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老宿儒七貼方登第)
    (詩曰:
    (  修士讀書認理真,幾忘氣化有屈伸。)
    (遊魂為變原不昧,漫道人間無鬼神。)
    
    
2**時間: 地點:
    (卻說萬曆年間,湖廣黃州府羅田縣,有一個秀才,姓石名峨,字峻峰,別號嵐
    (庵。)
    (乃洛陽石洪之後。)
    (為無末避亂,流落此處。)
    (家有房宅一所,田地數頃。)
    (為人素性剛方,不隨時好,不信鬼神。)
    (夫人竺氏惠而且賢,中饋針織外,黃卷青燈,恆以相夫讀書為務。)
    (因此峻峰學業成就。)
    (每逢考試,獨冠一軍。)
    (四方聞風,無不爭相景仰,樂為結納。)
    (可惜時運坑坷,迍於功名。)
    (凡進六場,不是命題差題,就是文中空白。)
    (不是策內忘了抬頭,便是表裏漏了年號。)
    (一連七次,俱被貼出。)
    (但窮且益堅,立志不懈,待至年過四十,卻又是一個科分。)
    (這正是:
    (  肯把工夫用百倍,那怕朱表不點頭。)
    (凡大比之年,前數月內,魁星遍閱各省。)
    (揀其學問充足,培植深厚者,各照省數勒定一冊,獻於文昌。)
    (文昌奏之玉帝,玉帝登之榜上,張諸天門。)
    (名曰:天榜。)
    (是科,石峨早已列在天榜數內。)
    (及至八月秋闈,三場如意而出。)
AAA:(回至家中,向夫人竺氏道)今科三場,俱不被貼,吾已中矣!
石夫人:相公果能高發,正是合家之慶。
    (到得揭曉,果然獲蒙鄉薦。)
    (及來春會試,又捷報南宮。)
    (二年之間,身登兩榜。)
    (祇因朝綱不振,權奸當道。)
    (立意家居,無心宦途。)
    (生有一子,表字九畹,取名茂蘭,一名蕙郎。)
    (乃武曲星所轉。)
    (從小丰姿超眾,聰明非凡,甫離襁褓,即通名物。)
    (七歲讀書,竟能目視十行,日誦百篇。)
    (不過三五年間,把五經左史,諸子百家等書,俱各成誦在胸,熟如弗鼎。)
    (開筆作文,落落有大家風味。)
    (長至一十五歲,不惟文章工巧,詩賦精通,亦且長於書畫。)
    (一縣之人群呼為石家神童。)
    (峻峰竊喜,以為此子頭角崢嶸,日後必能丕振家聲,光昭祖業。)
峻 峰:(道)吾何必身列鵷班,甘於任人進退耶?
    (不仕之志,因此益堅。)
    (明朝定例,凡一科會試榜發,除鼎甲詞林外,其餘進士,三年內務要用完。)
    (因宦官專權,人多畏禍。)
    (殿試後,假託事故,家居不出者,十人之中,不下四五。)
    (緣此詮選之時,人材短少,吏部奏道:
    (  朝廷開科取士,原以黼黻皇猷,非使叨膺名器。)
    (茲逢選期,人材短少,皆因歷科進士,多甘家居,致有此弊。)
    (伏乞聖裁,飭各省巡撫,查明報部,提京面檢。)
    (如或年力精壯,可以備員,即發往各省補缺。)
    (庶人材出,而百職修矣。)
    (謹疏奏聞。)
    (疏上,皇上批道:準依奏覽。)
    (部文行各省,各省行各府,各府行各縣。)
    
    
3**時間: 地點:
    (一日,石峻峰偶到縣衙吏房。)
    (該管書吏一見峻峰,口稱)
書 吏:石老爺來的湊巧,我正要著人去送信。
峻 峰:有何信送?
書 吏:今有部文提你赴京檢驗,文是夜日晚上到的,今早發房。若不信時,請到房裏一
    看。
    (遂讓峻峰房裏坐下,把文查出遞與峻峰。)
    (峻峰一見這文,心中不快,閉口無言。)
書 吏:這文提的甚緊,速起縣文,上省去請咨,咨文到縣,約得半月有餘。家中速打點
    行裝,咨文到時,即便起身。斷勿遲滯,致使再催。
    (方纔說完,這個書吏,被傳入宅裏去了。)
    (峻峰出衙回家,路上度量此事。)
    (不覺形諸顏色,到了家中,夫人)
石夫人:相公往日,從外而來,甚是歡喜。今日面帶懮容,是何緣故?
峻 峰:今日適到縣衙,見有部文,提我上京檢驗。意欲不去,係聖上的旨意。去時倘或
    驗中,目下群小專權,恐易罹禍網,貽累子孫。事在兩難,躊躇不決,故爾如此
    。
石夫人:這事有何作難,皇上提去驗看,原係隆重人材。相公趁此上京,博得一職,選得
    一縣。上任後,自勵清操,勿蹈貪墨,縱有權奸,其奈你何?做得三年兩載,急
    為告退。既不至上負朝廷,又可以下光宗族。兩全之道,似莫過此,這是妾之愚
    見,不知相公以為何如?
峻 峰:夫人言之有理,但上京一去,往返須得半載。蕙即年當垂髫,夫人亦係女輩。家
    中無人料理,如何叫我放心去得?
石夫人:這卻無妨,我已年近五旬,一切家務,盡可支持。蒼頭趙才,為人忠誠,外邊叫
    他照料。蕙郎雖幼,我嚴加查考,他也斷不至於放蕩。自管放心前去,無須掛懷
    。
峻 峰:夫人既是這樣,吾意已決。
    (次日就赴縣,起文上省請咨。)
    (家中湊對盤費,收拾行囊。)
    (一切親友或具帖奉餞,或饋送贐禮。)
    (來來往往,倏忽間已是半月。)
峻 峰:(吏房著人來說)咨文已經到縣,請石老爺領文起程。
    (石峻峰領得咨文在手,就僱了一隻大船名為「杉飛」。)
    (帶了一個書童叫做「來喜」。)
    (擇日起身,又與夫人竺氏,彼此囑託了一番。)
    (這纔領著蕙郎送至河岸,看著峻峰上船入艙。)
    (打鑼開船,然後回家。)
    
    
4**時間: 地點:
    (卻說峻峰這一路北來,順風揚帆。)
    (經了些波濤,過了些閘壩。)
    (不下月餘,已到京都。)
    (下的船來,纔落店時,就有長班投來伺侯。)
    (次日,歇了一天。)
    (第三日早晨,長班領著,就親赴吏部衙門,把咨文投訖。)
    (仔細打聽,進京者還無多人。)
    (吏部出一牌道:
    (  部堂示諭,應檢進士知悉:俟各省投文齊集日,另行擇期,當堂面驗。)
    (各人在寓靜候,勿得自誤。)
    (特示。)
    (峻峰見了這牌,店裏靜坐無事,除同人拜往外,日逐帶著來喜在街上遊玩。)
    (玉泉山、白塔寺、藥王廟、菜市口,俱各走到。)
    
    
5**時間: 地點:
    (一日,飯後出的門來。)
    (走到一個胡同裏,看見一個說《西遊》的,外邊聽的層層圍著。)
    (峻峰來到跟前,側耳一聽,卻說的是劉全進瓜,翠蓮還魂一回。)
峻 峰:(峻峰自思道)無稽之談,殊覺厭聽。
    (往前走去,到了琉璃場前。)
峻 峰:(心中觸道)這是天師府舊第,昔日天師在京,此地何等熱鬧?目今天師歸山,
    落得這般蒼涼。天運有升沉,人事有盛衰。即此可以想見一班。
    (憑弔了一會,嗟嘆了幾聲。)
    (遂口詠七言律一首,以舒慨云:
    (  景物變遷誠靡常,結廬何須飾雕梁。)
    (阿房雖美宮終焚,銅雀空名臺已荒。)
    (舞館歌樓今安在?頹垣碎瓦徒堪傷!)
    (古來不乏名勝地,難免後人作戰場。)
    (詩纔詠完,回頭看時,路旁一人,手拿舊書一部,插草出賣。)
    (要過來看,乃是《牡丹亭記》。)
峻 峰:(峻峰想道)此書是四大傳奇之一,係湯玉茗所作。我卻未曾看過。店中悶坐無
    聊,何不買來一看,以當消遣。
石夫人:這書你要多少錢?
峻 峰:(那人答道)要錢四百文。
峻 峰:這書紙板雖好,卻不甚新鮮了。從來殘物不過半價,給你二百錢罷。
石夫人:(那人道)還求太爺高升。
峻 峰:(峻峰喜其說話吉利)既要看書,何得惜錢。
    (叫來喜接過書來,付與他錢二百五十文。)
    (那人得錢欣然而去。)
    (峻峰回到店中,喫了晚飯。)
    (叫來喜點起燭來,把這書放在桌上。)
    (從頭看起,初看《驚夢離魂》以及《冥判》諸出,見其曲詞雅倩,集唐工穩,
    (幽思奧想,別有洞天。)
峻 峰:(極口稱道)玉茗公真才人也!
峻 峰:(及看到《開墓還魂》一出,鼓掌大笑道)人氣聚則生,氣散則死。死生者人之
    所必不免也。死而復生,那有此理?伯有作歷,申生見巫,韓退之猶以為左氏浮
    誇,無足取信。湯玉茗才學名世,何故造此誕漫不經之語,惶惑後人也。疑鬼疑
    神,學人大病。家有讀書子弟,切不可令見此書,以蕩其心。
    (遂叫來喜就燭上一火焚之。)
    (峻峰在京候驗不題。)
    (但未知蕙郎與夫人在家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幼神童一相定終身)
    
    
6**時間: 地點:
    (卻說蕙郎在家,自他父親上京去後,逐日不離書房,功夫愈加純正。)
    (母親竺氏亦時常查考,凡平日讀過的書籍,從新溫了一遍。)
    (每逢三八會期,求他母親命題一道,作文一篇。)
    (非迎送賓客,足跡並不到大門。)
    (如是者,兩月有餘。)
    
    
7**時間: 地點:
    (一日,偶到門前,見街上走路的,這個說呂公在世,那個說陳摶復生。)
    (唧唧噥噥,三五成群,一直往東去了。)
蕙 郎:(蕙郎問趙才道)這是為何?互相稱獎。
趙 才:十字街口東,有個相面先生,說他係雲南大理府人,姓曹名奇,道號通玄子。一
    名曹半仙。他的相法,是從天台山得來的。相的委實與眾不同,因此哄動了一城
    人。大相公何不也去相相呢!
蕙 郎:我去是要去,倘或太太找我,你說上對門王相公家講書去了。
趙 才:曉得。
    (蕙郎出了大門,往東直走。)
    (又轉過兩道小巷,抬頭一看,已是寓首了。)
    (但見口東路北,一簇人圍著個相士。)
    (裏三層,外三層,擁擠不動。)
    (蕙郎到了跟前,並不能鑽入人空裏去,祇得在外邊靜聽。)
    (聞其指示詳細,評斷決絕,心中已暗暗稱奇。)
    (適值相士出來小解,看見蕙郎便驚道)
相 士:相公也是來相面的嗎?
蕙 郎:正是。
相 士:好個出奇的貴相!
蕙 郎:小生陋貌俗態,有何奇貴?先生莫非過獎了。
相 士:良驥空群,自應詫目,豈是過獎。相公真要相時,今日天色已晚,一時相不仔細
    。明日飯後,在敝寓專等,肯賜光否?
蕙 郎:既是如此,明日定來請教。但不知先生寓在何處?
相 士:從這條街上東去,見一個小胡同,往北直走,走到盡北頭,向東一拐,又是一條
    東西街,名為賢孝坊。從西頭往東數,路北第五家,就是敝寓。門口有招牌可認
    。
蕙 郎:我明日定去領教,但恐先生不在家,被人請去。
相 士:一言約定,決不相欺。
    (蕙郎作別而去。)
    (相士也收拾了壇場,去回寓所。)
    
    
8**時間: 地點:
    (卻說蕙郎回到家中,步進書房。)
    (適趙才送茶到此,蕙郎)
蕙 郎:太太曾找我麼?
趙 才:不曾。請問大相公,曾叫他相過否?
蕙 郎:這人真正相的好,但今日時候迫促,相不仔細,說定明日在下處等我。我稟知太
    太,明日飯後,一定要去的。
    (蕙郎把相面一事擱在心頭,通夜並沒睡著。)
    (次早起來,向母親竺氏道)
蕙 郎:今日天氣晴明,孩兒久困書房,甚是疲倦,意欲出去走走。街上有個相士,相的
    出奇,還要求他給相相。孩兒不敢擅去,特來稟知母親。
石夫人:這我卻不禁止,你但出去,務要早回,我纔放心。
蕙 郎:孩兒也不敢在外久住,毋煩母親囑咐。
    (用過早飯,封了五錢銀子,藏在袖內。)
    (並不跟人,出門徑往賢孝坊去了。)
    (蕙郎一來,這正是:
    (  展開奇書觀異相,鼓動鐵舌斷英才。)
    (蕙郎到了這街西頭,向東一望,路北第五家門口,果然有個招牌,上寫「通玄
    (子寓處」五字。)
    (蕙郎走到門前,叫道)
蕙 郎:曹先生在家麼?
石夫人:(內有一小廝應道)現在。
    (蕙郎走進大門。)
    (往西一拐,又有個朝南的小門。)
    (進了這門,迎門是一池竹子。)
    (竹子旁邊,有兩株老梅,前面放著許多的花盆。)
    (轉過池北是三間堂房,前出一廈,甚是干淨。)
    (往裏一看,後檐上放著一張條桌,上面擺著三事。)
    (前邊八仙桌一張,擱著幾本相書,放著文房四寶。)
    (牆上掛一橫匾,寫道:「法宗希夷」四字。)
    (旁邊貼一對聯,上寫道)
    (心頭有鑒斷明天下休咎事)
    (眼底無花觀遍域中往來人。)
    (蕙郎正在打量,小廝進去說道)
蕙 郎:有客來訪。
相 士:(那相士連忙走出相迎)相公真不失信,老夫久候多時了。
    (讓到屋裏,分賓主坐下。)
    (叫小廝潑了一壺好茶來,彼此對飲了幾杯。)
相 士:(相士開言道)算卦相面,先打聽了人家的虛實,然後再為相算,名曰『買春』
    。這是江湖中人的衣缽,予生平誓不為此。相公的尊姓大名,並係何等人家,暫
    且不問。俟相過後,再請教罷。
蕙 郎:如此說先生的大號,小生也不便請問了。
相 士:相公的貴相,非一言半語,可以說完,請到裏邊相看,尤覺僻靜。
    (相士領著蕙郎,從東間後檐上一個小門進去。)
    (又是朝西的兩間豎頭屋。)
    (前檐上盡是亮窗,窗下放著一張四仙小桌,對放著兩把椅子。)
    (北山上鋪著一張藤床,床上放著鋪蓋。)
    (後檐上掛著一軸古畫,乃張子房杞橋進履圖。)
    (兩邊放著兩張月牙小桌,這桌上擱著雙陸圍棋,那桌上放著羌苗牙板。)
蕙 郎:(蕙郎稱贊道)先生如此擺設,真清雅人也。
相 士:旅邸草茅,未免污目。
    (兩個對面坐定,相士把蕙郎上下細看了一番。)
相 士:(說道)相公的貴相,天庭高聳,地閣方圓。兩顴特立,準頭豐隆。真五岳朝天
    之相,日後位至三公,自不必說。但印堂上微有厄氣,天根亦微涉斷缺,恐不利
    於少年。相書有云:一八、十八、二十八,下至眉攢上至髮,是為上部,主少年
    。自天根至鼻頭,是為中部,主中年。自承漿至頦下,是為下部,主末年。貴相
    自十八至二十八,這十年未免有些坑坷。過得二十八歲漸入佳境。到得五十六十
    ,功在廟社,名垂竹帛,顯貴極矣,以後不必再相了。
蕙 郎:先生如此過獎,小生安敢望此。
相 士:我言不妄發,日後定驗。
蕙 郎:先生既精相法,亦通柱理嗎?
相 士:相法按八卦,分九宮。命理講格局,論官祿。其實陰陽五行,生克制化,一而二
    ,二而一者也。
蕙 郎:如此說來,先生不惟會相,亦且會算了,願把賤造,再煩先生一看。總為致謝,
    未知先生肯否?
相 士:這卻使得。
    (蕙郎就將八字寫出,相士接過來看了看說道)
相 士:貴造刑沖不犯,官殺清楚,誠貴人格也。是九歲順行運,自九歲至十九,還在父
    母運內,無容多說。細看流年,不出月餘,定有喜事臨門。自十九至二十九,這
    十年大運不通,子平說的好:『老怕長生少怕衰,中年祇怕病與胎。』你這十年
    行的正是胎運。過此以後,官星得權,百事如意了。但年年細查,不勝推算。待
    我總批幾句,親身領會罷。
    (遂提筆寫讖語八句云:
    (  學堂星動繼紅鸞,何料喪門忽到前。)
    (驛馬能牽大耗至,陰伏天牢緊相纏。)
    (幸逢武曲照當命,那怕傷宮與比肩。)
    (壽星應主晚歲運,一生福祿自延綿。)
蕙 郎:(寫完遞與蕙郎說道)相公,你一生的遭際,盡在八句話中。挨次經去,半點不
    錯。此帖務要收好,勿致遺失。
相 士:(遂拱手說道)語少忌諱,萬望包涵。
蕙 郎:(蕙郎謝道)代為指迷曷勝感佩。
    (就把謝禮呈上,相士)
相 士:老夫半生江湖,祇重義氣,不計錢財。相公日後高發,定有相逢之處。何必拘在
    一時,厚儀斷不敢領。
    (蕙郎再三相讓,相士極力推辭。)
蕙 郎:(蕙郎見其出於誠心)先生既然不肯,小生另當致敬。尊命安好過違。
    (遂把封套袖起,相士方纔問道)
相 士:相公尊姓大名呢?
蕙 郎:小生姓石名茂蘭,賤字九畹。住在永寧街上,家君諱峨,字是峻峰。係壬午舉人
    ,癸未進士。現今赴京候檢,去有兩個多月了。
相 士:既然尊翁大人赴京檢驗,不出月餘,定有喜信。這一句已是應驗了。
    (彼此又盤桓了一會,蕙郎告辭,再三的致謝。)
    (相士送至門外,彼此作別而去。)
    
    
9**時間: 地點:
    (卻說這個相士住了些時,不知流落何方。)
    (街上再不見他相面了。)
    (蕙郎在家不題。)
    (但未知峻峰在京候驗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念民艱掛冠歸故里)
    
    
10**時間: 地點:
    (卻說石峻峰在京候驗,住至月餘,並無音信。)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