玉道)這個人,竟自稱是賈寶玉起來,口口聲聲,只問什
    麼榮國府、你道不是看《紅樓夢》看瘋了的麼?
    (那人只管高談闊論,引的旁邊吃茶的人,一個個都圍過來,對著寶玉觀看。)
    (看得寶玉沒意思。)
    (赸赸的起來,叫焙茗開了茶錢,走出了茶館。)
焙 茗:(因對焙茗說道)我本來就有點惚,聽了那人的話,越發恍惚的加了一倍。看來
    ,我們家是一時找不著的了。不如先找個下處,再商量罷。
    (說著,二人找了一家客寓,揀了個潔淨房間住下,還要張置備行。)
    (李焙茗先到裡間,鋪好了寶玉的臥榻,然後自家把外面半間收拾起來。)
    (寶玉叫焙茗出去買點紙、筆、墨之類,回來應用,焙茗答應了出去。)
    (一會兒買了些文房四寶回來,又順帶買了些茗碗茶鐺之屬。)
    (寶玉在家時,享盡了膏粱文繡、粉膩脂香之福,出家時,非但與木石居,與鹿
    (豕游,並且是耳無聞、目無見的。)
    (不知過了幾世,歷了幾劫。)
    
    
9**時間: 地點:
    (此時自見外面粗使的東西,卻也小巧玲瓏,不覺把玩了一番。)
    (忽又想起在茶館裡,遇見人,說什麼《紅樓夢》,想是一部小說。)
    (他又說我看《紅樓夢》看瘋了,以自稱賈寶玉。)
    (我明明是賈寶玉,我何嘗知道什麼《紅樓夢》!想當年,我和甄寶玉同了名字
    (,同了相貌,已是奇事,難道那《紅樓夢》上,竟有和我同姓、同名的麼?倒
    (不可不看看他內中是個什麼情形。)
    (想罷。)
    (便提筆寫了《紅樓夢》三個字,叫焙茗到書坊裡去買。)
    (不多一惠,買了回來。)
    (寶玉見有一尺來高的一部書。)
    (也不及細看全文,先取了第一本,要看個回目。)
    (誰知卻是一本略畫。)
    (見了那些人名。)
    (先就暗暗稱奇。)
    (胡亂翻了一遍,翻到末後,才是回目。)
    (便逐回的細看,心中又是驚疑,又納悶。)
    (逐回看過了,才看正文。)
    (一心只想看賈寶玉的事,郼不相干的閑文,便胡亂看過,只揀要緊的去看。)
    (越看越是心神不定。)
    (看了書上事跡,印證我今日境遇,還似做夢。)
    (不覺越想,越想越看,那心神越覺惝恍。)
不 覺:(忽見焙茗笑嘻嘻的進來道)爺猜這東西值得多少錢呢?
    (不知焙茗拿來的是什麼東西?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聽芳名驚心增惝恍 嘗菜滿腹詫離奇)
    
    
10**時間: 地點:
    (卻說寶玉正在徬徨彷彿,忽見焙茗走進來,手裡拿著在廟裡看見這黃紙匣兒,
    (笑著要寶玉猜值多少錢。)
    (寶玉並不理他,只管出神。)
    (出了一惠神,一面看書,巴不得一時之間,把全書完才好。)
    (所以看得廢寢忘餐,猶如趕工課一般。)
    (比從前趕工課應付他父親還利害。)
    (看了兩個半天,一個全夜。)
    (把全部看完了,還在那裡呆著臉出神,不茶不飯。)
    (焙茗沒了主意,只道他前那個呆性發作,不然就是犯了那回失了寶玉的毛病了
    (。)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