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宋朝熙寧年間,山東青州府樂安縣,有一人姓白名壤號冀光。)
    (唐白樂天十四代之孫,年過五旬,官拜監察御史,在朝治事。)
    (白冀光家居縣城西街,夫人長孫氏,即無忌之後。)
    (長孫氏只生一子,名引字雲汲,別號白眉仙。)
    (白眉仙芳齡十五,生得風流,不讓王謝,才藻猶過曹甘。)
    (奈生性沉僻,不以功名介意,閒則尋花問句,對月拈題。)
    (當日就有幾個詩友。)
    (一個姓方名侃號端如,一個姓袁名鴻號漸陸,都長白眉仙一二歲,亦樂安縣人。)
    (餘不盡述。)
    (獨袁漸陸、方端如以年少才華,更覺相得。)
    
    
2**時間: 地點:
白眉仙:(告長孫氏)家屬市塵囂日逼。南城黃泥堡別墅,乃父親休沐之處。家務既有母親掌管,
    兒欲往堡墅中修習課業,借野色山光、江風墅月發文心以煥鬥牛。寧不美哉?
長孫氏:(許諾,命婉兒)你速去為公子收拾行囊。
    
    
3**時間: 地點:
    (各色齊備,白眉仙復入室辭長孫氏。)
長孫氏:(囑咐)兒此去,用心舉業,勿得浪蕩,寒暑自保,飲食自節,一應薪水之費,我自著人
    送來。倘住彼幾時,可回家一面,毋使我懸望閭門。
    (白眉仙再拜受命,出門上了一輛車兒。)
    (長孫氏又差四個家人護送。)
    (婉兒亦駕車兒隨後慢行,迤邐出城來。)
    
    
4**時間: 地點:
    (初冬天氣,白眉仙一路觀景物,不覺喜動顏色。)
家人甲:相公,前面小小林子,即堡墅了。
    (白眉仙抬頭看。)
    (竹木扶蘇,溪山映匝,兩扇斑竹門兒,半開半掩,一隻純黑小犬,且吠且叫。)
    (老僕甲同老娘出來迎接,遂挽住車輛,替白眉仙攬轡。)
    (白眉仙步下車來,進門去。)
    
    
5**時間: 地點:
    (一條小街,都用雞卵石砌的,兩旁太湖石玲瓏,宛若生成。)
    (中間一帶小小草堂,都是明窗淨几,傍有二廂,圖書四壁。)
    (庭中有一塊大白石,上琢三字:「如意石」,潔淨如玉,四圍可坐數人。)
    (大白石傍有青石鼓墩四個,上刻雲鶴盤旋之勢,傍琢連環之式。)
    (堂後一帶重樓,以便登臨遠眺。)
    (樓後一池,中栽菡萏,有金魚數百尾。)
    (此時菌萏雖天,日色照耀,金魚戲躍,光彩奪目。)
    (老僕甲引白眉仙遍玩一番,來至所居堂側二廂,下榻於彩霞樓上。)
    
    
6**時間: 地點:
白眉仙:(命婉兒)你去把樓下三間收拾為書室。(對家人甲、乙、丙、丁)爾等速返,回覆夫人
    。
    (家人甲、乙、丙、丁領命離去。)
白眉仙:(吩咐老僕甲)你把園門常閉,不可使閒人混擾。
    
    
7**時間: 地點:
    (白眉仙閒時亦只葺理花木,吟詠詩詞。)
    (單有平日這些朋友知白眉仙居於外墅,都來相訪,若袁漸陸、方端如,往來尤數。)
    (自此騷客詩人,接踵而至,把一個黃泥堡,竟為文墨之邦了。)
    
    
8**時間: 地點:
    (白壤在朝為御史。)
    (神宗方以王安石為相,欲行新法,百官都逢迎取合。)
    (白壤奏上一本,奏本云:治國之要,以禮樂刑政為先,然在先王已明著版圖,迨後世宜
    (守循軌轍。雖師相責難於君,欲致唐虞之治,然堯舜原只無為,何必紛紛變革,眩斯世
    (之耳目乎?)
    (這本一上,王安石欲行貶逐,但新行政教,不可顯斥言臣,遂付之不問。)
    (白壤見不准其疏,遂告老求去,且喜准其致仕,遂微服輕車,即日就道,不幾日到家。
    ()
    
    
9**時間: 地點:
    (白眉仙於墅中知父親歸家,即回來候問,並詢致仕之由。)
白 壤:(對白眉仙)當此之世莫想乾策當途,縱博得一頂紗帽在頭,反成騎虎之勢。何則?蓋固
    寵慕祿之輩,必脅肩諂笑,取媚苟容不已,必為之鷹犬、為之爪牙。雖得志於一時,實遺
    臭於萬世。倘稍知進退廉恥,略自修飭,必致獲戾,輕則貶逐,重則誅夷。寧不痛哉?聖
    人云有道則見,無道則隱。旨哉斯言也。
白眉仙:兒從此絕不以功名為念。
    
    
10**時間: 地點:
    (越數日,白眉仙拜辭白壤與長孫夫人,復往堡墅中去。)
    (此時隆冬天氣,凜冽異常。)
    (一日冷極,白眉仙坐於書室中。)
白眉仙:(命婉兒)今日天氣,凜冽異常。你速燃獸炭於紅爐,暖松醪於碧缶。
    (正飲之間,只見彤雲密布,淡霰輕飄,少頃花飛六出,鋪滿四郊。)
    (白眉仙此時酒興方濃,詩只復熾,送援筆成七言排律一首。)
    (白眉仙寫畢,不覺划然長嘯一聲,復援筆欲有所書,只聽得園門犬吠。)
白眉仙:(命婉兒)園門為何犬吠?你開門去看是何故。
    (方端如、袁漸陸各騎著驢,頭戴氈笠,身披狐裘,慢至堂前下驢。)
白眉仙:(起身笑迎)二兄好像孟浩然。
方端如:孟浩然有兩個?這也奇怪。
袁漸陸:若同昔日孟浩然,算這來竟是三個了。
    (三人各歡笑不已,各人施禮畢坐定。)
白眉仙:適見玉龍戰敗,鱗甲亂飛,弟且以杯酒助興,不意二兄到此,正好共一賞耳。
方端如:弟聞尊嚴大人回府,尚未即見,又聞兄曾到家去,前日方來墅中。因此吾同袁兄踏雪來訪
    ,以慰離情。
    (白眉仙移席於堂中,邀袁漸陸、方端如入座,以紅爐置几側,肴核紛羅,觥籌交錯。)
    (回顧庭中,積雪高有尺餘,那如意石上,積雪亦有尺餘,豐隆突起,宛如一座玉山。)
    (四下有梅花數株,趁著寒威開得高瑩傲色,馥鬱清香。)
    (兩旁石鼓墩上積雪已寒極凍結,流下玉液,如冰筋一般。)
白眉仙:今日此敘,不為大舉之樂不足以暢幽情。
    (婉兒進燭。)
白眉仙:(命婉兒)你攜雪鼓墩置堂中,以酒杯盛油,浮以燈草燃著,從旁隙處納進。
    (雪被火光照耀,四面明徹,猶如水晶一般。)
方端如:(駭笑)白兄真異人也。若此方不負賞雪之冤耳。
    (三人呼盧猜拳,開懷痛飲。)
    (至雪鼓中火炬將完,俱已大醉。)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