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二橋春 假相如巧騙老王孫 活雲華終配真才士)
    (黃卷無靈,紅顏薄命,從來缺陷難全。)
    (卻賴如掾彩筆,譜作團圓。)
    (縱有玉埋珠掩,翻往事,改成濃豔。)
    (休扼腕,不信佳人,偏無福份邀天。)
    (右調《戀芳春》)
    (天下才子定當配佳人,佳人定當配才子。)
    (然二者相須之殷,往往相遇之疏。)
    (絕代嬌娃偏遇著庸夫漢,風流文士偏不遇豔質芳姿。)
    (正不知天公何意,偏要如此配合。)
    (即如謝幼輿遇了沒情趣的女郎,被她投梭折齒;朱淑真遇了不解事的兒夫,終
    (身飲恨,每作詩詞必多斷腸之句,豈不是從來可恨可惜之事?又如元微之既遇
    (了鶯鶯,偏又亂之而不能終之,他日托言表兄求見而不可得;王嬌娘既遇了申
    (生,兩邊誓海盟山,究竟不能成其夫婦,似這般決裂分離,又使千百世後讀書
    (者代他惋惜。)
    (這些往事不堪盡述,如今待在下說一個不折齒的謝幼輿,不斷腸的朱淑真,不
    (負心的元微之,不薄命的王嬌娘,才子佳人天然配合,一補從來缺陷。)
    (這樁佳話其實足動人聽。)
    
    
2**時間: 地點:
    (話說元武宗時,浙江嘉興府秀水縣有個鄉紳,姓陶名尚志,號隱齋,甲科出身
    (,歷任至福建按察司,只因居官清介,不合時宜,遂罷職歸家。)
    (中年無子,只生一女,小字含玉,年方二八。)
    (生得美麗非常,更兼姿性敏慧,女工之外,詩詞翰墨,無所不通。)
    (陶公與夫人柳氏愛之如寶,不肯輕易許人,必要才貌和她相當的方與議婚,因
    (此遲遲未得佳配。)
    (陶公性愛清幽,於住宅之後起建園亭一所,以為游詠之地。)
    (內中多置花木竹石,曲澗流泉,依仿西湖景致。)
    (又於池上築造雙橋,分列東西,以當西湖六橋之二。)
    (因名其園,曰雙虹圃,取雙橋落彩虹之意。)
    (這園中景致,真個可羨。)
    (正是:
    (  碧水遙看近若空,雙橋橫梗似雙虹。)
    (雲峰映射疑天上,台榭參差在鏡中。)
    (陶公日常游詠其中,逍遙自得。)
    (時值春光明媚,正與夫人、小姐同在園中遊賞,只見管門的家人持帖進稟道)
喜夫人:有武康縣黃相公求見。
    (陶公接帖看時,見寫著年姪黃琮名字)
陶 公:來得好,我正想他。
喜夫人:這是何人?
陶 公:此我同年黃有章之子,表字黃蒼文。當黃年兄去世之時,此子尚幼。今已長成,
    讀書人泮。甚有文譽。我向聞其名,未曾會面。今來拜謁,須索留款。
    (夫人聽說欲留款的,恐他要到園中來,先攜著小姐人內去了。)
    (陶公即出至前廳,叫請黃相公相見。)
    (只見那黃生整衣而入,你道他怎生模樣:
    (  丰神雋上,態度安閒。)
    (眉宇軒軒,似朝霞孤映;目光炯炯,如明月入懷。)
    (昔日叨陪鯉對,美哉玉樹臨風;今茲趨托龍門,允矣芳蘭竟體。)
    (不異潘郎擲果返,恍疑洗馬渡江來。)
    (陶公見他人物俊雅,滿心歡喜,慌忙降階而迎。)
    (相見禮畢,動問寒暄,黃生)
黃 生:小姪不幸,怙恃兼失,煢煢無依。久仰老年伯高風,只因帶水之隔,不得時親杖
    履。今遊學至此,冒叩台墀,敢求老年伯指教。
陶 公:老夫與令先尊夙稱契厚,不意中道棄捐。今見賢姪,如見故人。賢姪天資穎妙,
    老夫素所欽仰。今更不恥下問,足見虛懷。
黃 生:小姪初到,舍館未定,不識此處附近可有讀書之所?必得密邇高齋,以便朝夕趨
    侍。
陶 公:賢姪不必別尋寓所,老夫有一小園,頗稱幽雅,盡可讀書。數日前本地木鄉宦之
    子木長生,因今歲是大比之年,欲假園中肄業,老夫已許諾。今得賢姪到來同坐
    ,更不寂寞。但簡褻嘉賓,幸勿見罪。
黃 生:(黃生謝道)多蒙厚意,只是攪擾不當。
    (陶公便命家人引著黃家老蒼頭搬取行李去園中安頓,一面即置酒園中,邀黃生
    (飲宴。)
    (黃生來至園中,陶公攜著他到處遊覽。)
黃 生:(黃生稱贊道)佳園勝致畢備,足見老年伯胸中丘壑。
陶 公:(陶公指著雙橋道)老夫如今中分此二橋,自東橋一邊,賢姪與木兄作寓。西橋
    一邊,老夫自坐。但老荊與小女常欲出來遊賞,恐有不便,當插竹編籬以間之。
黃 生:如此最妙。
    
    
3**時間: 地點:
    (說話間,家人稟酒席已完,陶公請黃生人席。)
    (黃生遜讓了一回,然後就坐。)
    (飲酒中間,陶公問他曾畢姻否,黃生答說尚未婚娶。)
    (陶公叩以詩詞文藝,黃生因在父執之前,不敢矜露才華,只略略應對而已。)
    (宴罷,陶公便留黃生宿於園內。)
    (次日即命園公於雙橋中間編籬遮隔,分作兩下。)
    (只留一小小角門,以通往來。)
    (黃生自於東邊亭子上做了書室,安坐讀書。)
    (不一日,只見陶公同著一個方巾闊服的醜漢到亭子上來,黃生慌忙迎接。)
    (敘禮畢,陶公指著那人對黃生道)
陶 公:此位便是木長生兄。
黃 生:(黃生拱手道)久仰大名。
陶 公:(木生道)不知仁兄在此,失具賤柬,異日尚容專拜。
陶 公:二位既為同學,不必拘此客套。今日敘過,便須互相砥志。老夫早晚當來捧讀新
    篇,刻下有一小事,不及奉陪。
黃 生:(因指著一個小閣向木生道)木兄竟於此處下榻可也。
    (說罷,作別去了。)
    (二人別過陶公,重複敘坐。)
    (黃生看那木生面龐醜陋,氣質粗疏,談吐之間又甚俚鄙,曉得他是個膏粱子弟
    (,掛名讀書的。)
    (正是:
    (    面目既可憎,語言又無味。)
    (腹中何所有?一肚腌臢氣。)
    (原來那木長生名喚一元,是本學秀才。)
    (其父叫做木采,現任江西南贑兵道,最是貪橫。)
    (一元倚仗父勢,夤緣入學,其實一竅未通。)
    (向因父親作宦在外,未曾與他聯姻。)
    (他聞得陶家含玉小姐美貌,意欲求親,卻怕陶公古怪,又自度人物欠雅,不足
    (動人,故借讀書為名,假寓園中,希圖人腳。)
    (不想先有一個俊俏書生在那裡作寓了,一元心上好生不樂。)
    (又探得他尚未婚娶,一發著急。)
    (當下木家僕人自把書集等物安放小閣中,一元別卻黃生,自去閣內安歇。)
    (過了一日,一元到黃生齋頭閒耍,只見白粉壁上有詩一首,墨跡未乾,道是:
    (  時時竹裡見紅泉,殊勝昆明鑿漢年。)
    (織女橋邊烏鵲起,懸知此地是神仙。)
    (右集唐一絕題雙虹圃一元看了,問是何人所作。)
黃 生:是小弟適間隨筆寫的,不足寓目。
    (一元極口贊歎,便把來念了又念,牢牢記熟。)
    (回到閣中,想道)
一 元:我相貌既不及黃蒼文,才調又對他不過,不如先下手為強。他方才這詩,陶公尚
    未見,待我抄他的去送與陶公看,只說是我做的。陶公若愛才,或者不嫌我貌,
    那時央媒說親便有望了。
又 想:他做的詩,我怎好抄得?
卻又想:他也是抄唐人的,難道我便抄他不得?只是他萬一也寫去與陶公看,卻怎麼好?
又 想:(又想了一回道)陶公若見了他的詩,問起我來,我只認定自己做的,倒說他是
    抄襲便了。
    (算計已定,取幅花箋依樣寫成,後書『通家姪木一元錄呈隱翁老先生教政。)
    (』寫畢,隨即袖了,步至角門邊,欲待叩門而入,卻恐黃生知覺,乃轉身走出
    (園門,折到大門首,正值陶公送客出來。)
    (一元等他送過了客,隨後趨進。)
    (陶公見了,相揖就坐。)
陶 公:(問道)近日新制必多,老夫偶有俗冗,未及請教。今日必有佳篇見示。
一 元:譾劣下才,專望大誨。適偶成一小詩,敢以呈醜,唯求斧政。
    (袖中取出詩箋,陶公接來看了,大贊道)
陶 公:如此集唐,真乃天造地設,但恐小園不足當此隆譽。
一 元:敝年姪黃蒼文亦有新篇否?
一 元:(一元便扯謊道)黃兄製作雖未請教,然此兄最是虛心。自己苦吟不成,見了拙
    詠,便將吟藁涂落,更不錄出,說道:『兄做就如我做了。』竟把拙詠寫在壁上
    ,不住地吟詠。這等虛心朋友,其實難得。
陶 公:黃生也是高才,如何不肯自做,或者見尊詠太佳,故擱筆耳。雖然如此,老夫畢
    竟要他自做一首。
    (說罷,便同著一元步入後園,逕至黃生齋中。)
    (相見畢,看壁上時,果然寫著這首詩。)
陶 公:賢姪大才,何不自著佳詠,卻只抄錄他人之語?
    (黃生聽了,只道說他抄集唐人詩句,乃遜謝道)
黃 生:小姪菲陋,不能自出新裁,故聊以抄襲掩拙。
    (陶公見說,信道他是抄襲一元的,乃笑道)
陶 公:下次還須自做為妙。
    (言訖,作別而去。)
一 元:(一元暗喜道)這番兩家錯認得好,待我有心再哄他一哄。
陶 公:(便對黃生道)適間陶公雖說自做為妙,然自做不若集唐之難。把唐人詩東拆一
    句,西拆一句,湊成一首,要如一手所成,甚是不容易。吾兄可再集得一首麼?
黃 生:這何難,待小弟再集一首請教。
    (遂展紙揮毫,又題一絕道:
    (  閒雲潭影日悠悠,別有仙人洞壑幽。)
    (舊識平陽佳麗地,何如得睹此風流。)
    (右集唐一絕再題雙虹圃)
    (一元看了,拍手贊歎,便取來貼在壁上。)
黃 生:不要貼罷,陶年伯不喜集唐詩。他才說得過,我又寫來黏貼,只道我不虛心。
一 元:尊詠絕佳,但貼不妨。
    (黃生見一元要貼,不好揭落得,只得由他貼著。)
    (一元回至閣中,又依樣錄出,後寫自己名字。)
    (至次日,封付家僮,密送與陶公。)
    (陶公見了,又大加稱賞。)
    (卻怪黃生為何獨無吟詠,因即步至黃生書室,欲觀其所作。)
    (相見了,未及開言,卻見壁上又黏著此詩,暗想道)
黃 生:此人空負才名,如何只抄別人的詩,自己不做一句?
    (心下好生不悅,口中更不復說,只淡淡說了幾句閒話,踱進去了。)
    (一元這兩番脫騙,神出鬼沒,正是:
    (  掉謊脫空為妙計,只將冷眼抄他去。)
    (抄人文字未為奇,反說人抄真怪異。)
    (一元此時料得陶公已信其才,便欲遣媒說親,恐再遲延,露出馬腳。)
卻又想:向慕小姐美貌,只是未經目睹。前聞園公說,她常要來園中遊賞,故編籬遮隔,
    為何我來了這幾時,並不見她出來?我今只到橋上探望,倘若有緣,自然相遇。
    
    
4**時間: 地點:
    (自此,時常立在東橋探望西橋動靜。)
    (原來小姐連日因母親有恙,侍奉湯藥,無暇窺園。)
    (這一日,夫人病癒,小姐得暇,同了侍兒拾翠,來至園中閒步。)
    (那拾翠是小姐知心貼意的侍兒,才貌雖不及小姐,卻也識字知書,形容端雅。
    ()
    (當下隨著小姐步至橋邊,東瞻西眺,看那繁花競秀,百卉爭妍。)
    (不想一元此時正立在東邊橋上,望見西橋兩個美人臨池而立,便悄然走至角門
    (邊,舒頭探腦地看。)
    (拾翠眼快,早已瞧見,忙叫小姐道)
拾 翠:那邊有人偷看我們。
    (小姐抬起頭來,只見一個醜漢在那裡窺覷,連忙轉身,攜著拾翠一同進去了。
    ()
    (正是:
    (  未與子都逢,那許狂且覘。)
    (卻步轉身回,橋空人不見。)
    (一元既見小姐,大喜道)
一 元:小姐之美,名不虛傳。便是那侍兒也十分標緻。我若娶了小姐,連這侍兒也是我
    的了。
    (隨即回家,央了媒嫗到陶家議親。)
陶 公:(陶公私對夫人道)前見黃生人物俊雅,且有才名,我頗屬意。誰想此人有名無
    實,兩番做詩,都抄了木長生的。那木長生貌便不佳,卻倒做得好詩。
喜夫人:有貌無才,不如有才無貌。但恐貌太不佳,女兒心上不樂。婚姻大事,還須詳慎
    。
    (陶公依言,遂婉復媒人,只說尚容商議。)
    (原來陶公與夫人私議之時,侍兒拾翠在旁一一聽得。)
    (便到房中一五一十地說與小姐知道。)
    (小姐低頭不語,拾翠)
拾 翠:那木生莫非就是前日在橋邊偷覷我們的?我看這人面龐粗陋,全無文氣,如何老
    爺說他有才?不知那無才有貌的黃生又是怎樣一個人?
小 姐:這些事只顧說他怎的。
    (拾翠笑了一聲,自走開去了。)
    (小姐口雖如此說,心上卻放不下。)
又 想:這是我終身大事,不可造次。若果是前日所見那人,其寔不像有才的。爹爹前日
    說那黃生甚有才名,如何今又說他有名無實?
又 想:若是才子,動履之間,必多雅致;若果有貌無才,其舉動自有一種粗俗之氣。待
    我早晚瞞著丫鬟們,悄然獨往後園偷瞧一回,便知端的了。
    (過了幾日,恰遇陶公他出,後園無人。)
    (小姐遣開眾丫鬟,連拾翠也不與說知,竟自悄地來到園中。)
    (原來這兒日木一元因與陶家議親,不好坐在陶家,托言杭州進香,到西湖上游
    (耍去了。)
    (黃生獨坐園亭,因見池水澄澈可愛,乃手攜書卷,坐於東橋石欄之上,對著波
    (光開書朗誦。)
    (小姐方走到西橋,早聽得書聲清朗,便輕移蓮步,密啟角門,潛身張看。)
    (只見黃生對著書編吚唔不輟,目不他顧。)
    (小姐看了半晌,偶有落花飄向書卷上,黃生仰頭而視,小姐恐被他瞧見,即閉
    (上角門,仍回內室。)
又 想:看這黃生聲音朗朗,態度翩翩,不像個沒才的。還只怕爹爹失於藻鑒。
    (想了一回,見桌上有花箋一幅,因題詩一首道:
    (  開卷當風曳短襟,臨流倚石發清音。)
    (想攜謝朓驚人句,故向橋頭搔首吟。)
    (題罷,正欲藏過,卻被拾翠走來見了,笑道)
拾 翠:小姐此詩想有所見。
    (小姐含羞不答。)
拾 翠:看此詩所詠,必非前日所見之人。小姐不必瞞我,請試言之。
    (小姐見她說著了,只得把適間私往園中窺見黃生的話說了一遍。)
拾 翠:據此看來,黃生必是妙人,非木家醜物可及。但如今木生倒來求婚,老爺又認他
    是個才子,意欲許允。所以不即許者,欲窺小姐之意耳。小姐須要自己放出主意
    。
小 姐:黃生器宇雖佳,畢竟不知內才如何;木生雖說有才,亦未知虛實。爹爹還該面試
    二生,以定優劣。
拾 翠:小姐所見極是。何不竟對老爺說?
小 姐:此豈女兒家所宜言,只好我和你私議罷了。
    (正話間,小鬟來說,前廳有報人來報老爺喜信。)
    (小姐聞言,便叫拾翠收過詩箋,同至堂前詢問。)
    (只見夫人正拿報帖在那裡看。)
    (小姐接來看時,上寫道:
    (    兵科樂成一本,為吁恩起廢事。)
    (奉聖旨:陶尚志著照原官降級調用,該部知道。)
    (隨經部覆:陶尚志降補江西贑州府軍務同知,限即赴任。)
    (奉聖旨是。)
    (原來這兵科樂成,號憲之,為人公直,甚有作略,由福建知縣行取人科,是陶
    (公舊時屬官,向蒙陶公青目,故今特疏題薦。)
    (當下陶公聞報,對夫人道)
陶 公:我已絕意仕進,不想復有此役。
      既奉簡書,不得不往。但女兒年已長成、姻事未就。黃生既未堪入選,木生
    前日求婚,我猶豫未決。今我選任贑州,正是他父親的屬官。若他再來說時,不
    好拒得。
    (小姐見說起木家姻事,便怏怏地走開去了。)
喜夫人:據說黃生有貌,木生有才,畢竟不知女兒心上取哪一件?
拾 翠:(拾翠便從旁接口道)窺小姐之意,要請老爺面試二生,必須真正才子,方與議
    婚。
陶 公:這也有理,但我憑限嚴緊,急欲赴任,木生在杭州未歸,不及等他,卻怎麼處?
喜夫人:這不妨,近日算命的說我有些小悔,不該出門。相公若急欲赴任,請先起身,我
    和女兒隨後慢來,待我在家垂簾面試,將二生所作,就付女兒評看何如?
陶 公:此言極是。
    (少頃,黃生登堂作賀,陶公便說)
陶 公:老夫刻期赴任,家眷還不同行,賢姪可仍寓園中,木兄少不得也就來的。
    (黃生唯唯稱謝。)
    (陶公擇了吉日,束裝先到任所去了。)
    (黃生候送了一程,仍回雙虹圃。)
    (方人園門,遙見隔籬有紅妝掩映。)
    (黃生悄悄步至籬邊窺覷,只見一個美人憑著橋欄,臨池而坐。)
    (有詞一首,單道那臨池美人的好處:
    (  天邊織女降層霄,凌波香袂飄。)
    (誰雲洛浦佩難招,游龍今未遙。)
    (腰細柳,口櫻桃,春山淡淡描。)
    (雙橋若得當藍橋,如何貯阿嬌?)
    (原來那美人就是含玉小姐,她因父親匆匆出門,未及收拾園中書集,故特來檢
    (點,偶見池中魚游水面,遂凴欄而觀,卻不防黃生在籬外偷睛飽看。)
    (少頃,拾翠走來叫道)
拾 翠:小姐請進去罷。
    (小姐方才起身,冉冉而去。)
    (黃生看得仔細,想道)
黃 生:天下有恁般標緻女子,就是這侍兒也甚風韻。她口呼小姐,必是陶年伯令愛。吾
    聞年伯艱於擇婿,令媛尚未字人。像我黃蒼文這般才貌,可也難得,如何當面錯
    過。
又 想:從來佳人必愛才子。方才我便窺見小姐,小姐卻未見我。她若見我,自然相愛,
    可惜被這疏籬遮隔了。不然,我竟闖到她跟前,看她如何?
    (癡癡地想了一回,便去白粉壁上題詩一首道:
    (  插棘為飀竹作牆,美人咫尺隔蒼霜。)
    (東籬本是淵明業,花色還應獨取黃。)
    (右題 雙虹圃疏籬一絕)
    
    
5**時間: 地點:
    (自此黃生讀書之暇,常到籬邊窺看。)
    (忽一日,陶家老蒼頭傳夫人之命,請黃生至前堂飲酒)
蒼 頭:木相公昨已歸家,老夫人今日設宴款他,特請相公一同敘飲。
黃 生:(黃生想道)此必因陶年伯做了木鄉宦的屬官,故款其子以致慇懃耳。
    (便同著蒼頭來到前堂,恰好木一元也到。)
    (相見敘話,一元揚楊得意。)
    (原來一元從武陵歸,聞陶公做了他父親屬官,歡喜道)
陶 公:今番去求婚,十拿九穩的了。
    (及見陶家請酒,認道是好意,故欣然而來。)
    (堂中已排列酒席,蒼頭稟道)
蒼 頭:老爺不在家,沒人作主,便請二位相公入席,休嫌簡褻。
一 元:你老爺榮行,我因出外未及候送,今反造擾,何以克當?
黃 生:恭敬不如從命,小弟代敝年伯奉陪。
一 元:兄是遠客,還該上坐。
    (兩個遜了一回,大家序齒,畢竟一元僭了。)
    (酒至半酣,忽聞裡邊傳命,教將堂簾垂下,老夫人出來也。)
    (黃生不知何意,一元卻認是要相他做女婿,只把眼睃著簾內,妝出許多假風流
    (身段,著實難看。)
    (正做作得高興,只見蒼頭捧著文房四寶,送到席上道)
黃 生:夫人說,雙虹小圃未得名人題詠,敢求二位相公各制新詞一首,為園亭生色,萬
    祈勿吝珠玉。
    (一元聽罷,驚得呆了。)
    (一時無措,只支吾道)
一 元:題詞不難,只是不敢以醉筆應命,且待明日做了送來罷。
黃 生:(黃生笑道)飲酒賦詩,名人韻事,木兄何必過謙。況伯母之命,豈可有違。待
    小弟先著俚詞,拋磚引玉。
    (說罷,展紙揮毫,不假思索,題成《憶秦娥》詞一首:
    (  芳園僻,六橋風景三之一。)
    (三之一,移來此地,更饒幽色。)
    (漫誇十里波光碧,何如側足雙橋立。)
    (雙橋立,蟠虹繞處,如逢彩石。)
    (一元見黃生頃刻成章,愈加著急。)
    (沒奈何,只得也勉強握管構思,卻沒想一頭處。)
    (蒼頭一面先將黃生題詞送進去了。)
    
    
6**時間: 地點:
    (須臾,出來)
出 來:夫人見詞,極其稱賞。今專候木相公佳制,以成雙美。
    (一元急得腸斷,攢眉側腦,含毫苦吟,爭奈一個字也不肯到筆下來。)
    (正是:
    (  耳熱頭疼面又赤,吮得枯唇都是墨。)
    (髭鬚捻斷兩三莖,此處無文抄不得。)
    (一元正無奈何,只見蒼頭又來說道)
一 元:夫人說,圃中東西二橋,今我家與二位相公各分其半,乞更以半圃為題,即景題
    詞一首。
    (一元見一詞未成,又出一題,嚇得目瞪口呆,連應答也應答不出了。)
    (黃生卻不慌不忙,取過紙筆,立地又成一詞,仍用前調:
    (  銀河畔,牛郎織女東西判。)
    (東西判,平分碧落,中流隔斷。)
    (等閒未許乘槎泛,何時得賜仙橋便。)
    (仙橋便,佳期七夕,終須相見。)
黃 生:(黃生寫完)木兄佳作曾完否?請一發做了第二題。
    (一元料想掙扎不出什麼來,乃佯作醉態,擲筆卷紙道)
一 元:拙作已完,但甚潦草,尚欲細改,另日請教。
蒼 頭:(蒼頭還在旁催促道)老夫人立候,便請錄出罷。
    (倒是黃生見不像樣,對蒼頭道)
黃 生:你先把我的送進去,木相公已醉,只好明日補做了。
    (一元便起身告辭,假做踉蹌之狀,叫家人扶著去了。)
    (黃生亦傳言致謝了夫人,自回雙虹圃中。)
    (夫人命蒼頭送茶來,黃生)
黃 生:夫人見我題詞,果然怎麼說?
蒼 頭:題目便是夫人出的,文字卻是小姐看的。
黃 生:(黃生驚喜道)原來你家小姐這等聰明。
蒼 頭:(蒼頭笑道)相公可知,夫人今日此舉正為小姐哩。前日木相公曾央媒來議親,
    故今日面試他的文才,不想一字不成,夫人好生不樂,只稱贊相公大才。
    (黃生聽說,不覺大喜。)
    (正要細問,卻因蒼頭有別的事,匆匆去了。)
黃 生:(黃生想道)木家求婚的倒不成,我不求婚的倒有些意思。這兩首詞就是我定婚
    的符帖了。
黃 生:(便將兩詞寫在壁上,自吟自詠道)銀河織女之句,暗合道妙,豈非天緣?
    (想到妙處,手舞足蹈。)
    
    
7**時間: 地點:
    (不說黃生歡喜,且說木一元回家,懊恨道)
黃 生:今日哪裡說起,弄出這個戲文來!若是老夫人要面試真才,方許親事,卻不倒被
    小黃得了便宜去。
想了一:有了,我索性假到底罷。明日去抄了小黃的詞,認做自己製作,連夜趕到江西,
    面送與陶公看。說他夫人在家垂簾面試,我即席做成的,他自然准信。一面再要
    父親央媒去說,他是屬官,不怕不從。既聘定了,便是夫人到時對出真假,也只
    素罷了。妙計,妙計!
    (次日,便往雙虹圃中。)
    (黃生正在那裡吟味這兩詞,見了一元,拱手道)
黃 生:木兄佳作,想已錄出,正要拜讀。
一 元:珠玉在前,小弟怎敢效顰。昨因酒醉,未及細讀佳章,今日特來請教。
黃 生:(黃生指著壁上道)拙作不堪,幸賜教政。
    (一元看了,一頭贊歎,一頭便把筆來抄錄,連前日寫在壁上的這首疏籬絕句也
    (都抄了。)
黃 生:俚語抄他則什?
一 元:正要抄去細讀。
    (又見黃生有一本詩稿在案頭,便也取來袖了。)
黃 生:這使不得。
一 元:小弟雖看不出,吾兄幸勿吝教。捧讀過了,即當奉還。
一 元:(說罷,作別回家,歡喜道)不但抄了詩詞,連詩稿也被我取來。我今都抄去哄
    騙陶公,不怕他不信。
    (遂將兩詞一絕句寫在兩幅花箋上,詩稿也依樣抄謄一本,都寫了自己名姓。)
    (打點停當,即日起身,赴江西去了。)
    (正是:
    (  一騙再騙,隨機應變。)
    (妙弄虛頭,脫空手段。)
    
    
8**時間: 地點:
    (卻說夫人面試二生優劣已定,正要到任所對陶公說知,商量與黃生聯姻,不意
    (身子偶染一病,耽延月餘方才平復,因此還在家中養病。)
    (小姐見黃生題詞,十分贊賞。)
拾 翠:(侍兒拾翠)前日夫人面試之時,拾翠曾在簾內偷覷,那黃生果然是個翩翩美少
    年,正堪與小姐作配。相形之下,愈覺那木生醜陋了。
小 姐:黃生既有妙才,如何老爺前日說他倒抄了木生的詩?那木生面試出醜,如何前日
    又偏做得好詩?
拾 翠:便是,這等可疑,竟去問那黃生,看他怎麼說?
小 姐:(小姐沉吟道)去問也使得,只是勿使人知覺。
    (拾翠應諾,便私取小姐前日所題詩箋帶在身畔,悄地來到後園,開了籬邊角門
    (,走過東橋。)
    (只見黃生正在橋頭閒看,見了拾翠,認得是前番隔籬所見這個侍兒,連忙向前
    (作揖。)
    (拾翠回了一禮,只說要到亭前彩花。)
    (黃生隨她到亭子上,拾翠彩了些花。)
黃 生:小娘子是夫人的侍妾,還是小姐的女伴?
拾 翠:(拾翠笑道)相公問他則什?
黃 生:小生要問夫人見我題詞作何評品?
拾 翠:尊制絕佳,夫人稱羨之極。只是木相公亦能詩之人,如何前日不吟一字?
黃 生:我與木兄同坐了這幾時,並不曾見他有什吟詠。
拾 翠:他有題雙虹圃的集唐詩二首,送與老爺看,老爺極其稱贊。聞說相公這般大才,
    也甘拜下風。怎說他沒什吟詠?
黃 生:(黃生驚道)哪裡說起!
拾 翠:(指著壁上道)這兩首集唐詩是小生所作,如何認做他的?
拾 翠:他說相公並不曾做,只抄錄了他的。
黃 生:(黃生跌足道)畜生這等無恥,怎麼抄我詩去哄你老爺,反說我抄他的?怪道你
    老爺前日見了我詩,怏怏不樂,說道不該抄襲他人的。我只道他說不要集唐人舊
    句,原來卻被這畜生脫騙了。他設心不良,欲借此為由,妄議婚姻。若非前日夫
    人當堂面試,豈不真偽莫分。
拾 翠:(拾翠笑道)當堂面試倒是我小姐的見識,若論老爺,竟被他騙信了。
黃 生:小姐既有美貌,又有美才,真偽自難逃其明鑒。
拾 翠:我小姐的美貌,相公何由知之?
黃 生:(黃生笑道)實不相瞞,前日隔籬遙望,獲睹嬌姿,便是小娘子的芳容,也曾竊
    窺過來。若不信時,試看我壁上所題絕句。
    (拾翠抬頭看了壁上詩,笑道)
拾 翠:花色取黃之語,屬望不小,只是相公會竊窺小姐,難道小姐偏不會竊窺相公?
黃 生:(黃生喜道)原來小姐已曾窺我來。她見了我,可有什說?
拾 翠:她也曾吟詩一首。
黃 生:(黃生忙問道)詩怎麼樣的,小娘子可記得?
拾 翠:記卻不記得,詩箋倒偶然帶在此。
黃 生:既帶在此,乞即賜觀。
拾 翠:小姐的詩,我怎好私付相公?
    (黃生央懇再三,拾翠方把詩箋遞與。)
黃 生:(黃生看了大喜道)詩意清新,班姬、謝蘊不是過也。小生何幸,得邀佳人寵盼
    。
黃 生:(便又將詩朗吟數過,笑道)小姐既效東鄰之窺,小生願與東牀之選。
拾 翠:才子佳人,互相心許,夫人亦深許相公才貌,婚姻自可有成。今歲當大比,相公
    且須專意功名。
黃 生:多蒙指教。只是木家這畜生,前日把我詩詞詩稿都取了去,近聞他已往江西,只
    怕又去哄你老爺。況你老爺又是他父親的屬官,萬一先許了他親事,豈不大誤。
拾 翠:這也慮得是,當為夫人言之。
    (說罷,起身告辭。)
    (黃生還要和她敘話,恐被外人撞見,事涉嫌疑,只得珍重而別。)
    (拾翠回見小姐,細述前事。)
小 姐:原來木生這等可笑。只是我做的詩,你怎便付與黃生?
拾 翠:今將有婚姻之約,這詩箋便可為御溝紅葉了。但木家惡物竊詩而行,倘又為脫騙
    之計,誠不可不慮。
小 姐:奸人假冒脫騙,畢竟露些破綻。老爺作事把細,料不為所惑。夫人病體已痊,即
    日也要到任所去也。
    (言未已,丫鬟傳說夫人已擇定吉期,只在數日內要往江西去了。)
    (小姐便與拾翠檢點行裝,至期隨著母親一同起行。)
    (黃生亦謝別了陶老夫人,往杭州等候鄉試,不在話下。)
    
    
9**時間: 地點:
    (卻說木一元到江西,見了父親木采,說知陶家議親一事。)
木 采:這不難。他是我屬官,不怕不依我。我聞他與本府推官白素僚誼最厚,我就托白
    推官為媒。
    (一元大喜。)
    (次日袖了抄寫的詩詞詩稿,具了名帖,往拜陶公。)
    
    
10**時間: 地點:
    (且說陶公到任以來,刑清政簡,只是本地常有山賊竊發,陶公職任軍務,頗費
    (經營,幸得推官白素同心贊助。)
    (那白推官號繪庵,江南進士,前任廣東知縣,升來贑州做節推,也到任未幾,
    (為人最有才幹。)
    (但中年喪妻,未有子嗣,亦只生得一女,名喚碧娃,年將及笄,尚未字人,聰
    (明美麗,與陶小姐彷彿。)
    (白公因前任廣東,路途遙遠,不曾帶女兒同行。)
    (及升任贑州,便從廣東到了江西任所,一面遣人到家接取小姐,叫她同著保母
    (到贑州來,此時尚未接到。)
    (那白公欲為女兒擇婿,未得其人,因與陶公相契,常對陶公說)
白 公:可惜寅翁也只有令媛,若還有令郎時,我願將小女為配。
    (當日陶公正在白公衙中議事而回,門吏稟說兵道木爺的公子來拜。)
    (陶公看了帖,請人後堂,相見敘坐寒溫罷,一元把夫人垂簾面試的事從容說及
    (,隨將詞箋送上。)
    (陶公看了,點頭稱賞。)
    (因問黃生那日所作如何,一元)
一 元:黃生這日未曾脫稿,拙詠卻承他謬賞,又抄錄在那裡了。
陶 公:(陶公不樂道)黃生美如冠玉,其中無有,單會抄人文字,自己竟做不出。
一 元:這是他虛心之處。他若做出來,自然勝人。都因拙詠太速就了,以致他垂成而輒
    止。
一 元:(說罷,又將詩稿一本並絕句一首送上)這是晚生平日所作,黃兄也曾抄去。今
    乞老先生教政。
    (陶公正欲展看,前堂傳鼓有要緊公事,請出堂料理。)
    (一元起身告別,陶公)
陶 公:尊作尚容細讀。
    (別了一元,出堂料理公事畢,至晚退歸私署,想道)
想了一:人不可貌相,誰知木生倒有此美才,黃生倒這般不濟。既經夫人面試優劣,東牀
    從此可定矣。
    (遂於燈下將一元所送詩詞細看,見詞中暗寓婚姻會合之意,欣然首肯。)
想了一:(及見疏籬絕句,私忖道)用淵明東籬故事,果然巧合。但花色取黃之語,倒像
    替黃生做的,是何緣故?
    (心中疑惑,乃再展那詩稿來看,內有《寓雙虹圃有懷》一首,中一聯云:
    (  離家百里近,作客一身輕。)
陶 公:他是本地人,如何說離家百里?奇怪了!
    (再看到後面,又有《自感》一首,中一聯云:
    (  蓼莪悲罔極,華黍泣終天。)
陶 公:(陶公大笑道)他尊人現在,何作此語?如此看來,這些詩通是蹈襲的了。
又 想:黃生便父母雙亡,百里作客,莫非這詩倒是黃生做的?況花色取黃之句,更像姓
    黃的聲口。
又 想:木生若如此蹈襲,連那兩詞及前日這兩首集唐詩也非真筆。只是他說夫人面試,
    難道夫人被他瞞過?且待夫人到來便知端的。
    (正是:
    (  抄竊太多,其醜便出。)
    (只因假透,反露本色。)
    (次日,陶公才出堂,只見白推官來拜。)
    (作了揖,便拉著陶公進後堂坐定)
陶 公:小弟奉木道台之命,特來與令媛作伐。
陶 公:(陶公笑道)莫非就是木公子麼?
白 公:正是木公子。道台說寅翁在家時,已有成言。今欲就任所行聘,特令小弟執柯。
陶 公:此事還要與老荊商議。今老荊尚未來,待其來時商議定了,方好奉覆。
    (白公應諾,即將此言回覆木采。)
    (不一日,陶公家眷已到,迎進私衙,相見畢,說了些家務,陶公詢問面試二生
    (之事。)
    (夫人將黃生即席題詞,木生一字不就,裝醉逃歸的話一一說了。)
陶 公:木家小子這等奸險!
    (便也將一元假冒詩詞先來脫騙,及木采求婚、白公作伐,並自己閱詩生疑、不
    (肯許婚的話說與夫人。)
    (小姐在旁聽了,微微含笑,目視拾翠,拾翠也忍笑不住。)
喜夫人:早是不曾許他,險些被他誤了。
陶 公:黃生才貌兼優,可稱佳婿。等他鄉試過了,便與議婚。
    (隔了一日,白公又傳木采之命,來索回音。)
陶 公:木公所命,極當仰從。但一來老荊之意要女婿入贅,木公只有一子,豈育贅出?
    二來同在任所,尊卑統屬,不便結婚;三來小女近有小恙,方事醫藥,未暇謀及
    婚姻。乞寅翁婉覆之。
白 公:婚姻事本難相強,小弟便當依言往覆。
    (至次日,白公以陶公之言回覆木采。)
木 采:(木采大怒道)陶同知好沒禮!為何在家時已有相許之意,今反推三阻四,不是
    明明奚落我?
白 公:大人勿怒,可再婉商。
木 采:不必強他了,我自有道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