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擁資財訛生關部 通線索計釋洋商)
    (詩曰:捉襟露肘興闌珊,百折江湖一野鷳。)
    (傲骨尚能強健在,弱翎應是倦飛還。)
    (春事暮,夕陽殘,雲心漠漠水心閑。)
    (憑將落魄生花筆,觸破人間名利關。)
    (坐井不可觀天,夏蟲難與言冰,見未廣者識不超也。)
    (裸民誚霧鄃縠為太華,鄰女憎西施之巧笑,愧於心者妒于於面也。)
    (天下如此其大,古今如此其遠,怪怪奇奇,何所不有。)
    (況男女居室之私,一日一夜,盈億盈兆,而託名道學者必痛詆之。)
    (宵小竊發之端,由漢迄宋,蜂生蟻附,而好為粉飾者必芟夷之。)
    (試思採蘭贈芍,具列《風》詩;辛螫飛蟲,何傷聖治?奚必緘口不言,而自博
    (君子之名,使後人無所征信乎!)
    (廣東洋行生理在太平門外,一切貨物都是鬼子船載來,聽憑行家報稅,發賣三
    (江兩湖及各省客商,是粵中絕大的生意。)
    (一人姓蘇名萬魁,號佔村,口齒利便,人才出眾,當了商總,竟成了絕頂的富
    (翁。)
    (正妻毛氏無出。)
    (一子名芳字吉士,乳名笑官,年纔十四,側室花氏所生。)
    (次妾胡氏,生女阿珠、阿美,還未字人。)
    (他有五十往外年紀,捐納從五品職銜,家中花邊番錢整屋堆砌,取用時都以籮
    (裝袋捆,只是為人乖巧,心計甚精,放債七折八扣,三分行息,都要田房貨物
    (抵押,五月為滿,所以經紀內如兄若弟的固多,鄉鄰中咒天罵地者亦不少。)
    (此公趁著三十年好運,也絕不介意。)
    
    
2**時間: 地點:
    (這日正在總行與事頭公勾當,只見家人伍福拿著一張告示進來,仔細一看:
    (  監督粵海關稅赫為曉諭事:
    (  照得海關貿易,內商湧集,外舶紛來,原以上籌國課,下濟民生也。)
    (詎有商人蘇萬魁等,蠹國肥家,瞞官舞弊。)
    (欺鬼子之言語不通,貨物則混行評價;度內商之客居不久,買賣則任意刁難。
    ()
    (而且納稅則以多報少,用銀則紋賤番昂,一切羨餘都歸私橐。)
    (本關部訪聞既確,爾諸商罪惡難逃。)
    (但不教而誅,恐傷好生之德,旬自新有路,庶開贖罪之端。)
    (尚各心回,毋徒臍噬。)
    (特諭。)
    (萬魁心中一嚇,暗地思量打點。)
    (不防赫公示諭後,即票差鄭忠、李信,將各洋商拘集班房,一連兩日並不發放
    (。)
    (這洋商都是有體面人,向來見督、撫、司、道,不過打千請安,垂手侍立,著
    (緊處大人們還要留茶賞飯,府、廳、州、縣看花邊錢面上,都十分禮貌。)
    (今日拘留班房,雖不同囚徒一般,卻也與官犯無二。)
    (各人面面相覷,不知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一 個:(內中一個盛伯時道)大人票拘我等,料是凶多吉少。
一 個:(一個李漢臣道)告示本來利害,你我必須尋一個天大人情。
一 個:(一個潘麻子道)舍親在撫臺處辦折奏,我們托他轉求撫臺關說如何?
    (眾人都道極好。)
萬 魁:(只有蘇萬魁)這赫大人乍到此間,與撫臺並無瓜葛,如何便可說情?據弟愚見
    ,赫公並非不通關節者,但當直上黃金殿,不必作曲折耳。
眾 商:何以知之?
萬 魁:前日告示上有『開贖罪之端』一句,這就要拿銀子去贖罪的意思了。
眾 商:大哥明見!只是要打點他,怕不是數萬金,還要尋一個著當人過手。
萬 魁:聞得關差此缺係謀幹來的,數萬金恐不足以了事。
眾 商:(眾人道)我們橫豎有公項銀子,憑兄酌量就是。
    
    
3**時間: 地點:
    (且說這關差姓赫名廣大,號致甫,三十內外年紀,七尺上下身材,為人既愛銀
    (錢,又貪酒色。)
    (夫人黃氏,工部侍郎名琮次女。)
    (侍妾十餘輩。)
    (生女八人,還未有子。)
    (因慕粵東富豔,討差監稅,挈眷南來。)
    (這一日,拘集洋商想他打幹。)
    (到第三日不見有人來說,喚總管包進才吩咐道)
進 才:我的意思你們懂麼?
進 才:小的怎不曉得。只是這些商人因向來關部驕養慣了,有些顢頇。小的們先透一個
    風,他們如不懂事,還要給他一個利害。
赫 公:(赫公點頭道)且去辦著。
    (進才退出門房,叫他的小子杜壟吩咐)
進 才:你到班房說,晚堂要審洋商一案,看他們有何說話。
    (杜壞應聲出去。)
赫 公:(大堂上許多差役問道)二爺,何事?
杜 壟:不消你們伺候,咱自到一處去。
    (眾差役暗暗詫異。)
    (那些洋商正在班房納悶,只見上邊走下一個窄襟小袖、眉清目秀的小爺來,一
    (齊迎上前)
一 個:爺貴步到這裏有何臺諭?
    (那杜壞全然不理,單說)
杜 壞:大人吩咐,今晚帶齊洋商聽審,大班人役不要誤了。
    (兩邊班房齊聲答應。)
    (杜壟慢慢轉身,只見一個軟翅巾的人上前挽手道)
杜 壟:二爺何不到外邊少坐。
杜 壞:(那杜壞將他一瞧)尊駕是誰?咱還要回大爺的話,好吃早膳,那有功夫閑坐。
    (這萬魁聽他的口風,已知是跟門上的二爺了,即向身邊解下洋表一看)
萬 魁:聽見大人裏面已時早飯,此刻似乎尚早。
杜 壟:(這杜壟見他拿著表)借我一看。
    (萬魁雙手遞過,杜壞仔細把玩:
    (  形如鵝卵,中分十二干支;外罩玻璃,配就四時節氣。)
    (白玉邊細巧鑲成,黃金鏈玲瓏穿就。)
    (果是西洋佳制,管教小夥垂涎。)
    (原來京裏人有個毛病,口氣最大,眼光最小杜壟一見此物,贊不絕口。)
萬 魁:(萬魁連忙道)時刻尚准,二爺不嫌,即當奉送。
    (那杜壞七斜一雙眉眼,帶笑問道)
杜 壞:爺上姓?
萬 魁:賤姓蘇。還沒請教二爺高姓?
杜 壟:咱姓杜。蘇爺,咱們初交,怎麼就好叨惠?
萬 魁:些微算什麼,弟輩仰仗二爺之處甚多,且請外邊一談。
    (那杜壞方纔同到福德祠一間空房坐下。)
萬 魁:前日大人蒞任,一切俱照例遵辦。未審緣何開罪,管押班房,望二爺示知,酬情
    決不敢草草!
杜 壟:我也不甚曉得。
      昨日大爺從上面下來,同幾個爺們說,老爺出京用的銀子太多了,現今那一
    家有人坐索,須要設法張羅。看起來,無非要措辦幾兩銀子的意思。
萬 魁:洋行生意不比以前,敢煩二爺轉達包大爺,我們湊足五萬銀子呈繳爺們,二爺的
    在外,何如?
    (說畢便打一恭。)
杜 壞:(杜壞忙拉著手道)蘇爺,像你這樣好人,再沒有不替你商量的,只是此數怕不
    濟事,咱且回了大爺再說。
    (拱一拱手別去。)
萬 魁:(這萬魁回班房對眾人說)看來此事不難了結,只是難為銀子些。
杜 壞:(眾人道)全虧大哥見景生情,兄弟們叨庇不淺。只是要用幾多銀子,必須上緊
    取了銀票來。
萬 魁:且等了回信,再去取銀票未遲。先叫葉興在關部衙門前鋪中,借金花邊五十元應
    用。
    (葉興去了。)
    (那杜壟跨進宅門,包進才正同一班人門房看牌。)
    (這小子打個照會,進才踱到三堂左廂站定。)
杜 壞:(杜壞稟道)小的到班房將大爺的話傳出。這些商人著實害怕。一個姓蘇的再四
    央及小的,情願進奉花銀。小的問他數目,他說五萬兩,爺們的禮在外。
進 才:叫他們不要做夢,這事辦起來,一個個要問杖徒。
      五萬銀子?好不見世面,不要睬他。
    (說畢徑走上去。)
    (杜壟忙到班房,低聲告訴萬魁道)
杜 壟:這事沒有影響哩!大爺說,你們問罪都在杖徒以上,這五萬銀子送爺們還不夠,
    怎麼說呈繳大人?咱如今只好告別了。
    (那萬魁連忙袖了金花邊三十元,遞與杜壞道)
萬 魁:小意思兒,給二爺買果子吃,千萬周旋為妙!
杜 壞:咱效力不周,如何當得厚賜。
萬 魁:事後還要補情。
    (這杜壟袖著辭去,一路走著,想道)
杜 壟:怪不得人家要跟關差!我不意中發個小財,只是要替他出點力兒纔好。
    (一頭想,走入人門房。)
    (進才坐在一張躺椅上,杜壞打一千)
進 才:敢求大爺,這些商人叫他添些銀子,千萬替他挽回了罷。
進 才:(進才睜著眼道)老爺著實生氣,還不快去打聽。
    (這杜壟悄悄的走上三堂左廂,轉至西書廳,只見跟班們坐的、立的,都在門外
    (伺候。)
杜 壞:(這杜壞笑嘻嘻的問道)老爺可在書房麼?
    (原來杜壟是十七八歲的小子,十分乖巧,是進才的弄童,除進才外,毫不與人
    (沾染,這些人都叫他「杜一鳥」。)
    
    
4**時間: 地點:
    (這日上來打聽,一個卜良走來摟住說道)
一 個:一鳥官,老爺正在這裏喚你。
杜 壞:老爺從不喚我的。
一 個:(卜良道)任鼎在書房中幹事,嫌他這半日吸不出精,教你去補數。
杜 壟:(杜壟笑道)好爺,不要耍,停一會書房無事了,給我一個信,好叫大爺稟話。
杜 壟:(卜良還要燥脾,眾人道)不要混他,老包要作酸的。
    (這杜壞一溜煙走了。)
    
    
5**時間: 地點:
    (卻說老赫這日午後,在小妾品娃房內吃燒酒、嘗鮮荔枝。)
    (吃得高興,狂蕩了一會,踱至西書廳,任鼎走上遞茶。)
    (老赫見這孩子是杭州人,年方十四,生得很標致,叫他把門掩了,登榻捶腿。
    ()
    (這孩子捏著美人拳,蹲在榻上一輕一重的捶。)
    (老赫酒興正濃,厥物陡起,叫他把衣服脫下。)
    (這任鼎明曉得要此道了,心上卻很巴結,掩著口笑道)
老 赫:小的不敢。
老 赫:使得。
    (將他紗褲扯下,叫他掉轉身子。)
    (這任鼎咬緊牙關,任其舞弄,弄畢下榻,一聲「啊呀」,幾乎跌倒,哀告道)
一 個:裏面已經裂開,疼得要死。
老 赫:(老赫笑道)不妨,一會就好了。
    (任鼎扶著桌子站了一站,方去開門拿洋攢鍍金銅盆。)
    (走下廊檐,眾人都對他扮鬼臉。)
    (這孩子滿面紅暈,一擺兩擺的走出,叫茶房拿了熱水自己送上,欄杆外取進洋
    (布手巾。)
    (老赫淨了手,坐在躺椅上。)
    (這卜良招呼進才回話。)
    (老赫問所辦若何,進才稟道)
進 才:這商人們很不懂事,拿著五萬銀子要求開釋。小的想,京裏來的人,須給他三十
    幾萬兩饑荒纔打得開。這商人們銀子橫豎是哄騙洋鬼子的,就多使喚他幾兩也不
    為過,總要給他一個利害方好辦事。
老 赫:很是。晚上我審問他們。
    (進才聲喏而出。)
    (先前,杜壞在窗外竊聽十分明白,即忙取出隨身紙筆,暗寫一信叫人送出。)
    (一會兒,進才到了門房,杜壟替他卸下衣服,坐定,喚值日頭役吩咐)
杜 壟:大人今晚審問商人。
    (這頭役傳話出去。)
    (萬魁等已先接了杜壞的字,大家全無主意)
萬 魁:公項中銀子不過十餘萬,依著裏邊意思,還差兩三倍,如何設措方好?
    (只見鄭忠、李信二人來)
李 信:今日晚堂要審。
萬 魁:只怕我們還要吃虧,全仗二位同朋友們左右照應!
李 信:(鄭忠說)有我們兄弟在此,但請放心。
萬 魁:(萬料歎口氣道)向來各位大人如何看待商人,今日出盡醜了!
李 信:看來要多跪一刻,斷沒有難為的事。
    
    
6**時間: 地點:
    (正說間,只聽得吹打熱鬧,許多人擁進來,慌得眾商人頂冠束帶,跟到穿堂伺
    (候。)
    (這關部怎生排場:旗竿兩處,「粵海關」三字漾入青雲;畫戟中間,石獅子一
    (雙碾成白玉。)
    (柵欄上,掛著「禁止喧嘩,鎖拿閑人」之牌;頭門口,張著「嚴拿漏稅,追比
    (餉餘」之示。)
    (大堂高聳,四邊飛閣流霞;暖閣深沈,一幅紅羅結彩。)
    (撲通通放了三聲大炮,烏森森坐出一位關差。)
    (吆喝一巡,赫公早已升座,吩咐將洋商帶上。)
因吩咐:(只見一個號房拿著銜帖稟道)廣糧廳申大老爺拜會。轎子已進轅門了。
赫 公:(這赫公將銜帖一看)原來師傅來了。
    (即叫帶過一邊,快開中門迎接。)
    (這赫公慢慢的踱下暖閣,申公已從儀門下轎進來了。)
    (赫公站在滴水檐下,申公趨步上前打恭。)
赫 公:(赫公還揖道)又勞師傅貴步。
申 公:前日早該拜賀,勿怪來遲。
赫 公:學生還沒有登堂。
    (二人一頭說,走進西書房去了。)
    (約有一個時辰,方纔送出,赫公又面約)
赫 公:明日候教。
    (申公應許,就在大堂滴水檐前上轎而去。)
    (看官聽說:這赫公是個世襲勛銜。)
    (現任監督廣糧廳雖與關差不相統屬,究竟官職稍懸;況赫公大刺刺的性子,督
    (撫三司都不放在眼裏,今日見了申公,如何這般謙抑?原來這申公諱晉,號象
    (軒,江南松江人氏,當年在京師教讀,赫公從學三年。)
    (後來申公中了進士,選入翰林,赫公襲職錦衣衛,待師傅最為有禮。)
    (這申公與宰執大臣不合,京察年分,票旨外用,改銓了廣西思恩府煙瘴苦缺,
    (推升陝汝兵備道。)
    (後因公錯,部議降調,應得同知,卻又是這個宰執告訴部中,凡是府佐俱可補
    (用,于是徑補通判。)
    (今日晉謁海關,也算天末故人,忽焉聚首。)
    (赫公送客後回至二堂,叫帶商人上來。)
    (兩邊吆喝一聲,按次點名,一齊跪下。)
    (向來洋商見關部,一跪三叩首,起來侍立。)
    (此刻要算訪犯,只磕了三個頭,跪著不敢起立。)
赫 公:你們共是幾人辦事?
萬 魁:(萬魁稟道)商人們共十三家辦理,總局是商人蘇某。
赫 公:我訪得你們上漏國稅,下害商民,難道是假的麼?
萬 魁:(萬魁稟道)外洋貨物都遵例報明上稅,定價發賣,商人們再不敢有一點私弊。
赫 公:(赫公冷笑道)很曉得你有百萬家財,不是愚弄洋船、欺騙商人、走漏國稅,是
    那裏來的?
萬 魁:商人辦理洋貨十七年,都有出入印簿可枴,商人也並無百萬家資,求大人恩鑒。
赫 公:(赫公把虎威一拍)好一個利口的東西!本關部訪聞已确,你還要強辯麼?掌嘴
    !
    (兩邊答應一聲,有四五個人走來動手。)
    (萬魁發了急,喊道)
萬 魁:商人是個職員,求大人恩典。
赫 公:(赫公喝道)我那管你職扁!著實打!
    (兩邊一五一十,孝敬了二十下。)
    (眾商都替他告饒。)
赫 公:我先打他一個總理,你們也太不懂事,我都要重辦的!
    (吩咐行牌,將一夥商人發下南海縣從重詳辦。)
    (又罵鄭忠、李信)
李 信:這些訪犯理該鎖押,你兩個奴才得賄舞弊,如何使得!
    (三枝簽丟下,每人賞了頭號十五板,另換茹虎、畢加二人管押,即便退堂。)
    (眾人走出宅門,仍舊到了班房,各家子侄都來問候,萬魁含羞不語。)
    (這茹、畢二人拿著幾根鏈條走來)
二 人:眾位大爺,不是我們糟蹋你,大人鈞語是大家聽見的,只得得罪,將來到府賠不
    是罷。
    (眾商個個惶恐。)
    (早有書房宋仁遠、號房呂得心走來)
眾 商:大人這樣吩咐,也是瞞上不瞞下的,你們何苦如此。
茹 虎:鄭、李二位是個樣子。倘若上面得知,難道我兩個不怕頭號板子的?
    (宋、呂二人說好說歹,送他三百兩銀子才擔當出去。)
萬 魁:我們的事,怎麼害鄭、李二公受屈,也叫人送二百兩銀子去暖臀。
眾 商:只是我們還要商量,難道由他發下南海縣去不成?
萬 魁:他如此妝做,不過多要銀子,但為數太多。
眾 商:如今我們眾人連局中公費,共湊二十萬,大哥再湊些,此事可以停妥麼?
萬 魁:我橫豎破家,事平之後,這行業再不幹了。諸公但湊足二十萬,其餘是我添補。
    只是裏面沒人出來,宋兄可有計策?
眾 商:(宋仁遠道)裏面的事都是包大爺作主。教小弟通個信,理當效勞,只是許他多
    少?
萬 魁:料來少也無益,如今眾人打算三十萬之數,門禮另送,吾兄謝儀倒在外。
眾 商:(宋仁遠道)謝儀不要說。
    (連忙起身進去不題。)
    
    
7**時間: 地點:
    (再說萬魁之子笑官,生得玉潤珠圓,溫柔性格。)
    (十三歲上由商籍夤緣入泮,恐怕歲考出醜,拜從名師,在布政司後街溫鹽商家
    (,與申廣糧少君蔭之、河泊所烏必元子岱雲、溫商兒子春才一同肄業。)
    (這一日,萬魁在班房叫笑官到身旁)
萬 魁:我雖吃虧,諒亦無甚大事,你只管回去讀書。
這笑官:(這笑官附耳說道)停一會宋老官出來,不論多少都應許他,但願無事便好。
    (萬魁點頭。)
    (這洋商們也有問他近讀何書的,也有問他可曾扳親的。)
    
    
8**時間: 地點:
    (此時已有掌燈時候,萬魁)
萬 魁:你回書房去吧,恐怕關城。
笑 官:城門由他,就陪父親一夜也好。
    
    
9**時間: 地點:
笑 官:(正說間,宋仁遠走來,眾人問道)所事如何?
萬 魁:(仁遠道)弟方纔進去,一一告訴包大爺,他說:『老實告訴你說,裏邊五十萬
    ,我們十萬,少一厘不妥,叫他們到南海縣監裏商量去!』看他這等決裂,實是
    無法。
    (一番話說得眾人瞪眼。)
這笑官:(這笑官插嘴道)父親許了他,五十萬待孩兒去設法,性命要緊。
萬 魁:(萬魁喝道)胡說!難道發到南海就殺了不成!
    (笑官不敢言語,宋仁遠也就去了。)
眾 商:蘇大哥,事到如今,我們只聽天由命了。
    (只見杜壞已到,扯著萬魁道)
杜 壞:我們借一步說話。
    (萬魁即同至西邊小閣中坐下。)
杜 壟:咱受了蘇爺的賞賜,還沒報效,所以偷空走來。此事上頭原沒有定見,全是包大
    爺主張。我想出一個門路,不知蘇爺可能鑽得著否?
萬 魁:(萬魁急問道)是那一位?
杜 壞:就是今日來的申廣糧。他是我們老爺的師傅,最相好的,說一聽二。
      若尋人去懇求他,三十萬之數決可以了事。
    
    
10**時間: 地點:
    明日申公到這裏喝酒,一說必妥。包大爺給他千數銀子,也就是了。
萬 魁:承教多多,無不遵命。
杜 壞:速辦為妙。
    (徑自別去了。)
    (萬魁走出外邊,眾商)
眾 商:這人又來則甚?
萬 魁:這人一片好心,替我們打點,這會子看來有八分可辦,但是此時且不要泄露。
眾 商:(因叫笑官附耳道)你速回館中去,拜求先生明日一早出城,到廣糧廳去,懇求
    申大老爺周旋此事。你再到家中取了三十萬銀票,即同先生親送與申公,托他代
    送,日後我自重報。
    (笑官連聲答應去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